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19.滚滚红尘(12)三合一

1319.滚滚红尘(12)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滚滚红尘(12)

    天雷降下来了, 小鲤在池塘里扑腾着尾巴,给林雨桐示警:“主人,快躲开!主人!快点躲开!”

    可是没等林雨桐躲开,天雷就下来了。那闪电闪着刺目的光直直的劈下来。白娘子都不敢看, 一边惊呼着,一边抬手捂住眼睛。

    可是意外却发生了。在感觉要劈下来的那一瞬,地面上像是升起一层层细密的‘网’!对!就是一种网一样的东西一般, 也闪着夺目的光芒。当雷击打在‘网’上,发出惊天动地一般的响声。林雨桐感觉除了刺目以外, 便是振聋发聩。

    这响声叫林雨桐不由的揉了揉耳朵, 而白娘子则睁大了眼睛, 看着眼前的场景,她整个人怔住了。

    那个‘网’是什么?

    它是网, 也不是网。那是什么呢?

    它不是来自天上,它来自于脚下的这片大地。像是万千的生灵汇集起来的灵气、清气、正气。

    她不由的想,或许法海想要偌大的名望,想做人世间的英雄的这条道并没有错。

    这天地之间,最有威力的力量, 不是天威, 不是龙威,而是天下云云众生的愿力。

    这对夫妻, 造福一方百姓, 那这一方百姓爱戴他们的愿力, 便足以对抗天道。

    一道天雷, 两道天雷,林雨桐默默的数着,看着那密集的网子越集结越密集,而那天雷,也一道比一道更粗壮更凶猛。她紧紧的攥着四爷的手,抿着嘴就这么看着。

    天雷击打在地网上,它越是猛烈,地网越是密集。相互碰撞出来的光亮,照亮了整个天空。

    整整九道天雷之后,滚滚的闷雷慢慢的退去了,乌云一点点的消散在天边。然后七彩的霞光慢慢的升起来,此时,地网才在霞光的照射下,化为薄雾慢慢的升腾,然后一瞬之间,化为雨丝,细细的飘落了下来。

    雨滴掉在林雨桐脸上,她伸手摸了摸,感觉是温热的。

    小鲤从池塘里冒出来,欢快的甩着尾巴蹦出水面三尺高。

    林雨桐能听见她说:“是灵雨!是灵雨!”那种激动与欢欣,如同久旱逢甘霖!

    灵雨?

    什么是灵雨?

    小鲤又蹦了一下:“对!是灵雨。灵雨是来自帝王的恩泽!我修炼了三百年,可从来没碰见过灵雨。只在很久很久以前,从一个道士的嘴里听过一个传说一个古老的记载,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真的有灵雨!主人,不会错的……只要站在雨里,哪怕只是呼吸,也能很明显的感知得到,这里面蕴含的灵气与力量告诉我,这就是来自帝王恩泽的灵雨。”

    小鲤说的话,四爷都听得见。林雨桐感受的到,四爷听了这话之后,不光是双手在颤抖,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的声音像是在呢喃:“……我一直都不觉得我是个做的足够好的皇帝……”

    可你用心了,你用力的去做好你能做的一切。所以,不管天道认不认,人心认就可以了。

    这场雨下的时间不长,温温润润的,在本来已经入冬的湿冷天气里,多了几分轻柔的温暖。所见之处,树木舒展了枝条,砖缝里露出来的枯草,感觉也多了几分韧劲。

    白娘子不可思夜的看着:“竟然是灵雨。”

    九道天雷之下,毫发无损。百姓护佑,天道已经不能损其本身了。

    白娘子的神色有些复杂,这都不是一地百姓之功,而是不知道蕴藏了多少愿力之力,才能如此的。所以,才叫她觉得,这对夫妻的来历,特别神秘。

    有道行的,自然看了一场盛宴。不说小小的鲤鱼精,就是白蛇活了这么多年,这样的场景她都没见过。

    而对于普通的百姓,顶多就是奇怪天气异常。都已经是冬天了,结果打雷了。雷打了起来,却只下了一场小雨。虽然这雨叫人觉得不光不阴冷,反倒很舒服很温暖。但这到底是奇怪的自然现象。

    但是紧跟着,好些人就觉得不对了。

    李公甫摸了摸腰:“你说我这腰,刚才还疼的要死要活的,这么会子工夫,怎么不疼了?”

    是吗?

    那是老伤了。

    许大娘子本来担心弟弟,结果这会子抬起脚,再伸出手看看手:“还别说,是怪了。怀个孩子手脚麻木,脚肿的……这么会工夫,也不觉得肿了,真是奇了怪了。”

    不少人都说着同样的话。

    连在杭州府的林二娘,都觉得身上轻松了。怀着两个孩子,身体难受,这两天肚子正有些隐隐的不舒服,才说要请大夫呢,结果雷把人给阻住了。等雷声过了,雨落下来了,她又不疼不难受了。

    而此刻的法海,看着还没退去的彩霞兀自出神:“没错!真的没错。愿力之力,果然是可以抗衡天道的力量。”

    一边的许宣猛地就不觉得冷了,他坐在角落里。这里是熟悉又陌生的仇王府,廊下的一处架子上,还挂着一个干枯的花环。

    这东西,他记得。

    那是成婚的第二日,他一早起来从园子里采了鲜花为娘子编的。当时,他把它戴在娘子的头上。突然回过头来,他看到一块像是骨头的东西,不由的惊叫了一声。

    娘子顺手把花环挂在架子上,然后拉他回房,告诉他,家里原本是养着几条看家狗的。这些狗别的坏处没有,就是喜欢把啃过的肉骨头叼的到处都是。然后就喊白福收拾。

    如今,故地重游。

    他敢确信,这里,就是当日跟娘子成亲的地方。

    就是再傻,也反应过来了。这样大的地方,凡人一日是造不出府邸的。如那府邸是真的,也不会马上就成了如今这破败的模样。

    他一下一下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么蠢!”

    法海没有搭理他,只盘腿坐在墙角的稻草堆上,开始修炼了。

    这份帝王的恩泽,不管是对凡人,还是对修道之人,都是有莫大的好处的。当然了,这个道,应该是正道。至于现在的他,到底有没有用,还不知道。如今,也只能说,先试试了。

    小青早就溜到池塘里,默默的修炼了。可白娘子,心里对这金家夫妻多了一份畏惧。

    连天道都不能奈何之人,谁能奈何。

    谁也伤不了他们,倒是不怕他们的武力伤人。可要是以为只有武力可以伤人,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世上,有个东西叫智慧。梁相国厉害吧,可结果呢?满门抄斩了。

    如果说梁相国是凡人,好对付的话。那么法海呢?这法海可不是凡人。他如今呢?成了妖僧了。

    之前夫人说,等着法海触犯人间律法。能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这就是说她心里已经有了成算。若是法海当真敢如此,那么,法海的末路就不远了。

    于是,她的心神摇摆了起来。

    怎么办呢?

    一方面,知道林雨桐说的对。法海的野心不小,他不会做出有损道行的事。他一定不会对官人如何。而另一方面,她又担心。官人一个文弱书生,根本就受不下来这个苦。

    是的!

    白娘子的眼泪下来了。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官人的性子。夫人之前的猜测,其实是对的。法海他很可能就不是将人掳走的,而是抓住了官人的弱点,将他心里的恐惧给无限的放大了。所以,官人一定是跟着法海走了。

    主动跟着人家,那这就不是法海的责任了。

    法海只要看着他不死,保证手里的筹码在就行了。

    至于对他这个主动跟着的人,是渴了,还是饿了?是冷了,还是暖了?会去问一声吗?

    不会!

    道理都明白,可要做到无动于衷,真的能做到吗?

    法海能耗下去,一年两年三年五年甚至十年,难道自己要那么看着官人受那么些年的苦吗?

    她几乎是跪在林雨桐面前说的这一番话。

    林雨桐心说,要是许宣真能这么一年两年三年五年的坚持下去,也算是有些优点。况且,宁肯受这么些年的苦都不回来,惧怕你到这种程度。你觉得,这夫妻还有必要做下去吗?

    她这么问白娘子。白娘子摇头:“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夫妻。我就是觉得我想对他好,不想叫他有一点烦忧的事情。”

    所以,你到底还只是一个妖啊!

    林雨桐叹了一声:“还是那句话,那是你的私事,怎么处置都行。但就是一点,收敛你的妖性,控制你的言行,只要不伤害无辜,牵连他人。怎么做是你的权利,我无权干涉。”

    白娘子大喜:“多谢夫人。”她道:“我保证,绝对不造杀孽,不伤无辜之人。我只是去救官人回来……”

    林雨桐跟四爷往里面走,朝白蛇摆摆手:“自去吧。”至于能换来什么,亲眼看看,亲身经历经历就什么都知道了。

    她陪着还兀自有些激动的四爷,回屋去了。

    进去了四爷才仿若悟了,“推诚行善。民心悦而天意得矣!民心是排在天道之前的……顺民心者天道臣……”

    林雨桐就笑了:“所以,顺民心者自有民心庇护,其实不论他是不是帝王……”

    没错!

    得民心庇护的四爷又感性上来了:“还是做的太少啊!”

    于是,什么神道鬼道,全给爷一边让道。他现在满血复活,心里谋划着,在这一任上在现在的生产条件下,到底还能干些什么。

    连天道雷劫都能扛住的人,出门真没什么可害怕的了。于是,他得闲了,换身衣裳,带上林雨桐,最多再带上两个差役,换一身短葛,开始体察民情去了。

    李公甫得跟着的吧,徐大娘子说:“你这人,汉文都不知道被人拐到哪里去了,你还跟着乱跑。就不能跟太爷说一声,找人代你当差。你好跟着弟妹,去找找汉文呐!”

    “胡闹!”李公甫瞪眼:“汉文二十多岁的人了,不是小娃娃。他走,他不走,那的由着他吧。他娘子跟他说,在县衙呆着,不要出门。我又给他叮嘱了一遍两遍三五遍了,他为什么一天都熬不下来,就要回家啊!吃的是后衙的饭菜,跟太爷和夫人是一个待遇。住的屋子里,炭盆烧的暖意融融的。怕他们呛着,竟然还用的是竹炭。要茶有人伺候,要热水有人服侍。他是男人呐!他是去干正事的。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结果呢?他想回来也行啊,跟主人家打声招呼,回来就回来了。有这么半夜三更,偷偷往出溜的吗?从县衙出来了,跑的不见踪影了。弟妹说是被和尚给掳走了,你就信被和尚给掳走了?我就问你,和尚掳他干什么?他那么大个人了,不想跟着去办法多的是,我就不信一个和尚敢抢人。那要是他自己乐意走的,你说,你也好歹留个记号捎个口信,咱们也好找去。但是你说他怎么就一点信儿都没传回来呢?他是不知道他媳妇怀了身子,还是不知道你这个姐姐怀了身子?两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挂心他,他会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心安理得呢?不说他媳妇怎么样,就说你这个姐姐……拉拔他长大,为他是操碎了心,他至少得看在你的怀着身子的份上,安分点,别干叫人担心的事吧……”

    听到这里,门外的白娘子抿着嘴,悄悄的转身出去了。

    小青还在县衙的池塘里,灵雨叫她入定了。什么时候能醒来还不定呢。本来有些事,想麻烦姐夫的,如今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了。

    铺子里有伙计支应,她暂时不用操心。

    然后一个人出了城,该去哪里找,她心里也没数。她现在恨不能法海还在金山寺,好歹这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再说,金山寺的环境,好歹官人不用跟着受苦。

    这么想着,心里又不由的一动。

    法海如果还是金山寺的和尚,自然自己就找去了金山寺。可他现在不是金山寺的和尚,又偏偏的,其实还是在逼迫自己向他讨要官人。既然要见面,那其实自己不找去,他也会想办法找自己。而自己要找去的话,他必然在一个很容易找到的地方。

    自己能找过去的地方,会是哪里?

    蓦地,她想到了什么:“仇王府!”

    对的!一定是仇王府。

    想到了这一点,她再不敢耽搁。半天不见船来,便一伸手采了一片树叶,伸手一扬,这树叶便变成了一叶轻舟。她轻轻的一跳,站在船头。船儿逆风而行,朝着清波门的风向迅速的驶去。

    那正在打坐的法海,猛的睁开眼睛,眼睛微微眯了眯,就朝一边的许宣看去。

    许宣之前是骂,后是沉默。中间法海去化缘过,结果许宣哪里也没去。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就像是现在一样,他靠在墙上,抱着膝盖沉思。一会子是笑,一会儿是哭。笑上来像个傻子,哭起来像个疯子。清醒的时候,倒是满脸惊恐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带回来的斋饭,他也吃。正吃着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转脸就问:“这些东西,能不能变出来?”

    法海便用墙角的一只臭虫幻化出一只香喷喷的烤鸡。

    看见这烤鸡,许宣一下子就吐了出来。他想到了小青做的饭菜。那会不会是娘子她们用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变来的。

    想到那条巨大的白蛇,想到被窝里的一直是它,就好像那蛇信子吐出来随时都能喷到他的脸上一般。

    于是,间或的,他就出现像是打摆子抽搐等现象。这不是病症,纯属是吓的!

    法海不动声色的看着,看着这会子不疯不傻就是那么安安静静的坐着的许宣:“施主,你也休要如此。做人,还是要活的明白一点。你从来就没想过,以你之前的情况,说亲连庄户人家的姑娘都未必说的上一门,怎么会这么巧,有一个完美无缺的姑娘偏偏就乐意嫁给你?你贪图她的美色……”

    “不!”许宣摇头:“不是美色,是娘子贤淑善良……”

    “贤淑?善良?”法海摇头:“这都不过是为你的好色找到了一个借口。这么多的破绽……”他指着仇王府,“这么大的一个破绽你都看不出来,只想着在这里跟她成亲。你怎么会看不出这个破绽呢?七八岁的孩童都不至于……”

    “是啊!”许宣也纳闷呢:“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法海叹了一口气,却不言语。

    许宣却明白他的意思了:“我被妖术迷惑了吗?”

    法海念了一声佛号,心道:你究竟是被妖术迷惑了,还是一厢情愿的被女色迷惑了,只有你自己知道。

    但许宣眼里却逐渐清明起来:“我是被妖术迷惑了。”他说的如此肯定,几乎连法海都要信了。

    果然,人性就是如此的丑恶。

    法海叹气:“哪怕是你知道,你也逃不开的。”

    “怎么会逃不开?”许宣看向法海:“请大师指点。”

    “女人的美丽、漂亮、温柔、贤淑,夫妻的相濡以沫,朝夕相伴,这都是她手里的砝码。”法海摇头:“她隐瞒你真相,骗你与她成亲。然后编织了一个温柔的陷阱,将你牢牢的束缚在其中。今儿你挣扎,明儿她来了,你又将不由自主的掉进去……”

    “不会!”许宣面色变的苍白:“不会的!她隐瞒我,是因为她担心我害怕。她的温柔,也不是陷阱,她是真的对我好……”

    “阿弥陀佛!”法海点点头:“既然如此,那贫僧便告辞了。”

    啊?

    “大师要走?”

    “法海当真要放了我官人?”

    两人同时说话,一个在内,一个在外。

    话音落下,许宣朝门口看去。而破旧的门被推开,白娘子挺着肚子走了进来。她上下打量许宣,伸出手喊着一声:“官人!”

    许宣蹭的一下朝后退去,躲到法海的身后:“娘……娘……娘子……你回去吧……”

    看着如此的许宣,白娘子哪怕是有心里准备,也被这一举动刺的胸口发疼,她的眼泪就这么掉下来:“官人!你叫我回哪里?你在的地方才是家。你走了,你叫我怀着你的孩子去哪里……”

    许宣抓着法海的僧袍抓的更紧了:“不…………不要…………不要孩子……”

    “什么?”白娘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官人你说什么?”

    “不要孩子……不能要孩子……”许宣大声吼了一声:“我说了,这个孩子不能要……”

    白娘子连着朝后退了好几步:“官人,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孩子是许家的根……”

    “我许家不能要一个半人半妖的怪物!”许宣闭着眼睛伸出头来,眼泪也下来了:“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人还是蛇。你要是人,那这孩子便是人。你要是妖,这人和妖生下的是什么?我穷,我没本事,我一事无成,可我不能叫许家……”

    白娘子只觉得心疼如绞,肚子里的孩子许是能听懂这些话,剧烈的动了起来,白娘子扶着柱子,艰难的站着:“官人,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既然能与你结成夫妻,那我自然是人。”她伸出手:“你不想要一个半人半妖的孩子,你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人……那还不简单……等我生下孩子,你看看这孩子是人是妖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许宣愣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茫然,然后一脸无措的看向白娘子:“娘子……你真的是人?”

    白娘子点头:“我跟青儿,只是学了一些法术而已。”她这么解释,然后就看向法海:“官人好糊涂,法海是妖僧。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堂堂天子所言。你不信我没关系,难道连天子的话也不信?天子说他是妖僧,专做伤天害理的事。可官人你,却把这样一个妖僧的话当成是金科玉律……官人呐,这事情要是叫人知道了,姐姐姐夫都是要受牵连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蛊惑你的,但叫你不顾咱们的夫妻情分,不顾姐姐的养育之恩,不顾肚子里的孩子血脉之情……想来,他的手段也是着实厉害。我跟青儿不过是学了几手防身的法术……哪里是他的对手?若是官人真信了他的话……那我无言以对。官人只当是我从来没来过……”说着,流着泪转身就走。

    “娘子!”许宣从法海的身后走出来,伸着手要拉白娘子。

    法海一声‘阿弥陀佛’叫许宣又停住手。他站在两人之间,视线再两人的脸上来回的徘徊,然后问道:“我不知道你们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我求求你们,告诉我一句实话!”

    白娘子看着许宣,咬紧了牙关:官人啊官人!说真话的未必就是为了你好,说假话的未必就是要害你。你是人啊,是真真正正的人,为什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呢?

    许宣是真不明白,只吼了一声:“我分不出来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我分不出来——”

    叫嚷着,然后猛的冲了出去。

    “官人——”白娘子要追出去,那边法海的禅杖就打了过来:“孽畜!花言巧语,骗的了谁?”

    白蛇赶紧应对,她边打边退,肚子里的孩子动的厉害,她知道,是动了胎气了。这孩子灵性非常,他感觉到了恶念了。本就怀着身子,法力不比之前,又加之动了胎气,如何是法海的对手。

    法海又是半点也不曾留手,招招都避开肚子,朝着双腿,胳膊肩膀抽打过来。

    很快的,身上几处都受了伤了,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声,许宣正没头没脑的跑呢,听到这样的声音,到底是停下了脚步,细听了几声,面色大变:“娘子——”

    这一声喊,叫白娘子瞬间就分了心神,还以为许宣遭遇了不测。她这一分神,肩膀就被法海的禅杖刺中,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法海举起金钵:“孽畜,哪里逃!”

    金钵的金光打了过来,白娘子瞬间化为一条巨大的白蛇,蛇身上几处鲜血淋漓。因为身怀有孕,腹中胎儿又颇有来历,金钵收不了白蛇。但因为白娘子动了胎气,法力不如之前,又受了重伤。再被这金钵一照,显出了原形。

    许宣跑回来,亲眼看见自己的娘子化为他梦里见到的那条白蛇,然后他直挺挺的朝后倒去。倒下的那一刻,他没看到,这条白蛇的眼睛,留下了两行清泪。

    那眼泪掉下来的那一刻,法海手里的金钵犹如受到了重击,力道之大,是法海平生仅见。他被这力道震得朝后退了几十米,那本就破败的屋子,化为了粉芥。法海只觉得胳膊抬不起来,才要张嘴说话,连着喷出数口的鲜血。好容易压下心口的那口气血,就见天边一缕青光朝这边飘来,他皱眉,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已经化为人形的白蛇,转身遁走了。

    这青蛇不知道得了什么机缘,竟是功力大涨。他如今受了伤,跟着青蛇对阵起来,还真说不准会如何,这次就先如此了。

    他临走看了倒在一边的许宣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愕然,随即来不及多想,就转身化为一道金中泛黑的光,消失了。

    小青想追,但低头看看白娘子,又看看许宣,就直线飘了下来:“姐姐……”

    白素贞的手指向许宣:“青儿,看看官人!”

    小青看着一身是伤的白娘子,跺脚道:“你迟早会被他害死的。”

    白娘子摇头,只催促小青。

    小青只得过去,快要走近的时候,心里不由的咯噔一声,这明显是生机以绝嘛。

    为了确定是不是,她小心的蹲下,摸了许宣的鼻息,又摸了脉搏,然后迅速的拿开手,“该死的法海!竟然敢枉造杀孽!”

    枉造杀孽?

    白娘子挣扎着站起来:“……什么意思?官人他……”

    “姐姐……”小青急忙过来扶住白娘子:“法海他杀了官人……”

    “死了?”白娘子不可置信的扑过去,伸手摸了摸许宣的脉搏,顿时哭喊一声:“官人——”

    “姐姐,我找法海报仇去!”小青说着,就扶白娘子:“你别这样,还怀着孩子呢。”

    “不是!”白娘子摇头:“都怪我!都怪我!要是我听了夫人的话,不来就好了!如果不来,官人顶多受些苦楚……不必亲眼看见我化为原形,直至于——活活吓死!”

    啊?

    吓死的!

    小青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见白娘子一手抱着许宣,一手捶打着地面:“我这报的是什么恩……没有我……他平平安安能过一辈子……”

    “这……”小青叹气:“那怎么办呢?如今只能先办官人的丧事……完了之后,我随姐姐去峨眉山……”

    “青儿!”白娘子看向小青:“峨眉山!峨眉山!你总是峨眉山!官人他死了!他死了!”

    “是!他会死啊!从一开始姐姐就该知道,官人他最多百年寿数,他总是要死的。姐姐,你能陪的也就是一段而已。这个几年和几十年,于我们而言,有什么差别呢?”小青看向白娘子的肚子:“不过姐姐给他留下了骨肉……这个恩情……”

    白娘子摇头:“不是这么算的!”她把许宣轻轻的放下:“这样,找一间还能住人的房子,把官人安顿起来。你给官人的边上点上七盏灯,千万记着,灯不能灭了。我得想办法找一颗还魂丹来……”

    “姐姐!”小青摇头:“你这是逆天而为!”

    “逆天又如何?”白娘子摇头:“只要能救官人的性命,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小青看着浑身是伤的白娘子:“我知道姐姐不好带官人回家,边上住着姑老爷他们,只怕是瞒不住。姐姐,要不然,带官人去找官老爷和夫人吧。您也知道,夫人说的其实都是对的。有时候我们的决定就是欠考虑的。许是夫人有什么办法呢?再说,就算是要如何,你这身体……求夫人赐几颗疗伤的丹药也好啊!”

    “这?”白娘子咬牙,“也好……”

    夜里,白娘子带了许宣来了县衙。此时,林雨桐和四爷都还没睡呢。

    两人正在说这个三季稻的事,白娘子就在外面叫了:“夫人,白素贞求见。”

    小鲤给下人住的房间下了禁,不会有人贸然的闯出来看见不该看见的,也不会有人听见不该听见的东西。

    外面一有禀报声,四爷就皱眉。

    林雨桐知道,他最是受不了这种情情爱爱的女子。女子多情本不是过错,可这多情不意味着只剩下这点男女之情。

    对这些他十分不耐烦。

    林雨桐就自己出去了,于是便看到一身是伤的白素贞和她身边,瞧着已经僵硬的许宣。

    “求夫人救命。”她一下子就跪下了。

    这么一个受伤的孕妇,林雨桐哪里能这么看着。她走过去号脉,然后假装进屋拿药,出来的时候给了安胎药和疗伤药:“这伤药放心吃,不会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伤害。”

    白娘子大喜,忙塞进了嘴里。她扭脸看向一边的许宣:“夫人,可否借个地方……”

    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她这还是要于天争命啊!

    兜兜转转的,本以为避开了那么多,也能叫他们也避开一些祸事,没想到,真跟注定的一样,就是逃不掉。

    林雨桐看向白娘子:“你要知道,要是我将许宣留下来,那许宣就跟我结下了因果。一命之恩,当用一命来还的。这不是你我愿意不愿意的事……”

    也就是说,他会因为她给的机缘而生,也会因为她给的机缘而死。

    “这……”白蛇犹豫了起来。

    林雨桐就说:“以你和小青的本事,想找个安静不受干扰的地方很容易。不必非要跟我结这个因果。而你要做什么……那是你的事……我能帮你的就是治好你这一身的伤和帮你安胎,保孩子平安……”

    白蛇咬牙:“夫人,我不忍官人因我而横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救回官人……”

    小鲤就说也在池塘里的小青:“你姐姐这人太痴情……”

    小青叹气:“这不光是痴情的事……这件事牵扯太大了!姐姐本是要报恩的,却意外害死了恩人。这救命之恩没还,又害了恩人一条性命……这个因果又该怎么还呢?姐姐要修成正果……尘世的这段恩怨便不能不了结……之前,我跟你想的一样,觉得姐姐如此未免太痴了一些……可如今,姐姐要是不这么做,只怕……”

    小鲤便明白了,她似懂非懂的问:“那你姐姐到底是因为舍不得她家官人才要去救人的,还是单纯害怕这份因果……”

    小青突然愣住了,随即又摇摇头:“……姐姐她……我不知道……”她也突然迷茫起来了。

    两人的话,林雨桐听的清清楚楚的。她看着白娘子,轻轻一叹,就问:“你若是救不回他,要如何?”

    白蛇的眼泪一瞬间就又下来了:“那我愿意放弃我这一千七百年的修为,与官人他共赴黄泉……若苍天垂怜,能叫我来生为人……我愿意再嫁于官人……生生世世……永生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