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54.重归来路(32)三合一

1354.重归来路(32)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归来路(32)

    整个冬日, 喧闹的都是秋闱的事和对明年春闱的期盼。

    贾瑕没秋闱, 距离参加春闱的水平,那就更差的远了。倒是杨哥儿, 秋闱不负众望,拿了个解元回来。好些人都说, 皇上是明君,要不然, 也不能这么连出三元啊!

    四爷当初是中了三元的, 如今杨哥儿也已经是中了解元了。春闱要是能考个会元,那基本上状元就稳拿了。这孩子倒是谦虚, 从不见在外面应酬,关着门只读书, 偶尔出来也是请教学问。家里本就有林如海, 这边还有四爷。因着要春闱的事, 他来的倒是勤快了一些。时常还留下来吃饭。林雨桐按照以前的喜好,给他做吃的,别说, 瞧他那样,还是挺爱吃的。见他吃的好,这天下着雪,天都晚了才要回, 见他从四爷手里借了不少的书, 捧在手里珍惜的不得了的样子, 回去只怕还是得熬夜用功的。

    她就把卤好各色的肉和蔬菜的大拼盘给放在食盒里带回去了, 这玩意放在一边,完全能当零嘴吃,也不会水拉拉的怕溅到书上,她给盘子里放着小牙签,吃起来非常方便,又不会像是肉干一样,干巴巴的。

    一点吃食,杨哥儿也没推辞,带着就回家了。

    到家的时候偏巧闻天方在,刚到一会子。林如海在会客,他才说要是没空就要告辞,却不想杨哥儿回来了。他本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过来转一圈,见见这姐弟俩,见他们好好的,心里才好放心。这也都成了习惯了。

    杨哥儿回来,这郎舅俩就少不得一块坐坐。顺便,杨哥儿叫人烫了酒:“也去去寒气。”说着就搓着手放在炭盆上:“真说起来,那位贾大人当真是有些巧办法。在格物一道上,确实是少有人及的。”

    闻天方就不免竖起了耳朵,对这位贾大人,他一直都非常关注。

    杨哥儿不知道这是对方特别留意的事,只当是闲话一般的说:“说实话,要是念书,我最喜欢去他们家。尤其是冬天,屋里暖和的很。”

    家里也有暖和的地方,不过是一个院子有一个或是两个暖阁罢了。晚上歇息在暖阁,但是平日里读书识字,总觉得那样的地方不成。暖阁一般都狭小,又大部分是炕,这横倒竖歪的,完全没有读书的样子。在如今的读书人看来,读书就得有个读书的样子,最好是板板正正的。大户人家的书房,一般都是多放两盆火,说起来是不冷的,但是比不上那种的,在屋里穿着薄薄的夹袄,就能来去自如,不管外面什么天,里面都温暖如初的屋子,放炭盆的屋子就觉得不是很美好了。

    若是浅薄的人,定要说这家人生活奢靡,尤其是据说他们家连下人的屋子都是那般的和暖。可像是杨哥儿这样的人,就意识到了,不是人家生活奢靡,是人家有本事花小钱办大事。

    如今说起来,言语里对四爷就多了几分推崇:“……农桑本就是国之根本,他在京畿一代推广水稻,很多人是不好拂了老圣人的意,这才闭口不言的。可那些人,私下里何尝不是以为这位贾大人是为了哄老圣人的,精心耕作的一亩半亩的成功了,并不能代表什么意思。一个个的都写好折子了,若是今年要推广,他们该如何如何的反驳。可不想人家本就是谨慎的性子,只在京城完建了一个农庄推广此事。今年农庄那般好的收成,也没见说明年就大规模的推行,怕是还要试下去的。今年那边又多了暖棚,得空了姐夫跟我去瞧瞧……”

    说着话,酒就送上来了。

    温热的酒,配上这么一大盆子各色的卤货,虽简单,但也滋味无穷。

    闻天方正要应下杨哥儿的话,他也正想接触接触这位仿若天外来客的贾大人,却不想尝试着吃了一口卤味,一下子就愣住了,直接问了一句:“你姐做的?”

    杨哥儿摇头:“姐姐怕是今儿歇的早,哪里有工夫下厨。”却没想把贾家那边说出来,毕竟是余家表姐做给自己吃的,从礼法上算,自己是表弟,是亲眷,这么做吃的没什么问题。但姐夫则不同,最好还是少提人家女眷的好。话说到这里就不说了,也没有要刻意解释的意思。

    闻天方没由来的,心里却不安了起来。卤味一口一口的塞到嘴里,就是这种熟悉的味道,再是不会错的。杨哥儿说不是家里做的,那便是外面买的。

    于是第二天,他叫人满京城的去买卤味回来试吃。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找什么,但就是觉得应该找找。

    结果卤味能买回来半车,才找到味道极其相似的。

    那便是余家的小铺子出售的卤味。味道相似度非常高,几乎可以说是一样。剩下的那点不一样,也可以解释为自家用的食材好,各种调味料好,还更新鲜。只怕铺子里卖的就多有不及。

    可余家的人,自己接触过,而且还常接触,并没有发现哪里有不一样的。

    他的心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随即又想,她本就是靠着酱菜的手艺养活弟弟的,这些酱菜的方子卤菜的方子,不定是从哪里学来的。许是这余家的卤菜方子跟她当时用的方子,是一个来路呢。只是这辈子自己参与了,叫她几乎没接触这些而已。

    随即他又失笑,也不知道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些什么。

    但找了个空闲,还是止不住去了余家,找余梁,闲话的时候就说起来了:“……偶尔吃了一次你家的卤味,味道特别好。”

    余梁也没往心里去,以为人家说的是客气话,就道:“当年伺候我们的老嬷嬷传下来的手艺,若是喜欢,我打发人常给府上送。”他倒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他真的以为妹妹的手艺是跟着当年的老嬷嬷学的。如今伺候妹妹的嬷嬷也没了,嬷嬷的姑娘姑爷把人安葬了。倒是捎了信过来,他还叫薛家的铺子帮着捎了银子给那边。

    这种事,闻天方也想着余梁不会说假话。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又错过了。

    从余家出来了,上了马车了,他又打发小厮过去买点卤味,说实话,他想念的可不止是这一个味道。

    可巧,邵华入了腊月该是要生了,林雨桐最近几乎是天天回娘家,不过来瞧瞧不能放心。怡哥儿被林雨桐接过去了,大着肚子带着一个正知道到处野的小子,不用问也知道多辛苦。今儿也是一样,坐着马车过来,才拐过弯,马车上的帘子动了动,她从缝隙里看出去,就正好看见闻天方的小厮笑着从卤味铺子走出来。她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知道是这小子自己想吃呢,还是被闻天方发现了什么。朝边上挪了挪撩开帘子偷偷的朝外看了看,就见这小子把手里的东西从停在路边的马车窗户上递了进去,窗户帘子撩开,露出来的是闻天方年轻的过分的脸。

    闻天方似有所感的看过来,两人的眼神对了一下,又相互点头示意,然后各自错开。

    林雨桐叹气,面色有些复杂。心里知道,估计是给杨哥儿的那个卤盘惹来的事。

    可这人的胃能记住味道,跟自己这么三翻四次的碰面,却真真又认不出来自己。

    可饶是这样,林雨桐还是觉得,以后还是少把东西拿到家外送人吧。已经这样了,认出来还不如不认出来。不认出来,这便是两人这一辈子的造化了。

    这事林雨桐鸟悄的很,根本不敢叫四爷知道自己差一点出了纰漏的事。又过了几天,也没见闻天方上门来试探。她想,大概她又想多了。人家压根一点也没联系到自己身上来。

    好吧!这就更不能叫四爷知道了。

    腊月十五这天,邵华发动了,生下了她跟余梁的第二个儿子,被取名为余泽愉。

    俩儿子了,把王熙凤羡慕的眼珠子的都红了:“你们说这送子娘娘也是,这不是要把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么?”

    说着又跟林雨桐叹:“我这半辈子,就没有不比人强的地方,唯独这子嗣上,怎的就这么艰难?”

    林雨桐就说:“多积攒阴德……”

    “扯你的臊,又拿这种不积德的话来挤兑我?”她哼笑:“倒是跟清虚观的杂毛子老道一个腔调。”

    “你快些禁声吧。”林雨桐瞪她:“你就图着你嘴上痛快,怎么不想想,你家那宝贝疙瘩到底如何会成了如今那模样。那好端端的宝玉如何就失了灵性了?还有那马道婆,你当那都是弄出来的假把式吗?有点敬畏之心吧!”

    王熙凤这才不说话了,回去之后倒是不免思量起林雨桐的话,心里也有些犯嘀咕。整日里太太也拜菩萨,也没见菩萨显灵保佑保佑娘娘和宝玉。

    她这么跟贾琏说,贾琏就说她:“你那姑妈,念的是个什么经?漫天的神佛哪里分不出来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她拿假心对菩萨,还指望菩萨保佑她?”

    “你也快禁声吧。”王熙凤觑了他一眼:“看人家生了孩子,我眼气的不行,你说……咱们要不要……”

    “纳二房?只要你乐意,我自是乐意的。”贾琏真当王熙凤是这个意思。

    话说出来,不见对方说话,他扭脸看过去,就见粉面含霜,已经添了十分的怒意。

    贾琏赶紧道:“逗你呢,怎么还恼了?人家生的都是嫡子,没道理我要个姨娘肚子出来的。不说旁人,就说宝玉跟环哥儿,这一嫡一庶,那是天上差到地下去了。饶是宝玉如今,也比环哥儿强了百套,我又不傻,难道还不明白这道理。不说这些小处,就只说这将来的爵位,皇上都如此看重嫡子,只怕没有嫡子继承爵位,这爵位是传不下去的。”他这么说,本也是哄王熙凤的话,却不想自己也被自己说服了,一想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心不由的提起来了:“咱这没有儿子,老爷这爵位能不能给到咱身上,这可还都是未知数呢。”

    王熙凤见他认真,竟是隐隐有些焦躁的意思,她也就认真了。但她是谁,能轻易的把没儿子的罪过只揽在自己身上吗?顿时就哭了:“你若是一心一意的在家,这多少儿子怀不上。如今也我养了这么些日子了,家事也撂手不管了,这怀不上,能是我的缘故吗?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有点种子,不知道都便宜了哪个?回来干了那也是没种的事,种不上,反而赖地不好……”

    越说越是粗俗了。

    贾琏被王熙凤说的心里也犯嘀咕啊:“难道真是这个缘故?”

    他找四爷,是想借着四爷名头,去瞧太医的。这有些太医,贾家是能请的动的。有些个太医,贾家压根就登不了人家的门。比如是老圣人御用的太医,谁请的动。

    而这位太医厉害就厉害在,他的病人老圣人他老人家,如今这把年纪了,还有两个小贵人,先后有了身孕。老圣人如今是不是还能旦旦而伐,这就不得而知,但是能叫女人有孕,至少也说明人家龙精虎猛啊。

    四爷以为他是有什么正经事呢,原来是为了这个。

    他就道:“人家常驻行宫,等闲你也碰不上。这事我倒是听他说过,确实是得自律,这个也不用问大夫,医书上都有,你随便问问哪个大夫都知道这个道理。要真想要儿子,你消停上半年,我给你求些丸药,你慢慢吃着……”

    帮着求药那是再好没有了,可这消停半年,有些强人所难了。

    就是自己答应,自家这母老虎也不能答应。不把她伺候好了,那便是要生事的。

    他又想着,大不了多求些药补上便是了,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丝毫也不提。只一位的应承:“必不能叫人家白忙活。”

    意思是会给重礼。

    重礼就重礼,正好创收了。

    林雨桐再是想不到四爷叫自己配壮|阳的药,“你要吃吗?好啊好啊!我配的药你放心,一点副作用也没有。”

    然后四爷诡异的看她:“你觉得我要吃药?”

    不是我觉得不好,而是你的主观感受更要紧不是吗?你要是觉得想那什么,偏偏有心无力,那吃吃其实也是可以的。

    这话没说出口,但眼里的意思是赤|裸|裸的。

    四爷插|了门就把人摁榻上:“林阎王,你好好看看,我要不要吃药……”

    其实真不用!

    两人在书房里,白日那什么了半天,孩子在外面拍门了,这才没羞没臊的拾掇好把门打开。

    蕴哥儿看看爹看看妈,然后乐的露出米粒牙:“偷吃果果了?”

    看我娘的嘴又红又肿的。

    林雨桐摸了摸嘴唇,想不明白吃了果果跟嘴唇又红又肿又什么必然联系。

    四爷却乐呵呵的抱着他儿子玩去了。

    林雨桐经过实践检验,知道这夫妻和|谐对女性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之后。就默认了四爷用这种实在算不得上台面的办法挣银子想法。

    贾琏拿了一瓶药,再来整个人都是兴奋的。他要十瓶,给了一千两银子,为的是送礼。

    呵呵!天下多少男人,就有多少人爱这玩意。

    不用预想都知道,过了年,这赚银子必然是跟扫树叶一样,不要太简单了。

    但也不要自家出面吧。

    四爷愣是说通了那位太医,人家愿意让自家借用他的名义,可以隐晦的提这是谁的方子配的药,然后直接弄一铺子对外卖着便是了。

    林雨桐还问四爷:“给了几成的份子?”

    “什么份子?”四爷嗤笑:“给他免费提供药就行了。”

    林雨桐:“……”这个老不正经的太医。

    反正这事干的挺没品的。

    四爷却白眼翻她:“也没几个人知道那铺子跟咱们有关。凡是知道的,都怕没这药呢。”

    林雨桐:“……”怕是宫里面王府里这些有很多女人要应付的贵人们,最喜欢这样的药了。她坏心眼的想,这药好,后宫只怕都和谐了。

    可不是,过年进宫的时候,皇后乃至各宫的娘娘们,都红光满面,眼含秋水的。估计各个都觉得自己被宠爱了吧。

    而自己这个叫全后宫都和谐的功臣,还是悄悄的猫着吧。

    回去的时候,她跟四爷说:“药好……是好……但是凡事还得节制……”

    四爷咬她:“惯爱操闲心。”难道人家就不知道这个道理。

    总之,难得清闲在家里猫冬的四爷像是要把大半年的热情给补回来,这段时间夜里常闹猫。去贾家拜年,王熙凤都说:“你看你如今扭腰摆胯的,那样!”

    扭腰摆胯?

    这绝对是污蔑!

    主子娘娘那讲究的是端庄雍容,你说的那妩媚风|流的德行怎么可能是我。

    两人扯了半天的闲篇,又被王夫人拉住说私房话。话里话外打听着,她家的娘娘啥时候有孕。

    这你别问我啊!我也不能叫你家娘娘有孕不是?

    她就道:“前儿在宫里倒是见到娘娘了,瞧着气色挺好。”

    王夫人略放心,话题还没深入呢,薛姨妈带着宝钗来了,叫林雨桐松了一口气。

    薛姨妈基本是泡在王夫人这里的,大有一种我跟你耗着的架势。林雨桐估计是刚过来,她那边就知道了。压根就没给王夫人说私房话的时间。

    而且这贾家能的,叫薛宝钗跟着管家。如今这家里,薛姨妈母女进出倒是毫无障碍,而且这消息走的也太快,眨眼人家母女就知道了。

    王夫人还得应承着,又不免邀请林雨桐:“……二十一是宝丫头的好日子,那一天你可得过来。”

    今年的正月二十一,薛宝钗十五岁及笄。

    林雨桐就应承下来了,言说是必来的。

    及笄是大日子,今年幼娘也该及笄了,之前拜年的时候她就跟顺王妃提了一句,想请她做正宾,她也应了。

    总之,这对女子来说,是个大日子。王夫人亲自说了,那无论如何都要出席的。反正正月里,也没个别的事。

    按说这大日子,薛家做什么要在贾家过,贾母拿出二十两,可大户人家的姑娘及笄,二十两银子够干什么的?

    当然了,许是薛家只想着先过生日,及笄礼那一套,先不急着过。

    有些人家也有这样的情况,比如家里遇上婚丧嫁娶这样的大事,就把及笄礼往后延上几个月半年的,也是有的。横竖在这一年里过了就算完了。

    看薛姨妈没反对,怕是也就是做个生日吧。

    林雨桐胡乱的叫人收拾了几件东西,当做贺礼送过去就完了。只去吃酒听戏,消遣半日。过年了,幼娘回家了,家里有人照看,她也倒是不急。

    戏台子上的戏挺热闹,她也看不明白,只跟一边的王熙凤和尤氏说话。又提醒王熙凤说:“二妹妹怕要不了几日也到好日子了。”

    二月初二,是迎春的生日。

    迎春和宝钗的年纪也差不多,就差了这么几天。

    她就说:“那方家也是正经不错的人家,少不得叫他家的人来观礼。这之后,今年怕是就要出阁。到底是嫡亲的小姑子,这事上你不出头,等谁出头呢?”

    尤氏诧异的看了林雨桐一眼,以前只觉得她不爱跟府里来往,再是没想到还操着这样的心。

    王熙凤点头:“我心里有数着呢。且看着薛家这戏怎么往下唱。”

    很有些要打薛家脸的意思。

    这一桌她们几个媳妇子坐在一块说话,那一桌是几个姑娘,宝玉反倒是没进来,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没趣,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台上的戏子只管唱着,那边湘云却忍不住嘻嘻的笑起来,宝钗就道:“云丫头又做的什么怪?”

    湘云就道:“你们瞧,那丫头的扮相像谁?”

    说着,只朝黛玉那边瞧。

    宝钗自不会说不知分寸的话,就道:“就你话多,赶紧吃茶。”说着,塞了一杯茶过去。

    湘云哼了一声:“这有什么,偏不能说吗?”她指向黛玉:“就是像她嘛,不信你们瞧不出来!”

    彤玉蹭一下就站起来,黛玉伸手拦了,台上早已经不唱了,战战兢兢的看着下面。

    黛玉就笑着朝台上的丫头招手:“你过来,我瞧瞧。”

    那丫头几乎是浑身颤抖着过去的。

    黛玉塞了一把果子给她:“别怕,我就问你几句话。是瞧着你合眼缘罢了。”

    这丫头这才抬起头来:“姑娘……姑娘只管问……”

    “你家里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怎么会来了这里?”她轻声细语的询问,眼里并无半丝恼意。

    这丫头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家是姑苏的,父亲缘也中过秀才,只父亲多病,早年就去了。母亲又一病不起,单留下我,寄养在舅舅家。舅舅不管,舅母一味的刻薄,倒是外祖母多有怜惜,可惜好景不长,没两年外祖母也去了……舅母便不容于我,幸而府上要人,便买了来,学了几出戏,才有如今的日子……”

    黛玉眼里就有了些泪意,扭脸跟彤玉说:“想来,亏的有父亲勉力支撑,我们姐妹才不至于落得跟她一样的下场,幸而有哥哥寒窗苦读支应门户,我们才有依靠。本也是一样的人,不一样的际遇命运便这般不同。”说着就看向贾母,“我瞧她分外可怜,又觉得投了缘分。今儿厚着脸皮从外祖母讨了这个丫头去,留她在身边,叫她学些女红针线,来往应酬,也好叫她以后能立足于世。”

    贾母赶紧道:“这值当什么?带回去就是了。”

    王夫人也忙说:“好孩子,知道你心善。只叫她跟着你,身契明儿叫人给你送去。”

    林雨桐刚才的心都提起来了,这会子踏踏实实的放下了。

    那边的彤玉抓着黛玉的手,抓的紧紧的,脸上透出几分傲然来,很是欣慰的模样:“就是这样!以后谁也不能替你过日子,自己得立得住才是。”

    姐们俩这么低声说着话,岂不知黛玉刚才的话却戳了两个人的肺管子。

    先是湘云,湘云心说,那有父亲支撑,有哥哥依靠的人,何苦说出这样的话来扎我的心。我偏偏是要父亲没父亲,要哥哥也没个哥哥,哪怕像兰儿那样,有个母亲也好啊。偏偏是亲的热的一个也没有。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偏说出这样的话来……明明是她说错了话,这会儿这些人又好似都再怪我说错了话。可我哪里说错了?可见,这疼也罢,爱也罢,不是你有多好,而在于你后面站着谁,值不值得人家去疼去爱。一时间,也觉得有些意兴阑珊。本是一句玩笑的话罢了,何必如此呢?

    那边的宝钗心里难道就好受。她没父亲,哥哥又是个靠不上的。但凡是有一样靠的住,她又何必在薛家过这个生日。

    这生日做的,满心满眼的人都不怎么欢喜了。

    林家姐妹把那小戏子带回去了,可这事并没有完。

    王夫人恼的什么似的,进屋就一把拍在炕桌上。

    周瑞家的把屋里的人都打发了:“这云姑娘,偏是个说话没有遮拦的。”

    “哪里是没有遮拦,分明是一肚子的鬼祟伎俩。”王夫人气道:“好容易宝玉不兜揽她们,也不跟姑娘们玩笑了,她倒是整日里跟在宝玉后面‘爱哥哥’‘爱哥哥’的叫着。打量我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

    周瑞家的可不敢肯定这话,姑娘家脸皮薄,年纪又小,未必就有这个心思。只是老太太那里:“……怕不是没动过这个心思吧。”

    王夫人冷笑一声:“她史家还正用着王家呢。”说着,就叫人,“我要给哥哥去封信。”

    只为这事?

    那也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但周瑞家的不敢言语,只赶紧转身出去叫人去了。

    能叫谁呢?这种事也只有找贾琏才可靠。

    贾琏回来把这事跟王熙凤一说,王熙凤就撇嘴:“还当那是凤凰蛋呢。”

    只说了这一句就不肯再说,兴冲冲的说起了给迎春的及笄礼:“谁做宾,谁做司,谁做赞我都谋划好了……”横竖也就是千十来两的样子,如今也不算个什么。只当是买了善待小姑子的名声了。若是办的大了,不管是老太太还是老爷大老爷,都不会一个都不出。这出的又是公家账上的银子,要自己往里面添的算下来也没多少。这么一算计,这事越发的能做了。

    贾琏倒是好奇的看她:“倒是不知道你几时这么慈悲起来了。”

    王熙凤冷哼一声:“家里的银子,月月的往宫里送。这家里就不算四姑娘,那还有三个姑娘呢。别只叫娘娘花了,将来再给三丫头花了,咱们大房却一点好处也落不到。”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了,“那妹夫你也说了,是有能为的。如今多给二妹妹脸,就是多给妹夫脸。那皇上论起来也是妹夫呢,可是位置再高,咱用的上吗?”

    “又胡沁。”贾琏唬了一跳:“你好生说话。也不怕将来到了下面被阎王拔了舌头。”

    “呸!你这挨千刀的才到下面去呢。我怎么会到下面去?”说着,浑身却不由自主的抖了抖,端正了脸色道:“我这说正经的呢。你休要打岔。”

    贾琏忙笑:“正说你辛苦呢。要我跑腿采买的,或是出面请人的,你只管说便是。”

    这还罢了。

    第二天,贾琏果然就去忙了。王熙凤还跟平儿说:“平日里不显,但到底是亲妹子。往年林妹妹过生日,或是之前宝姑娘做生日,他只一味的有席面便吃,有酒便喝。且算是有一日算一日的。到了二妹妹这里,我说要办,他倒也是不含糊。”

    平儿只笑也不言语。

    王熙凤也亲自登门,请了林雨桐做赞者。正宾请的是南安老太妃。有司请了林彤玉。

    这种事,要是请了就是不能推辞的。

    南安老太妃就不说了,随着南安王往西南去,如今老太妃越发的炙手可热了。又有林雨桐这个新贵人家夫人,就是林彤玉,将来也是个侯夫人。

    这阵容等闲人家可真没有。

    迎春在家里闷不吭声的活了这么些年,这一遭,倒是体面了起来。

    娘家夫家,亲朋好友的,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哪怕是邢夫人的面色不好看,觉得太过抛费了一些,但这都是王熙凤操持的,又有贾母首肯的,王夫人更不好拦着的情况下,及笄礼准备的颇有看头。连元春也得了信儿,叫人送了发簪出来,更添了几分体面。

    这就把薛家越发比的脸上失了光彩了。

    其实这些都是虚的,原不用放在心上的。可一样大小的姑娘,这迎春这么大张旗鼓的及笄,夫家别的没送,只送了九支重九两九钱的金钗来。这就是一千两银子搁在里头了,不光是面子好看,要紧的是一个要成亲了,可薛家的前程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回去之后,薛宝钗不免心里有几分沉闷,低声问薛姨妈:“哥哥不是说年前宫里很是打发了一批人出来吗?怕是年后这还得添人。姨妈这里若是指望不上,何不走走其他的门路?”

    薛姨妈眼泪就下来了:“不走你姨妈的门路还能走谁的门路?找桐丫头?走皇后的路子?怕是不行。桐丫头终归是跟你姨妈亲的,断断不会帮着咱们的。”

    薛宝钗就道:“难不成别人的路子也走不成?不管是南安太妃,还是北静王,亦或者是周贵妃……”说着,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道:“哥哥不是说跟南安王的小舅子很有些交情吗?”

    薛姨妈也不知道具体的,叫了薛蟠进来问。

    薛蟠就道:“哪里是什么正经的小舅子,不过是……小妾的兄弟。不过……倒也未必不能送进去。只是进去了之后得委屈妹妹。不行的话,我再去求求珩兄弟,叫他出出主意。”

    “不可!”薛宝钗忙拦了:“哥哥,纵使那边再和气,那也是贾家的人啊!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

    薛蟠就跺脚:“成!我去想办法。”说着,又有些心疼:“妹妹……这一条路一脚踏进去,想干净的走出来,可不容易。那真是个吃人的地方……”

    “难道贾家的娘娘刚进宫的时候,不是伺候人的?”薛宝钗这么问了一句。

    薛蟠便不再说话了,抱着头坐在炕头半晌才道:“这事也未必就成,你只安心在家里,别胡思乱想才好。”

    门口的余柳听了一言半语,回屋就小心的问薛蟠:“咱家岂不是也要出个娘娘?”

    薛蟠抬起胳膊就打了过去,瞪眼道:“敢胡说八道,爷拔了你的蛇头!”

    余柳再不敢说话,只捂着脸退到一边去了。

    他着实是不喜余柳的样貌,想着跟余家的大妹妹果然天上地下。这不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果然就差着呢。

    善姐儿倚在门口,吃吃的笑。

    薛蟠骂了一声浪蹄子,起身跟着善姐儿去她那屋去了。

    善姐儿小心的问:“可是要送姑娘入宫?”

    薛蟠哪里愿意?只不言语,到底是不舍得送去的。

    可他却不知道,善姐儿第二天闲闲的出门去逛,碰上周瑞家的,便这么那么的说了,“……我到底是咱们家出去的,心里始终是想着太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