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47.重归来路(25)三合一

1347.重归来路(25)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归来路(25)

    王夫人拿着信,那真是哭的不能自已:“我的儿!你当我不知道这个道理。当年你珠大哥哥, 逼着叫他念书, 何尝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只是宝玉……老太太疼的跟眼珠子似的, 打生下来老太太就抱去了。还小的时候纵着些也就罢了, 大些个该进学了, 我原说抱回来吧, 可每每提起这事, 老太太必是要提起珠儿的。话里话外, 是我的缘由,是我逼孩子太过, 才好好的断送了珠儿的性命。恨不能说我也要这么害了宝玉。老太太这么说了,可不正中了我的心病, 如何还敢再提这事。想着,孩子弱, 倒是也不急。谁知道一年两年三年的这么惯下去, 越发是惯的不像个样子了。别看老爷总是训斥他, 但这又何尝不是看重他?你到家里来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可曾听见老爷训斥过环儿?老爷对宝玉,又何尝不是爱之深责之切。可偏偏的,如今人大了,性子也养左了的。之前, 我还想着打发他去跟珩哥儿亲近亲近, 自家的兄弟, 说不得多接触接触, 就能多长进一些,也就知道读书的好处了。可一开口,老太太是必拦着的。可怜你大姐姐在宫里,不知道怎么艰难呢,还要操心家里的事。”说着,就擦了一把眼泪:“他不愿意去上学,如何是好?实在不行,就是一年几十两的银子,请个老先生来家里上课,也是使得的。”

    这倒也是个法子。

    林雨桐就道:“找那世外高人,不要那等汲汲营营之辈,只怕宝兄弟愿意看中人家两分,许是就愿意跟着学了。”

    王夫人就拍林雨桐的手:“你是最知道的。别人只当他顽劣,偏你知道他的好处。生在这样的人家,要是上面有兄长护持,他就是如今这么散漫下去,其实也是无碍的。”

    可见王夫人为了宝玉的事,也不知道想过多少回了。

    说着话,王夫人又外面的丫头:“宝玉呢?”

    外面回说:“跟老爷去园子里头去了,刚才传下话来,说是叫宝玉作诗呢。”

    王夫人的心又跟着提起来了,林雨桐就趁机告辞,这算是把这一个差事给交了。

    回家来之后,却见余梁已经在家等着了。

    见他一脸焦急,林雨桐就赶紧问:“怎么了?”

    余梁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你瞧瞧,这原本就是这个样子的么?”

    递过去的是一个护身符。这是林雨桐给余梁和邵华的,后来也给怡哥儿挂了一个。可如今这护身符,上面原本是鲜红的朱砂的,但现在这朱砂却已经成了黑色。泛着叫人不舒服的黑光。

    林雨桐一把把这护身符给攥住了:“这是谁的?”

    “你嫂子的。”余梁低声道:“从昨儿开始,你嫂子便恶心头晕,我们还倒是她又有了。便想着今儿请大夫来瞧瞧。却不想今儿一早起来,她便吐了一口黑水,人也晕过去了。请了大夫,却全看不出来病症。还是怡哥儿抓着他娘的脖子,不知道怎么的就抓着装着这个荷包了,孩子跟被扎了一样放声就哭。我这唬了一跳,结果拿出来一瞧,护身符都成了这个样子了。再看给怡哥儿的,竟是红色的也变成了褐色的……”说着,他也把他的摘下来:“你瞧瞧,是不是颜色也不对了。”

    好厉害的道行!

    她不敢耽搁,叫幼娘在家看着蕴哥儿,然后叫管家看好门户,不管是谁都不接待。这才跟着余梁回了余家。

    邵华躺在榻上,脸上黑气萦绕,人事不知。

    林雨桐将四爷给驱秽符化成水,直接给邵华灌下去,半晌,她吐出一口黑血,人才悠悠的转醒。

    “嫂子。”林雨桐抚着她的脊背,给她茶漱口:“可好些了?”

    邵华一把拉住林雨桐:“……妹妹……我梦见……我梦见……我们逃难出来,在半路上,就被人给杀了……那些人饿的狠了,把我们都给吃了……吃了……”说着,又干呕起来。林雨桐给她塞了酸梅:“还梦见什么了?”

    “梦见……梦见要不是你……临危不乱……驭马就走……我们都得死在半路上……”邵华的眼里满是惊恐:“太真了……真的我都不知道哪里是真的,哪里是假的?我如今的日子过的跟偷来的一样……妹妹……我……”

    “就梦见这个了?”林雨桐心里松了一下,要是没有自己来,这一家三口当年,只怕就是这么一个结局吧。她低声安抚:“没事了!就是梦魇了,做了个噩梦而已,很快就好了。”

    邵华摇头:“……不一样的,真真是不一样的……我觉得那就是真的……”

    林雨桐拍了拍她,然后吩咐丫头:“去熬安神汤来,吃一剂就好了。”

    余梁又坐过去安抚:“你只管睡着,真没事。万事有我呢。那么难咱们都挣命活下来了,等闲能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至于被一个梦吓着吗?你安心睡,这几天我都不出门,就在家陪你。”

    邵华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汤药好了,人又被叫醒,也没特别清醒,喂了一碗安神药,这才真就睡踏实了。

    瞧着她面色红润了,呼吸也平稳了,余梁就松了一口气,朝外指了指。意思是去外面说话。

    林雨桐跟他到外间,问道:“哥哥在外面可得罪了人?”

    余梁摇头:“咱们在京城无根无基的,我平白得罪人做什么?就连孙绍祖那样的人,我都应付着呢,能得罪什么人?”

    那就是没有了。

    余梁这么说,林雨桐是真信。他是靠着走四方托两家的生意起家的,最在乎的就是和气生财。就是再瞧不上的人,也会笑脸相迎。最拿手的就是不管什么人,都能给奉承舒服了。

    别小看这个本事,余家的人脉就是这么一步一步搭建起来的。

    既然不能从这个角度找人,那么林雨桐就想到了一个人——马道婆。

    能有这个能为的,除了马道婆应该还有别人。但在具体不知道是谁的时候,从马道婆身上找线索,反而是最容易的。

    林雨桐又给余梁留了几个符箓,“你跟孩子都带上,最近也别出门了。这事交给我办。”

    余梁并不认为自家妹子有这本事,想着还是得劳烦妹夫去请那位老神仙。

    林雨桐也不解释,就利索的往出走,也不要谁送。

    到家的时候孩子醒了,正不愿意吃奶娘的奶在那里哼哼呢。接触了不洁的东西,林雨桐没第一时间碰孩子,而是沐浴更衣了,才去瞧的。

    四爷回来的时候听了这事就皱眉,又亲自去了余家一趟,知道这事暂时无碍,也就罢了。

    回来还跟桐桐商量着第二天叫人查查这个马道婆呢,看看她最近都出入了哪些人家。

    结果不等第二天,当天晚上,得有子时前后吧,林雨桐心里突然就不自在起来了。人也昏昏沉沉的,一会子是一个小姑娘在屋子里绣花,屋里冷的跟冰窖似的,手上都能长了冻疮。一会子是小姑娘趴在门缝上好奇的瞧着外面,一晃眼,又是这个小姑娘一个人蹲在地上写字。小小年纪,就跟在牢笼里一般,向着外面,却又怎么也不能去外面。

    再一晃神,就又成了带着杨哥儿的林雨桐,抱着酱菜坛子,满大街的走。一会儿又像是看到了弘晖,小小的人儿神魂晃晃悠悠的,像是一口气就能吹灭一样。她一着急,叫了一声‘弘晖’,‘哇’的一口,一口血就直接喷了出来。

    四爷蹭一下坐起来,点了灯看她,赶紧拿帕子给她擦。

    见她面色苍白,神情恍惚,嘴里还念叨着弘晖,他马上伸出手,拍她:“稳下心神!不要紧,没事!这是有人要探查咱们到底是谁。”

    是啊!林雨桐的脑子渐渐的清明起来,却又不由的笑了。

    自己从哪里来,自己很清楚。可是日子过的,自己都忘了自己从哪里来了。根子最深的牵绊,反而是弘晖。

    不管谁想探查自己从哪里来,都是徒劳无功的。

    四爷抱着她摇晃:“没事!没事了!”他的语气轻柔,眼里却冷了:“猜出来是谁了吗?”

    林雨桐点头:“不是那一僧一道,便是警幻。”

    她越发觉得,这警幻不像是仙,倒像是妖了。那种以吞噬悲苦情愁加以修炼的妖。

    如今,很多事情不一样了,尤其是在迎春的命运更改了,孙绍祖娶妻之后,他们只怕越发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用这样的手段查探。

    也不知道那一僧一道有没有再去林家,或者是闻家。

    想明白了这一点,她也不由的冷笑:“天道都不怕,能怕一个她?”

    当然了,这是两口子的猜想。心里有所提防了,她休想轻易再算计到。

    想抓住她的首尾,还是得一点一点来。

    这个马道婆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林雨桐觉得,自己中招,多少跟那个被污染的符箓有关。

    四爷第二天也不去忙了,这事现在是头等大事。

    叫人去查马道婆,这个很好查。马道婆去的人家不少,多是官宦人家。但是其中有一家,便是孙绍祖家。其他人家跟林雨桐这边也没关系。便是贾家的赵姨娘,自己又没得罪她,反而对她很是客气,她没道理怨恨到自己这里来。

    而能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又能知道邵华的生辰八字,还跟自家有瓜葛,且处的不好的人,除了这个余梅,也没别人了。

    原身和余梁都是生在边城的,生辰八字余鉴就有。邵华跟余梁是打小定的亲事,这婚事是余家的祖母定的,因此上,庚帖是早交换了的。余鉴对余梁的婚事没有二话,这就证明,他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亲事的。

    余鉴知道,白氏就知道。白氏知道,那么白氏的孩子只要留心,当然就知道。

    像是这样做法,没有生辰八字是不成的。

    从这一点上说,怀疑余梅,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

    两人第二天带着孩子去了余家,把这个猜测跟余梁一说,余梁真是气的直咬牙。余鉴这个爹当的可真是好。

    如今且顾不上恨余鉴,关键是得拿住这马道婆才成。

    结果找到马道婆住的地方,只见蒲团跟前一摊血,人却不见了。

    林雨桐恍然,必是昨儿救了邵华破了她的道行,这婆子跑了。真要找个深山老林猫起来,上哪找去?

    不见人了,干脆直接支会了府尹衙门。

    在马道婆的屋子,发现了许多稻草人布娃娃,上面或是扎着针,或是钉着钉子。

    厌胜之术!

    这玩意最是犯忌讳。这里面牵扯的人家就多了。其中就有邵华的。

    官府找马道婆,但林雨桐不能就这么罢休了。

    这其中有余梅的手笔在呢。

    不用费心的去找什么证据,只要找了孙绍祖,这事就明白了。

    孙绍祖还当是好事呢,心说,这大舅子跟连襟总算是想起他来了,却没想到进了门就被递了这么一个娃娃。

    他唬了一跳:“这是……”

    “内子的生辰八字,除了我们自己知道以外,也就是边城那边知道了。”余梁看着孙绍祖:“咱们之间是姻亲,不亲近不是对你有不满,实则是跟那边亲近不起来。可我实在想不明白,孙兄只为这事就对咱们心存不满么?”

    这可真是太冤枉了!

    没有的事!

    他说着冤枉,又喊了小厮:“去叫夫人过来……过来一趟……”

    这个罪名可不小。自己是想巴结人家,不是想得罪人家。怎么也没想到,怎么娶回来这么一个蠢货。

    可小厮去了,不大工夫又回来了,去没有把余梅带来。只是眼珠子转着,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夫人说……身子有些不舒坦……这里又不是余家,当日可说了不叫她登门的,她不会厚着脸皮来的……”

    林雨桐在内室,直接冷哼一声:“她不来?不来也没关系!我去。”

    孙绍祖只听到一声冷冽之极的声音,他要起身,却被余梁给拦了:“妹夫安坐着,她们姐妹的事,叫她们自己吵去吧。”

    林雨桐要去也不是没缘由的,她不信余梅只对付了邵华。她得过去瞧瞧,这个女人还藏了什么东西。

    四爷隔着帘子叮嘱了一声:“多带几个人,别逞强。”

    林雨桐应了一声,带着人直接奔着孙家而去了。

    一个在巷子头,一个在巷子尾,穿过巷子,一盏茶的工夫就到了。

    孙家这边的宅子原本是给了赖家的,后来赖家倒了,孙家又搬了过来,依旧这么住着。

    三进的大宅子倒也有几分气派。门子看着乌泱泱而来的人,又有老爷跟前的小厮带路,也不敢拦着,直接就放了人进去。

    进了内院,就听到余梅的叫骂声。她手里拎着鞭子,正在鞭打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女子。那女子露出来的肌肤极其细嫩,身上的鞭痕累累。

    余梅冷哼:“长了一副骚模样,勾搭的老爷离不得你。靠着一身好皮肉勾搭老娘的男人是不是?”说着,又是一鞭子下去,“老娘非得毁了你这一身的皮肉,提脚卖到私寮子去,早晚变成一堆臭肉!”

    那女人被她打的可怜,瑟缩着身子不敢动,人都跟木了一样一心求死。

    而余梅,上身是一件大红的纱衣,里面是一件翠绿的肚兜,肚兜上绣着赤|裸交缠在一起的妖精打架图案。下身就是一条鹅黄的灯笼纱裤,赤脚半拖着一双绣花鞋。

    小厮护院们在二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瞧,她也不管。胸脯子露出两个半|裸的圆球来,也毫不在乎。大有谁爱看谁看的架势。

    见林雨桐进来了,她手里的鞭子也没放下,拿着鞭子手插着腰,“哟!瞧瞧这是谁?状元娘子贵脚踏贱地,怎生就来了我们这破落户家呢?”紧跟着,她就跳着脚:“可怜我也是爹疼娘宠养大的小|姐,倒是被你们作践的嫁了这个肮脏的畜生。新婚洞房都敢拉了媳妇在婚床上弄那事……啊呸!还说我是边城来的野人,这屋里的有一个算一个,连我这个野人都不如。都是YIN|虫,是畜生!”说着,越发的张狂起来了,干脆连外面的纱衣也脱下来,朝二门那些小厮护院招手:“不是要看吗?老娘叫你们看!看了还不过瘾,老娘在屋里的炕上等着你们,谁不来谁孙子!她姓孙的敢摸丫头婆子,老娘就敢偷小厮护院……”

    反倒是那些围观看热闹占便宜的,一哄而散,都被吓的不轻。

    林雨桐看的出来,这余梅说的竟是真的。真真就是这么想的。

    她哼笑两声:“这主意不错,我觉得挺好。”

    余梅收起脸上的放|荡,看林雨桐,然后冷哼一声:“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意外。我以为你要骂我不知廉耻。”

    林雨桐走过去:“你知道不知道廉耻,跟我也不相干。我就是来问你一句话,找了马道婆想干什么?”

    余梅冷哼一声:“这么快就知道了。”她倒是光棍,“我嫁了个这样的王八蛋,当然得想办法把日子过好了。马道婆说能帮我偷运道,说我瞧着谁过的好,就偷谁的运道给我。只要生辰八字和二十两银子罢了……我一想,这也不费事,不就是偷运气吗?我先是想偷你的运气来着,后来想了想,不行!别管是人还是妖魔鬼怪神佛,其实都怕恶人。你这人太恶,运气怕是偷不来的,就只有她了。不过我觉得那道婆就是个骗子,作法一点用也没有,那畜生回来竟然连我买来的厨娘都拉回来睡了,偷了屁的运道。”

    “你也把我的生辰八字给她了?”林雨桐问道。

    “给了。”余梅说的毫不脸红:“我跟她说,谁的运道好偷就偷谁的。你好好的站在这里,当然就是没偷成你的呗。”

    林雨桐笑了一下,抬脚踹过去,脚尖一挑,就将她手里的鞭子挑了起来,再伸手接过来,抬手就给抽过去。

    不是不要脸吗?肚兜给直接抽下来,顺手也把纱裤亵裤给卷下来,她一声声尖叫着喊疼。林雨桐就道:“不过一句话,那孙绍祖就能休了你……你信不信我也能把你卖到私寮子去。”

    “我信我信!我再不敢了。”余梅看她带笑的脸,越是带着笑,她越是害怕:“我真没想要人的命,就是偷点运气。”

    这个蠢女人,还是留着往死了作去吧。

    临走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被余梅鞭打的女人,扭脸看余梅:“这个人我要了……”

    不等余梅发话,就有人拿了这女人的身契给林雨桐送来。然后给林雨桐直接送到家了。

    林雨桐暂时没去管她,只去了余家,把事给说了。

    显然,余梅这傻子,被人给忽悠了。要不然,她一个新嫁娘,对京城又不熟悉,怎么就跟马道婆牵扯上了。不用问,马道婆必然是主动找去的。

    四爷给了余家三个玉牌,玉牌上刻着符箓:“有这东西,什么也伤不了你们。”

    余梁稍微安心,就跟四爷商量:“边城那边,不给点教训,就不知道厉害。”

    四爷点头:“这事我办,你只当什么也不知道。”

    两口子回家,却知道这事不能急。如今找不到马道婆,想来那一僧一道迟早会上门。且不急,慢慢等着就是了。

    四爷洗了看孩子去了,琉璃才道:“那个女人醒了,要见奶奶。”

    是说从孙家带回来的女人。

    这女人细看得有三十多了吧,但却长的比一般人家好了很多。她跪下给林雨桐磕头,“奶奶的大恩大德,我不敢忘。但还求奶奶把我送回孙家去吧。”

    林雨桐就看她:“我瞧你一心求死,这才带你回来,看能不能救你一命,怎的你反而要回去?”

    这女人压抑着,肩膀耸动,但却没哭出来:“我是寡妇,娘俩相依为命。我闺女十三了,也能帮衬我了。孩子喜欢话花啊朵的,往常采些花走街串巷的卖。奶奶家,我是知道的。我家孩子回去总说,府里的奶奶姑娘是慈悲人,总是买她的花儿。前不久,我家闺女出门卖花,去不见了踪影。有人说在孙家见过,我上门讨要,他们说确实是在她家。不过已经卖身为奴了,要见闺女也容易,卖身便是了。他们手里有我闺女的手帕,我一瞧,再不会出错。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孙家的门风又是那般的,我急着见闺女,被他们拉着给摁了手印了。可是卖了身了,却不见我那闺女。偏那老爷是个好色的,我这般的年纪也不管不顾只往床上拉……今儿要不是奶奶,我便死了。可我就是死了,我也得查查,我闺女去哪了?死了一回了,我便知道了,死是无用的。”她的脸上露出几分狠厉来:“告官,找官老爷就能讨回公道了?不是的!公道还得自己来讨。就是我那闺女没了……被他们害了……官老爷也不会要了孙绍祖的命,横竖是花银子就能了结的事,再说,我并不能证明这些事跟人家相干……既然如此,我不求活,只求仇人不得好活不得好死……奶奶的大恩,来世必报……”

    林雨桐嘴角动了动,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反驳的话。

    她说的都是对的。没错,就是真死了,也要不了孙绍祖的命。

    那就去吧!

    “你若没报仇便死了,我跟你保证,孙绍祖一定不得好死。”林雨桐这么说。

    这女人就磕头离开了。

    从始至终,林雨桐都没问她姓什么叫什么。

    想想,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呢。

    这事暂时就这样了。但真只这样就算了吗?

    马道婆跑了,一僧一道神出鬼没的。四爷就拿他们没办法了?

    笑话!

    四爷是什么人啊!

    借着正隆帝看望太上皇的时候,气氛正好,大家一块说说闲话嘛。四爷一边跟太上皇下棋,一边就跟冥思苦想的太上皇和观棋爱语的正隆帝说外面的事呢。

    最近京城里什么事最火热啊!

    了解市井民情嘛。

    四爷就说了,最热闹的就数牵扯到数不清的后宅阴司的厌胜之术了。而这事,又是四爷报的官。

    正隆帝还能看到奏报,大致知道个情况。但是太上皇就真不知道了。

    四爷就给说啊,从大舅子发现‘老神仙给的符箓’变了颜色说起。一直到只摸了摸符箓的自家老婆夜里就噩梦连连以至于吐血,引起了他的重视,两口子怎么怎么排查,怎么怎么确定了使坏的人。

    这里面又牵扯到余家的事,余家父亲的不慈,余家继母的名不正言不顺,余家妹妹的放浪和恶毒。

    捎带了夸了张道长,却又损了孙绍祖。

    “内子是知道这马道婆的名声的,原本这个婆子在后宅女眷中也是极有名声的。荣国府里,那位贾妃娘娘的胞弟,就认了那婆子做干娘的。”连贾家的糊涂一并给捎带进去了。“内子提了这么一个人,又恰好之前她接触过内子那‘继母’所出的妹妹,两下里一对,心里就有数了。不想找到地方,那婆子偏偏不在,蒲团上倒是有血迹。怕是被法术所反噬,潜逃了……”

    正隆帝就皱起眉头,这样的人放在外面才更危险。

    他就问:“听说牵扯的人家还不少?”

    “可不是!”四爷就如数家珍的算起来。

    比方说谁家的夫人常年卧病,没生下子嗣,偏房却做大,一屋子的子女全是庶出的。什么谁家的嫡子嫡女接连夭折,结果在马道婆那里发现了这些人的生辰八字。什么谁家的小妾好端端的无故疯魔了。

    越听越觉得这样的妖婆危害甚大。

    说着,四爷话语一转:“这婆子的危害,那是危害的一家一姓,就怕这背后还藏着见不得人的人或是勾当,这就更得小心了。”

    从古至今,这所谓的邪|教和淫祀最是不能放松的,当权者太明白这其中的危害了。

    四爷也不说别的,就只说他能接触到的,又是带着那么一副请教的语气:“……不说别的,只说荣国府里那带玉的哥儿,试着想想,那么一个雀儿蛋大小的东西,是怎么含在嘴里的?也是我年轻,见识浅薄,我家的小子出生的时候我是在的,孩子生下来也不小,可要是真有那么一东西堵在嘴里,想想都后怕的很。偏上面还有字,这便是一奇。”

    太上皇就道:“不过是后宅妇人的争宠手段罢了。你倒是认真起来了。”

    四爷也笑:“我原本也是那么想的。可后来才知道,那薛家的姑娘,竟是得了一僧一道的点化……”又把金锁的事说了,“这金锁上的话既然和宝玉上的话是一对,那时候我就想,这宝玉难道跟着一僧一道有什么瓜葛?”

    “哪里来的一僧一道?”正隆帝也被勾起了兴致,不免问了起来。

    四爷就笑:“原是不知道的,如今这两年,倒是才发现,这一僧一道端是忙碌。这边要顾着府里的宝玉,那边就得去金陵,又是点化人家薛家的姑娘,又是赐了那样的吉祥话,又是给人家姑娘开了海外仙方。这也还罢了,还有那林如海林大人家的女公子,原也是被批了命的,只说是要么送那孩子出家,要么就得一辈子不见外姓人……又有说,那薛家薛蟠娶的那个甄家旁支的女子之父,也跟着这一僧一道出家了……”

    “这什么道士什么和尚,怎么就围着贾家转呢?”正隆帝合上扇子,问了这么一句。

    对!就是这句话。

    只围了一家转,这是什么道士什么和尚?

    这是明显的带着某种目的的。不图谋你什么,人家干什么非得围着你转。

    四爷顺势就苦笑:“要是掐着时间算,那个时候,贾家好不容易考出来一个举人贾珠,却英年早逝了。紧跟着,贾家的运道那是一日不如一日……”

    直到如今,眼看是要走到了尽头了。

    这话叫这父子俩心里一凛,这贾家要是因此而被人夺了运道……要是这手段用在皇家,又当如何?

    话题到这里就打住了。四爷也不往深的说了,这父子俩也不往深的问了。

    但四爷知道,话到这里就刚刚合适。这颗种子已经种下去了,很快,就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回去就跟桐桐说:“天子口含天宪,可册立神佛。那警幻管她是正仙还是什么,天子金口玉言出口,就直接给废了。”

    爷是那么好招惹的?

    林雨桐拍了拍四爷的脊背:您厉害!您真厉害!这办法您都想到了。

    不过都这么多年了,您这上眼药的本事,是一点也没落下。

    以前是给兄弟上眼药,如今您能耐了,连这种道行高深,很可能已经位列仙班的人物上起眼药了。她一定会记您一万年的。

    真就是按照四爷猜想的走的。

    没过两天,正隆帝召见了张道长,也就是那位老神仙。

    四爷跟这位老神仙的关系,亲密着呢。老神仙接了活,比如谁家要什么符箓之类的,他自己水平不行,那没关系,他可以求助四爷啊。四爷也给画,但是不是免费的。就相当于,老神仙其实是给四爷上供着的。两人偷摸的,私底下眉来眼去的,没少来往。

    出了这事,四爷好像跟这位还有信件来往的。

    这老神仙把四爷当成是有道行的高人,更坚信四爷背后有一尊真真正正的老神仙,所以,对四爷的话,很少有不应承的。

    林雨桐怀疑四爷跟那位张道长是对好口供的。

    然后张道长进宫,面对皇上的疑问,他就一副愁容不展的样子,叹了一声:“不敢欺瞒圣上,小道是老国公的替身,当日为何老国公要舍一替身呢?其实师傅当年就为老国公起过卦,卦象……”他摇摇头:“具体如何,小道不得而知,不过看国公爷愁眉不展的样儿,只怕是并不如何乐观。更不敢欺瞒陛下,当年还有一说法,说这杀伐之气,可为贾家挡灾祸……其实那灾到底是个什么灾,小道如今也未能看破天机。不过因着如今的那位状元娘子是将门出身,所以,当年贾家老太君才发了慈悲,把人接进府里照看……想来,国公爷留下话了,不是如此,也所差不远……”

    正隆帝听的似懂非懂,但大致意思他有些明白了:“你是说,这运道消亡的事,是能做手脚的?”

    张道长点头,继而苦笑:“若是道行高深,自是可以。只是这乃是邪魔歪道……借着别人的运道修行,乃是修行人的大忌。像是那些高门大户,借了人家的运道可提升修为。若是借了皇家的运道,便能白日飞升……”

    他说着,就猛地顿住了,像是失言一般,猛地捂住了嘴,赶紧跪下:“小道失言!小道该死!”

    正隆帝的面色却变了:“那照你这么说,这确实是能借皇家的运道。”

    张道长战战兢兢,一副不敢说话的样子。但心里却想着:这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僧一道,你得罪那位干什么?本来是世外高人,得!恐怕这二位当真要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