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31.重归来路(9)三合一

1331.重归来路(9)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归来路(9)

    都到了如今了, 那些事说不说的,其实意义都不大了。

    洞房花烛, 四爷就那么提了一句。具体的,他一句都没问。

    可就是这没问, 才叫林雨桐心里更不是滋味,紧紧的抱着他, 一下都舍不得松开。

    四爷给予她这份尊重, 她要是再说什么,解释什么, 那才真是看轻了四爷, 亵渎了两人之间的情分和信任。

    四爷又是摩挲她的头发, 又是摩挲她的脊背, 交代明儿要应对的事。

    别人说的贾数钱氏, 那都是别人嘴里的。但到底如何,林雨桐还是更相信四爷。

    今儿拜堂的时候,盖着盖头也没见着。不过进了洞房之后, 贾家也没有别的人进来过。反倒是尤氏和王熙凤安排了人,叫给送了可口的吃食之类的, 给了安置。

    林雨桐听着, 摸他的身上,一点肌肉都不见, 可见这一年里, 吃的也未必顺心, 穿的也未必就如意。先就心疼了。

    早上起来, 先把嫁妆里带来的衣裳给四爷换上,这才觉得顺眼多了。

    十六岁的少年,瘦高的个儿,只怕以后还有的长。倒是林雨桐自己,养的白白的肥肥的,发育的很是喜人。

    两口子去上房请安,钱氏欢喜的什么似的,也跟乡下的妇人似的,先盯着林雨桐的屁股瞧,越是瞧越是脸上的笑意浓。

    早饭都没摆上桌呢,贾数就迫不及待了:“……今儿就走吧……”

    急着住到城外去。

    昨儿腊月初六,明儿腊月初八。这就算是入了年了。这大年下的,说走就走?

    “二十九不得祭祖吗?”四爷这么问。

    然后人家也说了:“往年身上不好,这不也没去吗?敬老爷二十九得回来,我好替他看着道观不是?如今你成家了,是个大人了。你顶门立户了,我就不去了。”

    钱氏搅着帕子也不说话。祭祖女人家也该去的,家里的主妇按道理没有特殊情况都得去。可钱氏怕见人啊,从来都不去。如今家里的老爷说要走,她就点头:“之前东西都收拾妥当了,装了车就能走。不麻烦的!”然后扭脸看林雨桐的时候,眼神还有些小心翼翼和讨好。

    邵华还担心进门来,这婆婆不是个明白人不好相处。其实她是压根惧怕跟儿媳妇相处的吧。

    今儿其实是要回门的,好些个同族的婶子嫂子都来帮忙了。像是五嫂子,就是那个廊下住着的,贾芸的妈。还有贾芹的娘周氏,贾菌的娘娄氏,包括贾璜的妻子金氏等等的人。

    结果人家来了,这边公婆闹着要出门。

    这个一句那个一句,谁都劝不住。

    那行吧,这边新媳妇的见面礼都没给,急匆匆的就上了马车,后面跟着拉箱笼的,再配上两房的下人。林雨桐干脆叫四爷亲自去送了,她在家招呼人算了。

    因此,今儿是没能回门的。打发人跟余梁禀报了一声,又叫人给贾府里送了信儿,就说今儿不能过去了。

    反倒是没人说这两口子的不好。

    家里,林雨桐叫贾瑕去支应男客,她自己带着幼娘,在里面应酬。有长辈了,指点幼娘去见礼,忙活的就是这些事。

    好些人都说:你这媳妇不好当。

    婆婆管事的,媳妇难当。这媳妇一进门,婆婆就离家的,也属于罕见。

    把人都打发了,四爷赶在天擦黑才回来。

    第二天又是腊八,晚上得熬一晚上的腊八粥,赶在天亮之前,给这个送给那个送的,还得另外派人给贾数和钱氏再送去。

    腊八,好歹是过节呢。

    如今家里就主子四个,贾瑕和幼娘对这个嫂子,说实话,真没有什么了解。俩孩子挺拘谨的。爹妈在家,不管是不是哥哥当家,在家里呆着都是理直气壮的。可这爹妈一走,他们一下就觉得跟客人似的一样。一说开饭,就早早的过来等着。见了哥哥嫂子,赶紧起来见礼。叫坐了,才敢坐下。

    四爷就说:“这是做什么,自己家里,想如何便如何。”

    林雨桐也笑:“以前什么样,以后还什么样。要什么想吃什么,只管叫丫头小子传话就是了。”

    两人应着,谁也不敢当真。

    日子过了两天,两人觉得,其实自己不用张嘴的。反正是样样都有人替自己想到前头去了。贾瑕在外面的书院念书,中午送来的饭食,必然是在马车上的炉子上热着的,到手里还都是热滚滚的。汤汁都是用砂锅放着的,看着粗笨,可吃到肚子里暖和啊。自己的娘都想不到这么周到。幼娘这边呢,也有贾琼的妹妹四姐儿,贾(王扁)的妹妹喜鸾,借口过来找她做针线,其实就是来瞅新娘子的。这两人之前从来没找幼娘一处玩过,因着钱氏不交际,因此,幼娘也不会出门交际。来了俩姑娘过来玩,她先紧张了。

    林雨桐陪着她接待客人,各色的果子摆着,好茶奉着。说的都是些花样针线的话。很快,幼娘就能简单的搭上话了。林雨桐也看了,这俩姑娘家家境也不是多好,穿的也都是细棉布的衣裳。手里的针线从来都是不离手的。性子又憨实,倒也能来往。只叫几个姑娘玩。到了饭点又正儿八经的留客。

    于是,这俩姑娘见天的往这边跑。她们家哪怕是疼闺女,可也没有说屋里的炭盆点的热热的,还不是一样坐在炕上捂着做针线。这边就不一样了,改造以后的房子,在屋里穿着夹袄都热的慌。

    这么来往起来,小姑娘也都活泛了。幼娘见嫂嫂确实没烦,才又放心下来。突然就觉得这样的日子也还不错。

    家里安顿好了,两口子的日子才算是步入正轨。

    四爷和林雨桐商量着以后的事,就说这以后的产业该怎么添置。

    经商固然是好,但其实如今这商业,往往比较费心。下面没有靠得住的管事,就不能操之过急。所以,最靠谱的办法还是买地。近处没有,就往远处买。

    靠着经商发起来的,往往是长久不了的。就像是薛家,再怎么富有,还是得靠着有权势的。所以,到了这个年代,不要想着靠商场上那些叱咤风云。赚的再多,其实都是给别人赚的。等站的高了,愿意给你赚钱的人就多了。

    两人在这事上有默契。要说来钱的产业,那就是开个酿果酒的作坊,然后把陪嫁来的铺子全都改成酒铺。零散卖酒或是往出批发酒。但这都是得从明年才能开始做的事。

    四爷呢,有前夫哥比着,人家是伯爷侯爷的,他怎么着也不能只是贾家的旁支吧。

    所以,科考,是他必要走的路。

    他打算明年下场了,却说:“如今这朝局有些奇怪。”

    当时的林雨桐对朝局这东西,知道的并不多。如今再回头看,发发现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看什么都是云山雾罩的。当时以为是明白了,其实现在回想,明白了个屁。

    如今想来,没有四爷,就没有如今的自己。

    她这么跟四爷说,四爷难得的又感慨了起来:“你何止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

    把林雨桐给肉麻的,想笑又怕他恼了。

    正说话呢,那府里来人,只说是老爷找。

    来请四爷的。

    进了内室换衣服,林雨桐才问道:“贾政找你干什么?”

    能为了什么?

    写字罢了。

    这不是年下了嘛,各处的对联,除了圣上御赐的需要张贴在正堂以外,别处的都得另外写。往年都是府里的文书先生写的,今年是死活看不上文书先生写的字了,一说写东西,这必然是要叫四爷写的。写字本也不是什么累人的活,去就去吧。

    坏处就是贾政特爱显摆,动不动就叫四爷去陪客,占据了很多时间。而好处呢,是家里的笔墨纸砚都不用另买,全是最好的。

    贾瑕爱的什么似的,从林雨桐讨要,说要送师傅。

    林雨桐给单准备了四色礼,叫去了。

    除了这个好处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便是四爷认识了不少人,也不尽然都是阿谀奉承之辈。如今私下里开始来往的,其中就有一个姓胡的先生。

    林雨桐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真不记得。”她见四爷很郑重的交代,就不由的想了一遍,真就想不起来。

    “说姓胡,你记不起来。”四爷就问:“山子野,这个名号可听过?”

    啊!

    大观园的设计师!

    想起那个园林,林雨桐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真真的顶级园林设计师。”

    难怪跟四爷两个人,见了一面,就成了莫逆了。

    老先生一身布衣,闲云野鹤一般。林雨桐亲自下厨,端了好酒。难得有个跟四爷还能聊得来的人,林雨桐当然特别重视的对待了。

    谁知道老先生来了不光是找四爷闲聊切磋的,还是为了请四爷帮忙的。

    这位老先生之前答应了江南好几家,要给设计园子,结果忠顺王又要修园子,还是皇上准了的。又转眼找到了他这里,那就是顾得了这个,顾不了那个了。于是,就把江南那边园林设计的事,给四爷了。四爷弄完,给他看了,要是行,就算是交差了。

    林雨桐以为就是盐商要修园子,却怎么也没想到,里面还有江南甄家的事。

    这一个图下来可不便宜,少说都在一万两。而山子野给四爷送来了五份,其中就有甄家的一份。甄家那份,出价儿就是三万。

    于是,四爷开始闭门‘读书’了。因为有甄家的事,四爷不露面,跟山子野说好了,若是可用,没堕了他的威名,就只管用山子野的名义就是了。坚决不要说里面还有他的事。

    山子野极有名望,交际也广。当然知道这里面的事了。说不说出去,就肯定不说出去。

    林雨桐就说:“咱们也不急着用银子,这有些活接了也就接了,不想接就不接呗。”何必这么辛苦。

    四爷未必觉得辛苦,他说林雨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山子野跟工部跟内务府的匠作坊,关系莫逆。”

    哦!原来是想靠这个关系往工部靠啊!

    有时候,工部比起其他各部,相对来说,安全的多。

    他这么一说,林雨桐心里就有数了。

    四爷如今干的这些个,她帮的上忙,所有需要算的东西,都是她过手的。有时候设计是在设计师的脑子里的,但这其中的数据,却是极为庞大的数据。在后世有电脑建模的基础上,许是没那么困难。但以如今的条件看,最复杂最费时间的,反而是这一块。

    也就是说,林雨桐其实是负担了大部分的工作的。

    两人用了半个月是的时间,把甄家的图纸给做出来了。借着送年礼的名头,给山子野给送去了。送到了四爷就不管了,这验证完,最快他也得到正月底的。

    半月晃过去,这不是就过年了嘛。

    年前得祭祖的。半夜就都得起来。

    林雨桐给四爷做了一身宝蓝的袍子,白狐狸皮的领子袖口。而贾瑕了,年岁还不大,干脆做了一身大红的,没那么多繁复的花纹,简简单单的,配了一条银腰带。给幼娘穿的也是跟福娃似的,脑袋上绑着金铃铛,俏皮的很。

    她自己,也往富贵上打扮。玫红的裙袄,银线勾出来的花纹,手上的金镯子玉镯子,戒指。头上的凤簪,耳朵上的宝石。

    这一打扮,初一见面,王熙凤就先是挑剔的看,然后眉头轻挑着:“哎呦!我倒是谁呢?这不是珩大奶奶嘛。大奶奶万福金安!”说着,装模作样的给林雨桐行礼。

    林雨桐也学个她的语气:“给琏二奶奶请安,二奶奶金安万福。”

    两人面对面的,都不像个正经人的样儿。

    屋里人就哈哈的笑,王熙凤就起身斜眼看林雨桐:“要么人说做姑娘的时候尊贵,这嫁了人就不招人待见呢,你瞧瞧,以前还当是个好人,如今竟又是个泼皮……”

    林雨桐拉她:“我的嫂子嗳,咱们大哥休说二哥,给老祖宗请安是正经。”

    薛姨妈在一边赔笑:“真真是,初一看,像是府里大姑娘的同胞妹子。如今这嫁了人再看,竟是活脱脱一个凤哥儿。我这要不是知道嫂嫂当年只生了凤哥儿一个丫头,还真当多了个双胞妹子呢。”

    林雨桐没想到薛姨妈也在,过去见了礼。

    说笑了一会子,就得往东府那边去了。薛姨妈带着人送到了二门上才返回。

    这祭祖可是个受罪的活。像是嫡枝,差不多还能挤在祠堂里面。但是像是旁支,就得在外面了。人家跪,自家跟着跪。男的男,女的女,按照辈分各自站两排。

    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贾家原来有这么多的人。别的不知道,光是认识的那个周氏,就是贾芹那一房,好家伙,得好几十口子呢。

    这齐刷刷的往这里一站,这贫富一眼就瞧见了。

    像是林雨桐带着幼娘这样的,没有穿戴斗篷。但身上的衣服足够的鲜亮厚实。可有些也是一个族里的,一看日子就过的紧巴。这腊月的天,还飘着雪呢,竟是身上还穿着夹衣。不是没有棉衣,而是棉衣或是旧了或是带了补丁了,穿出来寒碜。因此只捡了鲜亮的穿出来罢了。

    看看这两府下人们穿的衣裳,都比大部分族人穿的好。

    像是林雨桐这样的,东府里就知道给放个蒲团,连带的幼娘也受到了特殊照顾。至于其他人,就是青石板上,跪吧!

    这一套祭祀礼仪下来,得两个时辰。完了还得去荣国府,给贾母磕头。

    等这些都完了,这才算是今天的活干完了。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小户人家过年,跟那两府里不能比。要准备的不多,不过是拜年的时候,给各家的年礼,林雨桐做了调整。有些家境不好的,林雨桐就给准备了肉酒布料这些东西,实惠。

    当然了,过来拜年的人也多。

    今儿林雨桐就接待了金氏。

    这金氏是个会奉承的人,来了一句好话接着一句好话的。末了,林雨桐听明白了,原来是过来想拜托林雨桐帮着求情的。

    “我娘家哥哥去的早,只留下我嫂子和侄儿。你说我能不帮衬吗?眼瞧着,我侄儿也到了进学的年纪了,外面的学堂,哪里有咱们家的好……”

    林雨桐一愣,这该不是把那个金荣往贾家族学里塞吧。

    肯定是塞进去的,但明明不该来求自己才对嘛。

    这金荣可不是个善茬子,惹祸的根苗来着,自己没事沾染她家干嘛?

    因此她只说:“那是嫂子不知道外面的事。族里的族学,家里的哥儿上自是再好没有的。哪怕不去考那个功名,咱们这样的人家出身的孩子,跟着公子哥儿们学学礼仪进退,修身养性,还是不错的。但要是寒门子,去了那里倒是不合适了。要我说,正经的找个私塾,一个月二三两银子的事,学个三五年,就能下场,考个秀才公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我家小叔子那家私塾就不错。”

    不是我不帮忙,是我觉得你的理念不对。我是为你侄儿好,才劝你这话的。

    不等对方说话,林雨桐就又道:“嫂嫂还是把我这话,回去学给金家嫂嫂听听。再商量商量去,这可关系到孩子的一辈子……”

    金氏可不觉得林雨桐是好心,她只觉得这是推脱,当时没说话,站起来告辞了。

    可回来之后却把林雨桐好一顿排揎。

    回头又去溜须王熙凤和尤氏,为的就是叫金荣在贾家族学附学的。这又不值什么,尤氏直接就答应了。但是林雨桐去给拜年的时候,王熙凤就给学呢,“你得罪她干什么?求你你便是应了又如何,难道我们是不给你面子的?何苦叫她在外面说你?”

    林雨桐距离贾母近,就说:“我难道不知道这是一句话的事。可外头的孩子谁知道好坏,这又不是知根知底的人家。她说是极好的,难道我就信了?这族学里,宝玉要去,环兄弟兰哥儿都是要去的。这若是不好,冲撞了咱自家的孩子,可如何是好。她谁不问,偏去问珍大嫂子,这可叫珍大嫂子如何答她?”

    谁都知道秦可卿的兄弟附学了,一样是族里的姻亲,族长夫人能说不答应吗?

    又替尤氏给辩白了一番。

    尤氏听了一耳朵,马上就念佛:“可不是这么个话么?秦家的孩子,是顶顶腼腆的孩子,这是知道好歹,才叫附学的。你说,这边都应了,别人再来求了,谁都能拒,只我不能?才说先叫上着,瞧着实在不行再打发了就是了。没想到倒是个嘴碎的,在我那边七七八八的说了一大堆。叫我越发的不好拒了。”

    贾母就点头,说尤氏:“这么大的家族,族里的事就是这样的。这不怨你。”又说林雨桐:“难为你这孩子,心里只记挂着这边。倒是平白叫你得罪了人。”

    王夫人就点头,李纨还亲自给林雨桐倒了酒,就是在外面打帘子的赵姨娘,心里也熨帖。

    出来更衣的时候,王熙凤就过来扯林雨桐的嘴:“以前怎么没瞧出来……叫我瞧瞧,你这嘴里的牙是怎么长的……”

    林雨桐拨开她:“快别闹。你也是,说起别人的事头头是道的,怎么到了自己的事上,就看不透呢。就这么点事,我这还没恶语相向呢,就把人给得罪了。背后这么嚼咕我!你想想,你这管这么多的事,哪一天不得罪几个人去?背后谁又念着你的好了?亏得还都说你千伶百俐的,活打了嘴!”

    把王熙凤说的就喊一边的平儿:“可了不得了,还不来帮帮你主子。她这是幸亏没嫁到府里来,这要真进了门,生生的是要压服我了。”

    平儿只笑,但等人走了,夜里贾琏也不回来,只说在外面吃戏酒。平儿就跟王熙凤睡了,躺在那儿才说:“珩大奶奶说的未尝没有道理,这才是真真知道好歹,为了奶奶好的话。”

    “我承了她的情。”王熙凤说了这么一句,便闭上眼睛不言语了。

    等到了正月十二,林雨桐又待客。

    贾母和王夫人邢夫人都没到,倒是尤氏带着秦可卿,王熙凤带着三春宝玉黛玉,还另外有薛宝钗,都来了。自家娘家嫂子也到了,又叫了五嫂子帮着陪客。贾母又打发了鸳鸯来,王夫人邢夫人又都打发了人来,都带着礼。

    请了两班小戏,在家里热闹了一日。

    鸳鸯回去就学:“家里人口不多,下人也少。但我瞧着,这进进退退,颇有章法。倒是有几分大家子的气派。”

    贾母沉吟着没言语,好半晌才道:“要是再大上几岁,配给珠儿就好了。”

    鸳鸯就不敢言语了。心里也明白,比起李纨,老太太更喜欢珩大姑娘的品格。她就低声道:“宝姑娘瞧着……稳重的劲儿,倒是跟珩大奶奶没出阁时候有几分相似呢。”

    贾母摇头:“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鸳鸯见老太太不说,她不敢再言语了。

    忙忙叨叨的,这又是正月十五的灯节,贾府又叫赏灯。贾政又叫四爷给灯笼上提字。余梁和邵华也被接来了,整个大年下的,都有一大半时间,被叫到贾家过。

    过了正月十五,到了十六一收拾,这年节就算是过完了。

    过完了年,四爷就找余梁商量这以后的事,问余梁这个大舅哥的打算。

    余梁就叹气:“上学是不中用了。当年读了几年书,但想科举,是难于上青天啊!之前,在外面行走,倒是认识了几个宫里当差的,想走他们的门路,补个缺。六部的缺,我算了一下。吏部是最热门的衙门,银子要的也实在,这个缺不争也罢。礼部那一套,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什么时候出的纰漏都不能知道,真是怎么死的都闹不明白。何苦去惹嫌?刑部……我一不能断案,二不懂刑狱……”说着又摇头:“也去不得。如今剩下工部和户部,还有兵部,想到我这出身,掂量来掂量去的,还是想去兵部捐个官,然后候缺。”

    这跟四爷打算的其实差不多。

    四爷本来是想把余梁直接放在巡防营或者五城兵马司的。这俩地方,论起前途,未必就不好。但要是出了岔子,又出不了大岔子。很多勋贵家的庶子旁支都能安排进去。

    不过余梁想在兵部先捐官,这也不是不可。

    四爷就叫林雨桐:“先拿一万两银子给大哥。”

    余梁吓了一跳:“我手里还有银子……”

    “你先拿着。”林雨桐直接塞过去:“用不了就还回来就是了。这求人办事,手里不宽裕,就说不起话。”

    余梁没法子,只得接了银票。

    林雨桐估摸着,这差事下来,怎么也得三两个月吧,谁知道三五天之后,余梁来了,把银票又还回来了。不光还回来了,还道:“也不知道哪里的运道,才说找人走关系呢,就碰上靖海侯的世子。又言说林大人是他的岳父,咱们也算是姻亲。知道我要办什么事,然后三言两语帮我给安排妥当了。直接去巡防营报道就是了。具体的怎么一个安排还没说!”

    靖海侯世子?

    闻天方!

    看来多出一户跟荣国府关系密切的姓余的人家,到底是引起闻天方的注意了。

    林雨桐早知道会被注意到的,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四爷只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林雨桐,就一本正经的跟余梁说:“送上门来了,不管想干什么,先接着就是了。”

    林雨桐以为,跟闻天方见面,那是很遥远的事。

    谁知道这天听姚嫂子跑来说邵华吐了,怕是有孕了。她直接回娘家了,一进大门,跟闻天方走了一个面对面。

    此时的闻天方,还很……年轻。

    还是个少年人的模样,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林雨桐不免怔怔的看了过去。

    闻天方跟林雨桐对视了一眼,然后移开视线,微微欠身:“这位奶奶先请,失礼了。”他背过身去。

    林雨桐看着他背过身的背影,心里还真是有些复杂。她微微的欠身,然后进了内院。站在内院门口,她停下来,又回头去看。

    闻天方似有所感的看过来,然后微微皱了眉头,利索的告辞,离开了。

    那一瞬间,林雨桐突然就笑了。

    很多放不下的,在这一瞬间,竟是放下了。

    四爷能在人群里,一眼认出自己。不管自己变成了什么模样。可是他……却不能!

    自己就站在她的面前,没有逃避,选择跟他对视了。

    对视了两次,他还是没有认出来。

    他的心里,那个被林如海接回家里的姑娘,才是他心里的人吧。

    曾经真的喜欢过,动心过,爱过。可又谁能保证这份感情是不变的呢?

    或许,他也曾经执着过。执着找到他曾经的挚爱。可是,悄无声息中,还是有一个人占据了他的心。他真的不知道那个桐桐不是他曾经的妻子吗?

    谁知道呢?

    找再多的理由证明,什么改变了生活轨迹自然就改变了一个人的性情,这样的话,他或许是安慰自己,或许是不愿意承认那个曾经的妻子没有归来,更或者,他不可否认的,接受了如今的那个桐桐。

    难过吗?

    不至于。

    曾经的那点歉意,在这一刻一下子就消失了。

    有些夫妻,连恩爱一辈子都做不到。他们,好歹是恩爱了一辈子。

    同行相伴了一段路程之后,走散了。然后,她爱上了别人,他也爱上了别人。是她错了?还是他错了?

    其实,都没错。

    知道他爱上了别人,并不是有什么执念,林雨桐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她盼着:他也有一个生生世世能叫他牵挂的人,哪怕这个人不是她!

    回去之后,她跟四爷把见面的事说了,然后特别坦然的说:“……我注定就是要碰上你的……”

    所以,别人都是过客。

    四爷摸了摸鼻子,好半晌才问:“……需要安慰吗?”

    嗯?

    “我就是问,你这算不算是失恋?”以为前任还牢牢的记着你,为你生为你死,为你不入轮回,可其实呢?人家很快的就爱上了别人。

    四爷比较毒舌的道:“说不得是因为你的出现,耽搁了人家找他的命定之人。这才不得不受轮回之苦!”

    所以,这都是自己害的?

    自己成了那棒打鸳鸯的人了?

    林雨桐把榻上的抱枕扔过去: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懒的理他,出去给邵华准备孕期的东西去了。只听她出去的脚步声就知道,她如今的状态,竟像是放下了千斤重担。

    留下四爷在书房里,自己跟自己犯轴。一时想,这闻天方端是可恶,桐桐哪里不好了,叫你能过眼就忘,又稀罕上了别人。一时又想,这样也好,把桐桐的心病就去了。可这一想到闻天方其实是桐桐的一块心病的时候,这又不痛快了,这个人还是这么不讨喜。

    结论就是,闻天方是一个讨厌又可恶的人。

    下了这个结论了,四爷又鄙夷自己,活了几辈子了,还头一次这么给人下结论。真是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调整了心态,心情又不是很美。安排大舅哥的事,反倒是叫人家给办成了。

    几辈子的当皇帝,也没见个像样的情敌出现。好容易出现个情敌,人家的身份还完胜自己。这都是什么运道?

    问:情敌地位比自己高怎么办?

    答:此时不努力,更待何时?

    四爷真得努力了,努力的目标就是:在那个蠢蛋没认出桐桐之前,爬到他的头上。

    可那个蠢蛋其实在走出余家大门的时候,就恍惚了一瞬。

    然而就是那么一瞬,小厮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世子爷,快回吧。扬州来信了。”

    然后这一嗓子,把那一丝别样的感觉全都冲没了。

    更不知道,他以后会遇到一个莫名其妙,偏又怎么都无法交好的‘政敌’。而这个‘政敌’,此时还在书房里,看历年的科举考题和范文呢。

    二月就是童生试,四爷准备下场了。

    考试得写父辈祖辈的姓名履历,若是三代都在京城,那这籍贯就算是在京城。若不然,就得回祖籍去考,坚决杜绝冒籍的事。

    那正好,不用回金陵。

    出了正月,报名之前,四爷又去一趟贾敬那里。给了贾敬两颗桐桐炼制的丹药。说了要下场的事。

    贾敬看着带着‘丹晕’的丹药,又专门叫人给贾珍捎话。说那些琐碎的事,族里要给办好,不准拦着。

    “这不准拦着是个什么典故?”林雨桐就问四爷。

    四爷轻笑:“文字辈,除了比贾政大的贾敬,剩下的就贾政一个正经的念书人。”还没考出来。

    林雨桐就皱眉,冷笑一声就不再言语了。怪不得四爷把跟贾敬的关系维持的这么好,原来是防着这个呢。

    如今‘玉’字辈,就出了个贾珠,下来就是宝玉了。贾环也不是没天赋,那不是被王夫人拉着抄经书呢吗?

    这样的事,是偶然还是必然,很不好说。

    但族里的男儿一个出息的没有,它不败,谁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