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059.悠悠岁月(76)三合一

1059.悠悠岁月(76)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悠岁月(76)

    转学转去哪里, 这是个问题。

    林雨桐的意思,这学期已经上了一半了,要不就算了, 别折腾了。初二再有半学期就完了, 干脆就初三再去学校这行。

    提前放假了, 在家里自己学, 或者是玩, 看看闲书, 怎么都行啊。

    到了初三,开发区所属的学校也该开学了, 直接去那边念书。

    于是, 清宁就在家里了。

    早上陪着弟弟跑步, 顺便送弟弟放学。清远表示想吃学校门口的肉酱包子吃不成了。姐姐比妈妈管的严, 吃饱就行了, 不许多吃或是浪费。主要是怕把他书包里带的早饭给浪费了。其实不会的。偶尔出一次酱肉包子也没事。

    妈妈给的早饭当然也很好了,同学都爱吃。可是吧,就一点,油水控制的很严格。

    早上不许吃太油腻的东西。

    然后他就特别馋酱肉包子。都是用大肥肉做的,哎呦, 咬一口,油顺着嘴角流。

    没办法,到了教室拿他自己带的早饭换人家的肉包子吃。

    太解馋了。

    晚上姐姐准时在学校门口接, 再想跟同学玩一会子游戏, 那是别想了。

    自家这姐姐你说得多好命。不去上学就不去了, 自己申请了一下就被挤兑回来了。是!自己没人家那脑子聪明嘛。

    但是这自由惯了的被束缚住了手脚老不爽利了。

    他试着用谈判的手段跟自家姐姐谈:“我自己上下学都习惯了,你这样接我,同学们都笑话我呢?”

    没听说过!

    “那就笑话呗。”他姐特别淡定:“谁没被人笑话过,谁没笑话过别人。习惯就好!”

    没道理可讲,而且绝对打不过她的。

    回来缠妈妈:“我自己一个人可以。我又不会调皮捣蛋……”

    “你不会调皮捣蛋,跟个人怕什么?”她妈从文件中抬起头,反问了一句。

    清远闭嘴,发现自己办了一件蠢事。是啊!这么上蹿下跳的,不是心虚是啥?

    就这样吧。

    他太想念家里那个漂亮的老太太了,她是最无私支持他的人。现在没了。

    林雨桐是真忙了。

    忙什么呢?

    忙教师的工资问题。今年开发区所辖的所有学校,工资都是按时发放的。但是往年所欠下来的工资这都是要补发的。

    孩子上学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追根究底,还是给老师的待遇不够。

    别说待遇了,老师的基本生活保障都成了问题。

    这虽然不能说就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至少情况能有所好转。这是自家的孩子,说转学就转学了。要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转学容易吗?找个学校求爷爷告奶奶的。老师说啥就是啥。心疼孩子但还得说叫老师管着吧,别惯着。

    老师也是人,个体存在差异很正常。

    但是能叫老师少因为经济的因素分心,生活有保障,这是最基本该做到的事。

    在说给清宁转学的当天,林雨桐就找了老孙,说了这事。今年不管如何,哪怕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教师的工资得足额补发下去。

    全县没有哪个乡镇做到了这一点。

    因此这个决定,又是一个风口浪尖的决定。说出口的话就得兑现。林雨桐还说了,“中学可以面对全社会招聘老师。”

    不过给予的其他待遇,就只全额工资这一点,好些老师都开始找关系,想往开发区调。

    何小婉催老三:“去找桐说说呗,小山跟他媳妇,要是调过去,咱连买房的钱都省了,没听说吗?那边给分房的。”

    老三不去:“你也别去!不是说了吗?是招聘!招聘懂不?就是得满足人家的条件。最低也要大专毕业。小山是中专师范学校吧,根本不够资格。还有啊!别说函授,人家说了……要全日制大学……不懂别掺和……”

    “那人家也说了,还要教学经验丰富呢。”何小婉就推了老三一把,“有那退休的肯定没那么高的学历,不也要吗?”

    “人家有职称的。”老三其实也不懂。是给俩孩子补课的这位家教老师说的。他就是大专毕业的,去应聘了,然后应聘上了。也没走门路嘛。桐连这老师的名字都不知道。她也不管这么具体的事。

    那些退休的老师,开发区返聘回来。给的待遇很好,经验丰富的老师人家都要的。

    “去小学也行啊。”何小婉见老三忙着整理货,就从他手里把东西给夺了,“那两口子是中学老师,去了教小学这总成吧。”

    “他在学校教政治课的,在中学那还是主科。到了小学,他去教啥?”老三又把货抢过来,她不会整理。

    “小学不就那点东西,他还不会教了?一二三四五看我能教不?”何小婉挡住放货的架子,不叫老三放,瞪着眼睛就等着他答应。

    “他会教?”老三往回一退,往装货的袋子上一坐,“那我上次说清辉在他舅那学的还不及格,换了个老师咋回回都在九十以上呢?你是咋说的,你说他舅舅又不是教数学语文的。现在这话头咋改了呢。”

    “我弟不光教政治,不是还教初一的英语吗?”何小婉拉老三,“说真的呢,不是在这里跟你闲磕牙。”

    你弟弟那初一英语是拿着磁带自己学的。磁带还是我叫人从省城捎回来的。

    老三正儿八经的说:“要是啥条件都符合,那我不去跑这一趟,是王八蛋!就是桐给人家说句话,那也好说。反正够条件嘛,对不对!可这不是不够条件吗?桐为啥说从全社会招聘呢?就是要办名校的,不要那滥竽充数,也不要那些关系户。她定的规矩她第一个去破坏?不像话!你这是为了你弟弟的饭碗要砸桐的饭碗。”

    “咋说的那么严重那么难听呢?”何小婉黑着脸,“都是自己人……”

    “等等!”老三站起来,看着何小婉,一字一句的道:“桐跟咱们是自己人没错,但是跟你弟弟真算不上是自己人。这不能就划上连等号。”

    还连等号呢?

    跟着孩子听家教上课还学会新词了!

    何小婉就说:“那桐能给赵爱华那俩八竿子打不着的孩子安排工作,咋就不能给我亲弟弟说句话呢?”

    还讲道理不讲道理了?

    “安排俩孩子,她赵爱华拿清雪清雨当宝贝疙瘩。”老三冷笑一声,“给你弟安排了,你弟把咱家孩子当啥?”

    人家知道知恩图报,你弟弟呢?

    理所当然!

    我这当姐夫的都能为你上学操心。你是孩子嫡亲舅舅,过问孩子两句怎么了?我能亏待了你?

    不过也没心思计较这个!不会来事嘛!计较啥啊?

    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大家都不好,就自家好是吧?

    那说明自家的问题更大!

    人就不能只那么想。

    谁的心都是偏的,理自然也都是向着自家人的。这都不用问的事。只看心里跟谁亲了。

    老三就说这个道理:“你跟你弟弟是亲的,我跟我弟弟也是亲的,你为了你弟弟的饭碗,我也为了我弟弟的饭碗。我理解你的上蹿下跳,你也该理解我的不得已。相互理解理解,行吧?”

    理解不了!

    何小婉往出走:“你不去我去!”

    “何小婉!”老三扭头喊了一声:“你要是敢去,咱俩就离婚。你弟弟是弟弟,我弟弟就不是弟弟对吧?这些年了,我家人到底还不是你的家人,是吧?”

    何小婉莫名其妙的看老三:“你这都说的是啥啊?不是自家人我干啥找桐去。不就是觉得是自家人,才去的吗?”

    自家人就是要被坑吗?

    如果这事反过来,你能为了我弟弟去求你弟弟吗?

    老三这么问,何小婉理所当然的点头,“这不是废话吗?有能力搭把手的事为什么不帮呢?”

    老三眨了眨眼睛,觉得两人的思维不在一条线上。

    他喘了一口气粗气,尽量叫自己心平气和,“你看这样行不行,等我这边收拾完了,回家一趟跟小山谈谈。看他是怎么想的。你这又是初中又是小学的,完全是没谱。你来之前,跟小山两口子说过了?”

    “没有啊!”何小婉白了老三一眼,“我就是来的路上听人家说了一耳朵,才问的。”

    “那你就跟我吵!”老三真被气炸了,“你连人家的意见都没问……”

    “问啥啊?”何小婉理所当然,“啥好啥坏分不清楚吗?那是我弟弟……”

    “可你弟弟娶媳妇了!”老三瞪眼:“这娶媳妇跟没娶媳妇,是俩样!没娶媳妇,长姐能当家!娶媳妇了,你就一边去,少惹人嫌。人家家里得是媳妇当家。”

    你个大姑子跟着掺和什么的?

    何小婉愣了一下,“哦!你要这么说,也对!”这话她能明白。就跟老三想出去干嘛,哪怕这些兄弟都赞成,也都会先征求自己的意见是一样的道理。没结婚,哥哥就能当弟弟的家。结了婚,就得先问弟弟媳妇。

    是这个道理!

    “你这么说我不就知道了。”何小婉白眼一翻,“那我回去问问。”

    “你问啥啊?”老三赶紧拦了,“你对人家那招聘知道多少你就问。你别管,晚上我就回去,我自己去问。”

    对老三何小婉是信任的。他说问肯定就会问。

    老三其实回去的时候挺多的。骑摩托车要是速度快,不用半个小时就飙到家了。打个来回并不费事。

    两口子这半年,吵的时候不多了。

    回去的时候去了英子的饭馆一趟,门口的烤肉还挺红火。

    老三停下车,跟英子说:“二姐,叫滩底下那些养鱼的,给天天送鱼来,多点花样。菜也能烤。要啤酒吗?我有路子,回头叫人给送货。”说着,顺手拿了一串烤肉吃着,“我二哥也是,也手艺拿到县城去,赚翻了都!”

    英子递给他一串,“你二哥是离不开庄稼地。跟你不一样,我呢,守在家门口,赚几个算几个。这世上的钱多了去了,咱能赚完不?”

    老三赶紧告饶:“您又变着法的教训我。知道着呢,我这不是天天往回跑,也差不多吧。”

    英子看着那摩托就点头,“还得是日子好,搁在以前,走着来回,可得类死个人。哪里像是现在,一个小时打个来回还得是轻松的。你开的慢着些。”

    老三一边吃这,一边应着,又不时的跟过来喝酒的熟人打一声招呼,这才骑着车一溜烟的跑了。

    坐在最外围的被喷了一桌子的土,这些以前都跟老三是一块玩的,如今被这么故意的对待,也不恼,指着老三离开的方向就笑骂:“金怪!你这孙子给我等着……”

    这个说:“瞧!都是土,吃不成了!”

    那个说:“就你讲究多,忘了挨饿的时候,地上捡啥都往嘴里塞的日子了。”

    英子端了一盘子卤好的下水送过去,“吃吧,这算到老三账上。”

    哪里是算到老三账上,明显就是白送的嘛。还非得给老三脸上贴金。难怪老三把嫂子叫姐呢,是不一样。

    “二姐,您看又叫您破费。”这么客气一句。

    “叫二姐就别客气。”英子笑着应承,这都是跟着老三一块叫的,都叫二姐。人家觉得这些都有些流氓气,不爱打交道。可英子呢,是人家敬咱们一尺,咱还人家一丈。处的挺好的。

    这处的好了有个好处,就是做生意特别消停。

    近处的人跟老二处的好,没人胡来。可外处的就不一样了。每次处理这事都麻烦的很。虽然不叫事是吧。但有这伙子就不一样了。放话出去了,这是咱们二哥二姐的买卖,都规矩点。

    于是,生意做的特别清净。没赊账的,没拖欠不给的。反正啥心都不操,做生意就好。

    老三去了老丈人家,给了丈母娘五十块钱,“夏天了,给您置办两身衣裳去。我也不会买。您想吃什么自己个上街上买去。”

    何家妈就说老三:“不用的。回回来,不是买东西就是给钱,自己攒着吧,俩孩子以后上学得花不少……”

    老三给丈母娘放到炕席底下,就问:“小山呢?”

    “西屋呢。”丈母娘给倒了水,指了指西屋。

    老三就往过走,“青儿呢?”

    青儿是小山的媳妇。问了媳妇,就是问能直接进去不?

    小山掀开帘子出来,闷声闷气的叫了一声姐夫。

    老三就跟着他做西屋去了,“听你姐说,你想去开发区那边,把你的函授大专那些资料给我一份,我去替你问问。你说你也是,您要想调动,直接跟我说就行了。跟你姐说,你姐咋咋呼呼的,啥也不知道就跑去了。要不是我拦着,直接问出来,但时候咱学历不够,闹的人尽皆知,你将来到单位也不好处……”

    何小山一张脸涨的红里发青:“我要留县城当时就留了,不会等到现在。我在镇上挺好的,开发区开了头,其他镇就是再想拖欠工资,也拖欠不了多久。不来回折腾了。欠的他总得补给我的,只当是存着了。我根本就没找我姐说要调动……”

    老三眉头一挑,“咱不是外人,你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别跟我客气。真要有这想法,我想法子都要给你办成的。不就是学历不够吗?有啥的!你姐夫这张脸还值几个钱的。毕竟那边分房子嘛。待遇是好!”

    “那也不去。我在镇上能照看妈,也能照看庄稼地。真挺好的。”何小山抿着嘴,“姐夫费心了,别听我姐瞎说。”

    正说话呢,何小婉咋咋呼呼的进院子了,“妈,老三来了吗?我跟你说,可是大好事……”

    老三在里面截住了话头:“啥好事好事的!都是你生的事。人小山根本就没打算去!你看你把这事整的。”

    自尊心那么强,又特别好面子的人,一句一个学历不够的,他要是还坚持就见鬼了。

    何小婉能气死:“你缺心眼啊!那么好的待遇为啥不去?”

    为啥?

    因为学历不够!

    何小山抿着嘴不说话。

    老三就说何小婉:“我就说你是无事忙吧。看!幸亏今儿我拦了。小山是男人,还有学问,见识不比你高?”他又开始给对方戴高帽子,“去了开发区,跟那些有经验有职称的老教师竞争,能出头吗?啥时候出头啊?可再镇上就不一样了!将来年级主任、教务主任一级一级的往上走,傻婆娘,有权啥都有了。房子是个屁!”

    嗯!

    好像是这个道理!

    在学校当领导,那是跟普通的教师不一样的。

    何小婉‘哦’了一声,“我光想着分房子的事了。”

    何小弟跟不知道啥时候进院子的青儿心说:你主要是怕叫你们出钱买房子,赶紧找了个分房子的去处。

    老三白了这傻娘们一句,就这说话不过脑子这劲,你弟都受不了你。他骂了一句:“鼠目寸光。”又说,“以后别好心办坏事。你看着折腾的。跟我回县城吧,明儿送你回来。”

    哦!

    那就走吧。

    跟他妈打了一声招呼就上了摩托车抱着老三的腰走了。

    林雨桐之前是不知道这事的,还是过来送甜瓜的何小婉自己说的,“我还说找你求情呢,结果你三哥非不让。幸亏他拦了,要不然我弟还得怪我,整个一里外不是人。”

    清宁都听出这话不对劲了,可看自家三伯母完全没意识到,就默默的拿了甜瓜去洗了抱着啃。

    等何小婉走了,清宁才跟她妈说:“我三伯母这脑子真让人着急。”

    不是脑子让人着急。

    主要是老三一直对他娘家好,她从没想过老三在这事上动了歪脑子。

    清宁抖了抖肩膀:“妈,你说着枕边人的要是存心欺骗,这得多可怕。”

    林雨桐一愣,是挺可怕的。但你现在想这个问题有点早。

    清远一回来就抱着洗好的甜瓜啃,倒是不急着吃饭了,跟林雨桐说:“妈,老师让捐款,你说我捐多少。”

    华北地区受水灾特别严重,到处都号召捐款。

    不光是学校号召,各个企业事业单位都是一样的。孩子们哪里来的钱?都是跟父母要的。

    去年亚运会,刚过了年,就要捐款,说是大家出把力,把亚运会办好。

    俩孩子一人捐款十块钱。

    在当时算是多的。大多数都是一块五毛的时候,十块钱就算多的。

    老师表扬是表扬了,但是还有很多同学说,他爸他妈都是当官的,才捐十块。

    这次该捐多少?

    林雨桐说:“你自己拿主意。”

    清远把他的零用钱都拿出来,一千大几呢。他拿了十块钱,“明儿再学校就捐献这么多。剩下的妈帮我直接打到灾区的账号上吧。”

    又不是为表扬的。

    林雨桐在这小子的脑袋摸了一把,说了一声好。

    暑假来的很快,本来打算暑假带孩子出去玩的,但因为灾情的事情,这个计划只能往后推延了。

    去不成,那也得给暑假找点事干吧。

    去哪呢?

    两人吵着要回镇上去。

    “你姨妈正忙呢。你们回去就是添乱。”以前有小老太帮着照看,送回去就回去了。如今,两人就不敢叫孩子回家。至少晚上睡觉没人看着。老二忙着果园的事呢,苹果陆续的该采收了,忙的脚打后脑勺。英子一个人守着店,你们回去干嘛去。

    四爷时不时的得去看看果子品质,回回去,偶尔也带他们下去。

    果园子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看着美好的都是电视上演的。蚊虫到处都是,从果树上把果子摘下来也不容易。

    清平和清安都已经开始下地了,姐弟俩一个筐子,摘上半筐子就抬着往地头去。

    农村的孩子也不止清平和清安是这样,刘成家的燕儿和敏儿,早都当大人用了。敏儿上学老是留级,去年就不念书了。去了哪里呢?去了雪梨家给雪梨看孩子去了。一月也有几十块钱的工资。过年回来的时候说是雪梨这不好那不好,冬天洗衣服洗碗都是叫她用凉水,手都生了冻疮了。雪梨的家人就很不高兴,说你那冻疮是往年冻出来的,天一冷就复发了,怪我家雪梨干啥。城里有暖气的,屋里用凉水其实也没那么冷的。各说各有理,雪梨也不叫敏儿再去了。还不是一样得在地里干活。还比清平和清宁小了一岁。那燕儿虽然上学,但是回来得做饭,吃完都刷锅洗碗然后再跑去学校上课,十次得有九次是迟到的。晚上回来帮着带弟弟,等弟弟睡了才能写作业。

    四爷看清平的手都糙了,就说:“跟四叔去县城吧,想回来四叔带你回来。”

    清平摇摇头:“不了!家里正忙着呢。我还能帮把手。”

    老二就笑的特别骄傲:“我就稀罕我家闺女,特别懂事。”

    不是爹妈不疼孩子,而是这么一种环境下,所有人说起懂事的孩子都是那种,帮着干家务,学习还好。你说就是你看那谁家的谁谁谁,干活是一把好手,学校里也不耽搁。就说那孩子如何知道爹妈辛苦,如何如何的懂事。

    别人家的孩子那都是榜样啊。

    孩子就在这样的榜样的感召下,懂事了起来。

    知道体贴父母辛苦,知道帮父母分担压力。

    不能说这样的教育是错的,这要农家教出来个大小姐小少爷来,那才是要闹笑话的。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生活环境,影响出了什么样性格气质的人。

    不是所有的孩子跟清宁似的,家里有保姆,爹妈给他们能提供一辈子的生活保障。在老二看来,不管啥时候,勤快、肯吃苦,有这两点,将来就是孩子最大的保障。

    清宁回来的时候就说:“我二伯这人心软,也心狠。”

    觉得对孩子下得了狠心。

    可农家的孩子,要是连勤快和吃苦都做不到,将来又能依靠什么呢?爹妈给不了帮助,在自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不要靠着亲戚过日子。人得自立自强,就得对自己狠点。

    去了几回镇上,看了几回果园,就不去了。别人都忙,他们帮忙干不了一小时,就受不了了。

    没地方去玩,四爷傍晚的时候就带着俩孩子去三里庄哪里修的堤坝去游泳。

    那边游泳的人还不少,有那野钓的也在岸边玩呢。

    林雨桐跟着去,却不下水,下水的女人基本绝迹了。清宁也只等到天黑了,才敢下去。这么多人看着,怪难为情的。

    连着去了三次,清宁都觉得岸边有个老太太盯着自家妈看。

    她这么跟她妈说,但却没有回头去指。

    林雨桐早知道了,那是当初那个养母的娘家妈。她肯定是知道自己,也认出自己了。但是就是不敢上前来的。她笑了笑对闺女道:“没事,看看就走了。”

    要不然还能如何?

    以为不会如何,却没想到林家大姑来了,带了一对夫妻,就是当年的养父母。

    想过他们可能会找来,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姿态出现的。

    当年是他们从林家大姑手里抱走了原主的,也是他们将七八岁的孩子又给遗弃的。

    不牵扯什么虐待不虐待的,可遗弃了就是遗弃了。

    但有些人不这么想,就比如林大姑,“再怎么说,也养活了你七八年了。你也生孩子养孩子,知道那从吃奶的娃娃养的能满地跑多不容易。”

    这是要自己报恩啊。

    林雨桐就打电话给林玉珑,叫他给林家成说一声:“……大姑说养了我七八年,那就叫爸跟人家算算这笔账……”

    你们是替林家成养闺女的,找他去。

    我如今认了他了,病了也给钱,这算是赡养了。七八岁以后是小老太养的,这个恩林家成还不上。这不是来了一个讨要能还上的恩情的,那叫林家成去算去。

    自己半赡养着他,反正病了是给钱的。那他就得半养过自己,要算你们坐一块算去。

    这两口子拘谨的很,谁能想到当年的小姑娘,如今当了大官了。

    林大姑戳了戳那当妈的:“自家的闺女,说话啊!”

    “桐!”这女人张嘴了,“你弟弟……”

    还是为了工作的事。这弟弟弄了个民办教师的工作,在村里的小学教书呢。如今也是听到信儿,想往开发区这边来。

    这边没絮叨完呢,林玉珑气喘吁吁的赶来了,就问林大姑说:“姑啊!你咋就不知道远近呢?你是跟我姐近,还是跟他们近?你来给我姐惹麻烦,你到底是图啥?”

    林大姑指着外甥:“你咋跟我说话的?你忘了小时候我是咋对你们姐弟的……”

    声音高亢嘹亮,有理的不得了。

    林雨桐算是把面子给足了,对林大姑比对这夫妻俩更反感。

    这两人还知道不好意思,还知道是做了亏心事了。来也是为了他们儿子。

    可这林大姑简直了,就是活脱脱的事儿精。

    林雨桐跟那夫妻说:“你们先回去吧,说的事我知道的。”

    没给准话,但两口子也觉得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也没管林大姑,直接给出门去了。

    林大姑一点也没察觉,正跟林玉珑说她当年给林家立下的汗马功劳。

    你跟林家立下功劳管我屁事!林家养我一天没?我得纵着你!

    林雨桐拿起电话:“给你两个选择,第一,马上走。第二,我打电话叫派出所请你走。你选哪个?”

    林大姑有恃无恐:“好好好!当官了就六亲不认是吧。”

    说着就往外走。

    这是告诉林雨桐,这事没完。

    没完?

    你想完我还不想完呢。

    林玉珑跟着林大姑走了,防着他去外面或是单位嚷嚷,先把人带回去再说。

    林雨桐直接找了老三:“三哥,你回家一趟帮我给二哥带句话。”

    老三忙问怎么了?

    林雨桐把事给说了,“这事得叫二哥办。”

    然后这林大姑家,真是哪哪都觉得不顺。儿子家,闺女家,家里的水果摘下来就是卖不出去。人家代售点收的好好的,自家一去,不是挑拣这个就是挑拣那个。反正是不合格,人家不要。

    水果这东西,不比别的,新鲜的卖不掉,放到第二天,人家就更不要了。这玩意骗不了人,只看水果的果把儿就知道了,发黑发黄的,那都是不新鲜的。只有那摘下来的茬口是新鲜的,给的价格才高。也有那不好的,给的价格低的很。可就是当做次果卖,也没人要。

    这不是见了鬼是啥?

    真卖不了,这就真只能倒到臭水沟去了。

    林大姑说发到省城,叫林玉健想办法。林玉健就说:“您跟外人亲,我们这些侄儿侄女的都不亲近,我一个外人哪里好意思掺和您的事。”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她这才知道事情不对了。

    找林家成去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都是你的闺女,心怎么那么狠呢?我是她亲大姑,她是咋对我的?一点情面就不讲。”

    邓春花躺在炕上,也知道林家成拿了不少钱给当年抱养孩子的那两口子,说是两清了。本来就心疼钱心疼的什么似的,结果这罪魁祸首还敢来!

    她就骂啊:“你就是个神经病,就是个疯子。在家里摆布男人,回娘家还想摆布娘家!你就是个疯子!你的疯病根本就没好!”

    林大姑面色白的吓人,“谁疯了?”

    “你就是个疯子。”邓春花是怎么扎心怎么骂,“忘了当年是谁半夜三更一丝不挂的跑回来的……”

    林大姑闭着眼睛直直的朝后倒了下去。

    直到送到医院,林雨桐才知道这事。

    林家成说,“这事不怪你!她就是脑子有点问题,过去好些年了,一提她就犯病。没事都没人招惹她。”林家上下也都让着她。

    啥事呢?

    当年是林大姑才十二三就被送去当童养媳了。男人窝囊没出息,还有点憨憨的。结果那边的婆婆意思,那老公公不是东西,把儿媳妇给……

    打哪以后,林大姑这脑子就受不得刺激了。每次醒过来,那过去不堪回首的事,她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谁提她都犯病。

    林家除了瞎子爹,其他人都知道。当年是不敢给那瞎子大哥说的。

    事儿太脏,后辈们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

    林玉奇知道,林玉玲知道一些,林玉珑最小,他就不知道。更别说英子和林雨桐了。

    曾经也有人拿着话头说过林大姑,结果当场犯病。那惹人犯病的人,反倒是赔了不少钱和粮食给林大姑看病。因着这事,没人说这闲话了。就怕被讹上。再说了,年纪大的人死的死,年轻人知道的不多了,也就更没人说了。

    当年,还有些人说林大姑这一儿一女不是她男人的孩子,是公爹的。

    这事,除了当事人,没人说的清。

    不过林雨桐心里的疑惑倒是解开了,就说嘛,正常人哪里有这么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