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14.滚滚红尘(7)三合一

1314.滚滚红尘(7)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滚滚红尘(7)

    不过这位二姐也应该是来求子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钱塘, 但既然是求子的,必然不能中途而废的。

    于是, 林雨桐就道:“有什么话回去说也行。今儿这日子可不能耽搁。”

    这位堂姐犹豫了一瞬:“那你跟着我。”怕她再跑了一样。

    “我肯定跟着你。”林雨桐说着就给介绍尤家娘子。

    尤家娘子本就是商户人家出身,察言观色很是有一套, 又见这位金家娘子的姐姐一身华贵,追来的仆妇就有十多个之多,个个都进退有度。她便知道,相公说着金家夫妇是贵人这话是不错的。这不,又碰上只怕是更显贵的名门贵妇了。她赶紧给见礼。

    这堂姐很给面子的将人扶起来,又给了表礼。

    她来这里求子,该是享受贵宾待遇的吧。反正人家不用排队, 直接往进走的那一类。只怕要不是碰上了林雨桐,早就进去了。

    遇上这种贵人,普通人不光不会觉得人家插队叫自己等等有什么问题,反而觉得与有荣焉。你看!连贵人跟我们都撞在一处了,可见这里灵验, 不是一般人能碰上的机遇。

    这位堂姐转身整理了仪容,掩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转眼就又矜持起来。看向林雨桐身后的白娘子和许大娘子,朝她们点头, 示意身边的人,叫她们可以随后都跟来。

    能得贵人相邀, 是极大的体面。

    许大娘子有些束手束脚, 白娘子倒是满眼的欣喜:“这位贵人一瞧便是和善之人, 姐姐不用怕。”

    说着,搀扶着大姑姐直接跟了进去。

    一路上,这位堂姐一直拉着林雨桐的手,她身边跟着两个仆妇打扮的女人,看见林雨桐就行礼,一脸的激动,这大概是跟着堂姐陪嫁出去的人吧。

    进了大堂,这位堂姐就默默的跪下,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祈求什么。

    林雨桐是看不出别的的,但是她耳目灵敏,听见白娘子猛然间发出的吸气声。她看了白娘子一眼,见她一脸惊喜的看向送子娘娘座下的一排泥娃娃,还没分辨出她到底看哪个呢,随即又听到白娘子倒吸一口气。

    林雨桐就不由的看向这位堂姐的肚子——两个?

    这个情节为什么这么熟悉呢?

    来不及多想,那位堂姐已经拜完了。硬拉着让林雨桐拜,林雨桐只说:“今儿算了,只是应了尤家相公之邀来的……”

    那就算了。求神拜佛,最主要是心诚。

    林雨桐等尤家娘子拜完了,这才跟许大娘子和白娘子打了一声招呼,跟着这位堂姐往出走。

    四爷已经在外面不远处等着了。距离不远还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留着美髯的男子,也是器宇轩昂别有威仪。

    林雨桐跟四爷对视了一眼,四爷一看桐桐被人拉的那么紧,把事情就猜出了几分来。虽然不知道拉着桐桐的人是谁,但肯定是原身娘家的人。

    四爷朝这边走,那边那个美髯男子带着随从也朝这边来,还喊了一声:“夫人。”

    “老爷。”这堂姐叫了一声,就拉着林雨桐往前来:“老爷看看这是谁?”

    这男子就上下打量林雨桐:“这不是……三妹吗?”说着,就看向这位堂姐:“二娘,是三妹吧。”

    许是太惊讶了,在外面连‘夫人’也不叫,直呼‘二娘’。

    这也叫林雨桐知道这人是二堂姐。

    美髯公得到妻子的肯定,就叹气:“岳父之前为学政,还在杭州呆了那么些日子,竟是就这么擦肩而过了。我这就打发人去京都,快马加鞭的话,许是能跟岳父前后脚进门。”

    学政林元坤是美髯公的岳父,是这位堂姐的父亲。

    看来两人之前的顾虑是对的,学政果然是原身的亲叔父。

    林雨桐赶紧道:“姐夫莫急,说的不清不楚的,家里只有更着急的。这么着吧,先到家里坐坐……有些话,咱们坐下慢慢说。”说着,就跟林二娘道:“那是我相公,还没跟姐姐姐夫介绍呢。”

    相公?

    林二娘跟美髯公对视了一眼,都上下打量四爷。

    本是带着几分挑剔的,等打量了,两人心里又不由的点头,在外面也不好多问。行吧!别的不说,叫了轿子,回家。

    说实话,住的地方真不算是寒酸的。但林二娘一进了院子还是喊着:“受苦了!难为你怎么受的了的?”

    对这样的话,林雨桐都不知道该说啥。她这边跟林二娘往里走,还支着耳朵听四爷和美髯公在前面说话。

    这两人倒是客气。

    四爷称呼对方为‘陈大人’,陈大人又称呼四爷为金举人,很是客气的样子。

    两人说话,林二娘听见了。她意外的看向林雨桐:“妹夫是举人了?”

    “还是岳父的主考。”陈大人回头对林二娘解释了一句:“那个时候怎么不相认呢?难道三妹没跟妹夫说娘家的事。”

    说着话,就进了厅堂分宾主落了座了。

    林雨桐叫人上了茶,这才道:“好叫二姐知道,我不是不想找回去……实在是……我能记住的事不多了……”

    林二娘面色一变:“这话怎么说的?”

    这话怎么说?难道说我只知道秋叶告诉我的那一点。那人家要问,秋叶呢?她是什么时候告诉你的?怎么不多告诉你一点?

    这叫人怎么答?

    难道能说是秋叶的鬼魂说的?

    这也太扯淡了。

    所以,这有些事能说,有些事该瞒还得瞒着。她就说:“我就知道,是因为生辰八字的缘故,被秀王爷给盯上了……”

    “秀王?”陈大人恍然一下:“据说当年秀王为了续命,伙同妖道夺他人生机……”

    “是!”林雨桐点头:“不过,显然,他们是有选择的。只有生辰八字纯阳之人才行。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人做法的缘故,人突然就变的浑浑噩噩的。不过,好似没多少日子,秀王就出事了。别院里的人都被羁押了起来。当时,秋叶带着我躲了……我们到底躲了多久我也不记得,只知道饿得很了,秋叶出去找吃的了,很久不见回来,我又出去找她,然后迷迷糊糊的就出了那别院,一个人走到哪里也不知道……我是被相公捡回家的。后来,碰到一高僧,看出我神魂不全,帮我恢复了心智,可许是时间久了,竟是很多东西都记不太起来了。”

    “阿弥陀佛,好歹还记得我。”林二娘不怀疑这话,这里面牵扯到秀王的那些事,基本都是真的。

    林雨桐尴尬的笑笑:“其实……我就是瞧着二姐可亲,脑子里还是模糊的。”

    “这作孽的秀王,着实是该杀。”林二娘说着,就起身给四爷行礼:“多些妹夫,要不是遇上你,我这妹妹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捡了个迷迷糊糊的女子,还能娶为妻子。这人要是个庄稼汉要是个屠夫也就罢了。偏偏年纪轻轻还已经是举人了。前途端是不可限量。

    就是三妹没出这事,家里能给找个亲事,也就是如此了。

    林二娘拉着林雨桐:“忘了没关系!忘了什么,我告诉你。”

    说的多了,林雨桐也就知道了。林二娘是二房的嫡女,在林家姑娘种行二。嫁给世交陈家的独子。成亲五年,还没有孩子。陈家又是一脉单传,夫妻俩比较着急。这二姐夫陈伦,也是堂堂一表人才。十八岁中了进士,二十三岁,就做到了知府的位子上。

    除了本人的能力,只能说,人家的背景也不是一般的厚。

    林家只是一方面,能跟林家成为世交的陈家,枝枝蔓蔓的牵扯,只怕也广的很。

    这边正说话呢,外面有人递帖子,说是县太爷来拜访了。

    不用问,也知道是冲着陈伦来的。

    陈伦把帖子接了,也请了县太爷进来说话,只说此来是为了私事,不谈公事。但还是留了县太爷喝了一杯茶。这么做,其实主要还是奔着四爷的面子的。

    这县太爷也是识趣,这次登门不光带了礼,还把四爷和林雨桐之前送给他们的礼原模原样又给还回来了。这其中就包括当时小鲤费心想叫林雨桐留在身边的珠子。那珠子被小青叫破了,那就是水鬼的内丹,很是有些邪性。林雨桐收起来的时候还专门加上了四爷画的镇魂符箓,以策万全。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只说这两口子来了,暂时也不好说就走。

    以亲族为纽带的年代,堂姐妹是关系极为亲密的关系的。来家了,至少得留下住一晚上。家里的偏房收拾出来,留这夫妻留宿。至于带来的下人随从,除了近身伺候的留在家里。其他的都安排在客栈里暂住。

    陈伦夫妻也只在这边住了一晚,地方小,确实有些住不开。再者,陈伦也丢不开公事。

    四爷和林雨桐把两人送上船,答应过些日子肯定带着桐桐去拜访小住,这才把人送走了。

    但这也不是送走这么简单,林家那边,不知道就罢了,这边人家送了信过去,随后肯定就知道了。林雨桐要是再只当没有林家,这肯定是不行的。

    于是,商量着,收拾收拾东西,先去杭州府小住。然后去一趟京都算了。

    这边就两个人带一房下人,说走就能走的。唯一留下的就是小鲤。

    对小鲤来说,这都不是问题。又不用担心饿着她。家里没人,她正好可以安心修炼。况且,还有小青。她是半夜经常偷偷来找小鲤的。

    这要走了,谁也没告诉。但是白娘子还是知道了。说实话,林雨桐挺眼馋白娘子那掐指会算的能力的。

    她是来送盘缠的:“知道二位贵人要远行,这是一点小意思。”

    林雨桐收了,见除了银子还有十多瓶各种的美颜丹之类的东西,她笑了笑,知道白娘子这是给自己走礼用的东西。这白蛇啊,做事是越来越周全了。跟她要是打起交道,她体贴的程度,能叫人浑身都舒坦。想了想,她另外给了白娘子两瓶丹药:“天越来越热了,这些丹药你们留着。要是实在受不了,娘子带着小青可以进山斋戒……”

    是怕她们受不了暑热的天气吧。

    白娘子谢了林雨桐的好意:“多承您惦记着。”

    家里没有要安顿的事情,找了个好日子,这就出发了。坐的是尤家的船,处处都安排的极为妥当。到了码头,陈家的管家已经在等着了。轿子就在边上挺着,上了轿直接去了府衙的后衙。

    林二娘正在等着呢,“怎么这么些日子才来?”

    “这才几日?”林雨桐见她身边跟着婆子,很是小心的样子,就笑道:“看来要恭喜二姐和二姐夫了。”

    陈伦哈哈就笑:“娘娘庙果然是命不虚传,很是灵验。”

    林二娘却说:“这是三妹带来的福气呢。”

    在她看来,一个闺阁千金遭受了那么多磨难之后,依旧能把日子过成如今这样,这绝对是有大福气的人。

    陈伦如今是不管老婆说什么都好的,他哈哈笑着,连声说是。

    姐妹俩去后面说话,陈伦请了四爷去书房。

    陈伦是个厚道人,他主要是提点四爷的:“……我的书信只怕已经到了。要是所猜不错,二舅兄只怕会亲自过来。这次去京城,对于金老弟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两人如今成了连襟,他为人坦荡,觉得四爷内敛稳重,喜这样的人品性子,话不免就多说了一些:“朝中的局势……趁着岳父还能说的上话,其实,早些谋个外放,比等三年之后殿试要好。如今皇上越发的不管事了……而朝中清流与梁相国之间,又多有冲突……梁相国此人为人……”陈伦摇摇头:“很有些睚眦必报……我怕等再过三年,哪怕是金榜题名,只怕是也难有作为。与其蹉跎光阴,倒是不如趁机谋一缺……”

    四爷谢了对方的好意,他又得一消息,那就是朝中清流跟梁相国势若水火。

    不管陈伦说的怎么客气,从那透漏出来的意思里,这都绝对不是简单的冲突。权利的争夺从来都不是温情脉脉的。

    他也提醒陈伦:“听说梁相国的独子梁连来了杭州。同行的还有梁相国的两个外甥,陈兄可要小心了。千万不能叫这三人在陈兄的地盘上出事了。”

    陈伦惊了一下:“还有这样的事?”

    “错不了的。”尤家的消息相对还是比较灵通的:“还是叫人打听打听为好。”说着,他又给提醒了一句:“金山寺是梁家出资修建的。”

    所以,那里一定能打听到消息。

    陈伦马上打发人去了,回身才跟四爷说:“梁相国家这个儿子,在京都那也是头号的纨绔公子哥了。可惜,梁相国此人护短的很……”他叹了一声:“就怕没事给我找出事端来。”说着,似乎是想起一件事来,犹豫了半天,但到底没跟四爷说。

    只是晚上回后衙之后才跟妻子商量:“我看啊,还是叫三妹和妹夫赶紧进京吧。不要在这里耽搁了。我记得,好似当初梁相国打发人给他的外甥向岳家求过亲,求的就是三妹。”

    林二娘也想起这么一桩事来:“是了!是了!不过梁家的外甥是个贪花好色的,家里并未同意。而三妹如今也已经嫁人了。”

    陈伦摇头:“嫁人了又如何?想要找事哪里不是事?何况……三妹在你们诸位姐妹里,算是颜色最盛的。连宫里的娘娘,比之三妹也多有不及。之前见三妹,年纪还尚幼。你如今且看,不说颜色,就只这气度,是不是比之宫中的娘娘也不遑多让。”

    何止是不遑多让。

    这么一想,她也忧心了起来:“那……要不然,咱们打发人,护送三妹和妹夫先行进京。”

    陈伦想了想:“好端端的,还以为咱们如何了呢?要不然,该如实相告的还是如实相告吧。有个防备也是好的。”

    林雨桐这才知道,早些年,原身还有过这么一桩烂桃花。

    “这苏城自幼丧父,因其母为梁相国的妹妹,夫家不敢强迫其守节,于是,便嫁了。嫁了不算,又舍不得儿子。于是,将儿子放在娘家交给哥哥嫂子代为抚养。早年,梁相国膝下空虚,这外甥只当儿子在养的。此子父不在母不管,舅舅舅母一味的宠溺。后来大了,苏家的家财他倒是得了大半,搬出梁家之后,越发没了管束,整日在烟花之地流连,这样的人物,哪里是良配,因此,当时便拒绝了……此人倒是不难对付。只是他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乃是他的母亲二嫁之后生的,叫赵官……”

    “姓赵?”四爷不由的问了一声。

    陈伦点头:“没错。当日梁相国的妹妹二嫁之身,依旧嫁给了皇家宗室。赵官这这一支虽远,但确实是皇家之人。虽然本人不争气,身上也没有爵位,但是仗着他自身的身份和他舅舅的权势,一般人还真拿他没办法……”

    得!

    法海还没解决呢,弄两个这样的冤家来。

    林雨桐干脆的很:“那就走,明儿一早,就走。”

    可说鬼遇鬼的事多了,才说顺利的上了船,顺着运河一路就上了京城。

    离了杭州,暂时总归没事了吧。心才放下,可这走了不到十里的水路,就走不成了。江面被封锁了。不是府衙衙门的人,人家动了驻兵。

    还以为是缉拿要犯呢,结果不是,尤家的管事出去打听了才知道,说是一个贵人的新纳的姬妾逃了,正在找呢。要挨个的船搜查。

    能被称为贵人的人,还没出杭州地界的地方,能有谁呢?

    想来除了那三位也没别的人了。

    林雨桐正想着不行就化个妆,先避一避再说。结果猛地,闻到一股子浓烈的杏花香味。心里正说一声不好,就听到外面喧闹了起来:“在这里……在这艘船上……”

    然后船就晃悠起来了,有大批的人马奔着这艘船而来。

    看来这是避无可避了。

    这次竟是被杏花给害了。

    四爷眼里的冷意一闪而过,两人没来得及说一句话,门帘就被掀起来了。船上的人都被人家用刀架在脖子上了。

    陈伦家的管家喊着:“这是陈知府家的家眷,要进京的……”

    “我才不管是谁家的家眷。”外面进来一个穿的花花绿绿手里摇着折扇的男人,“我就是找我的爱姬……”

    林雨桐借着这个空档,已经用丝巾将脸蒙了起来。杏花要坑她,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怕那坑货直接变成了她的样子。只要这家伙看到自己的脸,那自己就是十张嘴也说不清楚自己是谁了。

    看来还是太仁慈了,总想着草木修炼不易,她一直对这些异类都抱着最大的善意。没想到这些东西学好不容易,可是学坏却太容易了。

    她只是执着的想要达到她的目的,至于用了什么手段,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才不管呢。怨怪她?她比谁都无辜。因为不是人,所以想不到那么周全。漫天的神佛好似也比较容易原谅强者吧。

    花花绿绿这位进来,没有看到他的爱姬,就把扇子指向林雨桐:“把纱巾取下来,别叫本公子动手。本公子要瞧瞧,你是不是……”

    “不是!”四爷说着话,脸上还带着诚恳的笑:“敢问这位公子可是找一位满身杏花香气,身上佩戴者杏花的姑娘?”

    “你见过她?”这位马上看向四爷:“告诉我,我的爱姬去了哪里了?刚才有人看见她出现在这艘船上。”

    “她是在船上,只是她是来求救的,只说是有人借着她家公子不在,要欺辱她,所以,她才逃出来了,只说他家公子处置了那人,她就回去。”四爷指了指船舱的窗户:“从这里跳下去了。她说要是她家公子找她,千万替她给她家公子传个话。为此,她还送了我们夫妻谢礼。”说着,他就看林雨桐:“把那位杏姑娘留下的谢礼给这位公子看。”

    林雨桐便把杏花当年留给四爷的杏花蜜拿出来递过去。

    这玩意四爷没喝,林雨桐将其小心的装了瓷瓶收了起来,却没想到如今有个用处。

    一闻见这个味道,这家伙再不怀疑,只怒火中烧:“谁敢欺辱我的美人,哼!叫本公子知道了,看不活剥了他的皮。”说着,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拔开瓶塞,抿了一口。

    林雨桐就发现,一口杏花蜜喝下去,他的眼睛瞬间变的通红,连眼珠子都染成了红色。然后整个人变的迷醉了起来,直直的朝外走去:“我的美人……我的美人……”

    他这一走,跟着的人呼啦啦的都走了。

    陈家的管家又有陈知府的帖子,别的船没有放行,这艘船却直接给放行了。

    过了关卡,四爷却也不着急走了。

    晚上停靠在小码头,在码头上的一处小客栈入住之后。四爷问桐桐要当时叫桐桐收起来的一枝杏花。

    当时在原主的房间留下两样东西,一样是一碗杏花蜜,一样就是一枝盛开的杏花。

    杏花拿出来之后,四爷将这支杏花拴上石块,然后放在水盆里,叫它飘不起来。然后才从桐桐要县太爷还回来的那颗珠子:“给我。”

    将珠子倒入水中之后,顿时,水就沸腾了起来。咕嘟嘟的不停的翻腾,但却不见冒热气。然后水里就有了女子的呻|吟声,一声煎熬似一声。

    林雨桐唬了一跳:这个杏花可真是又傻又毒。

    毒的是不择手段,都要达成她的目的。傻的是,竟然敢把本体就这么交到别人手里。就是不知道四爷是什么时候猜出来那一支杏花就是本体的。

    水盆里传来呼救声,但是四爷至始至终都不为所动。那珠子有多邪恶林雨桐和四爷是见识过的,那家伙吞噬的其实是生魂之力。那种一点一点的挣扎,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慢慢消失,然后彻底淹死在水里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杏花的感觉只怕就是什么样的。

    而另一边那个还在游荡着找杏花的花花公子,猛的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突然走到船边,嘴里喊着我的美人,就朝水里扎进去。

    边上的人都慌了,一个个的跳下去,赶紧把人往上救。

    梁连皱眉:“表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看像是魔怔了。”

    那边的赵官气道:“也是下面这些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

    那边人救上来了,倒是没事,只是稍微一放手,他就往水里扑腾。没办法,只能把人绑住,彻底的拴在船上。

    梁连吩咐道:“走!金山寺!表哥这像是中了邪了,找法海……”

    四爷全然是不知道人家连夜已经走了。他还琢磨着,怎么把那家伙给顺手收拾了呢。

    结果早上起来,江面解除封锁了,四爷和林雨桐才知道那边已经离开了。又打听了那位发疯的全过程来,心里就有数了。

    杏花蜜其实就是控制人心智的东西。

    这杏花对原主确实是有些情义的,不惜将本体留给原主。可是四爷突然来了,换了芯子之后,这杏花只怕就察觉了。她这才留下杏花蜜来,为的是恨,而不是爱。

    之前还以为杏花是爱而不得,如今看来,不是!她是奔着为原主报仇的。

    她的目标从头至尾都非常明确,就是弄死自己和四爷。

    之前那一番做作,都是在做戏。

    谁说妖物不狡诈,她们狡诈起来,人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可哪怕她有这样那样的不得已,林雨桐都不打算放她了。将那盆水连同水鬼内丹和杏花的本体,都密封在一个大罐子里,封口用封印封了。林雨桐单独给收了,只要她还活着,她就别想轻易能出来。

    事情暂时只能这样了,两人启程继续北上。不过四爷的小本本上,肯定又给梁相国记了一笔。

    四爷和林雨桐这一路暂且不提,只说那边梁连和赵官带着苏城上了金山寺。

    “法海,你给看看,我表哥这是怎么了?”梁连着急的对着法海喊着,那边赵官拉了拉梁连的衣服,梁连才一副口误的样子:“失礼了,大师!”他的语气缓和下来:“法海大师,麻烦你帮我表哥看看,他这是怎么了?一路见水就往水里扑……都不给给喝水和汤,连洁面都不敢见水盆……”

    “阿弥陀佛。”不等梁连说完,法海的一声佛号就打断了他:“这位公子……身上沾染了妖气,阴气……他是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梁连跟赵官对视一眼:“妖气?阴气?”

    两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可一直跟苏城在一起的:“怎么可能呢?”梁连将脖子上挂的荷包拿出来:“这是大师送给我们的护身符,百邪不侵的。”说着,他就露出几分狐疑之色:“难道大师是诳我们的?”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法海手里的金钵倾斜,朝放在担架上的苏城照去。苏城的身上马上若隐若现一支杏花。可这支杏花被状若头发似的细丝缠着,还有水光在其上浮动。

    这景象把梁连和赵官二人唬了一跳:“这是……”

    法海又俯身从苏城的脖子上摘下荷包,取出里面的护身符。屋里的人都能从这护身符上闻见浓烈的脂粉香气。

    很明显,这护身符是被勾栏院的污糟之气所污了。

    这当然不能再说怪法海的话。

    不过赵官就又提了:“记得当年大师为我们三人算了一命。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您说我跟大哥会平安到老,反倒是梁家表弟他……今年会有一灾……”他指向苏城,“我大哥如今这样,算是平安吗?”

    是说法海算的不准,这么大的劫难竟然都没算出来。

    法海的眉头皱起来:“这也正是贫僧不解之处。”说着,他将手里的金钵放在案几上,手轻轻的在金钵上端拂过,几个人都朝金钵里看去。却只见金钵里迷蒙一片,再要看,先是黑漆漆不见底仿若是深渊,后是一道极为刺目的光线伴着呼啸而来的龙吟之声奔涌而至。

    梁连和赵官被气势逼的倒退一步,法海勉强站稳,不由的念叨了一句:“是他们!”

    “谁?”梁连站稳之后就急忙问了一句。

    可这种气势,法海生平仅见。自己都弄不明白的事,他怎么会跟几个废物说?

    于是摇了摇头,只道:“贫僧是说,金钵本是师兄所有,很多东西贫僧还弄不明白。不管这变数来自哪里,这都得等师兄出关才能解答。”

    梁连能信这话吗?

    公子哥见的形形色色的人多了。

    本就觉得金山寺是自家的寺庙,寺里的和尚是家养的和尚,要不是法海确实有两分道行,也有几分名声,他连面子上的那点尊重都不会给的。如今呢,果然是不值得尊敬。刚才还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可实际上呢,瞎话转眼就来。

    可如今,他且管不了这个。只问:“我表哥这……可有办法?”

    “需得找到这两个妖物的本体。”法海摇摇头:“现如今,贫僧只能暂压住这股子邪气。”

    那也只能如此了。

    邪气被暂时压住了,苏城也暂时清醒了。问他可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他竟是全然不记得了。

    受不了金山寺的清苦,三个人带着人还是到了钱塘。

    因着苏城之前被捆绑,身上很是受了些伤。也用了外伤药,可这天热他人胖又容易出汗,南边天气又湿又热,伤口不仅不见好,反而是好些地方都开始化脓了。

    到了钱塘,头一件事就是找大夫。

    只要出去一打听便知道,钱塘乃至杭州府最有名的大夫就是保安堂的许大夫。

    于是,今儿保和堂来了一单大生意,梁王府的侍卫拿着十两的金锭子找许宣出诊。

    晌午天热,许宣和几个伙计在前面的铺子,而白娘子和小青都在后面。天气热了,小青就有些浮躁,哪怕是服用了林雨桐特意留下来的药,也是一样。这样的天气,她感觉身上的皮肤都要烧起来了一样。白娘子正说:“不行你就回山里去吧……”

    “那怎么行呢?”小青将冷水往身上泼,“姐姐刚刚查出有孕,这个时候我走了,你怎么办呢?官人那人,被姐姐惯的,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做。姑太太又有了身孕,也照顾不过来。”

    还真是,家里忙来忙去就忙了小青一个人。

    姐妹俩正说话呢,许宣打发伙计来说出诊一趟,很快就回来,叫小青到前面支应着。

    小青指了指外面:“姐姐,你看看!你看看嘛。我就说,这家里一刻也离不得我。”说着,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手里拿着湿帕子出去了。

    结果,前后不到半个时候,许宣背着药箱,用袖子遮着脸回来了。白娘子正端着凉茶到前面想换换小青呢,结果就看见十分躲闪的许宣:“这是怎么了?”

    许宣又躲了一下:“没……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下……”

    怎么会是摔了一下呢?

    脸上明明就是一个巴掌印啊!

    “真是岂有此理!”小青顿时火气直往脑门窜:“没见过去给人瞧病,大夫反被打的,我找他们去……”

    说着,一个闪身,就出了药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