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234.旧日光阴(46)三合一

1234.旧日光阴(46)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旧日光阴(46)

    想到过这个勘探组的日子不会太好, 可也没想到艰苦成这样。

    这些人回了村子,就在大队部住。

    大队部也还算不错,把平房留给了勘探队,他们日常办公,在大队部的不远处另外盖了两间草房,暂时用着。

    在大队部嘛, 睡的就是木板床。

    其实算不上是床,就是门板,不知道是谁家的门板贡献出来了,用一摞子大小不一的碎砖头作为支架,把床支起来。但可能因为砖块少吧, 床离地面也就俩匝高的距离。只能保证勉强不受潮。

    屋子里冷的跟冰窖似的。但是没办法,没有柴火烧啊!

    其实农村往年是不缺柴的。可今年不一样啊, 地里没有啥秸秆了,连草根都撅出来了。还烧啥啊?

    四爷来的时候, 几个人的饭盒里是洗刷的干净的茅草根。拿着茅草根在嘴里嚼,可眼睛却都盯着铺在地上的图纸,你一句我一句的商量着什么。

    门被推开了,寒风进来了, 把图纸吹起一角, 几个人才抬起头来。

    本以为是村里的哪个孩子好奇过来玩的,谁知道是意料之外的来客。

    “金工!”韩铁心站起身来, 把手里的饭盒往边上的同事怀里一塞, “你可是今年第一个给我们拜年的人来。再晚来一天, 我们可就又进山了。”

    四爷拱手给几个人拜年,看着明显带着浮肿的几个人,他的心里也是滋味难言。

    浮肿,饥饿引起的。

    可就是这样的身体状况,还坚持勘探。

    四爷就说:“拜年哪里能空手上门,带了东西来的。帮我搬一下。”

    还带了东西。

    可等从车上一一的把东西搬进来,几个人看了是什么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这……”这可太贵重了。

    韩铁心作为组长,握着四爷的手:“啥话也不说了!我们心里都明白。”

    有肉有菜,几个人吆喝着包饺子。做梦都想吃一顿肉蛋的饺子。

    几个人忙活,四爷就去大队部借了电话,先给桐桐大电话,叫她找熟人再捎带点干粮来。这些人进山的时候好带着。然后找大队长,借柴火!

    不白借,等过段时间,开始下种的时候,四爷答应人家可以打发人去一一五,拉红薯秧子。今年别的庄稼估计是种不成了,但是红薯勉强还是能种的。只要想办法叫苗子成活了,收成就算是差点,也够大家伙吃了。如今村里吧,就算是想种地,连种子都没有。

    去年林百川个弄来的一车红薯,是那种又细又小的,并不适合育苗。

    四爷这么一说,大队长还有啥说的。就说你放心,这次也是过年,没想到勘探组的人没回家,他们回来的突然所以没给照看好。如今咱们知道了他们的情况,那肯定是啥都给准备的齐齐全全的,不管他们人在不在,柴火啥的肯定给安排好。

    然后找人砍树劈柴!如今这树都被扒了皮了,能湿到哪里去?反正树枝这些是比较干的。砍下来就能用。

    有了柴烧有了饭吃,这就是好日子。

    四爷坐下来给他们烧火,顺便聊一聊这段时间的进度。直到林雨桐找邮局的熟人,把之前存放着没吃的干馒头片,还有家里年前就蒸好的馒头包子之类的打包给送到地方,四爷接了东西,给勘探队留下,这才开车往回走。

    出村的时候,李月芬带着疙瘩在村口等着。四爷并没有停车,直接就走了。

    疙瘩问他奶:“我叔没看见咱们?”

    “是啊!”李月芬点头:“没看见……吧?”

    “那咱们还去我叔家不?”疙瘩又问。

    “不了!”李月芬装作眼睛被沙子迷了,擦了一把泪。牵着孙子的手往回走,“家去吧!咱哪也不去了。”

    结果到了家门口,李月芬愣住了。

    家门口站着的人是……高秀兰的娘家人!

    “你们……你们怎么来的?”李月芬将宝贝孙子往身后一藏,满脸警惕的问道。

    这十多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打头的那老太太就道:“看亲家说的……这大过年的,我们来给亲家拜年啊。”

    “什么亲家?”李月芬皱着眉:“咱们早就不是亲家了。”

    “这可不对啊!”后面就有高家的儿媳妇出声了,“我们高家的姑奶奶给你们金家是生了儿子的。你们家这金疙瘩,可是从高家女人的肚子里蹦跶出来的。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亲娘舅。都说娘舅大如天!亲家婶子啊,您可不能不叫孩子认舅舅啊!”

    李月芬看着高家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心里就先胆怯了。

    之前高家不敢闹,是老四在那里镇着呢。如今看老四进进出出的回村上,但却从来不回来看自己这个当娘的,他们倒是不怕了,敢上门来闹了。

    这边才一愣神,那边就有高家两个小媳妇过来拉扯疙瘩,尖着嗓子嚎哭:“我的外甥哟!可怜我这死了亲娘的外甥哟!可得叫舅妈好好看看,我这亲外甥在这家过的是啥日子……”

    把疙瘩吓的哇一声就哭出来了:“你起开!我不认识你!我不是你外甥!我娘没死,她在家呢。”

    李月芬虽然不喜欢刘铃铛,但比起刘铃铛,她更不喜欢高秀兰。

    所以,压根就没跟孩子说过,他亲妈死了的事。

    刘铃铛进门的时候,疙瘩才一岁,还在怀里抱着呢,根本就不记事。孩子三四岁的时候,李月芬还总骂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这样的话。可等孩子大点了该记事了,她却不这么叫嚷了。

    家里有爷有奶,有爹有娘的,孩子的潜意识里,自然不会想着谁是亲娘谁不是亲娘。家里又只有他一个孩子,没有比较的。所以,吃的好穿的好,他不会那么去想。刘铃铛呢?又比较会做人,跟村里谁都没红过脸。对谁都热心的不行,加上成亲这几年了,也不见怀个孩子。大家就觉得,要是不想跟人家结仇,就不该在孩子面前说啥亲娘后娘的话,前头留下个儿子,孩子又还小,这么养着,跟亲的差啥了。

    因着这个缘故,村里真没谁嚼舌头说:疙瘩,你家里的娘其实是你后娘。

    没有这码子事!

    于是,这个高家的出现,把疙瘩吓坏了。

    他扯着嗓子在外面嚎:“娘——娘——坏人来抓我了。”

    这一声声‘娘’叫的,刘铃铛的心都跟着颤了颤。

    孩子还小,大人教啥是啥,他有啥大罪过呢?

    那么一丁点的,在一个院子里住着,心里就是再有意见,可还是看着孩子从那么一丁点长到这么大了。

    她从炕上下去,摘了墙上挂着的镰刀就出去。

    猛的拉开门,举着镰刀,瞪着眼睛:“干啥呢?你们谁啊?到我们家门口吆五喝六的,还吓唬我儿子?想干啥啊!”说着,就朝疙瘩道:“儿子过来,到娘这儿来。看谁敢把你怎么着。”

    这个出场叫疙瘩心里有了主心骨了,挣脱开所有拉着他的手,跐溜一下钻到刘铃铛身后去了。

    高家的人唬了一跳,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刘铃铛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轻哼一声,拉着疙瘩就进了家门,然后把门从里面拴上了。管你们在外面怎么骂。

    跟着铃铛进屋,疙瘩还有些拘谨。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奶还在外头。”

    “没事!”刘铃铛就说:“他们是来找你的,你不在,他们不会难为你奶奶。”

    “那他们为什么找我?”疙瘩抬起头来,“他们说你不是我娘,我奶也不让我叫你娘……”

    “那是因为你奶怕你跟我亲,不跟她亲。没事,不管叫不叫,我都是你娘。你只要听你奶的话,她就会给你好吃的。这是为你好的。”刘铃铛这么跟孩子说。

    疙瘩有些混乱了,但大概的意思听明白了。娘不是不疼他,只是喜欢叫奶喜欢他,他才能过的好。

    他‘哦’了一声,点点头正要说话,外面的吵嚷声叫传了进来。

    是高家的人正在骂李月芬。

    “心狠!心毒!不叫我闺女吃,害了我闺女一条命。竟是心狠的连男人都不叫吃,把男人也给害死了……”

    金大山的死,是李月芬心里解不开的一个心结。

    谁都不能提,谁跟她提她都跟人急。

    这会子高家又说这个,她不要命的朝这些人撞过去:“我跟你们这些杀千刀的拼了……”

    高家的人自然不敢跟李月芬硬扛上。

    人家的儿子怎么说也是吃商品粮的干部,人家的亲家还是当着大官的。小打小闹不要紧,但真要是把人伤了,那这事是不能完的。

    李月芬这个狠劲一上来,倒是把高家给吓退了。

    她颓然的坐在门口的地上,背后靠着紧闭的大门,呜呜咽咽的哭起来了。

    里面疙瘩听着高家说的那些话,就问说:“那是我舅舅家不?咋还说我奶害了他家闺女一条命……”

    刘铃铛倒是意外的看了疙瘩两眼,这孩子还不算笨,也不是一味的只知道傻吃傻玩。

    就说:“不管是不是你舅舅,那混账样也不用认。年前来的那些,不也说是你舅舅,你奶不也叫你不用认,我不是也把人给撵出去了吗?他们不是在门口也骂我了吗?”

    哦!是有这么一码事。

    刘铃铛叹气:年前来家的是自己的亲兄弟,来了就想要粮食,谁家的粮食不紧张了。自己要死的时候没人过来问一声,这会子了,跑过来了。巴结李月芬,又是叫大娘,又是讨好人家的心尖尖孙子,一口一口外甥一口一个舅舅怎么的怎么的。看着就来气,她直接拿着镰刀把人给赶出去了。谁是他外甥,他亲外甥没出世就没了。他哪里来的外甥?

    因着之前就冒出来过舅舅,这会子刘铃铛解释起来一点都不吃力。

    “……说害死他们家闺女……那是说我还有你那没生下来的妹妹……”她是这么糊弄孩子的。

    金疙瘩心里转了几圈:“你是被高家送给刘家的……”

    高家口口声声的说自己高家怎么怎么的,可自家这娘家刘铃铛,是姓刘的。奶奶每次都说,那刘铃铛怎么的怎么的。

    这姓刘的人怎么可能是姓高的人家的闺女呢?

    刘铃铛笑了一下:“对!把我卖给人家换了钱了。既然都换了钱了,跟他们家自然就没关系了。”

    事实上高秀兰当初出嫁,其实还就是卖了钱了。彩礼要的可不算是少了。

    卖了就是卖了,高秀兰看不透还不停的想贴补娘家,为了娘家跟婆家争,把一条命给搭进去了。她没那么傻,把自己过好才是真的。

    这话说出来,是骗孩子的话。但也不是说就全都是假话。

    像是高家这种舅家,还认啥认啊!

    刘铃铛就趁机说:“跟你叔家的哥哥姐姐兄弟妹妹,那是真亲。一条血脉一条根,这是嫡嫡亲的。就是跟你两个姑妈家的表兄弟,那也是亲的。俗话说,姑表亲姑表亲,打断骨头连着筋。明白不?”

    明白是明白。

    可是,你要是刘家和高家的闺女,那不就是刘家和高家孩子的姑姑,我跟人家不也是姑表亲,不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

    他这么想着就这么问,把刘铃铛问的,吭哧了半天才道:“……我都跟他们不亲,你怎么会跟他们亲。不管是高家还是刘家,都是卖闺女的人家。都能把亲闺女卖了,还会舍不得卖你这外甥么?可别傻乎乎的凑上去,万一趁着没人注意把你抓去卖到山沟沟里给傻子憨子当儿子,吃不饱穿不暖还得干活挨打,我看你咋办?”

    把疙瘩吓的一个激灵:“我肯定不跟他们亲。我看见他们就躲就跑。一辈子也不跟他们说话。”

    这就对了!

    刘铃铛把林雨桐给她寄来的养身体的红糖抓了一小撮塞到疙瘩的嘴里:“甜不?”

    “甜!”有了好吃的,孩子的脸笑的跟朵花似的。

    刘铃铛指了指外面:“那就去给你奶开门。以后你奶不让你叫我娘,你也别叫我娘。只要她给你好吃的,叫不叫我这个娘都没事。记着!不管怎么着,我都是你娘就行。”

    疙瘩笑眯眯的点头,把嘴里的糖吃完了,摸了摸嘴边,确定没有残渣叫人看见,才一蹦一跳出去了。

    门打开了,疙瘩小声的叫了一声‘奶’。

    李月芬抱着疙瘩呜呜呜的就哭,然后把孩子扶起来上下的打量:“……她没把你怎么着吧?打你了没?没事,跟奶说。”

    疙瘩摇头:“没打我。”

    “让你叫她娘了?”李月芬又问。

    疙瘩有些胆怯:“……我就在外面的时候叫了两声……进去之后就没叫了……奶不叫我叫,我知道。我听奶的。”

    “乖!”李月芬擦了眼泪,“走!奶给你擀面条去。”

    婆孙俩进来,李月芬搁在屋里的窗户往外看。疙瘩背着李月芬冲着刘铃铛偷偷的挤眼睛,这叫刘铃铛一下子笑了出来!

    老家的这些事,四爷是不知道的。回去就跟林雨桐商量着,这个考察队啊,多少得想办法给弄点补贴。

    怎么弄呢?

    “从黑市买粮食?”林雨桐这么问。

    补贴勘探队这事肯定是瞒不住人,但粮食得有来处啊,得是说的明白的那种来处。

    从黑市买粮食,虽然不是啥正路子吧,但怎么着也比凭空多出来粮食来好吧。

    再说了,两人的工资补贴加起来,真心不算低的。

    谁都知道两人手里有钱,所以他们家的日子一直过的算是好的,大家也都认为理所当然。手里有钱,就能高价买到救命的粮食。

    至于黑市上的粮食怎么来的?

    只能说,啥时候都有那种要钱不要命的。许是之前用高价从农民手里零碎的换来的,许是有那蛀虫从粮库里弄出来的。不管是哪一种吧,他们承担的那份风险,都值那个价钱。

    两人商量好了,就去找大原。

    如今派出所查这些黑市倒卖粮食的肯定查的很紧。他一定知道这个黑市。

    大原听两人这么一说,吓的都快跳起来了:“你们这可是……叫我知法犯法呢!”

    林雨桐就说:“这不是为了救人嘛!那些人可是宝贝,人家可说了,咱们老家那块,铁矿的储藏丰富。真要是这样……大哥……咱那一片,别说一个村子,就是十里八乡都跟着受益了。这铁矿从开采到冶炼,中间多少个环节。从筹备建厂,到厂子投入生产,这需要多少劳力。哥啊!咱们那些老家的乡亲,可就再也不用看天吃饭了……家家都能有吃商品粮的工人……”

    这样啊!

    大原松了松领口,觉得口干舌燥的但却没想起来喝水,只舔了舔嘴唇。他不搭理妞妞,只问靠谱点的妹夫:“这事……真能行?不会漏了吧!”

    “漏不了。”四爷跟他打包票,“我能拿我们俩的前程,拿几个孩子的以后开玩笑吗?”

    大原咬牙:“行!干了!要我干什么,我配合你们干。”

    有警察做同谋,至少不怕被人逮住了。

    这种强强联手,怎么可能出事。

    黑市吧,也不是真就在夜里做买卖。一般都是天黑之后,十点之前,在一条固定的街道。这里的地理环境一定是曲里拐弯的,钻进去叫找不见的地方。

    当然了,这里最多的也是黑吃黑。

    啥时候都不缺喜欢走黑道的。看见人家带着钱带着东西的肥羊,勾搭的你跟他交易,其实他屁也没有。就是套你的底细。摸清楚底细了,或是抢或是骗的,反正在黑市吃了亏的,还不敢找警察。本来来这地方干的就是违法的事,还指望谁能保护你。

    所以,一般情况下,不是实在逼的没法子了,谁也不会跑黑市里。

    这天晚上,林雨桐和四爷穿着大衣,围着围脖,带着帽子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朝阳一边描红一边往这边看,然后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你们要去接头吗?”

    去!

    熊孩子!

    端阳和丹阳就是只看,心里怀疑吧,但是啥也不说不问。

    林雨桐说:“炉子上炖着汤,一会子都给喝了。喝了就睡觉,不用等我们回来。”

    端阳应着:“我看着他们,放心吧。”

    等人走了,丹阳就问说端阳说:“大哥,你说爸妈这是干啥去了?”

    端阳叹气:“能干啥?还不是想办法叫咱们吃的好点,穿的暖和点。”

    大正月的,晚上还是零下三四度的温度,风又大,所以,这么打扮并不算是多出格。在厂里碰上人,大家也都是这么一副打扮,个个低着头顶着风,认识的不认识的,见了面就是点个头,其实谁也没看清楚谁是谁。就这么的,出了厂。

    厂外头,大原开着一辆吉普,在外面等着。

    等两人上了车,他才说:“我是不是该开一辆大卡。”

    卡车都从部队借,这是万万不行的。

    大原也知道不行,他这会子愁的是:“粮食怎么运。”

    四爷就说:“你以为他们能有多少?”

    大原这次的表情更精彩了:“那要是照这么着,咱们以后还得再来几次。”

    那你以为呢。

    四爷又问他:“车都处理好了?”

    “放心。”大原的表情有那么一瞬有些奇怪:“这是爸想办法弄来了。想查这辆车,一般人没这权限。”

    没权限查,那哪怕是谁看见了,真捅出去了,估计查着查着,查到最后也以为是他自己看错了。

    不过,这种情况他都尽可能的避免了。今晚这个时间点,开会着呢。没人管!

    到了这附近,车就远远的停下来了。

    林雨桐和四爷下车,朝巷子里走。

    还别说,真就跟地下党接头似的。尤其是临走时大原叮嘱的那句:“小心点。”更叫人有种错觉,还以为这干的是啥伟大的事业呢。

    其实,这就是违法了。

    这一片,不热闹吧,但也不算是冷清。来来去去的,总有人走动。

    林雨桐挎着四爷的胳膊正走着,就有个穿的特别臃肿的男人走过来,特别小的声音说了一句:“大哥,抽烟吗?”他侧着身子猛的把裹着的大衣撩开,里面捆的满满都是烟叶。

    四爷摆手,带着林雨桐直接绕过去。

    这人又退后倒着走追着四爷和林雨桐:“烟叶不要,粮食要不?”

    四爷停下脚步:“你有多少?”

    “你要多少?”这人的声音低下来,所有看看,很是警惕。

    “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四爷又这么说了一句。

    这人吸了一口凉气:“我们只要金条!”

    钱这东西,来路不明的不能存银行,自己保存吧,纸质的钱币不好存。啥时候,都是黄金好使还好存。埋在地下多少年都没事。

    四爷就点头:“可以!”

    “那你们先去转着……一会商量好了,我来找你们……”说着,一溜烟跑没影了。

    四爷和林雨桐倒是不急了。这里面有被派出所逮住关拘留所的人,几进宫的都有。老油子了!他们眼神可利着呢。在黑市,常见那种拿着钱买三五斤粮食回去救急的。但是却没出现过口气这么大的。

    买三五斤的那种,可能是拿着家里的全部积蓄,甚至可能有从别人那里借来的钱,花了大价钱买点黑市粮,回去救命的。

    这种买卖,几乎是天天都有。

    还得躲着巡逻的警察,一个个的都提心吊胆的。

    可今儿没巡逻的了,却来了这么一个大买卖。谁都不是傻子!一开口就这么大口气的,肯定是有些来历的。

    这个机会可得抓住了。

    所以,两人没多等,十几分钟之后就来了个脸也捂的很严实的男人,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然后低声道:“粮食就在那边,不远。但我得先看看你们的诚意。”

    林雨桐就亮出手心的金条来。

    对方伸手要拿,林雨桐迅速的收回手,“别不懂规矩。”

    这人一听这话倒是踏实了,低声道:“跟我来。”

    一路就他一个人,从巷子里出去,走到一条不怎么起眼的土路上,指着一片黑漆漆的地方,这才道:“就在那。你们今晚拿不走吧。”

    林雨桐就掏出手电朝后照了照,大原这才把汽车的灯打开,光线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这人一看这车,撒丫子就想跑。林雨桐一把将人逮住:“别管我们是谁,诚心跟你做买卖的。你别动你的歪心思就行。”

    这人挣扎了两下,挣脱不了,只得任命:“你就是黑吃黑,我也没法子。”

    “放心!吃不了你!”

    因着这辆车跟着,这人不敢动歪心思。到了跟前,才发现时废弃的一个厂房,好几条人影影影绰绰的,在被林雨桐拉在手里这人摆手之后,才又退回去了。

    这里已经算是城外了吧。

    林雨桐看看左右:“你是打算黑吃黑啊!”

    “没有!”怎么敢呢?明知道有来历,我又不是不想要命了。他解释说,“我也得防着你们黑吃黑!”说着,就对他的人喊,“都拿出来,是个买卖人。”

    结果都拿出来的结果,就是一麻袋处理的不怎么利索的麦子,两麻袋红薯,半口袋的黄豆,十几斤绿豆,半篓子花生,什么大米小米高粱荞麦,乱七八糟的吧,都是几斤十几斤装的。

    应该没错,这就是他们的全部粮食了。

    全给塞到后坐,也没真塞满了。

    就这点东西,价值一根金条。

    这玩意不能直接拉回厂里,而是直接开回了林家。四爷陪林百川去说话,林雨桐帮着常秋云一起归置。

    常秋云就说林雨桐:“刚攒下几个钱来,就这么霍霍。那么多人,你们管的过来吗?”

    林雨桐跟她说:“有了铁矿,就能建钢厂。有了需要的钢材,不管是采矿的机器设备,还是油井上的设备,哪怕是要造飞机大炮,咱也有东西是不是?说不定啊,将来的特种钢材……”

    “我不知道啥特种钢材……”常秋云说她,“就是跟你说,有多大的能耐干多大的事。明白不?”

    明白!明白!特别明白!

    这边才说明白,随后又有件事大家不是很明白了。国家又开始推广公共食堂了。

    这个……之前那次吧,是大家自发的。如今这次呢,是国家号召的。

    那这食堂,办还是不办?

    得办吧!

    如今大家跟当初的想法又不一样了。家家都快揭不开锅了,这有了公共食堂,咱是不是就不用愁下顿的饭食了。反正有人管呢吧。

    那就是说,这个公共食堂还得办。但多少跟之前还是有些不一样了。比如,没说不许自家做饭,只要你家有粮食。也没说叫你家的锅碗都拿出来大家一起用,不过是吃饭的时候自己拿自己的碗筷过去打饭就行了。

    有公共食堂嘛,不管好吃不好吃的,本着节约自家粮食的想法,就都去了。

    大人孩子的,都端着碗呢。

    比如林家吃饭,就是四爷和林雨桐去。两人拿着碗和锅。

    三个大人,给三碗汤。三个孩子,给三个半碗汤。

    这不好拿啊,林雨桐得把一碗碗汤给倒进锅里,好端回家去吃。还有鸡蛋大小的红薯叶子菜馒头,不管大人还是孩子,一人一个。行了,可以拿回家去吃了。

    苗大嫂负责盛汤,看见跟林雨桐这种关系好的,就尽可能捞两片菜叶子进汤碗,然后勺子稳稳的拿着,不掂。所以,细看那汤的话,好像还能看到一点油星子。遇上那关系一般或是不好的呢,你看人家那勺子,不停的掂啊掂的,掂的好容易舀起来的油星子全又掉到锅里去了。还有桂兰,看见是林雨桐的话,就挑稍微大点圆点的菜馒头,这种比较饱满,肯定是会能多出两口的量。

    看着一个个投递过来的眼神,都是那种‘妹子,我可是照顾你了。你可别到处嚷着说去’的表情,林雨桐心说:嘚!我还得承人家的人情。

    端着回去之后呢,几个孩子围着锅瞧。

    啥玩意啊这是?

    骄阳这么问的。

    林雨桐就说:“是啊!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啥玩意。”

    好像是萝卜混着萝卜叶子熬的?

    丹阳用勺子舀起来抿了一小口,朝阳和骄阳就一脸你在吃药我都替你苦的表情看着。然后丹阳果然眉头皱起,强忍着没‘呸’出来,“大概是萝卜……还有萝卜缨子……白菜?大概还有红薯叶子……”

    各种的大概,这都是猜出来的!其实放着啥东西还不是很能品出来吧!

    朝阳就有点反胃,这种熬出来的汤,味道该多奇特。他朝后退了两步,特别认真的说:“我不太饿,真的!我觉得肚子饱着呢。今儿我不吃饭了……”边说边朝后退。

    骄阳蹭一下就跳下凳子:“我也不饿,可饱了。不信你听……”她非常努力的打了一个‘饱嗝’!

    林雨桐尝了尝,对四爷道:“是不太好下咽。”

    那就别吃了呗。

    一家人偷摸的吃了一顿正常的饭,可这领来的饭也不能浪费了。每天都有溜进来要饭的。所以,要是碰上了,就把吃的喝的送上去一份。

    要不是没办法,谁出来干这个呢。

    反正是这样的饭菜吃的人,瞧着各个都发黄发肿。脚面上一压都是一个窝窝,这都是给饿的。

    妇联呢,也开始给大家讲一些生理知识。因为很多女职工,不来例假了。结了婚的人呢,以为这是怀上了,去医院说不行就打了吧,生下来也养不活。没结婚的姑娘呢,是真吓坏了。以前都知道说,不来那个了,就是有了。可明明没干坏事,咋就不来那个了?一个订了婚的姑娘,不来那个了。婚前检查的时候就说顺道问问大夫,是咋回事嘛。结果这话叫未婚夫听到了,还以为这姑娘是婚前就给他戴了绿帽子,叫他当了活王八。当时就闹起来了。把这姑娘闹的彻底的坏了名声,回去就想不开,喝了安眠药了。幸好是被救起的及时,没死成。不说闹了笑话的,就是差点闹出人命的,就不止这一个。

    这个得开会说清楚。

    一定要分清楚哪些是因为饥饿引起的,哪些是真的怀孕了而不自知。

    查出怀孕的,都跑去医院,这个孩子不能要,要了也养不活啊。

    可真要做,能做的却不多。

    一个个饿的都成了那样了,手术的任何风险这些人都扛不住。所以,大部分是那种该生的还得生。

    林晓星和苏瑾的第三个孩子,就是就在这个时候出生了。

    再说有粮食,可看如今这灾情,啥时候能扛过去也不知道。所以,哪里敢敞开肚皮吃呢。林晓星只是比起其他人来说,不算是饿着了。可这种条件下,营养极度不均衡,孩子还是有些弱。生下来刚刚五斤,瘦瘦小小的一小只。

    却是苏家盼了这么些年的大孙子。

    是个小子!

    林百川没给取名字,说苏瑾:“给你爸打电话发电报,报喜。”

    才一天工夫,那边连夜的就来了。苏瑾的妈抱着孙子心肝肉的稀罕,苏瑾爸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建华。

    老两口子瘦的皮包骨似的,但来的时候却是白米席细面小米红糖鸡蛋的,都带着呢。

    苏瑾妈说:“这大半年了,就等着信呢。给我们宝贝孙子把吃食都备着呢。饿着谁也饿不着我的乖孙孙……”

    林雨桐就笑:这又是一个爱孙子成魔的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