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04.黑白人生(28)三合一

1304.黑白人生(28)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白人生(28)

    问四爷是不是发了大财, 这是怀疑四爷黑吃黑了。

    四爷就说:“托你的福, 挣了不少。”他朝桐桐伸手,桐桐直接递过去一个黑皮箱过去:, 里面是本金五十万美金,“……其中四十万是本金。剩下的十万……算是利息了。”

    别人想不给钱就拿货,那是休想的。如今叫咱拿了货,该意思的就得意思到。

    但至于里面的其他意思……彻底给他装了一个糊涂,全然像是不知道其他的事情一样。就是带了货过去,交了货拿了钱。挣的那点钱也是自己冒险得来的。

    发财了吗?

    真发财了。要不说那么多人拼命都要干这一行呢。什么行业也不如这一行赚钱啊!高风险高回报啊!要这趟活儿真是林雨桐和四爷干的,那赚了差不多就是四百万美金。换成人民币几千万。

    林三娃都算是县城里的成功人士了。搁在大城市里,不算是特别有钱的人吧,但也算是小有资财的。他挣的那点,赶不上跑这一趟挣来的一半。

    当然了, 这钱和货都是要上缴国家的,两人是揣不到自己的包里的。不过光是这些贡献,奖金各方面下来, 估计也不少。

    难为桐桐一边把钱递过去,一边还在心里算计这趟任务干完, 能拿多少奖金回去。

    那边阿勇没直接接钱,而是身后跟着的人将钱接过去, 开了箱子验了钱,然后面无表情的又把箱子给盖住, 朝阿勇轻轻点头。

    阿勇这才笑道:“讲究!”回头又说后头跟着人:“那十万都下面的兄弟分下去, 就说是……小少爷赏的。”

    一个个黑衣黑裤立正重重的跺脚:“谢谢小少爷。”

    四爷点了点头, 那边阿勇就请两人坐了:“听说这次交货,可是有些凶险。”他一脸贱兮兮的样子凑到林雨桐跟前:“小童童,吓着了吧?”

    “哦!那倒是没有。”她笑的一脸的纯善:“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故意泄露了消息。不过……幸好来了这么一下子。要不然,阿潮那家伙,说不定真要拿我们黑吃黑了。也算是阴差阳错了。要让我知道这事是谁干的,我得……好好谢谢人家。”

    阿勇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嘴里啧啧有声:“小童童就是厉害。”比那只小野猫瞧着厉害的多了。他收起脸上的戏谑,看向四爷:“这样吧,这个酒店别住了。我给你们换个地方。还住酒店。但那酒店,是我的场子。要是不避嫌的话,不如就住过去。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

    这不是问愿意不愿意,而是问敢不敢。

    敢不敢住到他的酒店去。

    像是新安会这样的帮会,是有自己的产业的。比如夜店,比如酒店,比如赌场。有些是帮会的产业,分别交给不同的人打理。有些是这些老大们私下偷偷置办的产业。就像是常青的赌场,应该就是他自己的私产之一。

    如今阿勇说的酒店,林雨桐也不认为是帮会的产业,只怕那也是他的私产吧。

    本来张凯文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再在外面住下去,只怕很快的,那位张龙威就会发威了。在外面少不了受骚扰,住到阿勇的地盘却全程在他的监控之下。

    但想害相劝取其轻。

    四爷还是道:“你安排就行,我没有意见。”

    阿勇脸上就带上了几分玩味:“好!真是好胆色。”说着话,就跟跟着他的一个黑大个使了个眼色:“去安排。”然后看向四爷和林雨桐:“那就走吧。也不用太担心。还叫小乙跟着你们就行了。不过,这次也不要再淘气的把小乙给甩了。小乙是个老实人,你们别害的他被副会长责罚。你们不知道啊,这帮会里的家规,也不一般。”

    这是想说,虽然住在他那里,但是可以叫小乙看着。不用怕他软禁他们。

    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这常青跟阿勇,看着是有些不合,但其实,这两人的关系,要比想象的要亲密的多。

    “所以,你还是要防着阿勇的。”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一位眉眼特别分明,眼窝深,眉骨高,鼻梁挺,嘴唇宽厚。肤色偏着棕色。要说长相,其实只能算是一般。这位就是张昌文的遗孀,新安会的老夫人。

    而坐在她对面的年轻人却英俊多了。因为混血的缘故吧,他是标准的黄种人的肤色,可是比之一般的人脸庞又立体的多。

    他整个人看上去带着几分桀骜之色:“阿勇还是不错的。跟常青不是一回事。这些事你不用管了,我心里都有数的。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的倚老卖老,常青更是长着是父亲的义子,压根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龙威。”老夫人脸上露出几分怒色来:“阿勇你得防着。反倒是常青,你要重用他。他是你父亲的义子,谁都知道是你父亲将他养大的。没有你父亲,就没有他的今天。只要他还要脸,还要在道上混下去,他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但是阿勇不一样……阿勇跟他年纪相仿,资历相当,手段又比他更狠厉一层……”

    “妈。”张龙威站起身来:“您还是相信常青。可常青是不能亲自对我怎么样,但未必不能借着别人的手对我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吧,那个私生的回来了。”

    老夫人脸上刚才的淡然瞬间不见了:“那个贱人也回来了?”

    “听说是死了。”张龙威低声道:“您还不知道吧,阿勇打发他去送了一次货,又把他卖给华国警方,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不过这一次也是命大,竟然活着又回来了。他要是带着钱直接走了,我也就当没这事了。可这小心还敢回来,您说他想要干什么?阿勇如今把这小子困在他的酒店里,倒是常青,怕阿勇再下手,竟然打发他身边的小乙,寸步不离的守着。他这是防着谁呢?心又是向着谁呢?说是我爸的义子,对我都没多少情分,怎么会对一个早早送出去的私生子,有这么多的情分回护?他要不是找个傀儡对付我,还能干什么?总不能真是对记着我爸的嘱托吧?”

    老夫人冷笑:“那贱人死了。死了还敢叫她儿子回来。常青他……你不要管,这事,我找常青谈……”

    话没说完,管家就进来了:“老夫人,副会长来了?”

    常青?

    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张龙威冷笑:“叫他等着。”

    “胡说!”老夫人瞪了儿子一眼,然后看管家:“请大少爷进来。回家了,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妈!”张龙威瞪眼,“你这是干什么?”

    老夫人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下来了,吩咐管家:“先请大少爷进来,再去请大小姐回来,就说他大哥来了,叫她回来,一家人吃顿团圆饭。”然后瞪着儿子:“你要是做不来,就不要做了。你妹妹,许是比你更有天分。别忘了,你爸临走,这摊子可也不是留给你的。我看人会看错,你爸看人是错不了的。你做不来的事,你妹妹都做的来。”

    张龙威敢怒不敢言,只得起身低头:“我上楼换件衣服就下来。”

    他这边才上楼,那边常青就进了大厅。到了老夫人跟前,二话不说跪下就磕头:“义母,您身体还好吗?庙里清苦,以后一年去一次就好了。”

    老夫人起身将常青扶起来,“家常见面,这么多礼做什么?快坐!你来的正好,龙威刚好找一个华餐做的特别好的厨子,今儿包了那个饺子……我也叫了凤翔回来,一家人……自从你义父去世,咱们一家人可有些日子没一块吃顿饭了。”

    “是啊!”常青笑着,扶着老夫人坐下:“不过,今儿,儿子可要扫了义母的雅兴了。当年那个女人的孩子,回来了。要是义父在的话,不管是送走,还是留下,哪怕是打杀了,这……只要义父不说话,别人就都无话可说。可如今儿子为难呐!人家直接找到儿子跟前了,您说叫儿子怎么办?有心不接承吧,儿子怕人家指摘。说义父去了,小儿子回来了,都没人管。有心接承吧,不说怕义母不高兴的这样的话,就只帮会里那些有心人,只怕心思也会浮动。毕竟,会长接任的时间也不长,人心还不稳。后来,阿勇提出的办法,我没反对。这事,您问问阿勇就知道了。我心说,这要过不了关,不管是生是死,都与人无尤。他不是吃这碗饭的料。可偏偏的,他就好好的回来了。这一回来,该知道消息的都知道了。阿勇做的那些事呢,也都传出去了。今儿早上,九龙帮那边还给我巴巴的送了贺礼,这是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呢。再由着阿勇去安排,儿子就怕将来凯文真的出事后,帮会里有人出头挑事。”

    句句都合情合理。

    “大哥说的事。”一个清爽里女声传进来:“叫我说,大哥该把我这弟弟请回来,一家人一起吃顿饭才对。”说着就看着老夫人笑:“妈,您说是吧。我爸这都没了,您跟谁较劲了?我大哥这事做的妥当。不是我说,这帮会里,谁我都不服,就服我大哥。”话音落了,人还没进来,“别急,我换双鞋就来。跑了这半天,可是累死我了。”

    “是凤翔回来了。她倒是耳朵灵,只怕管家的电话打出去,她都到大门口了。”老夫人说着,就看楼上的方向。凤翔都回来了,龙威还不见人影。她暗自叹气,看来真是错了。自己的决定也不知道是为了龙威,还是害了龙威。

    张凤翔也就三十,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年纪。她一头利落的短发,穿着职业套装,进来就坐到常青边上:“大哥,有些日子没见了。”说着话,就从果盘里拿水果,亲自削皮,然后问老夫人:“妈,龙威呢?大哥来了,怎么不见他?”不等那边回答,就直接拿出电话,拨出一串号码:“勇叔,我那弟弟在你那吧,你派车送他过来吧。刚好我大哥回家了,我们一家人吃顿饭,也正好见见。”

    跟谁也没商量,就直接拍板定了。

    常青脸上带着笑,这位姑奶奶,可比张龙威那蠢蛋难对付多了。

    而四爷跟林雨桐,此刻则坐在车上。司机是小乙,副驾驶位上坐着阿勇。阿勇带着笑:“你们都是精明人,怎么处不用我提点。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句,老夫人虽然平时不过问帮会的事,可毕竟这么些年了,她又是跟官方联系的桥梁,所以,在帮里一直地位特殊……”

    所以,初一进门,就来了一个下马威。

    她的脚边,放着两个蒲团。而蒲团的两边,站着一男一女。

    边上的沙发上坐着常青,常青不停的给四爷使眼色,示意该服软的时候就得服软。

    暂时的服软其实是最好的办法,哪怕知道应该,可也做不到应该。谁都能叫四爷和林雨桐下跪吗?

    因此四爷看向常青,先问:“先父的灵位呢?”

    都没给亲爹见礼,跟你这老夫人见的什么礼?

    常青就看向老夫人,然后老夫人没说话,张凤翔说话了:“父亲的灵位在这里。”

    就在侧厅摆着。

    林雨桐跟着四爷进去,上了三炷香,鞠了三个躬,就完了。

    回到正厅,蒲团已经不见了。但那位老夫人也不见了。四爷和林雨桐跟常青点点头,然后转身,直接往出走。

    张龙威这时候才从楼上下来:“当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哥!”张凤翔皱眉道:“已经祭拜过父亲了,就可以了。有什么事,以后约到外面说也是一样的。”

    张龙威一把霍开张凤翔,朝四爷走了过来:“见什么见?有什么好见的?他倒是好大的架子……”

    四爷只看了他一眼,拉着林雨桐两人直接就走。

    “拦住!”张龙威喊外面的人:“今儿这三个头不磕了,休想走出这个院子。”

    话音才落,林雨桐伸手一把拎住对方的衣领,另一只手里的QIANG已经拔出来顶在他的脑袋上。

    “住手!”不知道几个人都呵斥出声了。

    林雨桐冷笑一声:“是走是留,我们说了算。认你,你是新安会的会长。不认你,你以为你是谁?”

    林凤翔手里的枪也举着,对着林雨桐:“放开他,什么话都好说?”

    “说个P!”林雨桐用QIANG一下一下的点着张龙威的脑袋:“自己没本事坐稳自己的位置,总害怕这个来抢那个来抢的?就跟谁稀罕他屁股底下的位子似的。跪下?给谁跪下?他也配!”

    “妈|的……”他一句话没说完,林雨桐的QIANG放在他的耳边边上然后扣动了扳机,‘碰’的一声,客厅里的灯‘哗啦’一声给掉下来了。

    好些人捂着脑袋蹲下了。张龙威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捂住耳朵,此刻,他的耳朵里只有嗡嗡声,他自己说了一声:“……真敢开枪……”都没听见。

    林凤翔的手指搭在扳机上,林雨桐的脚尖挑起一片掉在地上的灯的碎片,奔着林凤翔的手腕而去。这一片玻璃渣,如同一柄利刃,分毫不差的插|在对方的手腕上。应该是动脉血管,因为血就那么喷溅了出来,哗哗的流。

    常青赶紧呵斥:“都住手,先救大小姐,快!医生!”

    林雨桐却在四爷的示意下,用枪指着张龙威,直接出门。后面一群人跟着,但谁也不敢动。两人带着人质上了车,一踩油门就出去了。

    四爷给阿勇打电话:“……最好叫你们的人都别跟。信不信我把张龙威送到九龙帮去。”

    阿勇呵呵的笑:“小子!你到底是要什么?”

    “按我说的做,叫你的人别跟在后面跟尾巴似的。”四爷朝后看了一眼,然后调转方向,直奔码头。

    阿勇咬牙:“算你小子狠。行!按你说的办。”

    两分钟以后,就不见明处跟着的大波的人马了。

    半个多小时以后,奔到码头。手里有QIANG,随便上了一艘汽艇之后,人家都赶紧避开了。什么都没有命要紧。

    朝哪边开呢?

    “朝丽云山庄去了?”常青在医院的走廊上一把摔了手里的电话。这他|妈的,这不是拉自己下水吗?

    说不是自己撺掇的?

    谁信!

    阿勇满脸的讽刺,朝常青呵呵直笑,凑到常青的耳朵边上:“我要是你,我就……”他用手比划出一个QIANG的手势,然后‘哒哒哒’的一声:“都解决了,什么问题就都没有了。”

    常青很淡然的看了阿勇一眼:“你去,我奉你当会长。”

    “哈哈哈!”阿勇朗声就笑:“你真会开玩笑。”他的声音正经起来了:“这事你去处理一下吧,事情已经传出去了,丢人丢大了。”

    常青上岛的时候,林雨桐和四爷正在吃饭。而张龙威呢,被绑在椅子上,头低垂着。

    这次,常青对四爷和林雨桐可没好脸色了,他冷着脸:“你们以为你们是谁?真当自己是新安会的主子了?”

    四爷抬头看了他一眼:“我要是你,就赶紧想办法带人离开这里。要不然……咱们可就不好离开了。”

    “什么意思?”常青走过来,坐在四爷的对面,“你最好把话说清楚。”

    “话说的还不清楚吗?”四爷看他:“想要张龙威死的可不止是一个人。”

    “还有谁?”常青问完,然后就愣住了。

    他猛的一拍桌子,阿勇说的是实话。

    确实,想要张龙威死的不是一个人。

    继而,他愣住了,看向四爷:“你……是故意的!故意制造一个机会出来,就是叫人跳出来……”

    四爷看向还昏睡着的张龙威:“反正,我不会让他死在我的手里。而且,他暂时也不应该死。”

    常青明白了,阿勇此刻完全能弄死张龙威,然后再栽到张凯文的身上。张凯文和张龙威死了,而自己又和张凯文走的太近,跟挟持张龙威这件事脱不了干系。那么,帮里还剩下谁了?老夫人?张凤翔?

    对了!张凤翔!

    把这个女人给忘了。

    而自己呢?自己如今该怎么办?

    “带着张龙威,叫张龙威看看,谁想要他的命。”说着,四爷就笑了,“然后……他不该死在咱们的手里。”

    常青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就是先给对方制造机会,诱导他们谋反。然后在躲在后面出来清君侧。

    兄妹反目,骨肉成仇。手轻轻一翻,他们倒是从中间干净利落的抽身了。可这一池水,全叫这么给搅乱了。

    四爷见他明白了,就道:“不用担心,我对这个会长没什么兴趣。唯一要的,就是在华的代理权。”

    常青咬牙,他这是利诱了。如果这些都死了,谁该做会长。除了他,没第二个人了。

    “走!”常青咬牙,到底是说着这么一句。

    带着人,上了游轮。

    上了游轮,林雨桐就把张龙威弄醒了。这家伙醒来看着常青就牙呲欲裂。

    常青递给他望远镜,指着已经很远的小岛:“你看!”

    拿着望远镜看过去,爆|炸的火光冲天而起。而距离海岛不远的地方,正有一艘不小的船停在那里,也有人拿着望远镜朝小岛望过去。不过,也有从小岛上出来的人开着小艇朝那边靠近。谁炸的岛不言而喻。

    张龙威皱眉:“凤翔?”

    “当日,义父去世,位子留给了谁?”常青问了一句。

    张龙威皱眉:“什么意思?”

    “我留了替身在岛上,四个人的替身都在岛上。你的,我的,他们的。”常青摇头:“为了叫他们相信咱们还在岛上,我甚至把一半的人手留下了岛上,如今……他们都……虽然我怕他们会趁乱下手,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下手会这么狠。”

    张龙威看四爷:“要我命的不是他?”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四爷看他:“我又不打算在缅国常待,我为什么要你的命。”

    “你不要我的命?今儿的事难道不是由你们而起的?”张龙威可不好糊弄,他冷笑着,看看常青,看看四爷:“撺掇好了,给我上套是吧。”

    林雨桐直接扔出一沓子照片出去:“看看吧!你这会长也不知道是怎么当的?”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这两人亲密的拥抱在一起,一看就是亲密的男女朋友关系。

    而这照片上的两个人,他也认识。男人是九龙帮的会长,女人就是张凤翔。

    张龙威拿着照片手都抖起来了:“她这是想借着九龙帮的手,灭了我吗?”

    常青的眼睛从照片上挪开,没有说话。张龙威信这照片是真的,可他根本就不信。张凤翔可不是一个依靠男人的女人。也就是张龙威此刻心里已经种下了怀疑的种子,一见这照片,瞬间就乱了心神。否则,应该很容易就能看出破绽。

    没错!这张照片是假的。

    四爷的技术,P一张照片出来,根本就不是难事。这游轮上,电脑之类的东西都有。操作又不困难。

    要叫张龙威相信这一切,那点料还不够。得叫他知道,有人想要他的命,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张凯文的出现,就是一个契机,一个杀了他还顺利的能把黑锅扔出去的契机。

    所以,四爷和林雨桐绑架挟持他,不是害他,也不是救他,而是在自救。

    于是,一切都合情合理的。

    张龙威将照片撕得粉碎,然后一把扔进海里,被海风刮的四散而去。这才从常青的手里抢了电话,手里迅速的拨通了那边的电话,跟那边说话,说的不是华语,但从声音上判断,他应该是打电话给他的母亲。乌拉哇啦的说了一通什么,林雨桐也没听明白。只是看对方的样子,好似非常的激动。两人应该没有谈妥,然后张龙威把电话塞给了常青:“我妈要跟你说话。”

    常青接过电话,叫了一声‘义母’,就不再言语了。

    那边是一声长叹:“常青啊,你跟我说实话,凤翔她……”

    “义母,骨肉至亲,不到那份上。横竖现在都没出事,要不然……请您跟大小姐说说,给新安会分个家。一半是会长的,一半是大小姐的……”

    “凭什么?”张龙威瞪眼,厉声道。

    常青躲开两步:“义母,不管是为了什么的,这要是骨肉相残,我怎么跟义父交代?这事咱按下不提,正好借着凯文回来的契机,就只说……凯文回来了,帮会里需要一些调整,名正言顺……不过,您得跟大小姐沟通好,咱们有话回去坐在谈判桌上慢慢说。要不然,这一个鱼死网破,对谁都不好。”

    那边沉默了良久,才说了一声:“知道了,等我消息。千万记着,得护好龙威。”

    “是!”常青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就看向四爷,眼里多了几分嘲讽的笑意。

    他并没有按照四爷说的行事。

    四爷报之以微笑,然后拉桐桐回房间。

    两人美美的吃了一顿,就回房间睡觉去了。养精蓄锐嘛。

    等到了夜里十二点过了,开始返航了。

    一点半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码头。码头外的人,是老会长留给老夫人的人手,亲自接这一行人回去的。

    车不是开往张家宅邸的,而是奔着郊外而去。

    远远的,看见一片废楼。此时,外面黑漆漆一片,车到了地方,灯才打开。特别的昏暗。

    进入废楼,电梯可以运行。不往上走,而是往下行。

    到了负三层,才停下来。

    电梯门一开,外面的灯光有些刺眼。这地下三层的世界,跟地上的建筑,仿佛是在两个世界。

    脚下是厚厚的地毯,走过这一段,光线又暗了下来,只有镶嵌在墙上的壁灯发出淡蓝色的光。走过一个半圆形的通道,进入了一道只有再银行的金库里才能看到的那种门。等门在后面缓慢的关上了,里面的壁灯才慢慢的亮了起来。可这种光线,林雨桐站在四爷的边上,都看不清四爷的脸。更不要提站在前面的常青和张龙威了。

    这两人倒是坦然,在前面带路,又走了大概十来米吧,看到一束强光源。灯光从屋顶直直的打下来,照在下面的桌面的正中央。只隐约可以看见桌子是个大圆桌。从气息上判断,圆桌四周都坐着人呢,可人都隐在黑暗里,知道人在,可就是看不见具体的位置。

    往前快走到跟前了,就有人过来,分别带着四个人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林雨桐跟四爷挨着,只能从另外几个人走路的脚步声种,判断出常青和张龙威所在的位置。

    等坐稳了,林雨桐才感觉到。下面的椅子是动的。平稳的缓慢的在动。如此,谁都说不清楚想找的人的位置在哪了。

    为了防止有人下黑手,也是费尽了心思了。

    她试着微微抬起身子,结果屁股下面的椅子发出一种类似鸣笛的声音,就有人说:“童小姐,请您坐好。”

    也就是说,谁离开位置,都能轻而易举的被人知道。

    怪不得常青敢改主意,原来开会见面还能这么玩。

    长见识了嘿!

    林雨桐伸出手,想搭在桌子上,接着那点光线,跟四爷靠动作联络,结果,胳膊伸出去,却够不到桌子。胳膊伸出去,碰不到四爷。杜绝了这种作弊。

    挺有意思的办法。她这会子在想,要是能缓慢的调整彼此的位置,就更好玩了。不过他们显然还做不到这一点。

    “行了,人到齐了,开会吧。”

    说话人所在的方向,林雨桐不好判断。因为四面八法,好像都是这个声音。这是那位老夫人的声音。

    然后那位礼叔的声音就传来:“是为了那个自称是小少爷的小子开这样的会吗?大可不必吧。咱们新安会,都多少年没开这样的会了。这要传出去,像什么话?”

    只有帮内人心不稳,相互算计到你死我活的份上,才会开这样的会。只看这陈设就知道,这是把相互防备做到了极致了。

    “礼哥还是这么着急。”这是阿勇的声音:“这次不是为了什么张凯文,就是为了……我和大小姐要杀会长和副会长的事。”

    “什么……”仁叔就道:“会长呢?都好吗?”

    “这不是废话吗?要是不好,能坐到这里开这样的会吗?”这个声音,林雨桐没听过。

    “都不要说了。”常青的声音传来:“会长没事,我也没事。不过,当着大家伙的面,还请大小姐给会长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张凤翔的声音透着笑意:“当初父亲是把会长的位子交给我的。可是,最后呢?是母亲和你的私心,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大小姐。”常青出言道:“我有什么私心?我有的不过是孝心而已。”

    “到了这份上了,说话还不敞亮。”张凤翔呵呵冷笑:“你有什么私心?你有当会长的私心。当你发现,父亲根本没有叫你接任会长的意思,而是选择了我。于是,你把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一向是不喜欢我的。她更爱她的儿子。于是,一个是父亲的妻子,一个父亲最信赖最倚重的义子,就扶持了张龙威上位。张龙威几斤几两大家都清楚,这样一个人,根本就压不住秤砣。这满足了母亲的爱子之心,也为你常青找到了一个傀儡。等这个傀儡不老实还想处处压制你的时候,你又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再找一个傀儡来跟张龙威斗,这叫借刀杀人。于是,就有了张凯文。”

    这话说完,没有人说话。

    谁都不是傻子,这点私心,自然谁都看的明白。

    可成王败寇,各凭本事,谁又能说什么呢?

    常青没有说话,不过张龙威没有继续沉默下去,他说话了:“不管我是怎么坐上会长的位子的,这都不是你杀我的理由。你想当会长,你告诉我啊!会长的一切权利我都能给你。”

    “这话你信吗?”张凤翔耻笑一声:“别磨嘴皮子了。坐在这里,就是要开诚布公的解决问题的。你没死,是你命大。不过,母亲既然说新安会要分家,咱们还是说说分家的事吧。”

    “就凭你也想分家?”张龙威冷笑道:“把新安会分给你一半,好叫你跟九龙帮合二为一,然后反过来把我这一半吞掉吗?”

    这话一出,瞬间哗然:“什么?九龙帮?凤翔跟九龙帮的人混在一起。”

    阿勇的声音都冷了:“凤翔,你跟九龙帮的人混在一起?”

    “没有!”张凤翔皱眉:“张龙威,麻烦你找好一点的借口和理由。找这种借口,不觉得幼稚吗?”

    “幼稚!?”张龙威怒道:“我会平白冤枉你吗?张凯文手里有证据,不怕你嘴硬。”

    “张凯文?”张凤翔又是一声冷笑:“什么张凯文?哪里还有张凯文?本来还想陪你们玩玩的,不过现在,不好玩喽!告诉你们也无妨,根本没有什么张凯文,真正的张凯文,早就死在M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