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农家小寡妇:带着包子种种田 > 第495章杀人缘由

第495章杀人缘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方士青出门办事,而暮清妍则是坐在包厢里,一边等着方士青回来,一边仔仔细细的回顾着这件事的前后经过。

    其实,除了让方士青帮忙之外,她还可以找那两个黑衣人帮忙,只是,那两人来路不明,又不肯说清楚他们背后的主人是谁,暮清妍轻易不敢用他们,免的多出许多事端。

    但若是真到了不得不找那两人帮忙的地步,她也还是会开口,正好也可以从旁细看这两人,没准还真能让她看出端倪来,大不了,到时候她行事小心谨慎一点也就是了。

    左右这两人,看目前的情况,她就是想赶也赶不走,不如物尽其用,退一万步讲,有空间在,她要保命是没什么问题的。

    将退路都想好之后,暮清妍心里也就比较有底了。

    诸葛家在本地势大,即便方家有族人在京城为官,他自己又是皇商的身份,但打通关系,让官府那边帮忙遮掩,以便暮清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到牢房探视杨荣,他从中也费了不少口舌和银钱。

    待一切都办妥之后,方士青回到驿站,带着戴了围帽的暮清妍前往大牢,这期间,方士青没有说起他是用什么方法,打通这层关系的,暮清妍也没有开口多问,反正她心里清楚,不管方士青是怎么办到的,她都欠着方士青一份人情,日后方士青但凡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她都要义不容辞的去帮。

    钱债易偿,人情债却难还。

    暮清妍轻易不愿意去欠人情债,可这事,万一起因是她,她若不管,害的可就是一条人命啊。

    一路尾随在方士青身后,避开人群,绕着小道来了衙门大牢。

    为了方便暮清妍与杨荣说话,事先被方士青买通的狱卒已经将杨荣提到了一个单独的牢房,暮清妍这会儿过去,不会有任何人看到她。

    而为了保险起见,方士青并没有跟着暮清妍进去,而是与那狱卒一起站在了牢房外的一个角落处。

    暮清妍按照那狱卒的指示,很快就看到了杨荣。

    此时的杨荣身上穿着一件破损的血衣,暮清妍可以清晰的看到杨荣身上有不少出血淤青的地方,而那衣服上的血,也不知道有多少是杨荣的,又有多少是他杀害诸葛芳时沾染上的。

    他低垂着脑袋,被人绑在椅子上,若不是胸口还有轻微的起伏,只怕会让人觉得他早已毙命。

    暮清妍往前走了几步,轻声叫了几声杨荣的名字。

    直到暮清妍走到了他面前,伸手去轻推他的肩膀,杨荣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而他眼中那心如死灰的神情,却是让暮清妍看的一愣。

    这样的眼神,已经不能用绝望来形容了,那里面死气沉沉,一点情绪都没有。

    眼前的杨荣与昨日里那个华衣儒冠的诸葛家姑爷完全不同,若不是这张脸还是昨天的那张脸,暮清妍绝对不会将眼前之人和杨荣联想在一起。

    看到杨荣这番模样,暮清妍愈发的肯定,他忽然杀了诸葛芳,这里面必然有缘由,且十有八九与她有关。

    暮清妍蹲下身,与杨荣微微低垂的视线相对,轻声问了一句。

    “杨荣,你还记得我吗?”

    杨荣一开始毫无反应,直到暮清妍连续问了好几遍,他飘忽的眼神才慢慢有了焦距,落在暮清妍身上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动了动干燥起皮的嘴唇。

    “方夫人!”

    见杨荣认出了自己,暮清妍明白,他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她要与他对话,不会有什么障碍。

    “杨荣,我听说你杀了诸葛家小姐,你能告诉我是因为什么原因吗?昨天不还好好的吗?你不是说诸葛家是你得罪不起的,你宁可舍了妻子儿女不要,也不会离开诸葛家?为什么一夜之间,你却……”

    也不知道暮清妍的哪句话刺中了杨荣的神经,他忽然扬天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嚎啕大哭了起来,直哭的肝肠寸断,连暮清妍在旁都有些不忍心听下去。

    许是经过了一系列的酷刑,杨荣的体力早已不支,在哭了一会儿之后,杨荣的脸色就有些发青,气也有些喘不过来,眼看着杨荣开始翻白眼,马上就要晕厥过去了,暮清妍也顾不得其他,站起身,抬手就用力的掐住了杨荣的人中,直掐的杨荣的人中都开始破皮流血了,而杨荣的眼神也慢慢的从疯癫中恢复了清明,她这才松开手。

    “杨荣,昨天在诸葛府,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

    暮清妍压低了声音,尽量不去刺激杨荣敏感的神经,缓缓的说出这么一句。

    “呵呵呵呵呵呵,我这么多年,忍辱负重,苟且偷生,不管诸葛家怎么对我,也不管诸葛芳多不把我当人,我都忍了,甚至是诸葛芳担心我考取功名之后,脱离了她的掌控,不许我进京赶考,我也同意了。我的结发妻子,骨肉血亲站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认他们,可我去狠心拒不相认,我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保住他们的性命吗?我付出了这么多,有的也不过是这么一个再卑微不过的愿望,可为什么,为什么诸葛芳这个贱人,竟然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都不肯答应我,她居然将翠萍活活烧死,又将我的一双儿女沉了塘,翠萍和我的两个孩子,没有招惹她半分,为什么那贱人会这么狠心,将我在这世上仅剩的三个亲人都害了?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我杨家上下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让我家破人亡?为什么?当初我善心相救,难道就那么罪不可恕吗?那贱人害的我夫妻骨肉分离不算,如今还要天人永隔,你说,我只是要了她一条命,却么波及其他人,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昨日,我就该一把火烧了整个诸葛家才是。”

    听着杨荣这声声泣血的控诉,暮清妍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压根就没想到,杨荣抛弃妻子的背后,竟然是有这样的苦衷。

    如果杨荣所说都是真的,那他不仅不是个懦夫,还是个极有担当的男子汉。

    而事到如今,杨荣似乎也没有说谎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