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30.重归来路(8)三合一

1330.重归来路(8)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归来路(8)

    消息传来, 林雨桐叹了一声, 想了想, 还是过去瞧瞧黛玉。

    黛玉果然眼圈已经红了:“……竟是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想到长姐与兄长跟我一样, 这些年孤孤零零的不知道养在哪里……”说着, 眼圈就又红了。她是深信父亲说的话的。

    贾家好些心思简单的人就说:“说来也是怪了, 这林姑娘刚来的时候那也是美人灯,风一吹就坏了。如今倒是瞧着康健了。可见高人所言不虚。”

    又有人应和:“林家数代单传,是不利子嗣。如今瞧着, 好歹有一位公子两位女公子, 这可是大喜事。”

    贾母拿着信,半晌都没有说话。这里面的阴司她自然是知晓的。但既然女婿把这话给圆回来了,那就这么着吧。

    王熙凤小心的看着贾母, 见贾母的神色缓和下来了,这才道:“也是我年轻不知事,这么大的事竟是一点风声也没有。”

    贾母就笑:“你来家里才几年,能知道什么?你姑妈早些年来信, 倒是含混的说了一些。但是压根就没往这上面想。也是你姑妈舍不得黛玉, 舍不得那个哥儿。要是生下来就给咱们送来,何至于……他们也不言语, 我要是知道,不管如何,都是要把孩子接来的。”

    是说黛玉没一生下来就送来, 说林家夭折的那个哥儿, 是贾敏不舍得送出来, 才一个病恹恹的,一个夭折了。

    王熙凤跟着红了眼圈:“这也怪不得姑妈……要是大姐儿从我眼前抱走,那可不得生生的要了我的命。这当娘了,便知道这其中的滋味。”

    贾母抹了眼泪:“谁说不是?”她叹着气,又道:“既然这么着,黛玉就更不能叫接回去了。可怜见的,才多大点的年纪,如今才养的好些。就在家里住着,等再大点了,再叫接回去。这话我跟女婿去说!”

    林雨桐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估摸着林如海找出这个说辞,打的是个什么主意。

    那姐弟俩,跟黛玉到底是隔着一层的,这里面又加上一个活着的姨娘。恩啊怨的,是的非的,多多少少的,都会给孩子灌输一些。哪怕没有旁的心思,但这娘三个,经历了那么多,可算是相依为命到如今的。如今接回家了,可回来之后对黛玉会如何呢?亲近是难了,客气是最好的结果。可这么一客气,就最是坏事。对黛玉而言,回家反倒像是做客,人家那三个人的圈子,她也进不去。孤零零的反倒是更添了伤感。

    再加上,林如海如今坐在那个位子上,并不如何安全。因此,短时间内,并没有要接回黛玉的打算。

    至于说以后的事,以林雨桐对林如海的了解,他定是不会亏待了长女的情况下,把教育的重点放在儿子身上。杨哥儿读了圣贤书,不叫长于妇人之手,他的格局并不会小到哪里去。更不会为了那些过往就跟黛玉如何如何,这便已经足够了。娘家有兄弟,这本就是一层保障。只要这个兄弟懂大道理,明白事理。这就是黛玉的后盾。人的感情会变,浓变淡,淡变浓,这是最把稳也最不把稳的事。可礼法和规矩却是不变了,只要恪守礼法和规矩,那便出不了大差错。

    而黛玉呢,哪怕知道那俩孩子回了家,在这里也不会伤春悲秋。送出来,不是娘死了爹不要了,是因为真的疼她,想叫她康健长命百岁,才把她送出来的。如今,陪着的都是林家自己的人,在这边不顺心了,也有底气说不在你家呆着了,我要家去。

    这便真不是寄人篱下了。

    人的心境变了,对性子的养成是有帮助的。

    黛玉也就伤心了一下,就又兴致昂扬起来:“桐姐姐是知道的,我总是羡慕人家有个亲的热的兄弟姐妹,如今才知道,我是有姐姐和兄长的。比之有些人,我又幸运许多……”

    是说跟宝钗比,幸运多了。

    好歹她自己的父亲还在官位,虽无母亲,但这外祖母却是真心实意的疼她。家里又有长姐照看父亲的身体,将来又有哥哥支应门户。比起宝钗没了父亲依仗,哥哥又是那么个样子的人来,强了不知道多少。

    因此,贾府的下人,私下里夸宝钗如何如何的随分从时,她也没太往心里去。

    而这事念叨了两三天了,林雨桐才偶然从贾母那里知道,林家这姐弟俩的名字八成是入族谱的时候被林如海给改了。林家的大小姐叫林彤玉,大少爷叫林瑾玉。

    贾母叫王熙凤:“给彤姐儿和瑾哥儿的东西可准备好了,打发人送去。”又摩挲着黛玉:“可有要捎带的东西,只管去找凤丫头。”

    黛玉有专门的教引嬷嬷,再不敢把王熙凤叫凤丫头的,她起身,对着王熙凤反倒是福了福身:“二嫂子忙着这么一大家子的事,还得为我操心。”

    “哎呦呦!”王熙凤立马扶起来,说贾母:“瞧瞧!瞧瞧!在老祖宗跟前养了几年到底是不一样了。”

    见黛玉一切接受良好,至于以后见了面会如何,那是以后的事了。

    林雨桐现在忙的是嫁接好的那些月季,一到四五月里,开的如火如荼的。

    将花盆都摆在外面的空地上,远远瞧着,竟像是一片彩虹落在了流云坞。

    这月季就独独缺了一道蓝,绿的都寻来了,就是找不到蓝的。最后用白色的替代了。又都是一株便有七种颜色,可不正是一道一道的彩虹这么铺排开,端是好看。

    引的贾母和府里的女眷都来了。

    薛姨妈稀罕的什么似的:“难为这丫头怎么想到的,愣是这么养活了。瞧瞧,比那些名贵花色,可着实好看多了。”

    林雨桐就笑:“我本也是个粗人,不懂人家是怎么赏花的,就是瞧着热闹,开的时间长便觉得是好的。这玩意野的很,便是冬日里,放在屋里,也照开不误。一年四季鲜花不败,岂不是好?”

    贾母就爱听常盛不败的话,更爱这种四季常青四季不落的东西,就跟薛姨妈说:“话是孩子话,却是真真的真话。赏玩赏玩,不拘贵贱,能赏便是玩了。”

    薛姨妈点头直说是。

    外面摆了桌子案几,一家子女眷在这边赏花。邵华叫人赶紧设席摆酒。在这边热闹了一日。

    众人都走了,只王熙凤留下来了,跟林雨桐商量,“咱也不是外人,我也不跟你在这里绕圈子。”她指了指外面:“妹妹可舍得割爱?”

    林雨桐就笑:“嫂子喜欢,明儿叫人给搬过去就是了。值当什么?”

    王熙凤就拍了林雨桐一下:“也不瞒你,这不是五月节了嘛。给王府的礼,可是要愁死我了。按着往年的成例吧,总觉得少了几分心思。可要是置办稀罕的玩意吧,你说人家王府,娘娘们什么稀罕的没见过,平白的过去打嘴。倒是我瞧着妹妹弄的这些个,着实是有几分趣。单放着,是不及梅兰竹菊可赏。可这一多,十盆二十盆的往那里一摆,真跟家里落了一道彩虹似的,叫贵人们瞧着一乐,就是咱们的造化了。”

    林雨桐等的就是这个,只要贵人追捧了,就没有卖不出去的东西。

    她大方的很:“原来是为了这个?嫂子只管叫人拿去便是了。回头有别的应景的花卉,提前叫人给我送来,我帮着嫂子拾掇拾掇……”

    “那可叫我怎么谢妹妹?”王熙凤说着,就笑:“得!赶明给妹妹添妆添些好物件……”

    “才把你当个正经人,这又来了。”林雨桐推着她就走:“您赶紧的安排人去,省的我再叫人搬了,这玩意好侍弄,隔几天浇点水就行,不妨事。知道你忙,赶紧忙你的去。”

    过了几日,就传来消息,说了,北静王把送他的三十盆,往宫里送了二十盆。宫里的贵人瞧着说好,还叫人专门赏了北静王。北静王知道是从贾家来的,又送了厚礼给了贾家。

    既然宫里都说好了,那必然是极好的。

    贾赦贾政贾珍都说要,要开赏花会,叫送几盆去。

    王熙凤当日拉走了一百盆,都挑的是品相极好的。如今剩下的得有八十多盆,那三人加贾母各送了二十盆,剩下的几盆,林雨桐要留着做母株的。留着自己玩的。

    能卖钱的,就这一批。

    花卉的嫁接,早就有了。但是大多是选牡丹,梅花菊花这样的观赏性强的。很少有人像是林雨桐这样不重品种,只取颜色和花期的。又能把造型摆弄的那么富有观赏性的。

    猛一看,是个新鲜。可这个新鲜劲过了,任何一个花匠都能做的比林雨桐做的好。

    家里就下剩了那么几盆,可是余梁租了别人的院子,里面这样的花多着呢。是他请了花匠做的,地方就在通州。

    这边宫里一夸,这玩意就有市无价起来。

    余梁也不在京城卖,只联系了南边的买家,从运河下去,直奔苏杭。只这一桩买卖下来,赚八千两不止。

    这东西,或是早一点或是晚一点,都卖不上这个价儿。

    “早一点,价儿没炒起来。晚一点,人家第二茬的也开始开花了。就这个中间点的,赚这一笔快钱……”余梁的心情大好,有这钱打基础,干点什么都有本钱了。

    又去跟四爷商量,想买两个庄子。一个是他自家要用的,一个是给林雨桐陪嫁的。

    京城边上的田地,紧俏的很。能买到的就是山地。

    最后紧挨着四爷买下来的那个小山包很朝里的山里,紧挨着的两个山包加上中间的山谷大概有几十亩荒地,一块给买下来了。想买这个,还得叫贾琏或是贾珍给衙门那边搭话。

    很顺利的,几百两银子,就给置办下来了。

    余家也跟四爷这边一样,种树,树下散养些鸡鸭鹅的。又想着自家妹妹酿的那个果子露果子酒的味道。知道这要是成了,其实比种庄稼赚的多多了。

    至于宅子,就在宁荣街的东胡同里,买了一栋两进的宅子。周围都是贾家族人,再合适没有了,而且距离四爷那边近,出了胡同拐个弯就到了。便于照看。

    余梁没有声张,在外面给这要陪嫁的宅子,又定了家具物事。那知道的人,个个都道这余家看着落魄,实则是有家底的。

    除了忙碌着嫁妆的事,余家也就是准备将来搬家和开铺子的事。

    这日子一闪就入了夏了,等过了中秋,就得收拾搬家了。

    贾母和王夫人,是死活不愿意叫林雨桐往出挪的。就说邵华:“你们只管搬你们的。桐丫头可怜见的,跟你们回去了,只管关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老婆子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这么着,好日子定下了,提前一天你们来接人便是,第二天叫她从余家的门里出去便罢了。”

    这是余梁和邵华都没有想到的。

    疼自家妹妹疼到这份上?

    余梁和邵华都不信!

    要真疼,怎么会不知道住在水上对姑娘家的身子不好?

    这里面的缘故叫人琢磨不明白。王熙凤也不明白这里面的缘故,就只道:“老太太这边干净的屋子还有两间,你们只管搬你们的。把妹妹留下,谁还能委屈了她?叫搬过来跟老太太住着,外孙女要出嫁了,也亲香不了几日了。别说老太太舍不得,就是我们也舍不得。”

    这嫁进的还是贾家的门,这一个个的舍不得的,是个什么意思?

    但听着叫搬过来住,不必在流云坞受冷。余梁便点头:“就怕她淘气,吵着老祖宗。”

    “胡说!”贾母拉着林雨桐只不撒手:“这孩子又体贴又懂事,家里的姑娘,都不及她。”

    行吧!

    就这么给留下来了。

    这一留下来,余梁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的。自家再不好,可在自家,这知道受没受委屈,过的好不好,吃的香不香,也自在不是?兄妹俩何曾分开过?

    这不放心的结果便是,搬出去之后,邵华半天收拾家里,半天时间得坐着轿子过来请安。

    秋风说起就起了,请安还得赶早。要是再赶上下雨……林雨桐就说:“只管安心呆着就是了。少了什么,我或是打发人出去买,或是叫人给您和我哥哥捎个口信,能多麻烦,只别折腾了。”

    邵华背着人就问说:“那边说成亲的日子,原本我跟你哥的意思,是想多留你一年半年的,可要是住在这边,你哥的意思,实在不行就把婚事提前,放在腊月里年跟前。”

    行行行!越早越好。

    跟贾母一个院子住着,真不是什么好事。

    老人家年纪大了,很少睡懒觉,这一起来,就得过来请安。所以,这起的一定得比贾母早。就是王夫人和邢夫人也一样,早早起了过来,先是伺候婆婆梳洗,哪怕不用她们搭手,但人得在的。

    而作为晚辈,得在两位太太来之前就收拾利索,然后过来再给长辈奉茶。

    黛玉呢,是贾母有话,说身体弱,早上凉气重,可怜见的,免了请安了。

    宝玉更是宝贝疙瘩,那是想几点起便几点起,起的早了嫌弃他早,说睡不好不行。起的晚了,又担心是不是晚上没歇好。

    三春住的稍微远点,赶上不好的天气了,就叫丫头禀报一声,不来就罢了。或是老太太直接打发人去,叫她们都别过来了。

    只林雨桐不行,差不多自从搬过来之后,凌晨四点半得起床,半个小时收拾利索,吃口点心喝杯热茶垫垫肚子。然后五点多一点,李纨来了之后,林雨桐就过去跟她作伴。两人说不上两句话,邢夫人王夫人前后脚就来了。两人又给两位夫人奉茶,等老太太起了,邢夫人王夫人进去了,然后王熙凤才风风火火的来。顺道安排人摆桌子吃早饭。三春总在吃饭的当口来,或是是天气不好告假不来,比较随心。然后再就是吃早饭。

    要是有三春还罢了,如果没有,就只林雨桐和贾母两人吃饭。

    不管是邢夫人还是王夫人,或是李纨王熙凤,作为儿媳妇孙媳妇,是要站在一边伺候的。林雨桐是客,坐下用饭。

    吃了饭了,王熙凤和李纨又伺候邢夫人和王夫人吃剩下的,再剩下的,才是李纨和王熙凤的。这两人象征的吃两口,就叫撤了,然后回各自的院子,另外摆饭。估计王夫人和邢夫人也是如此。

    所以贾母一桌饭,二三十个个菜,说起来是那么多人吃的,但没人认真的吃剩下的,撤下去都是丫头婆子分着吃了。

    邵华曾经咂舌:“这其实是主子跟奴才吃的一样的饭食吧。”

    多少银子都不够这么造的。

    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余梁把毛豆的奶奶毛婆子给接来了。打着毛婆子的名义,用自家的铺子开了一家饭馆。

    食材打哪来的?

    就是过了几道手之后,找了贾家管后厨的管事,打了折扣买来的。

    比如这要糟鹅掌,那就是要鹅掌。鹅的其他地方,都被下人们吃了卖了。买还得小心着些,就怕叫人知道。如今这是管事的统一处理的,转手就给处理到固定的饭馆去了。

    哪怕是鹅肝鹅心鸭肠子这些东西,在小饭馆这也是有用处的。馆子不做整只鸡整只鸡的营生,送出来的多了,就做成卤味,单卖。有些下水十来个钱就能买一小碟,再搭上二两酒,这过的就是神仙的日子。

    所以,生意正经不错。余梁又叫毛婆子从利润里抽出两成给这管事,事情就更顺利了。

    食肆铺子挣不了大钱,但是小钱天天进的。一天一二两银子,或是三五两银子,一月下来,百十两银子是有的。家里又把姚嫂子抽调出来,弄了个脂粉铺子。

    货都是从南边来的好货,又有林雨桐做给邵华的药性脂粉,用上自然不说,对皮肤也有养护的作用。邵华跟前的俩丫头,不做别的,一概的针线不沾手,只磨药材,晚上邵华自己配了。不多卖,没货了配上十几斤,分散装了,因为卖的贵,能卖好些日子。

    别看脂粉铺子小,可这在宁荣街的边上,又有武官家眷距离不远。赚的比毛婆子的铺子还多。

    只这两个铺子,一个月就二百多两。家里主子少,除了嫁妹子这一宗大事,剩下的就没什么大开销了。出的少,进的多。日子红火就在眼跟前了。

    王熙凤就发现,林雨桐身上的首饰是越添越多。邵华隔上几回进来,大约就给带了吧。

    金钿子,玉簪子,银镯儿,宝石的坠子戒指,越发有了大家小姐的气派。

    贾母就喜欢小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见林雨桐打扮的越发合心意了,就说了好几回薛宝钗:“……姑娘家家的,还是要装扮的喜庆些。”

    薛宝钗每次都含笑低头,薛姨妈也只说:“这丫头是个古怪的性子,最不爱这些花儿粉的。”

    林雨桐心说,这才是薛宝钗的聪明之处呢。

    真不爱还是假不爱,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贾母说了几次了,她还照旧那么个样儿。

    其实,要叫林雨桐说,这才叫财不露白。

    可惜薛蟠那个傻子,这份苦心却都白费了。

    薛家自打进京,这就是露出疲态了,薛家再不是以前的薛家了。男人家在外面应酬花些银子,本也是应该的。薛宝钗对外面的事还不甚知道,所以由着哥哥去了。可在内宅了,她却做到她能做到的,那就是坚决不露白。

    孤儿寡母的,守住家业不容易。

    林雨桐记得书上有过一段话,宝钗看见未过门的弟媳邢岫烟带着探春送的玉佩,曾教育过一番勤俭之道:\"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然七八年之先,我也是这样来的,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将来你这一到了我们家,这些没用的东西,只怕还有一箱子。咱们如今比不得他们了,总要一色从实守分为主,不比他们才是。\"

    所以,是宝钗不爱这些花儿粉儿吗?不是!早先在她家,她也是如三春一般,一派大家子气象。人家是没有这些佩戴吗?也不是。人家都说了,这些没用的东西,等邢蚰烟嫁过去,还有一箱子。人家有,也不是真的不爱,那为什么不戴呢?只因为一件事:咱们如今比不得他们。

    权势上比不上,就得从实守分,如此才能保的住手里的东西。

    可林雨桐又跟她不一样,余梁很靠谱,余家往后必然是走上坡路的,所以,林雨桐就得摆出气派来。不能叫人小瞧了余梁去。再往后,四爷必然也是往上走的。自己个富贵的奶奶的富贵路,只会越走越富贵的。如今这打扮,也叫随分从时。

    原本最是不爱头上戴这些金的银的,如今都给戴出来了。

    说真的,怪累的慌的。

    在外面撑这个富贵的场面,也是个累人的活。

    在贾家呆的累的不行的林雨桐,终于盼来了婚期。

    尤氏和王熙凤两下里征询意见,最后将日子定在了腊月初六。

    王熙凤哈哈的笑:“这有钱没钱,娶个媳妇好过年。珩兄弟可巴巴的盼着呢,您老人家就是再舍不得外孙女,也留不得了。不过横竖都是咱们贾家的人,以后成了孙媳妇了,您只管发话把人叫来便是了。更近便了!”

    贾母噗嗤一笑:“你就是个没王法的猴儿,当着你妹妹的面,口里也没个遮拦!”

    “哎呦!”王熙凤挤在贾母身边坐了,“这是我的不是了。”但凑过去,却低声说那边的事:“数大爷,那也是个没成算的,只一味的要跟着东府太爷去修道。那位太太也是个糊涂的,家来的幼子幼女一概不管,只给珩兄弟扔着。哭着喊着,要随了爷们去。可怜珩兄弟,也才多大点年纪,又得交际应酬外面,又得想办法弄些银子家用,还得念书,府里得管着人情来往,还得教导幼弟幼妹。这别说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便是个老了世道的人,办到这些也不容易。所以央求了珍大哥珍大嫂子,叫我来老祖宗说一说。说余家大妹妹在老祖宗跟前调理了两年,必是不凡的。家去之后,后宅便有人管着呢。他也好腾出手来。前儿,老爷还打发人叫了珩兄弟来,说是留了珩兄弟大半天的时候,又是考教学问,又是叫做文章的。我们那位爷只说,老爷欢喜的什么似的,只说这是耽搁了。若不然,早就金榜得中了。还催呢,说成家了,就得赶紧立业了云云。”

    贾母这才点头:“那倒也还罢了。”

    这边一应,那就算是订下了。然后这个贺喜那个贺喜的,不说主子,就是这些丫头婆子,就够林雨桐天天支应半天的。这个过来说给姑娘贺喜,在外面磕头了。那林雨桐就得赏些铜钱去,是个意思。

    那些有脸面的婆子丫头,又不一样。带着几样过的了眼的针线过来,是个心意。

    这些人散一把钱可就不行。或是给个自家做的药膏脂粉,或是给些小瓶的果子露或是别的。她们是不稀罕赏银的,给上一二两的,他们都不在眼里磨。

    往常也不怎么爱拿针线的黛玉,倒是帮着林雨桐开始做荷包手帕这些东西了。林雨桐也承她的情。

    黛玉不免又伤感起来,只说以后见面不容易。

    对这话,林雨桐却不这么认为。从贾母和王夫人死活要把自己留到出嫁的日子才准搬出去,就能知道,这两人对自己绝对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

    至于这个目的是什么,只怕四爷是清楚的。

    但既然认定了,想再叫把这种认知改过来,只怕难了。所以,以后少不得常被召唤。

    可真到了那个时候,就再说吧。

    先离了这里再说。

    腊月初六的亲事,腊月初五,愣是留林雨桐吃了晌午饭,才准离开。

    余家这宅子,建起来之后回来过一回。但余梁两口子搬家,然后收拾好,林雨桐还真还没回来过。进了家门,反倒是陌生了 。

    里里外外的把宅子看了一遍,看起来是不打眼,但要论起舒服,比贾母那边舒服多了。一到冬天,每个房间都暖意融融的。包括外面的铺子,都是一样。

    回来的晚了,匆匆的把嫁妆看了一眼。这也看不全,像是家具一些东西,今儿都提前送过去安置好了。还有铺盖这些东西,要提前铺床的嘛。

    林雨桐也没细看,只看了嫁妆单子,心里就有数了,这绝对不止一万两。

    这边的铺子给了林雨桐一半,另外有宅子一座,庄子一个,首饰布料这些都不算,明晃晃的五千两银子的压箱银,余梁又塞来了三千两的银票,“那五千两是明处的,这三千两是暗处的。如今瞧着妹夫也还好,要是真不好了,你手里不能没有银子。哥哥不是叫你过日子跟人藏心思,但这给自己留点私房银子,也不算是错。我是盼着,你一辈子都用不到这些东西呢……可这真要是有个万一,有银子就有底气。家里总还是你的家里,想回来就回来……这话是我说的,不管啥时候都算数……”

    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几乎是逃难来的。带着媳妇带着妹妹,身上没几个钱,日子过成如今这样,给人弯了多少回腰,说了多少奉承的话,为了赚钱,在外面又受了多少辛苦,回来从来不说。只用了一年时间,把家里的日子愣是过成了如今这成色。又这么倾其所有的嫁妹妹。

    说实话,当哥哥当到这份上,好些个爹娘都办不到。

    因此,临上花轿的时候,林雨桐跪在余贾氏的牌位前磕了头,又给余梁和邵华真心实意的磕了头。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

    她是这么说的,然后来送嫁的人也都不免动容。

    余梁哭的止都止不住,把妹妹扶起来,然后背到背上。邵华过去搀扶了一把,却被林雨桐给手里塞了个东西。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先收了起来。等婚事完了,打开看才知道,是好些个成药方子,和胭脂方子。当然了,这是后话。

    却说四爷这边,要成亲,这宅子就得另外翻修。夏天就翻修了,也顺便做了改造,如今瞧着也算是焕然一新。

    正房正院改造后反而不大了,这是给贾数和钱氏留出来的,别管怎么样,家里得有他们的地方。

    然后两边是两个偏院。东边收拾出来做了新房,西边跟东边是一样的格局,叫贾瑕住着,往后给她娶亲,就住那里。

    正房的边上,有东西厢房。叫幼娘在东厢房住了,平时正房有婆子打扫进出,小姑娘住里面,不用害怕。

    办喜事嘛,两府里体面的爷们都来了。又有四爷在外面认得的冯紫英柳湘莲卫若兰等人,而像是林家、王家、薛家、史家。不管看着谁的面子,都来送贺礼加帮忙。

    婚事相当的热闹。

    两家离的也确实是不远,一里路的样儿,所以,前面的嫁妆进了门,后面的嫁妆还没出来这倒是真的。好些个看热闹的都瞧新鲜呢,说宁荣街好些年没办过这么体面的婚事了。

    而后宅的事,四爷全都托付给尤氏料理,她是男方媒人嘛。

    加上这个王熙凤,两人把婚礼当真是办的亭亭当当的,跟较劲似的。一头帮着男方办聘礼,恨不能一千两银子办出两千两的样儿。那边王熙凤能服了她?跟打擂台似的,凡是经手的没有不体面的。

    这么一来,倒是四爷和林雨桐得了个大实惠。

    这边,四爷牵着林雨桐下轿,要拜堂。

    那边,路过宁荣街的一位公子驻马了,朝这边看。见贾家好些得脸的都在,就心说:“这是谁家在办喜事?”

    跟着的伺候的人,就去一边打听了,回来便说:“是荣国府一位贾珩的爷,娶了荣国公的外孙女……”

    外孙女?

    这公子就皱眉:“哪个外孙女?”

    断断不会是黛玉的。年龄也不对啊!

    这伺候的就笑:“肯定不是林家大姑娘的。林大人都答应的事,还能反悔?”说着就道:“是贾家大姑奶奶家,余家的大小姐……”

    贾家的大姑奶奶?

    余家的大小姐?

    我怎么不知道?

    这公子皱眉,随即又松开了,心里一笑:之前还觉得一辈子一辈子这么过,怪没意思的。谁能想,这一辈子跟一辈子其实是不一样的。这不,又出现了变故了。只是不知道这余家到底是个什么根底。

    他打马就走,还吩咐小厮:“以后多留心点这边的消息。”

    “是!”小厮笑着应了,就直接翻身上马,跟着主子的脚步去了。

    林雨桐当真不知道,刚才几乎是跟闻天方擦身而过了。可哪怕是知道了,还能如何?

    没听见四爷问嘛:“这是还愿意嫁给爷的吧?没打算反悔吧?”

    明知道耍花腔的语气,把林雨桐也说的心里虚的哟,手指头缠着他的腰带,扭啊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