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37.重归来路(15)三合一

1337.重归来路(15)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归来路(15)

    摆流水席, 还要摆七天, 又要以贾府的名义, 然后闹的满京城皆知?

    这是要干什么?

    帮着太上皇扇皇上一耳光?

    这些人这脑子是怎么想的?不知道这次恩科只取了一百三十八个人吗?恩科恩科, 本来就是施恩天下读书人的, 一般恩科的录取是要比正常的科举多录取十几个人甚至成百人的。这才叫施恩。如今这不上不下的,要是没有太上皇的干预,才见了鬼了。

    点的这个会元,又恰好是出在老勋贵贾家, 要不是正隆帝之前见了自己, 私下有了约定,那只怕正隆帝心里更不得劲。

    当然了,这事旁人都不知道。那解读懂这科举背后的二三事的人应该都明白, 这里面的事不简单。几位老翰林言语间都是劝四爷低调一些的话。因为你大家都明白,这个时候千万别去招皇上的眼。

    但凡有点眼色的,就不会想出这么一个蠢主意来。

    四爷皱眉:“这殿试就在眼前。如今就这般高调,恐对殿试不利。若是殿试能再夺魁元, 到时再商量也不算迟吧。”

    贾珍不以为然, 还道:“如今已经是解元会元二元了, 再点一个状元凑成三元不是手到擒来?”

    四爷赶紧道:“圣心岂可揣度?”

    贾珍这才罢了, 但脸上依旧有些不以为然。

    四爷只说:“回去将这话跟老爷说了, 他必是明白的。”

    明白什么啊?

    顶多就是明白圣心不可揣测, 别的, 压根就想不到。

    贺喜就这一日, 应酬到宵禁才罢了。

    第二天, 林雨桐支应,那是只收礼不待客。说了,正准备殿试呢。别人也没法挑理。

    贾母打发人叫了两次,林雨桐也不想去,刚好好些个跟四爷一起考中的,如今算是同年的人,陆陆续续的有来拜访的,她得在家招待人家茶饭。因此上,根本就没顾得上去。来请人的是贾母院子里的仆妇,林雨桐就叫她跟着,叫她瞧瞧自己到底是真忙还是假忙。

    回去之后,那仆妇就说给贾母听:“……我往常总说,咱们这样的人家,一天里这琐碎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也得亏了二奶奶这样的能干人,把里里外外的都料理的清楚明白。如今去了珩大爷家,这才知道新贵人家也不得清闲。气派跟咱们家是不能比,可这琐碎的事偏偏还不少。又是同年来拜访,讨教文章,又是邀请茶会诗会文会的,得问清楚了是谁办的,在哪里办的。有些斟酌着得去,有些就不能去。偏是家里又没有往常来往的成例。事事都得亲力亲为。谁家拿什么礼才不算是失了礼数,谁家拿的礼多了怕人家想多了……”

    贾母就听明白了,自家是万事有成例,主子说一声,自有仆妇照着成例去准备。有些不要紧的事,主子都不必知道,管事就能给料理明白。可那边是新起门户,这没有成例可寻,就得自己琢磨着来定。她点点头:“倒是我想的不周全了。可不就是这个话。凭它什么事,都是从无到有的。”说着,又教训儿媳妇孙媳妇,“如今咱们家,都是靠着祖上攒下来的余荫过日子的,可得惜福。”还说王熙凤,“往常只打嘴,都说你多能干多能干,你那能干在家说说也就罢了。真叫你从无到有的去折腾,你还真未必有人家桐丫头做的好。”

    王熙凤就笑:“老祖宗真是会歪派人,我几时说自己能干的话了?我原本就是那笨口拙舌的,拿着老祖宗的成例办事,或是不懂的,还有太太提点着。这这么着了,偏老太太您还歪派起我来了,往后这要谁再说我能干,我可不依了。平白的叫人打嘴。”说着就一叹,“知道老太太是不疼我了,如今也只怕是后悔叫我到咱们家来。也是我们琏二时运不济,若是他晚生几年,桐妹子早生几年,这不是现成的好姻缘?”

    贾母就笑着说平儿:“快替我打你主子的嘴。多早晚能说句正经的话来了?”

    屋里都一笑,这事就揭过去了。

    偏宝玉插了一句嘴:“怪道人说‘悔教夫婿觅封侯’,原桐姐姐是有空来,跟姐妹嫂子们说一说笑一笑乐一乐的。如今夫婿得了功名,她反而是不得自在了!这又何苦来哉?”说着,又叹了一口气,十分为林雨桐不平的样子。

    屋里静了一下,薛姨妈才道:“果真是孩子话。”

    王夫人的脸上才好看些:“真真是个孽障,也不知道多早晚才能长大。”

    屋里顿时又笑了起来,贾宝玉往贾母怀里一钻,大约也是知道又说了蠢话了,就抿嘴笑。惜春在一边做出羞羞脸的样子来,这个茬算是打过去了。

    喧闹了得有半个月,殿试的时间就到了。

    这段时间,这一百多号人可算是春风得意。好些都在来往的交际中把这半个月给划拉过去了。一般情况下,恩科到了这一步,基本不会有被黜落的,因此,还都比较放松。可能觉得人际关系更重要一些吧。

    而四爷属于这里面的异类,真就在家闷了十五天,连门都没出。

    殿试这天,半夜就起来了。四爷是从下午睡下去的,过了子时人就醒了。然后洗漱吃东西,也不敢喝汤水,进宫一天呢,出恭当然不是很方便。

    如今虽是暖和了,但这半夜起来,还是有些冷意。偏晌午的时候估计又热。穿衣服也得有讲究。总之,进宫和准备进宫,都是一件特别不舒服的事情。这一点四爷和林雨桐是深有体会。也算是有经验吧,林雨桐拿出当年送四爷进宫的劲头,给荷包里又是药,又是肉干,又是酸梅,又是薄荷糖的一样样都放齐全了。

    药是防止有个意外类似于肚子疼之类的病症的,肉干是为了充饥的,酸梅是没了解渴的,薄荷糖是为了去嘴里的味的。

    因着都是前程可期的人,又都是读书人,所以,没有搜检那一套。大庭广众之下考试,弄不了假的。

    早早的到了宫门外,好些人都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那个说‘李兄,来的早啊!’这个说‘王兄,彼此彼此。’这个说‘张兄,一定能拔得头筹。’那个回应说‘岂敢岂敢?’

    听的出来,都挺兴奋的。

    不到点四爷不下车,在车里又眯了一觉,到大门那里有动静了,有人出来要勘验各自的身份,然后放人进去了,四爷才起身,用湿帕子擦了脸,从车上下来,原地动了动,活动了活动,才凑了过去。

    所有的流程,都是别人如何,他也如何。没有被特殊照顾的痕迹。

    进了宫门,在保和殿的门口,站着等着吧。

    从天黑等到天蒙蒙亮,再等到东边露出红光,一轮红日要跃出地平线的时候,鞭声才响起。保和殿的大门这才咯吱吱的打开,有礼部的官员高升唱着‘吉时已到’之类的话。才有礼部的小官员和太监过来,领着众人朝里面去。

    这个进去之后的座位,也不是随便坐的。门口的太监,随机的发放号码牌。不走到这一步,都不会知道会坐到哪里。完全是随机的。

    四爷的位置也算是中规中矩,不靠前,不会坐在皇帝的眼皮底下,但也不会靠后或者是角落,叫人注意不到。就是正中间的位置。

    一个一个长条的案几,然后每个案几搭上一个小小的圆凳。案几上是笔墨纸砚一套的东西。

    等人都坐好了,主考林如海连同六位副考这才一脚踏进来。考生给监考见了礼,那边鞭声又响了,响了九声之后,听到唱喏声:皇上驾到!

    得!这又得起来等着,等着皇上进来,然后升了御座,这又给皇上行礼。

    跟着皇上一起来的,还有几位连同朝里的大臣。

    这眼看更漏的时候要到了,又是九声鞭响:太上皇到了。

    四爷就眼见了,正隆帝从座位上起来,然后有太监就机灵的又搬了一把椅子来,侧放在东面。

    然后四爷又随着大溜跪下,恭迎太上皇。

    这个过程,他真是想抬头看一眼的,差点都遏制不住这种急切。直到那边太上皇坐在了中间的椅子上,正隆帝坐在东面放着的新搬来的椅子上,那边太上皇叫起了,四爷才跟着起身,然后顺便抬眼看那么一眼。

    可这只一眼,也叫他的心狂跳不止。

    这时候,他真的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当年,皇阿玛废了二哥,如今,二哥又叫皇阿玛成了太上皇。

    是这么一码事吗?

    是亲人,偏又不是亲人的人,四爷的心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平复了。

    坐下去,谁都没有废话。被卷起来捆成一捆的试卷就下来了。

    然后是心无旁骛的读题、审题、思考,顺便研磨。

    他熟悉他的皇阿玛,也了解他的二哥,如果影射到这里,那么除了身份不一样之外,是不是兴趣喜好之类也颇为相似呢?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的思维模式,对问题的看法,自然也应该差不多才对。

    如果是这样,那么只论考试的话,就不能夹杂进去自己太多的观点。文章里的东西,必然得有能打动太上皇的,也得有能打动正隆帝的。

    而这次的考题,竟是针对海禁的。

    靖海侯从西海沿子内迁都城,就是一个信号。当然了,靖海侯府为了保全自己,必然是极力促成此事的。

    是!沿海不安稳,朝廷里又拿不出银子来靖边。海禁,短期内可暂保太平。

    若是长久下去,这必然又是一个封疆锁国的政策。

    所以,四爷取了个折中的办法,分为短期和长期政策两部分。认为三五十年内,暂时的阶段性的海禁是可行的。而从长远来说,利用这三五十年,整顿海防,建造坚船利炮,训练海师才是长治久安的办法。

    太上皇年纪大了,必然是主张海禁的。但这个口子开了,将来正隆帝想要开海禁,就必然要推翻太上皇的旨意。这中间又有很多扯皮的地方。

    四爷的文章,把两头都给兜住了。这是考官最喜欢的文章,没有之一。

    因为看文章然后选拔良才,这文章的倾向,何尝不是考官的倾向。这跟逼着考官站队是一个道理的。

    而四爷的文章,又有理有据。加之,太上皇和正隆帝如今都知道宫里的那套泥雕是出自此人之手。那么对于一个精通奇巧之技的人来说,这什么坚船利炮之类的东西,他能说出来,必是有几分把握能做出来的。哪怕是这么一个构想,也是值得一试的。

    任何一个帝王,都不会想着偏安一隅。

    如果有更好的办法,谁不想海内外来去的驰骋。文章末了四爷所描绘的画面,没有一个帝王不动心的。

    于是,这篇文章被七个考官圈了大红的圈圈之后,得到了太上皇和正隆帝的双重认可。

    太上皇看了名字,又叫了四爷到跟前问话。一听,果然是贾家的子弟,二话不说,就点了状元。点完了,这才玩皇帝:“可行?”

    正隆帝脸上带着笑:“既然父皇已经点了,儿臣自当遵命。”

    也不知道是真愿意还是假愿意的,太上皇才不在乎这个,还顺手把支持海禁的两个贡生,点了榜眼和探花。同时,给三人授官。四爷被授官翰林院编修,正七品。

    林如海看向四爷的眼神就有些忧虑,这状元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要是被皇上心里介意了,还不如考个籍籍无名来的有前途。

    考生还没出来,这榜已经贴出来了。

    高中状元,披红戴花,跨马游街,怎么意气风发都不为过。

    这一次,家里可不止林雨桐在等。贾家像是王夫人邢夫人都来了,王熙凤和尤氏帮着张罗。男客叫贾瑕和余梁帮着,贾家的爷们把前院几乎都已经挤满了。

    林雨桐也无奈的很,这些人都如此,能怎么办呢?

    不到时间呢,贾家的下人就一拨一拨的去打听消息。因此,点了状元的信儿一传过来,家里就知道了。

    贾家的尿性那是不能出好事,一出好事恨不能张扬的满世界都知道。

    贾蓉也不知道支取了多少因此,又昧了多少采买的银子,反正就是一气拉来了二十车的鞭炮。四爷没回来,宁荣街就被炮皮给铺了厚厚一层。吓的邵华给孩子的耳朵里塞上棉花才罢了,这吵的孩子都惊了魂了。

    又有两车的铜钱,沿着街道漫天的撒着。

    林雨桐今儿几乎是一天都没说话,这喧宾夺主的,花的还是人家的钱,人家乐意,你有啥可说的?

    这一回,贾家是必摆流水席的。根本就没给四爷和林雨桐说话的机会,当天,贾家就在街上设起了流水席。四爷回来的时候,还有好些可远的地方来的人过来想吃一口好席面呢。

    那边不知道在兴奋什么,戏班子唱着,他们喝着酒,好像这热闹真是他们的一样。

    可实际上了,四爷一回来,余梁和四爷说了几句话,就带着邵华和孩子回家了。而林雨桐这边了,叫家里人关了门,自家四口在家里简单的吃了一顿团圆饭。就都歇下了。

    夜里,还能听到远远的从宁荣两府传来的笙竹之声。然后四爷跟林雨桐说了太上皇长相的事,又说了今儿分考题,估摸了个人都是什么样的立场,文章都写了什么之类的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睡了呗。

    第三天,忠顺王把这事当成是笑话跟正隆帝说了:“……昏聩到如此程度,也是委屈了那位状元郎了。”

    正隆帝笑了笑:“这贾家倒也罢了,只这江南的甄家……”

    江南掌握着朝廷的一半赋税,而甄家又是太上皇的人。家里的钱袋子被人攥着,想做什

    束手束脚的。所以,这甄家必然是要除的。

    而甄家跟四王八公,又有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正说着话呢,就有禀告说:皇后来了,求见皇上。

    忠顺王就要顺便告辞:“只怕皇嫂有什么要紧的事。”

    正隆帝摆手:“自家人,不用避讳。”又叫请了皇后来。

    皇后一点也不意外忠顺王也在的事,等忠顺王见了礼,她受了一半的礼之后,才道:“臣妾今儿去跟甄太妃请安……”

    话没说完,忠顺王就冷哼了一声:“劳动皇嫂去请安,倒是好大的威风。”

    这天下,除了太后,又哪个女人能比皇后还尊贵?

    正隆帝摆摆手,不叫忠顺王再往下说了,只示意皇后,叫她说下去。

    皇后脸上并没有因为屈尊降贵带来多少愤慨,语气依旧一如既往:“甄太妃送了臣妾一宫女,也是巧了,这宫女姓贾,出身荣国公府。臣妾回来又叫人查了一遍,她原是义忠亲王在东宫时的女官,等义忠亲王坏了事之后,又被甄太妃要出来,一直在太妃宫中伺候……”

    如今又被赠送过来,这意思就耐人寻味了。

    这些人家送人的目的很明确,当年义忠亲王是太子,这人就是要送给义忠亲王的。谁知道义忠亲王作为太子被圈禁了,随即人又被调出来。等如今尘埃落定了,又想办法把人塞过来为的也不过是盛宠。

    作为皇后,只想着盛宠不盛宠的,格局未免太小。她从这里面自然觉察出了问题。比如说太上皇与皇上之间的微妙关系,说不得,这对老臣的态度便是一个缓和的契机。而今,甄太妃又把贾家的女儿送到了眼跟前了,这事她自然不能瞒着。

    正隆帝拉了皇后的手拍了拍:“难为你了。”他沉吟片刻,“人送来了,先叫跟着你吧。以后……只怕会用到,至于怎么用,且看看再说……”

    把皇后送走,忠顺王就道:“这甄太妃也是有意思。太子的那位侧妃还是甄家的出身呢,如今人还在冷宫,她不想着给自家人求求个体面,却巴巴的为贾家奔忙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的?”

    正隆帝哼了一声,没继续这个话题。

    忠顺王也就不言语了。什么四王八公的,从古至今,哪有如本朝这般,异姓王留到如今的。要是一个个的都本本分分的也就罢了,偏该掺和的不该掺和的都掺和。甄家那是什么人家,家里出了一位皇妃,出了一位太子侧妃。另有南安王妃,那王妃虽然是已经没了,但若是太子好好的,那王妃且也死不了了。从南安王开始,牵扯的四王八公跟甄家盘根错节的纠缠在一起。好大的一股子势力。

    这股势力大到什么程度,在贾家大摆宴席的时候就能看出一二来。七天流水席,看起来是贾家开销了不少,但实际上,林雨桐觉得,贾家是有的赚的。席面摆了七天,这些跟贾家有交情的人家,就连送了七天的礼。整条宁荣街,人挤人车挤车,喧闹了整整七日。有了要紧的人了,四爷也偶尔无露面。对外的说法是,这上任之前还要拜访上官,实在是不得闲。

    这也是顶顶要紧的事,贾政还跟人夸了一遍:“最是稳妥不过。”又说心性好云云。

    而林雨桐呢?只推说身上不好,就不去了。

    这身上不好,是女眷们常找出来的托词。就是说例假来了,不是很方便。如今这例假来了,出门更衣麻烦的很。所以,一遇到这样的日子,不管多大的事,能不出门也都尽量不出门了。实在要出门,少不得喝一碗药下去,暂时闭了经算了。那玩意最是对身体有害,不能喝的。因此,不是实在没法子,都不会强撑着。

    林雨桐是真的例假来了,也是真的不想去。于是,根本不难受的人,也装出十分难受的样儿,在自家的炕上坐着看闲书呢。

    贾家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还都是得脸的媳妇和大丫头,林雨桐也不拿她们当外人,就叫进来坐了。她歪在炕上,跟她们说话。外面的炉子上,熬着当归红枣汤。

    就这么着,愣是把这七天的热闹给晃过去了。

    她歇了七天,歇的满面红润的。可贾家,整整累了七天。咱要是在家待上一天的客,都觉得累的不行。还有句话叫做‘客走主人安’。可见这待客有多累。可贾家呢,上上下下,那么大的阵仗操劳了七天。

    本来说等这喧闹劲儿过去了,怎么着也得去贾家给人家主人道一声辛苦,虽然没人请他们来辛苦。反正礼数上得做到嘛。可想想人家累的很了,愣是又给拖了三天,觉得她们缓过劲来了,才上门的。

    王熙凤见了就说:“哎呦呦,看看这是谁来了。怪不得老太太太太都说这是个有福的人呢,可不真是。刚嫁过去,这女婿就案首、解元、会元、状元的往回考。如今也是个状元娘子了。这叫人想羡慕也羡慕不来。我最是不服的就是,凭什么她就是享福的命,我就是那劳碌的?她受用了七日,倒是害的我操劳了七日?这可怎么说的?”

    林雨桐连连见礼,“今儿就是要谢谢你来的。”说着,就跟贾母笑道,“今儿请老祖宗赏脸,我做东,借老祖宗的地方,咱自家的娘儿们,也热闹热闹。”

    王熙凤斜眼看她:“又得我去给你张罗不是?”

    “请了汇泉楼的厨子,他们的席面。一概不用咱们管。你只管坐着受用便是了。”今儿林雨桐也是可着银子的造,给贾家的爷儿们,贾家的旁支,有一家算一家,都有上好的席面送过去。她就说:“男人家出门,还能尝尝外面的菜色。只咱们在家里,等闲也出不去。就是出去了,又哪里能进馆子尝尝新鲜。这汇泉楼的菜,听说是老圣人都赞过的。咱们也在家里安生的坐着,尝上一回。”

    宝玉马上说好:“菜是极好的。只是那儿不及家里舒服自在。之前怎么没想着,叫人送回来呢。若是能给老太太太太尝尝,也是我的孝心了。”

    贾母特别赏脸,就说:“要么我说她是个有福人了。凤丫头是忙了这头忙那头,只她,想着怎么受用怎么来。”

    众人说着话,那边王熙凤得了空,拉了林雨桐却道:“你这哪里是上门谢我,分明就是要害我。这若是吃顺了嘴,今儿这个主子要个这菜,明儿那个主子要个那菜,我的乖乖,这得多少银子出去?”

    林雨桐斜眼看她:“你就当你家做出来的菜真比那馆子便宜了?”

    叫上下一盘剥,早比外面最好的菜都贵出好几个档次去。

    等晚上了,平儿才低声跟王熙凤说:“珩大奶奶说的有道理。”

    “我哪里不知道有道理?”王熙凤哼了一声:“可你就算是从外面采买了,家里这些人就贪的少了,还不是变着法儿的想着法子的从其他地方又掏银子,不管是这里的还是那里的,不都是一个老鼠洞的粮食,偷吧,偷完了就都清净了。如今想想,这高门大户的,还不如人家那小户人家好过日子呢。”

    平儿就道:“好糊涂的话。那小户人家,有几个跟珩大奶奶似的,这么一眨眼,这日子就过起来的?”

    王熙凤就叹气:“我也就是说说而已,当的什么真。”

    正说着话呢,周瑞家的来了,说是太太叫呢。

    王熙凤也这歪下了,又拾掇了起来去看看,这又怎么了?

    谁知道去了之后王夫人在抹眼泪,王熙凤唬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王夫人忙道:“今儿忙忙叨叨的,也没顾上。刚才外面才来送信,说是一个姓夏的小太监来了,捎了信儿过来……”

    “可是大姐姐?”王熙凤眼睛一亮:“这两年信少的很了,如今这来了,是……”

    “在中宫。”王夫人抹了一把眼泪:“在中宫呢。”

    皇后身边。

    王熙凤咂摸过味儿来了:“中宫还无子呢?”

    皇后年纪不轻了,又没有儿子。若是在中宫伺候的好了,未尝没有机会。

    王夫人点点头,手里的佛珠一下紧似一下的转着,“你从账上,先支上两千两银子,那太监说明儿来取。先让捎进去,这有了银子,到底方便些。”

    王熙凤应着,回去想办法弄银子这事不提。

    且说林雨桐和四爷,把贾家这头应付过来,尘埃落定了,这才先叫人递了拜帖,然后登了林家的门。

    林家内宅是那位大姑娘林彤玉管家,一到二门,就见她带着黛玉亲亲热热的迎过来:“姐姐可来了!这些日子妹妹在家日日念叨。”

    黛玉在一边抿嘴笑:“姐夫中了状元,还没贺喜姐姐呢。”

    “不用贺喜,也知道妹妹为我高兴。”林雨桐说着,就拉着黛玉往里面去。又专门去拜见了那位刘姨娘。

    刘姨娘是林彤玉的生母,对杨哥儿自是视如己出。她自己没儿子,能养个儿子,那比养闺女都精心。她跟一般人家的妾不一样,在林家的地位那是没有正妻的名分,但有正妻的待遇。不管怎么样,养大俩孩子这是多大的功劳?林家谁敢薄待?

    黛玉没那么世故,纯碎是因为这位姨娘抚育子嗣有功,所以对她也极为客气。

    这姨娘也有意思,住在她的院子里,等闲也不出来。

    林雨桐见了礼,她不敢受,避开了。但这是态度的问题。

    因为这个事,林雨桐觉得林彤玉待她,亲近多了。今儿又没别的客人,三个人在一块说说话,过的也算是愉悦。

    而前面,林如海又提点四爷:“老圣人固然得敬着,但是圣上那里……万万不可马虎。这以后在老圣人和圣上之间,怎么平衡,你心里得有数。其实,我建议你外放。离京城远远的,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四爷没回答这个问题,只问他:“姨丈有什么打算。”

    林如海叹气:“在盐政上,那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回京呢,也是两难之地,难于周全。我想好了,如今这身体着实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便不如去清闲的衙门,消磨上几年。等杨哥儿出仕了,我便致仕。颐养天年,享享天伦之乐。”

    可四爷却没有外放的打算,但具体的想法,他却不便跟林如海说。

    论起亲,人家当然跟人家那个姓闻的女婿更亲了。

    拜访了一遍,算是把礼节走完了。

    前前后后的琐事忙活完,四爷就该去报道了。翰林院编修,得在书院熬上一年半载的。

    谁知道四爷上班去才一天,就有旨意下来了,是皇后的懿旨。给了林雨桐一个七品的孺人敕命。

    按说,还该有钱氏。给钱氏请封了,就不能给自己请封的。历来,都是先给母亲请封的。

    可四爷是回来之后才知道皇后的懿旨的,之前一点信儿也没得。更没有说主动请封这一码事。

    才是正七品的位子,封也只能封一个人。请封肯定是要请封的,但是给钱氏请封,本也应该。可这在京城,接了敕命,哪里有不入宫请安的道理?钱氏那糊涂的性子,敢放出门吗?

    因此,四爷还想着,要不先算了。不急着请封。桐桐也不是在乎那个的人。

    谁知道皇后来了这么一下子。

    钱氏那里就尴尬了。

    正说着呢,谁知道第二天又有旨意下来了。这次不是皇后下的懿旨,而是皇上给的圣旨。大致的意思是说,知道状元郎的父母双亲都是向道向佛之人,所以给了贾数一个道号‘端华道人’,也给了钱氏一个号,称‘华盖夫人’。又说,既然是出世之人,便不用诸多俗家的礼仪。

    意思是不用谢恩了,就这么着吧。

    可这不僧不俗的号,又是几个意思?

    林雨桐也不细想,大致就是皇上想赏点特别的。知道这边的情况,就量身定做的给了。相当于一个荣誉称号之类的东西。

    这事,贾数和钱氏能不去谢恩,四爷和林雨桐能不去吗?

    先去递了牌子,然后宫里出来人,说了第二天哪个时辰进来。

    四爷和林雨桐还不属于一个批次的。四爷要见皇上,早上就去。而林雨桐,得等到中午。

    进了宫,这没有特殊的待遇,就只能这么走着。

    原以为,这皇后的宫殿,即使不在皇宫的中轴线上,应该也不远才对。可结果呢,走的方向是朝东面去的。

    到了才知道,皇上和皇后如今是住在原来的东宫的。

    这地方也是够偏的。而且先太子在这里被圈禁了好些年了,宫殿也没有修缮。那个才死了,这个就搬进来了。哪怕知道住的是谁,可也没法夸一声这地方好。

    跟着太监嬷嬷进来,在门口就碰见一含笑站着的女官。一看见这女官的脸还有她眼里的热切,林雨桐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不是元春吗?她怎么在这里?

    元春对着林雨桐福身:“余孺人,请跟我来。”

    林雨桐还了一礼,也没言语,紧跟着她往里面走。身后的太监不远不近的跟着,元春回头看了两眼,才低声道:“妹妹莫怕,皇后是个极温和的人。”

    倒是先对着自己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