千千小说网 > 怪医圣手叶皓轩 > 第1963章 征战

第1963章 征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963章 征战

    梁庚同样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同样滴了血酒,一口干了,然后把手中的酒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战鼓隐隐的响起,两人在场中相对,一时间,天空中阴云密布,狂风四起,猛烈的风,吹的让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突然,柯察木大喝了一声,手中的关刀在地上倒拖,猛的向梁庚冲了过去。

    他手中的关刀恐怕有百斤重,松软的土地被他手中的关刀拖出了一道深深的沟来,他猛的右臂一掀,手中关刀激起一阵尘土,铺天盖地的向梁庚扑来。

    眼前黄烟四起,一时间档住了梁庚的视线,梁庚同样一声大喝,他手中丈八点钢矛一抖,猛的向前刺去。

    他手中钢矛柔韧性极强,与柯察木的关刀斗在一起,丝毫也不落下风,两人快速的舞动着手中的武器,一时间杀意四起,阴风阵阵。

    战鼓越鸣越急,两人斗的也越来越快,柯察木向前猛的重踏一步,手中的关刀猛的向梁庚的脖子处斩来。

    梁庚手中长矛在地上一点,借着长矛之力一跃而起,猛的向柯察木扑了过去,他一声暴喝,手中的长矛向柯察木 的面门上当头刺去。

    嗤啦……梁庚的衣襟被柯察木手中的关刀带掉了一点,而他手中的长矛在对方的面部划过。

    柯察木感觉到右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紧接着一片血红的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淌了下来,而落地后的梁庚在次大喝一声,他猛的向前一步踏出,手中长矛如形随影一般的柯察木袭了过去。

    柯察木挥起手中的关刀档格,叮一声响,长矛点在关刀上,他手一阵酸麻,关刀重重的甩到了地上,而梁庚手中的长矛直指他的喉咙。

    一时间,天地间的风声骤然停,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姿势站在当场,世间万物,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四周的将士们有些骚动,他们不敢相信的看着场中的这一幕,柯察木是他们的将军,是北漠上将,在军中,他简直就是一个神话。

    他曾经一天之内势如破竹,以三万精兵马不停蹄的战下十八城池,他也以一军之力攻破中土帝都,导致中土天子弃城溃逃。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个战神一般的人物,竟然会败了,而且在这里败的如此彻底。

    “你败了。”梁庚收回了手中的长矛淡淡的说。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是第一次单独对阵,我一直在想,我和你的实力,是不分伯仲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强。”柯察木面如死灰,他缓缓的闭上眼睛道:“你杀了我吧,我们北漠之人,不接受失败。”

    “我杀你有什么意义?”梁庚喝道:“杀了你一个柯察木,还有很多的柯察木会攻入中土,你是你们北漠的战神,如果你死了,北漠可汗将会倾尽举国之力为你报仇,而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我中土子民。”

    “我宁愿你带着你的诺言,返回你们北漠,并保证终身不踏入中土,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告诉北漠可汗,我们两军之间,永远都不会分出胜负,在这样下去,也不过是徒增伤亡罢了。”

    “呵呵,梁庚,你是一条真的汉子。”柯察木的头发尽散,他笑了,“我这一生,没有敬佩过任何人,但是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好,我同意你的要求,我会带着我的人返回北漠,并保证有生之年,终生不在踏入中土,我也会劝阻可汗,让他退兵,还你们中土一个大好河山。”

    “如此,多谢了。”梁庚一拱手。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柯察木道。

    “你说。”梁庚点点头。

    “我杀了这么多人,尤其是今天,这里面的人,有你的朋友,邻居,你难道不恨我吗?”柯察木问。

    “恨,怎么可能不恨?”梁庚道。

    “恨我,为什么不杀我?”柯察木道。

    “因为杀了你,无济于事。”梁庚笑了:“与其杀了你,倒不如感化你,让你怀着那份愧疚回去,然后还中土一个太平,那样的话,会救更多的人。”

    “好……好啊。”柯察木点点头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很简单。”梁庚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我有了妻子,而且马上会有自己的孩子,我将会带着妻子儿子,找一个平静的地方隐居,自此以后,过着永远太平的生活。”

    “好美的生活。”柯察木的神色有些复杂:“你们中土,有句诗,叫做只羡鸳鸯不羡仙,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吧。”

    “正是这样的生活。”梁庚微微一笑道:“你有妻子吗?”

    “有,我有妻子,也有孩子。”柯察木点头道。

    “多少年没有回去了?”梁庚问。

    “八年了,整整 八年。”柯察木道:“走的时候,孩子刚落月。”

    “那他现在应该已经很大了。”梁庚道:“回去吧,看看妻子儿子,她们在家,每天都盼着你回去,做为将军,你很合格,你是战神,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

    “但做为一名父亲,一名丈夫,你真的不合格。”梁庚道:“以后不要在来了,陪着他们,好好的过日子吧。”

    “是啊,我是该回去看看了,儿子现在应该都八岁了,都有这么高了。”柯察木点点头,不知不觉,两行混浊的泪从他双眼中落下。

    世人皆认为他无情无义,但谁又知道,无情之下,却有一幅柔肠。

    “告辞。”梁庚转过身去,提着手中的钢矛离开。

    柯察木看着他离开,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副将右手的旗帜举起,高高的落下,副将的跟前,有一排早已经准备好弓箭的弓箭手。

    随着副将手中的弓箭落下来,十余中箭带着破空之声咻咻飞起……十余支箭,几乎全部射中梁庚,强弓强大的力道,将梁庚洞穿,那些箭从他胸前露过……

    “为什么放箭?谁让你们放箭的?”柯察木嘶声高喊,他一把抓住了副将的胸口喝道:“谁让你下命令的,谁让你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