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11.滚滚红尘(4)三合一

1311.滚滚红尘(4)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滚滚红尘(4)

    耳边像是有人说话,但四爷没抬头, 更不能左顾右盼。这州试跟以后的县试也差不多, 都是在衙门的正堂举行。正堂放不下那么多人, 连外面的走廊里都安排上了。主考官坐在主位上,几位副考连同州学的学政教谕等人, 满场的转悠。平均下来, 差不多十个考生就有一个监考官员。

    进来倒是没人搜身,可这没人搜身并不等于你有机会作弊。这么多人人多嘴杂, 真有人想如何, 宁肯在阅卷的时候调换卷子放水, 也不会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叫人抓住了把柄。

    这次进来是可以带着护身符这些符箓的,下次只怕就不行了。四爷还寻思着,既然这符箓能画, 不知道刻出来刻在簪子一类的东西还没有作用, 他觉得这很值得试试。

    尽量的忽视念叨声,可那念叨声还是断断续续的传到四爷的耳朵里,有人在说:“……什么破文章……狗屁不通……”

    随即声音又低下去了,像是在推敲词句的样子。

    他不管了, 他答他的卷子, 面不改色。

    但除了四爷,好些人都听见了。有些人以为是别的考生在自言自语, 但考试嘛, 人家该考试考试, 只当听不见。可有些人, 就坐不住了,想这边看看,那边扭扭,心说这哪位仁兄这么那什么,这种场合也敢这样,还没被赶出去也是奇迹。左顾右盼看着的人多了,上面的惊堂木就拍响了:“……再不遵守考场规矩,休怪本官无情。”

    考场顿时一惊,除了那个念叨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了。

    好些人都把这位神神叨叨的仁兄当成了后台很硬的那一类。

    不过四爷看看来回走动的这些监考,好似他们压根就听不到这些声音一样。

    四爷正答卷了,就听耳边有人说:“好文章!可惜了可惜了!可惜这么好的文章应付州试!”很是惋惜的样子。

    看来,这是个呆在考场出不去的老鬼了。见过的考卷多了,自有他的判断。

    而坐在四爷侧面的许宣,正答题呢,就听耳边有人说:“破题平平,不见亮色。若是文章不见起伏,注定是要落榜的……”

    许宣一听‘落榜’两个字,手下一抖,险些就有墨点落在文章上。

    谁在说话,许宣彻底的慌了,这边看那边看的,看到的都是低头答题的人,并不见谁说话。

    他疑惑的皱眉,刚要提笔落下,就听那个声音又说:“答什么啊?不说你这文章不行,就说……你这样的考不上的。坐在最后的几位相公,都是提前知道考题的,你说你这样的……何必费这心思呢?像我一样,学到老考到老,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考出来。不如我的早就做官了,可我呢?这时运不济,怎么考都不行,不是我说啊,小相公,你这人命里真的一点官运都没有,反倒是有好几次牢狱之灾。回去吧!回去就别来了!”

    这些话跟蚊子哼哼似的,在耳边一遍一遍的念叨,带着某种回音。

    正心烦气躁呢,这人又说:“算了,你这会子肯定是恨死我了,回去之后,只怕会越想越恨。来来往往的,我见了那么多人,也就你能静下心来听我说说话了,我补偿你,给你指点指点。看你的右手边……那个人你看见了吗?”

    右手边?

    许宣扭脸,右边是买了他家祖宅的那位金相公。这人挺好的,姐姐姐夫也说看着就很有本事。他也认识的。还是同窗呢。不由的他就点点头,表示看见了。

    那个声音又说了:“这是个贵人。你千万别得罪他,最好能交好他。他能帮你遇难成祥,保你平安的做一辈子富家翁……”

    许宣从四爷身上收回视线,不由的左右再看看,低声问了一句:“你是谁?我怎么看不见你?”

    才问出来,边上的监考就呵斥了:“不要说话。这是一次警告,再有第二次,取消资格。”

    许宣缩了缩脖子,就听见那个声音长叹了一声:“你这样的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文采吧,也没有文采。那些出身贫寒但确实是有才的,早就传出名声了。他们别说是小声说句话,就是干点别的,这些人也不会说的。你生的这样文弱,脾气又老实敦厚,还这么容易轻信人。连我这做鬼的,都不忍心跟你说鬼话……”

    “啊!”许宣不由的捂住嘴,“鬼?你是鬼?”他左右的看看,头上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他受惊过度,声音一点也不小。

    这一出声,一个个的都朝他看过来。

    许宣看着考官们铁青的脸色,忙拱手:“不是……是有鬼!有鬼啊!他……他……他刚才还跟我说话……跟我说话呢……他一直嘀嘀咕咕的,你们都没听到吗?没听到吗?”

    之前听到声音的人心里都发毛了,是啊!真有谁说话了。这么一想也对,不能一个人小声说话,这么多人都听见了吧。

    “妖言惑众,简直岂有此理。”上面的考官发话了:“这是哪个县的考生,赶出去!赶出去。”

    这毕竟是在钱塘县的地盘上呢,李公甫那人别管怎么说,很有几分义气,也交好了一些人。他的小舅子出了这事了,就有伺候茶水的差役赶紧说:“大人,往年这样的考生也多了。有些出了门就疯了呢。还有小人年轻的时候见过的一个老考生,硬是在考完了心一松直接咽气了……这位小相公还算是好的,小人们立马把他送去让坐堂的大夫给瞧瞧……”

    宁肯说成是有病,也不能叫降下罪来。考场上妖言惑众,就是一顿板子打死了也是白死。

    林雨桐在外面等着四爷,正听小青说:“……这地方我压根就进不去,你这培元丹……”

    然后话没说完,大门就打开了。

    林雨桐蹭一下站起来,因为许宣被人拉扯着出来了。

    那些差役都是李公甫相熟的人,早奔过去找李公甫去了。其他人就奔着对面的茶馆来了。

    林雨桐就喊小二哥:“快给几位差大哥上茶,记我账上。”

    “哟!是金家娘子啊。娘子有礼了。”几个人就进来说话,小青就看倒霉蛋许宣:“他这是怎么了?”

    许宣惊魂未定,看见林雨桐赶紧就道:“金兄这一场出来,千万别叫金兄进去了,里面……里面……里面闹鬼啊!”

    “鬼?”小青看他:“什么鬼?”

    “就是啰嗦鬼。”许宣端着上来的茶,一口给干了,“就是鬼……”他看向差役:“你们也听到了对吧?”

    几个差役你看我我看你的:“许相公啊,这话千万别乱说。官老爷坐镇,哪里有什么鬼怪!有鬼怪,那不是说老爷们不清明,科考不公道吗?”

    “就是不公道啊!”许宣忙道:“那个鬼可都说了……”

    “说什么了?”一个年长的差役赶紧打岔:“说什么我们可没听到,这公甫怎么还不见?”

    其他人忙打岔,又问起林雨桐,怎么在这里等着呢?考完一场就回家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又不是去外乡,不用担心等等。没话找话。

    然后李公甫是一路跑着来的,气喘吁吁的,估计是听说了,对着大家一圈的作揖:“内弟不懂事,多谢诸位了。明儿喜庆楼摆酒,答谢各位。”行了一圈的礼,这些人把人情赚到了,麻溜的走了。不想再听许宣说话了。

    李公甫又跟林雨桐尴尬的笑笑,那边许宣还要说话,就被李公甫揪住就走,林雨桐在里面还能听见李公甫的声音:“……听你说……我什么也不想听你说……你知道不知道这个举荐……得来不容易啊!你说你不好好考试,有谁说话没谁说话的关你什么事……”

    小青噗嗤一笑:“这个书呆子,还挺有意思的。”

    林雨桐摇头:“你瞧着有趣,可他的家人得愁死。这般不知道人情世故,要在这世上立足,岂不是处处碰壁?”

    小青一愣:“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那书呆子一看就不是在说谎,反倒是那些差役,个个都知道这里面有猫腻,可就是没一个敢说真话。哼!人就是虚伪。”

    林雨桐就看她:“你要做你,怎么都行。可你要做人,太太平平的做个人,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小青撇嘴,不知道有没有明白这话,只把那瓶培元丹递过去:“你要我做的事,我也做不到。东西还你……”

    “拿着吧。”林雨桐递过去:“就当我付给你的定金。以后……说不定还要用到你。”

    小青看了那瓶培元丹一眼,到底拿了。又递给林雨桐一个玉瓶,“这东西你拿着,不用多照管,需要找我的时候给里面的东西说一声,我随叫随到。”

    里面是一条小青虫,本体只怕不是那么大吧。

    林雨桐收起来装了,那边小青就告辞。

    四爷出来的时候,林雨桐都没敢急着问。还是到家之后,才问的:“不安宁?”

    “没事,那地方出不了恶鬼。”那家伙跟许宣说的话,四爷都听见了,就是死在考场的考生因为执念而不消散的魂魄而已。

    这件事对四爷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却直接影响到了许宣的人生。

    “念书也考不出来什么。”许大娘子见了林雨桐的时候跟她唠嗑:“我如今也是死了心了。”

    林雨桐知道,这许大娘子这次是真怕了。这都不是学问的好坏的问题。不说学问稀松平常,就真是学问好,将来坐了官了,就那性子,真成了惹祸的根苗了。

    “别的都是以后的事了……主要是他……回来就吓病了,现在还下不了床呢。”许大娘子觉得愁人的不行,花钱送给太爷姨奶奶那五十两银子还不敢跟人说。转眼过年就都二十了,啥也没有。以后可怎么办?

    李公甫呢,先在县衙里,想着找太爷说说情,不行的话,这当个书吏,抄抄写写,也是个营生。可人家哪里敢要这样的愣头青?

    这边没找见,又去书店,看看这里要不要抄抄写写的人,哪怕是在店里学学呢。人家也答应了:“行!能过来的时候叫过来也行啊。”

    却不想这许宣因着这一病,在家养病的工夫倒是把医书给翻了几遍。他祖上本就是做生药生意的,小时候跟着父亲对药材的药性也颇为了解。这一看,倒是给看进去了。李公甫说:“去书肆吧,那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读书人。”

    跟许大娘子说的时候,又说了一些不能对许宣说的话:“那书肆的李掌柜,三十岁上才得了一个闺女,爱若掌珠。那姑娘今年都已经十八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那必然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不怪许娘子这么想,一般耽搁到这么大的姑娘,肯定都觉得是这姑娘有问题。

    这话把李公甫给气的:“你懂什么?人家要产业有产业,要家当要家当,可就是有一样儿不称心,那就是没个儿子。这姑娘大了,想找个斯文的读书人,老实本分肯听话。可这样的读书人,人家也不愿意招赘……”

    “你什么意思?你想叫我弟弟招赘?”许大娘子不干了,眼泪就下来了:“我就知道,你那时候是说不嫌弃,都是哄我的话。我们许家,就剩下汉文这一根独苗了。你叫他招赘,岂不是要断了我们许家的根?李公甫,你……你……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说着,手就不由的拍到李公甫的身上。

    李公甫更气了,站起来躲了两下:“什么招赘不招赘的?只要成亲了,将来有了孩子,一个跟着李家的姓,一个跟着许家的姓,这不就得了。答应把长子给李家承嗣,李家的闺女都那般大了,人家会答应的。你说李掌柜两口子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还能当家理事几年?那么大的铺子,铺子后面两进的院子,还有城外几十亩的水田,不都是女儿女婿的。要不然呢?你说怎么办?上哪给汉文找个不嫌弃他无家无业,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的文弱书生去?”

    这话自然也不算是没有道理。

    等四爷州试的成绩出来了,以第三的成绩过了,那边李公甫就来请了,叫四爷去陪客。

    林雨桐正在家生气,为啥四爷的卷子只得了第三名呢。

    四爷也劝呢:“要真是得了第一,那里面也就没鬼了不是?”

    是!好像有点道理。

    没那么清廉,就闹鬼了。

    李公甫不光来请四爷,还请林雨桐:“请相公和相公娘子过去,帮我们陪陪客。今儿请了书肆掌柜和娘子,咱们也想请个体面人去帮着咱们待客。”

    那这就去吧。

    为了体面,两人出门还专门带了下人。

    因为过了州试,这身份上就有点不一样了。进去之后,那位李太太可很客气,后面跟着的姑娘也腼腆的朝林雨桐笑。

    林雨桐就明白了,这是要说亲。

    她陪着这李太太和李姑娘坐着闲话,隔着帘子能看见外面的男客。这姑娘一看许宣就红了脸,低着头扯着她娘的袖子不停的摇,看的出来,是极为满意的。

    李太太拍拍闺女的手,跟林雨桐道:“叫相公娘子笑话了。”

    外面的男人也在说话,四爷顺道叫李掌柜帮忙搜集各类杂书,李掌柜却说:“相公州试过了,这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只怕找了杂书来,耽搁了相公的时间……”

    “是内子闲来打发时间的,无碍。”四爷直接往桐桐身上一推。

    别人不好说人家的媳妇,泛泛的夸了桐桐几句,就顺着刚才的州试的话题说起来。

    李掌柜心里不安稳,就问许宣说:“许相公还准备考下去吗?”要是还想考下去,这婚事就得琢磨了。别等到人家出人头地的时候翻脸了,那才真是害了自家孩子。

    许宣摇头:“不考了。”

    李掌柜的心刚放下,就听见许宣说:“如今这科考,考上的都是些汲汲营营之辈。那有真才实学的,不一定出头。但有钱有势的,一定能出头。这样的世道,考上为官也没有什么意思。倒不如……”

    不如什么,话还没说出口,李掌柜的脸都变了,他干笑两声,小心的看了看四爷的脸色。

    四爷无所谓的摆摆手:“许兄说的是。”

    李公甫也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家内弟的话打击面好像有点大,忙道:“这里面肯定不包括金兄。”

    还不如不解释呢。

    李掌柜的呵呵笑了两声,再不说科考的事。只谈一些走南闯北的的见闻。

    饭菜倒是丰盛的很,许大娘子亲自下厨的。可没出门,林雨桐和四爷都知道,这婚事不成。李掌柜那么大年纪了,万万不会把闺女连同产业交给一个不通世事的人。

    李公甫失望的很,但许大娘子是一方面失望,一方面又松了一口气,“不成就不成!不成是缘分没到,我还就不信了,汉文这么好的孩子,会碰不到一个好姑娘。”

    这些事,犯不上林雨桐操心。许宣好歹还有白娘子兜底,跟其他人其他事没关系。她现在忙的是,一边学着画符箓,一边试着炼丹。而四爷呢,除了准备省试,他还试着把符箓刻在木牌上,刻在玉牌上,看看放在其它载体上有没有什么效果。

    忙着这些的时候,时间就过的飞快。印象里,好像还没怎么在南边过过年。

    杭州的冬天,并不会叫人觉得舒适。常在北边呆惯的人,到了南边,反倒是受不了它的冷。这种冷是那种湿冷。一进入冬天,三天两头的雨,潮湿冰冷,好像骨头缝都是冷的。这种时候,林雨桐就特别想北方的暖炕,都不敢奢望烧地龙的屋子的,有一铺暖炕也是好的。

    可就是一床暖炕,也轻易不能得。

    天气太冷了,打出来砌炕的泥坯子压根就干不了,而且这玩意特别容易受潮。要是照着原样搬过来,肯定是不行的。

    怎么办呢?

    炭盆。

    这是唯一一个取暖的方式了。

    当然了,被窝是塞汤婆子的办法实在也算不得好,这种温度是不均匀的。于是,一入冬,本来分被子睡的两个人又合成一个被窝了,得相互依偎着取暖啊。

    这段时间,林雨桐是不打扰小青的,因为按照蛇的习性,这个月份,是她最懒怠的月份,正该冬眠的时候了。就是小鲤,也是吃的少了。一天到外的,是动不了几下的。

    期间杏花想要靠近过几次,不过好似她对小鲤还挺忌惮了。也或许是她看到了小鲤的下场,竟是再没出现在林雨桐的视线里。

    日子一下子就惬意了起来,几乎都要忘了这个世界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生物了。

    过年了,家里只有两个主子四个下人,年也过的简单。

    两人都没有宗亲,也就是街坊四邻要拜年,像是交情比较好的李公甫家,备的礼物稍微好一些也就是了。另外,夫子家得正式拜访,再就是县太爷,再怎么说人家也有推举之恩嘛。

    带着东西上门了,四爷去前面,林雨桐去后面见太爷的夫人。在刚入二门的地方,先碰到那位姨奶奶,林雨桐塞了一个小匣子过去:“才说要拜访,今儿见到了,就顺道给您拜年了,您别见怪。”

    这姨奶奶笑的更真诚了:“跟你说一句要紧的话。夫人的娘家嫂子的妹夫,是学政林大人。”说着,就笑盈盈的往前面去了。

    这是说叫自己走太爷夫人的路子?

    还是算了。推荐是敲门砖,这一步走了也就行了,剩下的……不用。

    只要是文章好,只要不直接淘汰,名次这些都无所谓的。推荐只是获得一个机会,州试可是实打实的考出来的,省试必然也能考出来。

    因此,就是平常的见了礼。林雨桐不热情,不想这位夫人倒是热情的很:“……不知道金家娘子,娘家姓甚?”

    “姓林。”林雨桐笑了一下:“听说夫人是京都人。”

    “是!是京都人。”太爷夫人看着林雨桐又打量:“娘子可有亲眷在京都,不瞒你说,我总觉得娘子有些面善。”

    “我娘家也是京都人。”林雨桐泛泛的说了:“许是在哪里跟夫人碰过面也不一定。”

    “敢问娘子娘家是……”她这么一问,林雨桐就赶紧说:“小户人家,不值当夫人动问。”

    这夫人倒是不问了,也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

    不管信没信,林雨桐都觉得,现在不是替原身找娘家的好时机。

    过了正月,许大娘子又上门了。这次上门是想要林雨桐要花样子的,“给我那弟弟做了一套春衫,我们家那口子给汉文在药铺找了个活计,先干着吧。”

    “那是好事啊。”故事还是原定的轨迹在走的,林雨桐就说:“听说祖上是做生药生意的,许相公在药铺历练两年,定是能重操祖业……”

    这是好话。

    明明就是出门给人家做活的,愣是被说成是为了祖业出门历练的。这话说的好,听在人的耳朵里就是叫人觉得舒服。

    许大娘子心情明媚的离开了,到家的时候还跟李公甫说:“要是汉文能找个像是金家娘子那样的,我就没什么可操心的了。”

    李公甫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出了门才说了一声:“做梦!”

    人家的事,林雨桐没关注。只跟四爷商量着,说找个时间,去寺里找大和尚问问,这些练气法门的事。

    四爷就说:“二月二十九吧。”

    二月二十九是观世音菩萨的圣诞之日,那一日去寺里上香,也是那么一个意思。

    这次,两人都很正式。提前三天就斋戒,去之前特意沐浴,准备上永福寺找大和尚去。

    如今,礼佛的风气格外的浓重,往城外的人络绎不绝。光是等船就等了好半天。

    往上山走的时候,四爷就后悔了,“时间选的还是不对。”

    香客这么多,大和尚忙着呢。且没那么工夫指点什么练气法门呢。

    不过上了山之后,倒是叫人意外了。还是那个小沙弥,在门口等着:“两位贵人来了,师傅在禅房等着……”

    还真忽略了人家能掐会算的本事,什么人来什么人不来,人家都知道。

    推开禅房,却不是大和尚一个人,跟大和尚相对而坐的,还有另外一个看起来倒是年轻些的和尚,不过从这个和尚的气势上看,修为大概不低吧。

    大和尚笑着起身行礼:“两位施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

    林雨桐笑着回礼,将食盒递过去:“这是素点心,自己做的,您尝尝看。”

    大和尚还没说话,那个年轻的和尚猛地站起来看向四爷:“这位施主,可愿舍身出家……”

    嗯?

    林雨桐猛地就变了脸色,只看向大和尚:“您这是什么意思?寺里的僧人都这般无礼吗?一句话还没说,倒是当着人家娘子的面叫相公出家的。这是何道理?”

    大和尚一脸的尴尬:“误会!都是误会!”说着就看向年轻的和尚:“这是贫僧的师弟法海,在金山寺……”

    “法海?”林雨桐跟四爷对视了一眼,“这还是真是……”怎么那么爱叫人当和尚呢?

    法海看向两人,随后又盯住四爷的眼睛:“施主一身龙气,乃是君临天下之帝王之气……俗话说,天无二主……天下横出第二个拥有帝王之气之人,这是要霍乱天下之兆……为了天下生民不受战乱荼毒,还望施主放下心中执念,皈依佛门……”

    皈依佛门?

    放你娘的罗圈屁!

    什么心中执念!

    四爷想做皇帝吗?又不是没做过!至于有狗屁的执念吗?自己见识不够,偏说人家有野心。

    林雨桐刚要说话,被四爷一把给拽住了。就见他笑了,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大师说的是……最近心里总是烦躁,要是有机会能跟大师讲经论道,想来,总是该有些裨益……”

    法海大概没想到四爷会这么说,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就缓和了起来:“施主知道回头是岸的道理便好。”说着又看林雨桐,“女施主年纪轻轻却功德无限,想来是几辈子的善人修来的,还望女施主……”

    “好了!”大和尚直接打断法海的话:“师弟不是还要开坛讲法吗?时间差不多了……”

    法海这次没有违逆,出去的时候还跟四爷道:“贫僧静候施主……”

    四爷还礼,客气的送他出门。

    这边大和尚见林雨桐的面色不好,就带着几分歉意的道:“我那师弟……已是犯了痴了,却不自知……”话没说话,他一下子就顿住了,右手抬起来,拇指在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上点来点去,然后猛的朝天上看去,紧跟着就叹了一声:“……劫数啊……劫数……”他摆摆手,朝四爷和林雨桐道:“二位请回吧。咱们的缘分到这里就算是尽了……施主不用再来了……”说着,不等四爷和林雨桐再说什么,大和尚已经叫外面的小沙弥:“送客!”

    这就被送出来了。

    连为什么的都不知道,简直莫名其妙。

    先是法海要渡四爷出家,紧跟着大和尚又说什么劫数。

    这劫数是谁的劫数?

    等二人离开了,大和尚就闭关了,吩咐小沙弥:“若是法海师傅来了,告诉他,贫僧闭关了,谁来也不见。”

    “师傅!”小沙弥不明所以:“为什么啊?”

    “为什么?”大和尚闭上眼睛:“以为是契机,却不想……变成了劫数,法海他……可惜了……”

    “什么劫数?”小沙弥听的糊里糊涂的,追问了一句。

    大和尚摇头,却像是没听到小沙弥的话一般:“……也对,佛家尚有金刚,更何况一人间帝王……”

    再说什么,小沙弥就听不见了。他轻轻的起身,给大和尚收拾禅房,突然,他的视线落到了金钵上,一时好奇,不由的多看了两眼。可这一看,他不由的惊叫出声。只见原本黑漆漆的看不到底的金钵,里面倒影出一副画面来。一个通体莹白的巨大的蛇身在里面盘旋,然后一层层一层层的蛇皮褪尽,露出个人形来。

    “师傅……师傅……”他惊慌一直朝后退:“妖怪……妖怪……”

    大和尚一挥手,就要朝那金钵打过去,却不想外面一股劲风呼啸而来,将金钵夺了去:“师兄这是何必?”

    大和尚叹了一声:“罢了罢了!天意如此。”他一挥手把小沙弥推了出去,然后禅房的门紧紧关上了,还真就闭关了。

    却说林雨桐一路上回去还带着几分气愤,四爷却笑她:“怕我出家?”

    林雨桐看他:“你敢扔下我试试?”

    四爷哈哈就笑:“舍不得呢!”说着,就摸了摸她的头。

    瞬间,晴空万里。

    林雨桐雀跃了起来:“回去就打听金山寺。”

    “不用!”四爷说着就朝后指了指:“打听就太刻意了……你且等着看吧。”

    本来不想搭理的,谁知道这法海属狗的,逮谁咬谁。四爷满身龙气,这没法解释,但是武断的说人家有野心,想造反这就过分了。这话要是传出去,还了得?大江大浪都闯过来了,不能栽在法海这个阴沟里吧。毕竟,别的世界怎么走向,两人是没有剧本的。可这次不一样啊,提前要是知道剧本还给玩崩了,那真是……死的冤枉了。

    因此,本来不怎么关注主线的林雨桐,默默的观察起来了。

    先是许宣,这家伙被他姐姐跟姐夫塞到药铺当学徒去了。他读书不行,但学医还是有些天分的。他性子不要强,人品也确实没有什么瑕疵,性格上的缺陷就先不说了。只说他这脾性,当伙计当徒弟都合适。特别听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也不会偷奸耍滑。所以,差事做的,师傅满意,他自己也满意。

    而小青呢?也不知道冬眠醒了没有?

    小青不光冬眠醒了,还因为手里的培元丹,引来了大麻烦。

    此时,小青变回了本体,急速的朝西湖逃窜。会水是蛇的本性,但是这道士,在水里只怕是不灵了。

    “想跑?”一白发道士紧追其后:“孽畜,你手里的丹药,不知道是残害了贫道多少同门得来的……今儿不除掉你这妖孽给同门报仇……”

    “说是不是抢的,是有人送我的,你这臭道士偏不信……”小青化为人形当空而站,“你要不信……”

    “贫僧当然不信。”老道轻哼一声:“孽畜,还不受死?”说着,手里的佛尘就朝着小青打了过去,小青口吐鲜血直接摔了下去。她恨恨的道:“好个道貌岸然的道士,想要我手里的丹药,只管来抢便是,偏还说出一堆的理由……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滥杀无辜……”

    “还敢嘴硬?”老道手里的拂尘脱手而出,对着小青刺了出去。

    小青瞪大了眼睛,心道:数百年的道行,要完了吗?

    心中正不知道是何种的滋味,就见眼前白光一闪,一条白练将她托起,险险的躲过那一击。

    是谁?

    她扭脸去看,只见一美貌和善的白衣女子站在她的边上,眼里盛满了悲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