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暗潮涌动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暗潮涌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银光闪闪的细针,被左风轻轻的拔出,术宰的小腹处也随之出现了淡淡的波动,那是灵气在缓慢的恢复之中。

    修复术宰的身体,左风并未花费太多的气力,甚至从头至尾连念力都没有动用半分。左风虽然使用了地之精华,不过在他的引导之下,并未进行任何的改造,只单纯的完成了肉体和各部分器官的修复。

    不光左风没有花费太大的气力,术宰的身体也没有出现过太过痛苦的变化,整个过程平淡的让伊卡丽直到结束,还认为左风没有正式开始。

    “这小子你打算留下?”伊卡丽扫了一眼床榻上的术宰,显得有些冷漠的问道。

    左风深深的望了一眼,脸上表情略有几分复杂。这术宰在左风的眼中,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人物,不仅性格为人上让左风很欣赏,修炼天赋与资质方面也同样不俗。

    这样的人物若是能够得到良好的资源和培养,将来在阔城之内,必然会成为不俗的人物。可是他的优秀,却也为他招来了麻烦,甚至是嫉妒和怨恨,这才导致了眼前这种结局。

    这对于术宰是一个教训,对左风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警示。自己身边的武者数量不少,未来这队伍还会不断的壮大,人和资源会越来越多,可是即使拥有再丰富的资源,也无法保证每一次分配都绝对公平。

    在有不公出现的时候,人的内心会滋生出贪婪,希望以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利益。同时会嫉妒周围一些,天生就具备良好条件的人,并试图从他们的身上掠夺一切。

    这种事情如果不能避免,术宰的悲剧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林家的悲剧也会出现在自己的势力之中。

    轻轻晃了晃头,这个问题虽然值得重视,可却不是当务之急,左风努力将其排出脑海,把思路也收了回来。

    看向伊卡丽的同时,开口说道:“此人各方面都还算优秀,之前发生的事情让他心冷若死,我想也许他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所以我将他暂时留下,帮其治疗伤势,却并未帮助其改造身体提升修为。

    至于如何对待他,这件事我就交给你吧。阔城的局势可以透露给他一部分,我们的事情也可以稍微透露一些,相信尺度你可以拿捏,如果出现特殊问题你也知道该如何处理。”

    简单的交代,表现出的是充分的信任,左风并未交代关于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能泄露,木家之中的段月瑶和琥珀不可暴露,这一类的嘱托。

    只凭刚刚的那些话,他相信伊卡丽便知道该如何做如何说了。目光再次看向术宰,左风继续说道:“他现在处于昏迷状态,同时也是一种自我修复的过程,大约会持续最少半日或一日一夜的时间。

    这段时间你不用打扰,时间到了他自然会醒来,你也不需要担心他会有什么过激或不智的行为,因为他是个明白人。至于什么时候交谈,怎样去沟通,便都由你自己决定吧。”

    “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算是十分重要的消息。”伊卡丽缓缓说道。

    左风点了点头,现在的伊卡丽了解的情况肯定不少,他也正有认真听听的意思。

    “走吧,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左风一边说着,当先而行已经走出了房间。伊卡丽随后跟随,在离开房间的时候,望了一眼床榻上的术宰,这才轻轻的将房门关好。

    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伊卡丽心中其实是羡慕术宰的。许多人身具才华,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优秀,可是结局却很凄惨。术宰本来也应该是这样的命运,但是他却幸运的遇到了左风,使他整个人的轨迹都发生了改变。

    也许彼此最后并不一定同路,可是伊卡丽知道,最差的结果应该是彼此分道扬镳,但是术宰至少还有生命,还能够修行,还有属于自己的未来。

    ……

    门窗紧闭的房间之中,左风和伊卡丽对坐无语,当初木家离开时候收拾的很仓促,屋子里面凌乱一片,二人却恍若未见。

    唐斌就在隔壁的房间,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伊卡丽都会第一时间有所察觉,因此才选择的这处房间。

    将自己所知的情况详细诉说了一遍,左风也终于对昨天夜里阔城那场连番大战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当然,不论是期间的战斗过程,以及最后的结果,都让左风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眼下更让左风感到意外的是,伊卡丽所说的另外一件事,那名神秘的炼神期强者,终于开始浮出水面。

    老者的身份背景,已经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如果在没有遇到幻空之前,现在的左风可能已经乱了方寸。

    可是在遇到幻空,尤其是同幻空有过几次交谈后,他已经对那神秘的古荒之地有了不少的了解。更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将他们视为高高在上触不可及的势力。

    如果简单点来说,那些古荒之地的势力,就像是一个个玄武帝国的超级世家,组合在一起形成的强大势力。这种强大的本身,也许能够足以震慑大陆上普通武者,可是这对于左风来说却不存在什么效果。

    他当年还是叶林天屏山脉小村落的少年时,所要面对的就已经是雁城统领府这种敌人,彼此间的差距,可要远比现在的自己与古荒之地那些势力要大的多。

    更何况那老者,也只是明耀宗,月宗内的一个不大的家族内普通一名武者罢了。

    当听闻了月宗的一些事情后,左风首先想到的是,对方的身份不敢暴露,也就是说他并不敢肆无忌惮的行事。尤其是那个殷岳,应该有着不轻的伤势,就算现在真的交手,伊卡丽也未必不能与之抗衡。

    思索片刻后,左风缓缓说道:“那叫殷仲的青年身份太过敏感,暂时不能让他暴露,你做得很对。我的想法与你差不多,同样觉得留着他可能会有不小的作用,但是如何来使用,能否为我们所用,暂时我还没有什么思路。”

    点了点头,自从唐斌的情况恶化,继而陷入昏迷后,伊卡丽行事往往需要询问段月瑶。可是当无法联络段月瑶的时候,有些决定她也并没有什么把握。

    此刻听到左风的肯定,才让她彻底放下心来,至少没有因为自己的一些决定影响左风的计划。

    想了想,伊卡丽再次开口说道:“那殷仲的伤势很特别,主要对其影响很大的,是那兽血精华。而且对他产生破坏的最大问题,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他自身的属性,这家伙拥有的是极为罕见的暗属性。”

    “哦,竟然是这种属性,倒是十分稀少。你说因为暗属性所以让兽血精华对他产生的作用很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详细的说一说。”

    伊卡丽毫不犹豫的解释起来,包括兽血精华落入其身体中后产生的变化,以及兽血精华在身体内,对其本身造成的破坏等等。

    同时也介绍了一下,自己为其控制兽血精华蔓延,所使用的手段等等。虽然有的事情伊卡丽并未细说,可是有左风感兴趣的部分,他自然要详细的说介绍。

    待到伊卡丽介绍完情况后,左风略一沉吟后,缓缓说道:“既然是这样,我希望有机会能够见一见这小子。”

    “我将他带到这里来?”

    摇了摇头,左风说道:“不妥,我们的事情还是不让他知道的太多为好,大体情况虽然与术宰有些类似,可是不同的人必须要分开对待,这小子我半点都无法信任,所以暂时还是留在素家严密监视为好。”

    顿了顿,左风平静的说道:“你这次返回素家后,有一件事要尽快去做。就是从素王家那边,了解到他们手中都有些什么材料,其中也包括他们从画家所得。

    你可以告诉他们,如果不想一败涂地,就必须要预先做好准备,而我会出手帮他们准备,材料方面需要他们来出。”

    “他们会在意我说的话么?”伊卡丽心中十分疑惑。

    左风却是自信的一笑,说道:“你不是说过,我给你的那枚破阵的阵玉交给了素坚,而且他在去画家府邸的时候也使用过了么。相信你说出是制作阵玉的人,提出的要求,他会慎重考虑,而且我估计他会同意的。”

    虽然伊卡丽并不认为,素坚会那么大方的拿出材料,可还是点了点头。

    想起之前在木家的经历,左风感觉到一层阴影笼罩在心头,稍微犹豫后,便开口说道:“你回去提醒一下素坚和王骁他们,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我觉得醉香楼那边会有动作,可是具体的又不太清楚,因此要格外小心。

    最近一段时间不要轻易与琥珀联系,你也不要随便出现在醉香楼,他们那边满身是刺,一不小心就会捅了马蜂窝。”

    见对方一一记下,左风又想了想后,说道:“可以保持与运财商会那边的联系,罗掌柜和他手下的人,是眼下我们手中的重要力量。跟罗掌柜交代一声,让他的人准备好,我可能会需要他们的帮助。”

    伊卡丽记下后,点头说道:“我会将话带到,相信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

    看了看天色,左风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快速的交代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