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快穿之男主跟着女配跑了 > 第210章 养成帝王,你约吗14

第210章 养成帝王,你约吗14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慕容涟漪在那儿保持半蹲姿势了半天,还是没听见冷凌皓的声音,她疑惑的抬起眼。

    床幔还是好好的,没被撩开过,这不对呀,就算冷凌皓是要存心刁难于她,也不可能不撩开床幔吧。

    越想越不对劲儿,慕容涟漪试探着叫了一句:“皇上?”

    床上没有传来应声,慕容涟漪不由得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这个皇帝,要么就是睡死了(指睡的很沉),要么就是昏倒了。

    她走上前去,撩开床幔,冷凌皓果然睡在里面,他浑身被被子紧紧裹住,英气的剑眉狠狠的皱着,整张脸显现出不正常的红色。

    他的额上有很多冷汗,看起来很是不舒服的样子。

    慕容涟漪心里疑惑,假如他真的好好按时吃药,那药粉本身就没有什么真正的伤害人体的作用,他吃了药,完全只是身上没有力气,不可能会这么不舒服。

    唯一的结论是,他没有好好吃药。

    慕容涟漪皱着秀眉,目光不经意间就瞟到柜子上的一碗黑漆漆的药,她上前去摸了摸药碗,发现竟然还是热的。

    慕容涟漪端起那碗药,走到床边坐下,胳膊肘推了推睡的死沉死沉的冷凌皓:“皇上,先别睡了,喝了药再睡吧!”

    “朕叫你们出去!”

    本身就很是不舒服的冷凌皓被推醒,眼睛也不睁,浑身难受的很,心情很是不好的吼了出来。

    “皇上,先喝了药再睡吧!”

    慕容涟漪用勺子轻轻摇动着药碗里的液体,依旧云淡风轻地重复道。

    冷凌皓很是不耐的睁开眼睛,正想着这是哪个不知趣的嫔妃,可不曾想,这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慕容涟漪那淡漠娇美的脸。

    “是你?朕不喝药,你先出去吧!”

    慕容涟漪闻言看了看冷凌皓,不带一丝感情的道:“见皇上吩咐王公公请臣妾来侍疾,臣妾也定是要完成这本份的!”

    冷凌皓闻言鹰目一眯,这王公公的胆子倒是愈发的大了,都敢假传圣旨了,他什么时候说去请慕容涟漪来了?

    冷凌皓想着又看了一眼一脸淡漠拿着药碗的慕容涟漪,吃力的撑起身,接过药碗,忍住苦,一口喝了下去。

    “这药也喝了,你可以退下了吧?”

    慕容涟漪从床边站起来,福了福身:“臣妾告退!”

    说完她就转身,潇潇洒洒的走了,路过桌子的时候,她放下了一袋蜜饯。

    冷凌皓望着慕容涟漪的背影,眼底划过笑意。

    她也并不是如面上那般无情嘛。

    固执的,有些可爱呢!

    …

    皇上的这一场疾病,来势汹汹,去势也汹汹,不过两三天,就又恢复了早朝。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太监的声音穿透整个朝堂,宽敞的朝堂下站满了臣子,冷凌皓穿着龙袍在最高处坐着。

    “皇上,臣有本启奏!”

    突然,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头子拿着进谏牌走出臣子的行列,一脸凝重地跪下道。

    冷凌皓挑了挑眉,这是吏部侍郎关钟培。

    “关爱卿有何事啊?”

    冷凌皓似笑非笑的勾起唇,随意把玩着龙椅上的一个挂饰,虽然他是样子像是流里流气,可是这朝堂之上的大臣们都知道,这可不是一个好角色。

    “启禀皇上,近来边塞屡有红月国人出没,而且似乎对我国边塞的薄弱之地极为熟悉,在边塞最薄弱的城池,他们驻守了大量的士兵在外扎营,我国将士一直不知道原因,可是,可是昨日…”

    关钟培说到这里就不再继续,冷凌皓瞳孔一缩,气势霎时就出来了。

    “昨日,臣的心腹给臣寄了一封信,皇上请过目。”

    关钟培说着就从衣袖里掏出一封书信,冷凌皓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太监,小太监连忙走下阶梯,拿过信,走上阶梯,递给了冷凌皓…

    冷凌皓拆开信,里面有一封满是笔墨的书信,还有一个精致绝伦的玉佩。

    冷凌皓大致看了一下那封书信,信的内容大致如下:

    我国将士近来在边塞薄弱境界发现大量红月国士兵的踪迹,前几日巡查时偶然在一道废旧的防守台周围发现了大量的红月国士兵,数量大约有5万之多,他们扎营之地距离我国将士驻守之地不到十里,其居心叵则,让人不惊怀疑。

    末将昨日带着一千精兵前去打探,与那军队首领厮杀了一番,我军死伤惨重,逃亡时在那敌军将领怀中摸到了如下玉佩。

    此玉佩是找出真凶的唯一途径,望妥善保管!

    …

    冷凌皓脸色阴沉的看完书信,拿出信封里的那枚玉佩,拿出来的那一瞬,他就阴沉了脸色。

    这玉佩,是历代夜墨国嫔妃的专属玉佩,只要进宫,无论位份大小都会给一个这样的玉佩,一来是为了显示皇家尊贵的身份,二来是身份的证明。

    而如今,这个玉佩竟然出现在他们敌国的将领身上,关键是这个将领还是要攻击他们的主帅。

    冷凌皓眸色越发低沉,他翻开玉佩的另一面,只见那一面,赫然一个大大的“谨”字。

    看到那个字的那一瞬间,冷凌皓拿着玉佩的手蓦然收紧,用力的手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如果不是这个玉佩质地坚硬,恐怕已经碎成了粉末。

    这玉佩上的字都是,妃子的封号,而这宫中,封号为“谨”的,只有一个人。

    谨妃,慕容涟漪!

    而她的身份,是红月国的公主…

    冷凌皓阴沉着脸吩咐退朝,回养心殿的一路上都黑着脸,一回到养心殿,他便吩咐身边的两个公公:

    “去把谨妃叫来!”

    ——

    慕容涟漪再次被皇上召见的时候,她正在打理着院中的彼岸花,感叹着花开叶落,叶生花谢的悲惨命运。

    突然,几个公公脸色很是不好的进来,语气生硬地告诉她,皇上邀请她到养心殿一叙。

    慕容涟漪整理了一下衣服,没有拖拖拉拉,就跟着几个公公走向了养心殿。

    没有轿子,脸色不好,语气生硬。

    这一切都在告诉慕容涟漪,即将到来的,并非是什么好事!

    慕容涟漪不知道的是,事情并非那么简单,等待她的暴风雨,也并不是现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