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266 青叶飘雪的往事

266 青叶飘雪的往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概扫了一下他这笔记,我得到了不少的消息。

    不过也没在意,对于那御女心经,我虽然有些好奇,不过感觉现在就算让我得到,我也出不去。

    我并没有去寻找那御女心经,只是继续翻找他的衣服,看看还没有什么线索嘛。

    “咦,这里有两块火石。”此时,青叶飘雪惊喜的说道。

    “火石?能打着火吗?”我立刻朝青叶飘雪看去,赶紧问道。

    “我试一下。”青叶飘雪说着,开始用火石打火。

    “轰~~”的一声,两块火石碰撞在一起,燃起了一丝火花。

    “太好了,这火石有用。”青叶飘雪欣喜的说道。

    “那边有一些木材,我们可以烧一个火堆取暖。”我说道。

    那些木材估计是以前放在这里面的,历经了许久,很多都已经腐烂了。

    不过腐烂了更好,还更容易燃烧。

    我们将那些腐烂的木材集中在一起,开始用火石打火。

    “砰,砰…”打了好几下,火石虽然有火花,可惜没有引燃的东西,很难将火烧起来。

    我将那两具白骨身上的衣服剥下来,作为引燃之物,才将火烧着。

    “呼~~”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说道:“总算烧起了一个火堆。”

    “嗯,我们把这些木材分一下,大概可以烧七八次的样子。”青叶飘雪说道。

    “七八次,大概可以坚持个四五天吧,可惜就是没有食物。”我说道。

    “是啊,没有食物的话,我们最多可以活两天,两天以后,估计就会饿死。”青叶飘雪叹了一口气。

    说到这里,我们很默契的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说话了。

    而是围在了火堆旁边,烤起了火。

    此时,我将衣服又脱了下来,放在火堆旁,想要将呢衣服彻底烤干。

    一边烤的时候,我还一边对着青叶飘雪说道:“你的衣服也脱下来烤一下吧,彻底弄干它。这样穿在身上更舒服一些。”

    “嗯…”青叶飘雪低着头,轻轻的应道。

    之后,她将身上的蝴蝶结解开,将那一袭白衣褪下,只留下一身内衣。

    “最好把内衣也脱下来烤一下。”我建议道。

    “我才不要。”青叶飘雪冷哼道。

    “反正都看过了,甚至都摸过了,还有啥害羞的。”我嘟囔道。

    “你说什么,想死是吧。”青叶飘雪瞪了我一眼,提高音量的喝道。

    “呃…侠女,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能不能温柔一点啊。”我无语道。

    “温柔?不会!”青叶飘雪扭过了头,之后将手里的白衣扔给了我,以女王一般的语气说道:“衣服先帮我拿着,我要脱…内衣。”

    我愣了一下,接住了她的衣服。

    之后便看到她将身上的内衣,以及下身那窄小的衣裤都脱了下来,露出她那凹凸有致,晶莹剔透的娇躯。

    如果把女人比作一道菜肴,那么她便是一道散发着葱香,但是却蕴含剧毒的‘河豚’汤,看上去美味至极,闻上去也清香无比,可是只要喝上一口,便会身中剧毒而死。

    这样的一具完美娇躯,在火光的照耀之下,一片通红。全身上下,除了双腿间那一抹黑色之外,洁白的像雪一般,冰肌玉骨,动人心魄。

    此时,她一只手拿着上身的内衣,一只手拿着下身的亵裤,放在火堆旁烤着。

    那窄小的衣物上,沾染着一种不知名的液体,黏糊糊的,确实需要将它烘干。

    我吞了吞口水,对着火光喃喃的说道:“这天可真热啊。”

    我发现自己的肌肤,已经一片火热,小腹之中,有熊熊烈火燃烧。

    “这山洞里的温度不超过十度,你和我说热…”青叶飘雪白了我一眼,风情万种。

    唉,我之所以热,还不是因为她。

    那完美赤裸的娇躯,只能看,却不能做,我能不热吗。

    我那里不但热,而且还硬,甚至都快炸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此时,青叶飘雪朝我问道。

    “阎川…”我老实说道。

    “哦…这名字挺拗口的,我还是叫你下流胚子吧。”

    我:“……”

    就这样,我们烤着火,聊着天,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同时…等待着死亡。

    倘若有一天,你与一个之前素不相识的异性,掉落在一个封闭的冰窟之中,那里没有食物,看不到希望,你甚至可以预知自己最多活两天,那么在这两天之中,你会干吗?

    是静静的倚靠在一个墙角,等待着时光的流逝,等待着身体的腐朽,还是去尝试做一些以前从未做过的事?

    “哎,下流胚子,你以前,有过等死的滋味吗?”青叶飘雪突然朝我问道。

    火光中,她那张脸庞真的好美…

    “没有,至少没有像现在这般等死。”我摇头说道,之后反问她:“你呢?”

    “我啊…以前小时候有过一次。”青叶飘雪的心猛的一颤,想起了那件尘封许久,连梦里都不愿想起的事情。

    那件事情,她本想将她压在内心最深处,永远也不想说。

    可这一刻,她却很想将那件事说出来…

    说给对面火光中,那相处不久,却让她触电多次的男子听。

    “我小时候,有一位大师说我是灾星,我亲生父母将我抛弃了,扔在了蛇窟里,想让蛇窟里的蛇将我吃掉。”

    “不记得那个时候是几岁,大概是两岁,也大概是三岁,一个人,在一个密密麻麻,全是毒蛇爬动的蛇窟里,大声的哭泣。”

    “很多的蛇,缠绕在我的身上,但是它们却没有咬我,也没有吃掉我…”

    “我在那黑暗冰冷的蛇窟中,一直哭,一直哭,哭到最后,眼泪都没了,嗓子也哑了…后来过了很久,我不哭了,因为我知道,流泪是没有用的,这个世界,不需要眼泪。”

    “我坐在那蛇窟中,四周一片黑暗,我什么都看不到,我只能感觉到,我身下有无数的蛇在爬动,它们很多爬到我身上…”

    “过了很久,我很饿,饿得都快发昏了,我抓起旁边的一只蛇,生吃它的肉。吃了它的肉,我有一些力气,可没过多久,我又渴了,之后,我又抓起旁边的一条蛇,喝它的血。”

    “我也不知道我在那黑暗的蛇窟中呆了多久,我只知道有一天,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配着一把剑,将我救了起来…”

    “我离开那蛇窟的时候,扭过头,看到那蛇窟中,遍地的腐烂蛇头…那些,都是我杀的,都是我吃…吃掉的。”

    “我觉得很搞笑,我最亲的人,把我送入满是毒蛇的蛇窟中,想要我死。但那些蕴含剧毒的毒蛇,却没有杀我,反而我靠着吃它们的肉,喝它们的血,才活了下来…”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人…比毒蛇,比猛兽,比鬼魂,比妖怪还要可怕,还要狠毒。”

    火光之中,那个如万年寒冰的女子,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似乎看到她眼角有两滴晶莹剔透,如同流星一般的眼泪滑落。

    她不是说,这个世上不需要眼泪吗?她不会再落泪吗?可为何如今,却又流下了两滴眼泪。

    “我终于…还是又哭了。”

    她看着火光,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