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277.黑白人生(1)三合一

1277.黑白人生(1)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白人生(1)

    疼痛感已经适应了吗?

    反正没怎么觉得疼, 再清醒的时候就是觉得冷。

    睁开眼睛,倒是光线刺目,抬起手遮挡着,眯着眼看了半天,才看清楚头顶上那亮如白昼的节能灯。

    灯?!

    还好还好!时来运转, 没给扔到缺吃少喝的年月里。

    她翻了个身,叫婶子躺平。

    嗯!

    身下硬邦邦的,像是凉席?

    对的!这纹路摸着就是凉席。

    再摸索了一遍,身上没有盖的。怪不得冷呢, 身上没有盖的嘛。她的头微微抬起,找被子。

    可被子没找到,眼前的情况又叫她有了发蒙。

    怎么个意思呢?

    自己这一边是墙,一遍是……一排躺着的人。

    看样子,都是女人!

    这么想着,又不由的‘呸’了一声。住在一块的,可不都是女人吗?啥地方能有男女混住的情况呢。

    真是脑子没清楚吧。

    可转过来又想, 也不对啊!这怎么一排排的睡?

    看着节能灯,应该是年代不算是特别的久远才是,怎么还有睡大通铺的?

    又不是大车店, 更不是那种联排联铺的大宿舍。能睡架子床的情况,谁睡这玩意。

    再看那雪白的墙壁,铺着瓷砖的地面, 还有……

    那什么玩意?

    床铺下面两米远的角落里, 为什么有便池, 边上还有洗脸盆。

    就算是卫生间,哪怕是那种很开放的人,那卫生间也会用透明的玻璃给圈出来才对。哪里的地方会是这种的,半点隔断都没有。

    开放度这么高的……这还叫开放吗?

    以林雨桐的见多识广,她立马明白了,这里不是监狱,就是看守所。

    然后她慢慢的收回视线,可真是猫了个咪的,怎么沦落到这步田地了呢?

    要是这是古代,还能越狱。可现代文明的情况下,那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你逃一个试试?

    躺在这里了,有点心绪难平。她缓缓的闭上眼睛,至少得知道,这原主到底犯了什么事了吧!

    这么一沉下去,脑子里的记忆一点点的回来,画面一帧一帧的往过放。

    她心里暗道一声:侥幸。

    不是真犯了事就好。

    这丫头叫林雨桐,出生在秦省一个叫做义柳县的地方。家里在县城开着个小酒楼,承包个酒席之类的,日子过的是相当不错。

    这原身她爸,早些年就是一街上的地痞二流子。大奸大恶的没有,但是要说是什么正派人,那也绝对不是。

    论起这原身他爸,那也算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林三娃是八岁没了爹,十岁没了娘。上面有过两个姐姐,可以爹娘没了之后,这两个姐姐倒是都被亲眷们分着领养了,闺女都是大闺女了,没出嫁能帮家里干点活,等出嫁的时候还能要一笔彩礼钱。不算是白养活。可这么大一个小子,还是个淘气的没边的小子,没人肯要,也没人敢要。

    最后几家商量了,说是每家轮着给送饭。可这送来的饭,不管是不是剩菜剩饭吧,也不管是冷是热吧,要是按时送也行了。可谁家能没点事,老记着给别人家的孩子送饭?

    于是,就这么饥一顿饱一顿的,凑活的活着。

    是人都想活着,吃饱穿暖是最基本的追去吧。一个那么大点的孩子,怎么能把自己的肚子混饱呢?

    大街上卖烧饼的,他凑过去抢过来,对着烧饼呸呸呸的唾上两口唾沫,然后再把烧饼递过去:“大叔,我看见上面落灰了,怕你卖不出去。你瞧,我跟您把灰给擦下来了。”

    卖烧饼的追过来,你说拿这小子怎么办?

    得得得!可怜见的,就一孩子,拿去吃吧。

    你说就这德行吧,咋在附近混的活下来的?

    要么说是一人物呢?没少祸害邻里,可也没见谁真跟他恼了。比如这卖烧饼的大叔吧,总被林三娃隔三差五的混去两个烧饼,可等附近新来了一家卖烧饼夹肉的跟他抢生意的时候,他就知道林三娃的好处了。

    这小子知道感恩啊!

    那家开始卤肉了,生意还不错,趁的大叔都快没生意了。结果林三娃赶在对方生意特别好的时候挤过去,捏着人家的肉搁在手里甩了甩:“没事,一个苍蝇而已。味儿好着就行!给我来个三斤。”赶明儿去,又喊着说:“我在乡下收上来的肉给你留着呢,记得晚上来拉,要不然放不住。记得把钱带上,我不赊账,一块二一斤,不还价。”

    人家的猪肉都五六块钱一斤,凭啥他的猪肉才一块二?

    还乡下收上来的?!

    这玩意只能是病死的猪了吧。

    谁敢吃病死的猪肉?叫这么折腾了三回,这人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知道内情眼睛明亮的人,品出几分滋味了。这小子真想坏谁的买卖,那真是一肚子的坏水。于是,街面上做生意的都不愿意得罪他。

    卖肉的说:“三娃子过来,拿两根骨头回去炖汤。”

    卖馒头的说:“今儿剩了几个贴边的,边上糊了一点,要是不嫌,娃子你拿去。”

    就这么着,林三娃自打十四岁以后,生活就能温饱了。凡是关照他的铺子,街面上的混混二流子,是不敢去骚扰的。这家伙也不打人,但他的那种处事办法一般人都瘆得慌。他是拿着搬砖,朝自己脑门上拍的人。

    还有一个买衣服的寡妇,这些混混子常去,满嘴的荤话想占人家的便宜。因着这女人给过林三娃两件次品的衣服。林三娃去,就跟那些混子说了:这是我姐,难为她就是难为我。这么着你们看行不行,你们也别难为她了,有啥就冲着我来吧。尽管来难为我呗。我也不用你们动手……

    他当时就掏出刀子,朝着他的大腿上来了这么一下子,血哗啦啦的往外流。

    然后从那之后,混子都管他叫哥了。

    平时周围的乡亲邻居肯关照,谁都给他面子,觉得三娃子这人也还不错,混是混了点,但知道人情。又跟那些混子走的不算是远,也能通过那些人弄几个散碎钱花。

    人家就这么着,没啥正经的营生吧,却也把日子个过起来了。

    等到了年纪了,林三娃寻思着娶媳妇了。可他这种人呢,用一般人的看法说,那就不是一个过日子的人。

    跟他打交道行,在外面夸他一声义气也行,但要说把闺女嫁给他,那不行。

    反正,属于婚姻困难户吧。

    林三娃心说,这不行啊!媳妇还得娶啊!我林家可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然后这小子出去了一趟,去了哪里不知道,回来的时候却带了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

    这大姑娘是外地的口音,好些人就打听呢?以为是三娃这瘪犊子把人家的闺女给拐出来的。

    人家姑娘摇头,表示不是哄自己来的,就是自己要跟来的。

    后来打听的人多了,大家才知道,这姑娘是逃婚出来的。后妈要把她嫁给一个大龄的瘸子,这丫头给跑了。身上没一分钱,差点被人又给卖了。幸亏遇见了林三娃,救了这姑娘。然后人家姑娘心甘情愿的跟他回来了。

    好些人都说,打算卖这姑娘的人肯定是林三娃是一伙子的,这小子一肚子坏水,不那么吓唬人家姑娘,人家也未必就跟她回来。

    事情到底是啥样的,也没人知道。

    每次人家说那成了林三娃媳妇的刘姓闺女:“巧儿啊,你肯定是被你家三娃子给哄了。”

    后来两口子一吵架,刘巧儿就是这么一出:“你个黑心烂肺的,你哄我过来就是为了欺负我……”

    两口子过日子嘛,结了婚,吵吵嚷嚷的,但说起来日子倒是逐渐的红火了。

    结婚第二年,刘巧儿就给林三娃添了一个儿子,取名林大志。林三娃当了爹了,心说这日子不能这么混了。然后两口子把家里的房子修了修,前面该成门面,做起了小买卖。媳妇是从南边来的,会做米线。米线这玩意,在八十年代的北方小县城,是基本没怎么见过的玩意。两口子就做起了这个买卖,一碗米线一块五,生意算是头一份的。

    林家的院子位置好,随着开放的力度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县城也慢慢的繁华起来了。林家把老房子拆了,前面起了二层的小楼,就是饭馆。卖炒菜卖米饭卖馒头卖各色的面食。反正是什么都带着。日子好过了,两人鼓捣出第二个孩子了,这时候计划生育嘛。不叫生二胎。林三娃要是那么听话,他就不是林三娃了。

    媳妇怀上了,他愣是把媳妇弄到南边她娘家那边。如今时过境迁了,闺女回来了,日子还过的不错,要钱给钱,要东西给东西的,说是好些年不回来了,回来一趟也不容易,想多住些日子。那想住就住呗。钱给的足就行。

    这一住下来,就直到把孩子给生下来。

    生了个闺女,林三娃乐的跟啥似的,就说:“我闺女叫林小同。”

    一个大志,一个小同。

    小舅子算是半个文化人,觉得这名字不好,大外甥的名字叫了这么多年了也就不改了,至于外甥女的名字,他觉得小同不好,姑娘家嘛,用梧桐的桐多好。

    那时候正好有个热播的电视剧,人家孩子叫什么雨的,干脆就叫林雨桐。

    行吧!那就叫雨桐。

    得了闺女了,林三娃回去大办宴席,给闺女做百日。

    可人家计生办和派出所上门了:你这孩子属于超生。

    计生办要罚款,派出所不给孩子上户口。

    罚款好办啊,这上户口的事可不容易。林三娃是把派出所当成第二个家,有事没事的就过去坐坐。带上酒带上菜,从看门的门房到到后厨的大妈,反正他都能拉上关系。

    一个常在黑白中间游走的这么一个人,太知道跟这样的衙门口打好关系的重要性了。于是,借着给闺女半户口的机会,他是不惜金钱的,糖衣炮弹,好酒好菜的跟人家软磨硬泡。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人家说着林三娃就是看着混,但也真不算是犯了啥事的。常来常往的,倒是交上了朋友。朋友们来一茬子走一茬,不忘旧朋友,相交新朋友。后来要是哪个邻居有点小麻烦,或是哪个混子出了点事,他都回去帮着打听打听。

    时间长了,说起林三娃,大家的评价就是:这小子脚踏黑白两道。

    脚踏黑白两道的林三娃,随着年龄的增长,把身上的二流子气褪去了。人看着精明干练,也算是一场面上的人。钱也没少挣,馆子开了一家又一家,县城里的小院子别墅住着,城里给闺女儿子早把房子买好了。儿子学习不行,早早的就去学了厨子回来,管着自家的生意。可闺女呢?学习也不好!反正就是及格分数上打转,高中是掏了赞助费才上的。可这高中毕业了,人家还能奔着大学去努力的,这孩子是真没戏。

    可对儿子狠得下心的林三娃,却舍不得闺女去灶膛上受那烟熏火燎之苦。

    怎么办呢?

    刚赶上大学扩招的年份,他呢,就找之前给他闺女办户口的警察去了。人家如今都是副局了,手里还是有些权利的。他找人家想办法,看能不能叫孩子上警校。

    人家有内部招生的名额的。

    当时那扩招嘛,像是这种公安大学,是有特招的名额的。

    找了关系,花了好几万,最后就是那种自费生,学费贼贵,毕业了谁也不能保证给安排工作。

    就这也行啊!林三娃的心思就是:只要毕业了,我就再花钱在招人,把我闺女弄到家门口的小派出所里,当个小户籍警就行。

    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穿的英姿飒爽的,多清闲啊。又不指着闺女赚钱。

    就这么的,把孩子就给送到公安大学了。

    这孩子挺乖的一孩子,在学校是什么样的活都帮老师干。反正,大家瞧着,这么一乖孩子,哪怕是成绩在五十来分,但这平时的成绩也计算在内的。大家手稍微抬一抬,孩子也就过去了嘛。况且,人家孩子爸,每学期送孩子来,接孩子走,上对学校领导,下到各科老师辅导员包括宿舍管理员,都带了礼物。你说,你好意思以为那几分,不叫孩子过嘛。

    成绩回回低空飞过,但这低空飞过,也是飞过啊!

    然后读了四年,人家孩子顺利的毕业了。

    毕业了,很多同学都有去处。有些是成绩优秀,人家单位要人直接就要走了。有些是家里有关系,反正能安排。

    但总会剩下一些,找不到单位。

    这时候公务员考试还没有那么普遍化,但有些单位会招考。这就想着,是不是考一考其他的单位试试去。

    林三娃想叫闺女回去:“先去干协警,过两年,一准能给你转正。听话!”

    可这么大的孩子了,同学都是警察,就我去当个协警,那还不如啥也不干呢。哄她爸呢,就说:“我不急着工作,我想考研究生。”

    林三娃一听,这个好啊!“考考考,一定得考。你就是读到那个什么后……”

    “博士后!”这孩子这么说。

    “对!”林三娃的声音都敞亮起来了,带着几分自得跟骄傲:“你上到哪,我供到哪。”不等电话挂下,这姑娘都听到她爸在电话那头吹呢:“我闺女那学的好,孩子也知道上进,我说回来找人给她安排工作,这孩子非不让。要考研究生,这是孩子心疼我呢,怕我拿着老脸出去蹭……”

    然后孩子慢慢的挂了电话,心里不是滋味。

    是!求人是那么容易的事吗?弯着腰,腆着脸,拿着东西,去看人家的脸色。人家高兴了,用鼻子给你哼,要是不高兴了,连搭理都不带搭理的。

    为了自己,老爸在外面还不知道看了人家多少脸色。

    孩子长这么大了,第一次觉得,我该给我爸争口气。

    去学校领通知书的时候,听一个管理枪械仓库的老师说,上面厅里来人了,要招人。

    这姑娘一听,就往心里去了。主动找过去,毛遂自荐:“我行!我肯定行!啥活我都能干!”

    能干啥啊?

    知道什么你就能干。

    这么一个眼神里偷着迫切的姑娘,江处长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之后,就说:“报名是行,但咱们得考试的……”

    一说考试,这孩子心虚了一下,不过随即又挺起了胸脯,“考就考,我不怕。”

    然后报名的一共二十多个,先是被带到训练营,训练了三个月。然后被放在丛林里,野外生存一天一夜。这个都拿不住小姑娘,这比坐在教室里握着笔考试可轻松多了。

    她爸可是出了名的混子,小时候就带着他们去山上,去林子,在外面住,在外面吃的,对于别人来说,是新鲜。对于她来说,哪一年不得在外面住上十天半月的。一天一夜而已,小事而已。

    一天一夜小赖,淘汰了三分之一。

    可叫人惊奇的是,这姑娘坚持下来了。

    好吧!野外生存一天一夜可以,那城市存林里呢。把身上的东西都收缴了,去吧,为期一个月。饿一天一夜能行,可饿一个月,肯定不行。

    因着有个小姑娘,人家派了专人暗地里跟着,就怕小姑娘吃亏。

    城市是陌生的城市,离家很远。要是不说普通话,一口的家乡话在异地,一听就是外地人。这姑娘凭着一口子土话,装成是被拐出来的无知少女。然后混到一对老夫妻开的小食铺子里,刷碗洗盘子。人家一问家是哪里的,要不要帮着报警。她就又哭又求的,跟人家说:“只干一个月,两百块钱,有路费她就回家。”

    人家老人家哪里好意思扣人家孩子一个月。收留了两天之后,给了她五百块钱,就把她打发了,叫她买票回家去。

    有了这五百块钱,这姑娘又去了城中村的洗澡堂。晚上在灶膛的搓背椅子上睡觉,白天靠给人家搓澡挣钱。

    女澡堂子,也不怕有什么人心存不轨。

    反正是一个月混下来,这孩子倒是赚了几千块钱。

    江处长都惊讶了,翻看着这孩子要不是平时的德语操行分给的加分,她一水的不及格成绩,皱起了眉头。

    边上的同事问:“头,这丫头行?”

    不行!行什么行!

    “下一拨,不管怎么着,都给我把人刷下去。”咱们干的活就不是一个小姑娘能干的。

    这一次淘汰,只剩下六个人。

    而六个人被分别送到了六个看守所。

    林雨桐如今所在的地方,就是位于秦城的西山看守所。

    昨儿晚上,才被送进来的。罪名是打架闹事,她的身份,就是个街上混的小太妹。

    不知道是太害怕了,还是太紧张了,反正,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换人了。

    林雨桐深吸一口气,大致也明白了,人家这种挑人,挑的是特勤人员。不是一般的警察。以这姑娘的能耐,能顺利过了好几关,那是多亏了她有一混子爹。是从小听到他混子爹的混子人生教育,才能走到如此的。要不然,她这样的,那是绝对不行的。

    这孩子就是想争气找个工作,找个很容易。

    她也没想干特勤,这玩意可不好玩。是真的会要人命的那种。虽然自己不怕吧,但是比起打打杀杀,她更愿意过平淡舒服的日子。

    她就想啊,干脆这次直接放弃算了。这孩子不是想给她爸争气嘛。不行,我替她考一次研究生,把她的愿望给实现了不就行了吗?

    这么一想,心里就坦然了。

    有些累,疲倦袭来,想要睡了。睡前还想着,得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去寻找四爷。

    因此一直就是半梦半醒的,想着,四爷总是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他跟自己一定在某种程度上有些联系的。但他到底是在哪呢?

    她急切的想要出去,先找到人再说。

    本来就睡的不怎么踏实,结果被一阵起床的哨子声给吵醒了。

    哨子声一响,不管是干啥的,都得先起来洗漱。林雨桐慢悠悠的起身,才发现这一床铺位上,住着六个人。

    都穿着一样的囚服,身上是橘黄色的马甲,套在白色的T恤上面,下面就是一条黑色的短裤,脚上穿的就是那种十块钱能买三双的塑料拖鞋。

    脑袋上的头发,暂时还都在各自的脑袋上。林雨桐摸了摸她自己,一头精干的短发,这属于比较好打理的。

    早上起来,只有六个人的监仓,一下子给热闹起来。厕所的位子只有一个,洗脸池也只有一个。六个女人要洗漱,可见有多拥挤。

    一头栗色的卷发女人,哪怕穿着监服也遮不住前凸后翘的身段,她骂那个蹲厕所的胖大嫂:“还是女人呢?拉那么臭!”

    这个胖大嫂一脸的愁苦,恶狠狠的看卷发女人,等把裤子提起来冲了水,就扑上去抓卷发女人的头发:“你个小|婊|子,老娘最见不得你这种贱|货……”

    林雨桐边上坐着的说话细声细气的女人,不停的念叨:“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一会子管教来了……”

    半天的时间接触下来,林雨桐知道,卷发女人是个站街女。就是卖|YIN的!这两年年纪大了,就跟她找的男朋友,两人弄什么仙人跳。女人专门去勾搭上了年纪的老头,等勾搭到地方了,男人就给拍照,然后勒索老人家。这些老头子吧,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也怕儿女知道了丢人。就这么瞒着。后来是一个老头子被勒索的受不老了,寻思去了,这才把这案子给爆出来。人被逮住了,这不给暂时关在看守所里。

    那个胖女人呢?是男人在外面偷人。她提着砍刀把那小三砍了两刀,差点叫那小三失血过多把命搭上。一时冲动的,把自己给搭进来了。

    至于那个细声细气的女人,林雨桐却小看了人家。

    人家是个偷儿。还不是一般的小偷,人家是能楼门撬锁,还能偷车的大偷儿。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剩下的两个女人,跟林雨桐一样,不咋爱说话,一副生人免近的样子。

    看守所的日子,林雨桐是第一天过。说实话,哪怕是没体验过,她也是一点都不想体验。人关在里面,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准时出去放风。一个挨着一个,以比散步还慢的速度,在大概一个不到两百平米的四周和头顶都被细细密密的网子网住的地方活动。活动半个小时,然后回监仓。整理好内务之后,就是七点半。七点半准时吃饭。监仓的门下面有一长条的空档,刚好能放进去饭盒。早上半碗菜,一个馒头。

    虽然不敢说菜里不见半点油吧,但也没觉得好在哪里了。

    对于大饭量的人,这点东西根本就吃不饱。

    胖大嫂吃不饱,但是卷发女人是吃不下:“这都什么玩意,是人吃的吗?”

    可能胖大嫂觉得一辈子就这样了,有些自暴自弃,她气哼哼的,对谁都跟欠了她两千万似的,对着一看就不是好女人的卷发女人,更是没好脾气。一把上去抢了对方的馒头就吃:“这东西当然是给人吃的,却不是给骚狐狸吃的。”

    把对小三的恨,全都转移到这个坏女人的身上。

    林雨桐看看就从两人的身上转移了视线。然后半天的时间,除了在监仓里呆着,什么事也没有。

    林雨桐对这三个一看就知道深浅的女人没兴趣,对另外两个一直保持沉默,看起来非常深沉的女人……可以收起好奇心。

    但她用余光打量来的东西,还是叫她对这两人,心里升起了几分疑惑。

    那两个女人,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女人的具体年龄不好猜。这个女人在监狱,这是洗去了满身的铅华,这要是装扮上,精心的化妆打扮,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七八。这应该是一个养尊处优且文化素养不低的女人。

    监仓里是有报纸的,报纸大多数都已经过期了。但是作为无所事事的人,哪怕是过期的报纸,只要有字,看看也是可以打发时间的。几张报纸,这个女人看了一遍又一遍,但看的最多的,还是财经一类的报道。

    因此,林雨桐对这个女人有个一个初步的判断。至于人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因为什么进来的,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可叫林雨桐觉得蹊跷的是,陪着这个女人的另一个女人。

    年龄肯定没有刚才那个一看就有几分气派的女人不一样,她年纪小很多,二十三四?二十四五?大致上就是这个年纪。

    她是紧挨着年纪大的严肃的女人睡的,像是守着对方一样。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进门之后,对面就是铺位。铺位把整个屋子从东到西铺面了。最东边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的东边是墙,右边就是这个年轻的女人。她会替年长的那个拿饭盒,会替年长的那个挤牙膏。甚至是年长的这个上厕所,她都会有意无意的堵在厕所的前面,跟一堵人墙似的,遮挡别人的视线。

    所以,林雨桐才觉得,这个三十多岁的,不怎么开口说话的女人,是个很不一般的人。

    谁进来,会带着保镖呢?

    更何况,还能把保镖这么顺利的投递进来分到一个监仓。

    有点意思。

    心里这么想着,她就收回视线,不再关注。

    唯一祈盼着的,就是这次的考核赶紧结束,不行的话,提审自己也行啊!总得给自己一个主动说出放弃的机会吧。

    可显然,考核不是那么容易结束的。

    自己像是被人遗忘了,并没有人过问一句,甚至连管教都好似一点也不知情一样,把自己真当成在街上混的小太妹了。

    林雨桐之前还想着,四爷会不会是监狱的管教或者是狱警。哎呦!这下就刺激了。她见了他一定会说一句:我不过是把你关进了心里,你怎么能把我关进你的牢房呢?

    可显然的,她想多了。

    她所在的是看守所的女三区,进进出出的,包括警犬,好像都是雌性的。

    之前还在寻找那一双看一眼就能确认的眼眸,她现在觉得侥幸,幸好没在这地方碰上那双眼眸。

    没碰上,她就更焦躁了。正对面就是厕所,不停的有人当着自己的面上厕所,这种感觉不能更醉人。

    这鬼地方,她一天都不想多呆。

    一整天都过的是昏昏沉沉的,可等晚上了,要熄灯了,林雨桐傻眼了。

    自己这是遭遇了监|狱欺凌了吗?

    昨晚上自己是被冻醒的,今儿了,她娘的发现,自己身上还是没有盖的。

    没人都有凉席,都有一个毯子的。自己的毯子呢?

    她白天没怎么管,大概别人把自己当面瓜了,她竟然发现,她的毯子,在最东边的女人的身子下面铺着的。

    这是嫌弃凉席凉,要找个铺的东西。于是,自己这个好欺负的就被欺负了吧。

    林雨桐挠挠头,看看躺成一排排的人,然后看向屋顶放的监控摄像头。

    想出去,想找几乎跟跟人家说一句放弃,他们不给机会,难道我不会自己找机会吗?

    于是,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那三十多岁的女人给踹下去,自己占了她的窝儿。边上的疑似保镖的过来就要撅了林雨桐的胳膊,反被林雨桐把胳膊给卸了。

    她站在铺位上,手指着其他傻掉的三个:“把毯子给老娘都拿来。昨晚敢叫老娘挨冻,他娘的你们今晚上都冻着去。睡睡睡,睡个毬|毛!”她跟个恶棍似的,指着铺位下面铺着瓷砖的地面:“睡!都给老娘躺下面去。”

    栗色头发的女人最胆小,在外面混的,最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又最是能屈能伸,她一脸的赔笑:“姐……”

    “谁是你姐。”林雨桐眉毛都能立起来,浑身都散发着惹我者死的气息,“你他娘你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一脸的褶子,管我叫姐?说谁老呢?!”

    这女人赶紧改口:“妹子……”

    “谁是你妹子!”她的手扬起来,吓的女人赶紧道:“你就是我姑奶奶,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姑奶奶还不行,我睡!我睡地上。”

    然后平平整整的,躺在地上了。

    贼偷和胖大嫂挨着那女人躺下,就剩下那俩女人。

    做主子的看着林雨桐瞧不出息怒,只眼眸暗沉沉的不说话。

    林雨桐哼笑一声:“看!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给你挖出来信不信?”

    “你敢!”边上被打折了胳膊的就吼了一声。

    “你看我敢不敢?”话音一落,人就跳下去了。人一下去,里面的小喇叭就喊了:“0007,面朝墙蹲着,双手抱头!”

    0007号?

    林雨桐想起来了,在这里,是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监号。

    她的监号就是0007.

    跟007比起来,就多了个0而已。

    0是个啥?

    那是啥都没有,啥都不是。忽略不计的话,她就是007.

    007啊!真是一个叫人浮想连篇的数字。

    她收回手,慢慢的走到墙边,然后缓缓的蹲下,双手抱住了后脑勺。

    大概两分钟不到的时间,铁门响了一次又一次,层层的牢门被打开,外面响起严厉的女声:“0007,提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