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510 等候

510 等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有多久,我们来到了我们要找的房间。

    这个城中村,一个脏乱不堪的筒子楼里。

    房间号是703,是七楼,不过七楼居然都没电梯,我们靠两条腿丈量了这7楼的高度。

    来到了房间门口,我们敲门。

    “砰砰砰…”

    敲了挺久的,可是门都没有开。

    “可能那李香兰的爸爸,已经搬走了吧。”暴力女小声的说道。

    “或许吧,都这么多年了,搬走了也有可能。这地方这么破旧、脏乱,没有人会愿意一直住在这里。”我也说道。

    可是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那门嘎吱一声开了。

    接着,一个瘦小的男人,呈现在我们面前。

    这个男人,满头白发,大概一米六的身高,脸庞纽黑的,一看就是布满风霜、常年经受烈日灼烧的辛苦之人。他身材瘦小,像一根竹竿。

    当他打开门以后,他声音沙哑的说道:“你们…你们是谁?”

    暴力女赶紧说明身份,“我们是警察,请问你是李香兰的爸爸李湘君吗?我们是来调查十几年前,李香兰失踪的原因,我们想寻找她的下落。”

    那人听到暴力女的话,朝我们仔细看来,良久之后,点了点头:“嗯,我是李湘君。”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饱经风霜的人,居然有这样好听的名字。

    “是这样的,我们是来调查你女儿失踪的原因,我们能进来吗?”暴力女再次开口。

    他点了点头,随后把我们请了进去。

    房间里面很脏乱,只有一个小客厅,一个小房间。

    客厅的墙壁之上,贴满了奖状,那些奖状,看上去有很多年份了,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灰尘,我仔细看了一下,这些奖状,都是李香兰以前读书时候的。

    从小学一年开始,到高中2年级,每年,她都能拿奖。基本都是第一名的奖状,偶尔第二名。

    除了这些奖状之外,我还看到在客厅和房间之中,有许多女孩子的用品,不过那些女生用品,都很老旧了,似乎是十多年的东西。

    那破旧的沙发上,静静地躺着一个洋娃娃,很老旧的洋娃娃…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明明很老旧了,甚至有些,都发霉了,但是这李香兰的爸爸却没有把它们丢掉。

    此时,那李湘君的爸爸,请我们进来以后,则去倒了两杯开水,然后说道:

    “你们是来调查我女儿的下落?我女儿十几年前失踪了,我怎么找都不到她,报警了,警察也找不到,后来过了几年,就没有警察愿意再继续找了。”

    “我一直在等她回来!”

    他的声音很沙哑,说到女儿的时候,眼睛通红通红的。

    拿着杯子的手,都在颤抖。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这一次,就是来寻找李香兰的下落,您能再和我们说一说,十几年前的事情吗?关于你女儿李香兰的,特别是她失踪前,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

    李香兰的爸爸听了我的话,开始述说。

    “香兰很聪明,从小就特别努力,她读书成绩特别好,从小到大,每年都能拿奖,都是第一名第二名。你看那墙壁上,那些,都是她得到的奖状,一张都不缺,我把它们黏在墙壁上。看到它们,我每天出去干活,都觉得力气足足的。”

    “她也很懂事,从来不向我伸手要钱买礼物,而且读书回到家里,就帮我干活。她8岁那年,就会煮饭做菜了。”

    “她还很孝顺,她十岁那年过生日,许了一个生日愿望。她说要好好努力读书,考一个好的大学,然后赚钱给我买一个敞亮的大房子。你们不知道,我听了她的愿望,当时就哭了,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了。同时,我心里暗自发誓,我一定要好好赚钱,供她读书,只有她读到书,以后才有出息。以后才会过上好的生活…”

    “我们家穷,我一生都没送过什么礼物给她。有一次,我们路过一家玩具店,我看到她一直在留意一个洋娃娃。我知道她一定特别喜欢她,等她回到了家,我偷偷的出去,把那个洋娃娃买了回来,然后送给她。她当时别提多高兴了。”

    “那个洋娃娃,我一直都保留着,我和它一起,等着我女儿回来…”

    “……”

    李香兰的爸爸,一直在给我们述说着他的女儿。

    他说的很凌乱,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这些话,虽然不是我们想要,不过我和暴力女听了,都深深的感到触动。

    父爱是伟大的,是无私的,这个时候,我似乎明白了他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搬走的原因。

    这里,本来都住不了人,脏乱,潮湿、面临拆迁,可是他却依旧留下来,只因为他一直相信,他那失踪的女儿,有一天一定会回来,他不走,是怕她女儿回来的时候,找不到家。

    他一直留着女儿十几年前使用的东西,不肯丢掉。只因为他觉得这样,才觉得女儿一直都在他身边。

    我和暴力女都不知道,眼前这个瘦弱的如同竹竿,明明才四十多岁,却满头白发如同七十多岁的老人一般的男人,有多少个日夜,期盼着他的女儿回来。像以前小时候每次她放学回家,背着书包,敲开门那样,朝他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十几年,有多少个日夜?十几年,有多分钟,有多少秒?

    十几年,又有多少次期盼?

    十几年,朝朝暮暮,日日夜夜,是思念,染白了你的头发,红润了你眼眶,是期盼,让你宁愿活的不人不鬼,也依然要持续等候下去。

    我和暴力女对视了一眼,我们不忍继续问下去。

    或许,问下去也没有多少线索,这个父亲,思维已经不太清楚了。

    不过,我们一定会继续调查,而我也发誓,我一定要找到李香兰,不管是活的,还是她的尸骨,我一定要找到她!

    退出了房间,我们离开的时候,看到那李香兰的爸爸,独自一人,抱着那沙发上老旧的洋娃娃,痴痴地望着我们的背影…

    我们关上了门,把那一个抱着洋娃娃,活在十几年前的老男人,关在了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