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12.滚滚红尘(5)三合一

1312.滚滚红尘(5)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滚滚红尘(5)

    老道上下的打量这白衣女子, 横看竖看看不出身上的妖气来。他皱眉:“姑娘这是何意?”说着, 就指向小青:“此乃蛇妖,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的性命。贫道正要除了此妖……”

    “道长所言差矣!”白衣女子扶起小青:“这姑娘……虽为蛇妖,野性难驯,可小女子观她面相,见她身上不仅无杀孽, 反而还隐隐沾染了一丝功德气。只怕是常年在身负大功德的大能身边才能有如此机缘。既然大能能留下她, 想来她也不是恶妖!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望道长手下留情,饶这小小妖精一条性命吧。”

    小青却轻哼一声:“这老道哪里是要我的命,他是要我手里的丹药。这丹药乃是大能所赠,怜我修炼不易,却不想引来此等恶道追杀……”

    白衣女子瞬间便冷了脸, 看向老道:“当真如此?”

    老道轻哼一声:“一派胡言。”他暗暗的观察白衣女子,也不由的被她所散发出来的威势所摄,便道:“既然不是杀人夺药, 贫道今儿就先放这孽畜一条生路。以后若是胆敢为恶,定斩不饶。”说完,一闪身,便不见了人影。

    小青常松了一口气:“果然, 这有因没果的东西是不能拿的。”

    白衣女子就摇头:“你才多少道行,就敢跟这样的人对上。以后千万小心些, 莫要逞强。”

    小青见这女子要走, 急忙一把给拉住:“敢问姑娘高姓大名, 今日救了我小青性命,他日必当报答。”

    白衣女子看向小青的眼神就和缓多了:“知道报恩,可见本性不坏。今日救你性命,不过是顺手而为。再者,我也是不愿看到同类遭难。”

    “同类?”小青上下打量白衣女子,“你说你是我的同类?”

    白衣女子左右看看,见周围无人,闪身就没入西湖水中,化为一条巨大的白蛇在水里一晃,转瞬又出水,依旧是一白衣佳人。

    “啊!”小青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围着白衣女子不停的看:“为何你身上没有一丝妖气?”

    白衣女子轻笑一声:“我姓白,名素贞,乃是在峨眉山修炼了一千七百年的白蛇。得了观音点化,得知人间尚有一段因果未了……”她三言两语,便把当日小牧童救她的事说了,“如今只为报恩而来。”

    小青眼里就闪过一丝艳羡,有几个大妖能得观音点化呢?既然是自己的恩人,“还请白姑娘住下,这找寻恩人想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吧。我如今住的地方,几乎是不见人的。在里面也不妨碍修炼,离西湖又近便,要是不嫌弃……”

    白素贞捂嘴一笑:“小青你瞧着,倒是学会了一些人间的礼数。”

    小青尴尬的笑了笑,化为青光一闪:“姑娘请跟我来。”

    仇王府一派破败,却是藏身的好去处。白素贞暗暗点头,便也留了下来,又问小青:“原以为你是哪位大能身边的妖宠,偷溜出来玩的。但看你如今这住处,只怕在这里呆的时间不短了。”

    小青哈哈就笑:“哪里有什么大能?是我意外碰上一对夫妇,那男子一身龙气龙威冲天,那女子一身功德光华璀璨。他们倒是不拿妖当做异类,来往几回,倒也有些交情。”说着,她眼睛一亮:“白姑娘,要不然,你随我去见见这两人如何?你不是要寻访恩人吗?”

    “去见异人倒也可,只是观音提点,要我清明往西湖寻高人……”白素贞算算时间,倒是还有些时日才到清明:“寻恩人之事倒是不急了。”

    “那便跟我去见那位金家娘子如何?”她忙道:“你若有什么需要的,只要他们有,能做交换的,他们都乐意交换。比如我,她就曾答应我,给我一缕功德之气。既然你我为同类,这一缕功德气,我让给你便是,顺便了结了你我之间的因果。”

    一缕功德气,能叫蛇脱胎换骨。以此来报答救命之恩,倒是说的过去。

    只不过白素贞摇摇头:“这是你的机缘,我怎可抢夺。你们能见面,是缘分。我拿你当妹妹,以后这话万万不要再提。”

    妹妹?

    这个称呼有些陌生,但还是叫人觉得温暖。一个人的时间太久,谁都会觉得独孤,甚至有时会觉得无助。她见过金家夫妻恩爱相处,她见过书呆子的姐姐姐夫为他劳心劳力,那时候她就想,其实有个家人挺好的。

    可是,她是妖啊!哪里来的家人?

    却不想这从天而降的姐姐,一声‘妹妹’叫她突然眼窝一热,鼻子一酸,就要哭出来了。她盈盈下拜:“姐姐,小青见过姐姐。”

    白素贞没想到小青竟是当了真了。她犹豫了一下便道:“罢了,这许真是我们的缘分。”

    一个异常美貌的白衣姑娘带着一个青衣姑娘走到大街上,回头率自是百分之百。这两人一身打扮,甚至扎眼。小青带着白素贞一路来找桐桐和四爷,却没想到还没靠近大门呢,里面就传来小鲤的声音:“小蛇,你又来作甚?主人不在家,速速离去!”

    小青轻哼一声:“你家主人去哪了?”

    “去陪相公赶考去了。你们过了清明再来吧。”小鲤摇着尾巴,看家护院的活儿做的特别顺手。

    小青无奈的看白素贞:“姐姐,看来咱们来的不巧。”

    “没关系,有缘总能遇见的。”她这么说着,就朝这家的大门多看了两眼。

    那边许大娘子从金家的门前过,见俩姑娘对着大门的方向,就笑着迎过去:“两位姑娘可是找金家娘子?不巧的很,金家娘子陪着金相公赶考去了。”

    白素贞忙道:“多谢夫人告知。”

    说着,就跟小青跟人家告辞,等人走远了,许大娘子还有些恍惚:还有这般美貌的女子,也不知道哪家儿郎配得上。

    却说林雨桐和四爷带着一房的下人,才在客栈租赁的小院住下,就听到小鲤千里传音,说是小青带着一个白衣姑娘去过家里。

    林雨桐跟四爷说:“估计是白蛇。”

    可四爷的关注点不在白蛇上,而在新打听来的消息上,“省考的主考是学政林大人。这林大人名叫林元坤。”

    林元坤?

    要是没记错的话,秋叶的魂魄告知林雨桐,原主的亲身父亲叫林元道。

    林元道……林元坤……这一听就像是兄弟。

    “县太爷的夫人的嫂子的妹夫是林元坤。也就是说林元坤的夫人是县太爷夫人娘家嫂子的妹妹,这两家是姻亲。怪不得她说瞧着我面熟。想来以前一定是见过的。”林雨桐看四爷:“怎么办?认亲吗?”

    四爷摇头:“不急。最近你别出去晃悠!”

    那就不晃悠。

    先不说这考试里有没有回避这一条,就只人家家里的姑娘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就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窥探。这对两人现在的处境都不算有利。鉴于这一点,林雨桐几乎是不出门。如果非要出门,必是要以面巾遮面的。

    结果考完了等放榜,四爷的成绩不好不坏,居中而已。

    “怎么会呢?”难道林元坤也不清廉?

    “既然知道林元坤可能是‘你’的长辈,那以后少不得还会有瓜葛。我若籍籍无名还罢了,要真是考的扎眼了,你猜会不会有人牵强附会……”四爷这么一说,林雨桐就明白了。

    也有道理。

    如今,低调就是王道。

    怕碰见不想碰见的人,两人没有多留,叫唐久他们收拾东西,这就走。

    此时清明刚过,春意渐浓。江南的春天要比冬日招人喜欢的多。

    杨柳依依,春风和煦,沿江而行,确实叫人心旷神怡。

    林雨桐就问四爷:“殿试还去吗?”

    “不急。”也真不能急,法海那和尚就是个大炸弹。偏金山寺是梁相国出资修建的。这里面的瓜葛,可不一般。真要是这法海把那些话告知了梁相国,那去了就是送死去的。

    所以,这法海和梁相国,必是要先除掉的。不除掉这两人,谁的日子也别想安稳。

    回了钱塘,一下船便听说一件事:县衙的库银被盗了。

    林雨桐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大青虫,叫大青虫帮着叫小青来一趟。

    “她回来了。”小青背过许宣,跟白娘子这么说。

    白素贞‘哦’了一声:“那你就去了。官人在家,我今儿就不去了。”

    小青跺脚:“姐姐,你怎么……”说着,叹气一声:“好吧,我去去就回,不耽搁的。”

    见了林雨桐,林雨桐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这一开口,很多事就露馅了。你连最起码的修炼都不能,怎么可能就知道这么多事。

    小青问林雨桐有什么事要她做。

    林雨桐想了想就摇头:“是听小鲤说,你来过,所以才找你问问,你之前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事啊!”小青忙道:“是我姐姐……”她倒是不瞒着林雨桐,把白蛇报恩的事说了,“您说巧不巧,我当那恩人是谁,没想到竟是之前见过的书呆子。在西湖的断桥上,我一眼就瞧见了他。不过我那姐姐也是个傻人,只看书呆子长的俊秀,就一眼瞧中了他。这一动了凡心,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两人如今成了亲,端是恩恩爱爱,眼里再是没有别人了。当时知道那是她的恩人,我便说了,给那位书呆子买房置地,然后给他一些银两,叫他能说上一房贤惠的媳妇,这便是恩同再造了,跟救命之恩相抵,也是使得的。可惜,她就是不听,如今,倒是跟一普通人结成夫妻。还说那是她命里该有这一劫,反正我是不明白的。”

    林雨桐就问她:“那他们如今住在哪里?”

    小青朝城外的方向努努嘴:“就在仇王府啊!”说着,便是自得起来,“你现在去看看,如今的仇王府是个什么样子,恢复了几分当年的样子。”

    林雨桐就呵了一声:“……你知道那么一座府邸,想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需要人工多少,耗费多少时间心血,又需要耗费多少金银?”

    小青朝林雨桐看,觉得她的表情很是莫名其妙。

    林雨桐就摇头:“你那姐姐,得菩萨点化,除掉了一身妖气。菩萨便是希望,她做一回真真正正的人。可是她做的是人吗?”见她双眼迷茫,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几分茫然,林雨桐就把话往透的说:“你知道那仇王府是谁的府邸别院吗?那是反王的府邸别院。仇王因附逆秀王谋反,满府上下,尽数被杀。当年的府邸如何,只看残垣断壁就可判断出一二来。这样的一座府邸,本该是收归朝廷的。到了朝廷的手里,或是由天子赏给有功之臣,或是尽数变卖,钱财收归国库。可惜,这地方闹起了鬼,卖不出去,如此一耽搁,被你们私下里占有,人又不敢过去,才变的破败了起来。可哪怕是它再怎么破败,那地方也没人敢私自占有,因为那里的地皮连同上面的一草一木,本来都该是属于朝廷的。这样一个地方,你们作为异类,平时住着也就罢了。怎么还敢化成人形之后,堂而皇之的将之改成府邸呢?犯了如此忌讳尚且不知,还自得本事了得。岂不愚蠢?”

    小青瑟缩了一下,“这……那里应该无人前去……”

    林雨桐又是冷笑:“这也是你们遇上许宣那个书呆子了。仇王府距离钱塘能有多远?本地人谁不知道那里情况。你问问许宣,看他听过那地方没有。那么一个在大家的嘴里早就不是人能住的地方,却不知不觉中变了一个样子。要真能变个样子,不说五年前,得至少三年前,那里就得动工。这做工的人手从哪里来,里面的一砖一瓦陈设帷帐,可曾见过有人采买?若是有,钱塘县这么大点的地方,怎么会没有一点消息?行!做工的可以是别处来的,采买的东西也可以是别处运来的。可这那么多人做工,这吃的用的,总不会舍近求远吗?不说别的,每天前往清波门的船夫们,谁听说过这件事?一点动静都没有,平白在朝廷的地盘上冒出一座偌大的府邸来?你当人家都是傻子?还有,你知道那么一座府邸,多少个下人才能打理的过来吗?我告诉,没有两百人,是运作不来的。你们是几个人?一个你,最多就是你手心里攥着的五个鬼。这也就是许宣那书呆子没见过世面,才信你们的话,换个人试试。荒郊野外,孤魂野鬼出没的地方,一个美貌的姑娘带着一个丫头,几个下人,连同凭空冒出来的华贵府邸……这是要吓死人的。”

    “这……”小青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这……哎呀!你们人就是麻烦!”

    林雨桐又说她:“县衙的银库是你偷的?”

    小青哎呀了一声:“这不是姐姐想给许宣开一家药铺吗?得一百两银子……”

    林雨桐真被气笑了:“区区一百两银子,为什么要去偷朝廷库银?”

    “那要不然呢?”小青还莫名其妙呢,“要不然上哪里弄银子去。”

    “那你知道朝廷的银子都是带着印记的吗?”她这么一问,小青又摇头:“有印记吗?”

    作的一手好死!法海不收拾你们收拾谁?

    人家王道灵别管是坑蒙拐骗还是什么,但人家还知道自己赚银子,怎么你们倒是干脆,直接来了一手盗库银。

    林雨桐就跟她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没有银子,对别人来说,是千难万难的事,对你们而言,却是最容易的。”她掰着手指跟她算:“想要获得一百两银子乃至更多,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赚。怎么赚呢?告诉一个最简单的。那荒山野岭上,野生的天材地宝,像是人参啊,黄芪啊,这些东西,也不要年份太大成精的那些,哪怕是三五十年年份的,有上三五支,价值也不只是一百两银子。对于别人而言,想找这些不容易,但对你们而言,应该天生就对这类东西有感应才是。得了药材,拿去药铺换成银子。这药救了人,还有你们功德。怕从天地取材,有了因果,你可以取一棵又种上三五棵,补上对天地的亏损。这不就完了。这便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财之道。何苦冒险去偷?”

    还能这样吗?

    小青催林雨桐:“虽然当人好像很麻烦……但是你……你继续说。”

    “好!继续说。”林雨桐伸出第二根指头:“如果想不来自己赚钱的门道,还有一种办法,那便是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亦或者,是做交易。比如说跟我做交易或者是跟我借。”

    “可是你不在啊!”小青辩解了一句。

    “我虽然不在,但你们这钱就非是立马当下马上就得用吗?”林雨桐这么问了一句。

    小青就不说话了,确实不是非得马上用的。

    “既然知道我过了清明就会回来,为什么不等等呢?”林雨桐就说:“开口问我借,将来或是还银子,或是用其他的东西抵账都行的。跟我做交易,叫你吃亏了吗?”

    没有!所以,替别人干活,跟别人做生意,也是正确的来钱的办法。

    小青似有所悟。

    但林雨桐的话还没说完:“再说这最后一条,就是实在没办法了,偷了。可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去偷银库呢?县太爷不是个清官,他自己的银子只怕不比银库的里属于朝廷的银子少,你怎么不去偷呢?光是她姨太太首饰匣子里的首饰,多少个一百两换不来?偷了银库的,这属于偷了朝廷的,性质严重的话,这都等于谋反了。况且,你知道银库的银子是做什么用的吗?它许是用于赈灾,用于救济。县里不出事还好,若是出了事用银子的时候才发现银子没了,多少人会因此而丧命,想过吗?这杀孽只怕得算到你们头上。反之,若是你只偷了县太爷的,那再是县太爷,那也是个人的。况且,他的银子不能见光,丢上个一千八百的,都不敢张扬。就是被发现了,他捏着你的把柄,你也捏着他的把柄的。只有他怕你的,没有你怕他的。这样的银子,你就是随便花,也不出了事。况且,那是不义之财,你拿它开药铺救人性命,功过也可相抵。你们可倒是好,直接偷了朝廷的银子拿去给许宣用。你们这是嫌他死的慢,不害死他不肯罢休吧。这是报恩吗?寻仇都没这么狠的!”

    小青‘啊’了一声,捂住嘴满脸的惊容:“这可如何是好……我这就回去把银子还回银库……”

    哎呦!好一个天真的妖啊!

    林雨桐气道:“我说了这么半天你听什么呢?你还回去?那你还不得惊动人吗?”见小青还是不明白,她就道:“你偷偷的,把库银放到太爷姨奶奶的房间里去。剩下的事,就不用管了。后续的扫尾,自有县太爷处理。”

    “明白!”小青身影一闪,化作青光,想想又化成人形,“我这就去办。”

    走着出门,走着从街上穿过去,然后上船,搭船离开。

    四爷却说林雨桐:“你教坏妖精了。”

    可一个好妖精,自以为好心办的事,那杀伤力简直是杠杠的。要真是盗了官银的罪名给许宣坐实了,别说许宣了,就是李公甫夫妇包括许宣做工的药铺,只怕都难逃干系。这么多人,若是都因为两条蛇的‘无知’而受牵连……你说这上哪说理去?

    “……所以,咱们差点害死官人。”白娘子懊恼极了:“这事怨我,怎么就……”

    “不是,姐姐,这事怨我。是我差点闯了祸。”小青看看这仇王府,“姐姐,这里也不能再呆了。”

    白娘子咬牙:“你先把银子处置了。就按那位金家娘子说的办。然后……今天晚上,等相公睡了,你陪我去见见这位恩人。若不是她提点,咱们险些闯下大祸。”

    “是!”小青应了一声,就去办事了。

    人刚走,许宣就从屋里出来:“娘子,你在哪里?”

    白娘子赶紧扬起笑脸:“官人,我在这里。”

    许宣忙过来:“一觉起来,竟不见娘子,我这心里,顿时就慌了。”

    白娘子脸上有了几分红晕:“我能去哪里呢?官人只管安心便是。”

    “唉!”许宣拉着白娘子的手:“娶的你这样的如花美眷,每天过的都如同是做梦一般,就怕梦醒了,你却不在了。”

    这话叫白娘子好生心酸:“我会陪着官人的,莫要不安。”

    晚上,等许宣睡的踏实了,白娘子才起身,跟小青离开,骤然出现在林雨桐和四爷家的院子里。

    小鲤还是有些用的,至少能在主人和不一般的客人说话的时候,设置结界。也不怕家里的下人听到什么动静。

    还别说,这白娘子确实瞧着温良。她一间林雨桐就行礼:“娘子与我有大恩。若是官人有个万一,我……”

    林雨桐摆手:“我只是提点小青而已……其实,没有我插手,许相公也不过是有些牢狱之灾,受些皮肉之苦而已。”

    这就是这样,也足够叫白娘子心疼的:“……我本是想帮官人立业,可心急差点办坏了事。如今,我还是想帮相公开一家药铺,这是他的心愿。再说,治病救人,也是积德的好事。不过,我再不敢贸然行事。今儿听了小青的提点,真是叫我茅塞顿开。我有个不情之请……”

    “但说无妨。”林雨桐也想听听她想说什么。

    “小青今儿回去说了君子取财之道,这倒是给了我启发。夫人乃是有大德行的人,我这不情之请便是,夫人看,能不能出资,咱们合伙做这个买卖。官人看诊开药,我呢?就像是夫人说的,药材,尤其是珍贵的药材,这些对于我和小青而言,是再容易不过的事。这生药的生意,也是许家祖上的生意,想来做起来也不会引人侧目。”她坦然的说着的她的心思:“我找夫人合作,一则,是因为夫人有大德行。小青不过跟夫人偶有交易,便沾染了功德之气。我想,要是跟夫人合作,我不敢奢求什么,只要官人能得贵人庇护,便是我的造化。二则,金相公是有大才之人,以后前途自是不可限量。小小药铺,小小生意,能得官家相护,生意才能长长久久的做下去。三则,我也是想着,贵人之志不在黄白之物上,可这我才初踏红尘,便感觉无钱寸步难行。贵人想要青云直上,不依靠钱财,却也缺不得钱财,这正是两厢便宜之事。四则,看了夫人给小青的培养丹,我便知,夫人乃是岐黄高手。以后店里可以代卖夫人所配丹药,夫人不缺钱财,但是这救人积德之事,想来夫人不会拒绝。这便是我的一点小心思,不知道所提之事……夫人意下如何?”

    好聪明的白蛇。

    举一反三,这里面的什么弯弯绕,竟是都明白了。

    林雨桐点头:“既然是两厢便宜,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白娘子大喜,“那等我处理完因莽撞而惹出来的事端,便正式登门拜访夫人。”说着,就起身跟林雨桐道别。

    林雨桐也正想看看,她是如何处置那么多漏洞的。

    回了仇王府,小青就问:“银子的事情解决了,可这府邸的事,如何跟官人说?”

    白娘子咬牙:“叫白福出来,我有事要交代。”

    小青张开手心,白福就飘了出来:“白娘娘,小青姑娘,可有差遣?”

    白娘子就招手叫白福到跟前,然后低声交代了几句:“……可都记准了?”

    “记准了。”白福点头:“保准出不了差错。”

    白娘子进了卧室,看着床上的许宣有些不忍,但还是施展了法术,就见许宣飘着朝湖边的船上而去。而白福瞬间化为一个老迈的船家,站在船头。

    等许宣一觉醒来,朝身边摸了摸,不见娇嫩的身躯,瞬间就惊醒了:“娘子!”

    “什么娘子?”年迈的船夫端着一碗鱼汤进来:“这位相公,你可算醒了。你这都昏迷多少天了,要是再不醒,小老儿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许宣看着船夫,觉得面熟:“你不是那个……那个载着我游西湖的老人家嘛。对了,我娘子呢?”

    “什么娘子啊?”老船夫莫名其妙:“当日相公搭船,下雨了非要站在船头,这淋了雨,就晕倒在我的船上了,哪里有什么娘子?”

    “不对啊!船家!”许宣蹭一下坐了起来:“你忘了吗?我先上的船,后来下雨了,就有俩姑娘在岸边叫船,我叫你靠过去,然后叫两个姑娘上了船……那俩姑娘呢?”

    “哎呦!小相公啊,你这是病糊涂了吧。”船家一副吃惊的样子:“还是被什么精怪给迷了心智了,这船上只有我跟相公两个人,我又不知道相公家住哪里,想找家人都不容易……再说了,也没有什么姑娘不姑娘的,相公那天上了船,只说要去清波门……”

    清波门?

    许宣一拍脑门:“对了!是我记混了。不是清明那天……是我去清波门那天……那天……”他使劲拍了拍脑袋:“那天明明去了白府,见了娘子的啊!难不成这些天的恩爱,都不过是梦一场?”他蹭的一下站起来,船跟着猛烈得的摇晃起来:“船家,你靠岸。我要上去找……找我娘子……”

    按照记忆里的地方,找到了仇王府,可是哪里还有白府的影子,残垣断壁,依旧是那破败的样子,哪里有什么娇滴滴的娘子?

    这?

    许宣一路回去都浑浑噩噩,失踪了好些日子的许宣一回来,就病了。病里一直喊娘子,把许大娘子给愁的:“这可怎么是好?”

    李公甫又给请大夫,又给抓药:“还不是你!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他说碰见个姑娘,人家对他有意思,你就信他的,还真催他出门去找!这不是瞎胡闹吗?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真是随随便便的跟汉文成亲了……哼!那这得是什么样的姑娘?”

    “你这人,就不能少说一句。”许大娘子轻哼一声:“不知道我这心里正烦着呢。”

    正说着话,就听外面有人喊:“家里有人吗?”

    是非常清脆的属于女子的声音。

    许大娘子就出去:“谁啊?”

    结果一碰面,许大娘子就指着小青:“咱们见过吧?”

    小青也一脸惊讶的样子:“没想到是夫人家。是,咱们见过的。没想到这么巧,我才想问问巷口第一家,您那邻居家的屋子卖不卖,打问打问,谁知道走进来,是您呐。”

    许大娘子朝隔壁看了看:“卖的卖的!他们一家要回乡下去,这屋子自然是要卖的。”

    “那能烦请夫人帮我们问问吗?”小青朝外指了指,“不瞒夫人,家中就我跟小姐二人。小姐来投亲,亲眷却遍寻不着。想着,干脆在这里落户算了。找房子找了几天,听人说这里的治安是最好的,全赖这里住着一位好的差大哥,这才……”

    许大娘子就更开心了:“这没什么麻烦的,我去问问。”出门就见那漂亮的姑娘站在门口,朝她盈盈一拜,心里更熨帖了。心里寻思着,这姑娘是孤女,跟汉文……倒也是配得的。

    她越发殷勤的帮着把院子买了,归置好了:“有麻烦就喊一声,我们就在隔壁,是听的见的。”

    回去就跟李公甫说:“要不要请个媒人去问问?不是我说,那白姑娘端是好人品模样,还有小青那丫头……”

    小青?

    晃晃悠悠起身的许宣听到这个名字,浑身一个激灵,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门就进去:“姐姐说小青?小青在哪里?”

    许大娘子被弟弟的样子吓了一跳,朝隔壁指了指:“就在隔壁……”

    话没说完,许宣就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两口子一看这不对啊,怕许宣是失魂之症,冲撞了人家姑娘,就赶紧追了出去。

    追过去就看见许宣抓着小青的胳膊一个劲的摇晃:“小青,是你!真的是你!我娘子呢?我问你我娘子呢?”

    小青不敢使劲的推搡,只道:“这相公好生无礼,我跟我家小姐才搬来,哪里知道你家娘子在哪里?”

    正说着话,白娘子从屋里出来,说小青:“青儿,不可这么说话。”

    而许宣,自从白娘子出来,他就傻愣愣的对着白娘子的方向又哭又笑:“娘子,你去哪里了?叫我找的好苦。”

    白娘子刚要上前,小青轻咳一声,白娘子顿时停住了脚步,然后背过身去:“这位相公慎言,我还是未出嫁的女儿身,相公这么说,可叫我以后……如何是见人?”

    “娘子!”许宣还要上前,被小青给拦了:“这相公怕是病了……”

    “是病了是病了。”李公甫上前,赶紧把许宣给拉回来:“癔症,见了谁都叫娘子,当不得真的。我这就带他回去好生看管。”

    许大娘子也满脸的尴尬:“是啊!是啊!对不住啊。”

    可被硬生生的带回去的许宣进了许家之后却道:“姐姐,相信我,我真没病。她就是我娘子,再是错不了的。我们明明成亲了……”

    “你说是梦里吧。”李公甫这么问。

    许大娘子却觉得这许是机会:“哪怕是梦里,这也说明这是天造地设的姻缘嘛。我看这事能成!”

    于是,林雨桐接到了许大娘子的请托,请她去给许宣向白娘子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