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015.悠悠岁月(32)三合一

1015.悠悠岁月(32)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悠岁月(32)

    冒着雪走了五六里的路,那滋味, 别提了。

    到家除了清平和清宁高兴, 谁都不高兴。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冷, 藏在大人的怀里, 裹在大衣里, 时不时的探头出来瞧瞧。孩子好像就喜欢叫大人都守着她们, 如今正和心意了,跟着爹妈爷奶,叔叔伯伯的一群人, 老美了。

    回来还兀自兴奋了, 跟小老太说起来的时候都是谁谁谁飞起来了。

    只看见人被甩飞的一瞬间, 然后那些血呼啦的场面,早把她的眼睛给挡住了。

    不知道害怕, 不知道人怎么会那样的清宁, 还以为人家那是玩游戏呢。

    哇喔!人还能那么飞。

    好吧!这事得跟孩子好好说说。

    清宁急着断断续续的跟小老太说这啊那的, 那边老太太听的挺着急,这都啥玩意啊, 怎么越听越乱呢。

    那边四爷帮着林雨桐换裤子鞋袜,林雨桐坐在炕上才跟老太太把事情说了, “……一辆破拖拉机,怎么就非得开……开起来能咋?借车的人不靠谱,这开车的人也不靠谱, 邓家的人怎么就跟迷障了似的, 还真都敢坐。”

    是啊!

    想想都觉得北脊背发凉呢。

    一说这一大家子, 兄弟姐妹妯娌连带着各家的孩子,算起来亲密也亲密不到多少。想来这平时的关系吧,不会好到就真的穿一条裤子。思维模式也不是都没差别的。这车开出去危险不危险的,就没人有这个意识?

    真跟找死似的,这个敢借,那个敢开,还就都敢坐?!

    换个角度想想,怎么就那么邪性。

    上赶着找死的节奏。

    小老太也说:“鬼迷了心窍的……”

    四爷这边已经把桐桐给塞被窝里去了,“先捂着吧,别急着穿。”

    他会后头换了裤子和鞋,叫上带着绑腿,这才过来跟林雨桐说:“我得去一趟县城,赶在晚上就能回来,别等着了,早点歇了……”

    林雨桐不问也知道他这是干嘛去的。

    事故出现了,里面牵扯到那辆拖拉机。不管是出于哪种考虑,都应该主动跟有关部门报一声。

    这个时候可不是后来的,出了事一个电话就打给交警队了。

    如今就这条件,除非事故出现在城区等地,否则其他地方,一贯秉承着私了的原则。

    但这事私了,金家这该怎么算?

    所以四爷叫上金老二老三,三个人直奔县城,干嘛去的?

    自己去主动说明问题的。

    首先这态度吧,叫人就非常有好感。

    这时候的公安局就是一家,交警也都在一个院子里办公的。

    去了找了再明光的办公室见到过的一位副局,大致把情况说了。这位副局是个谨慎的人,将相关的人都找了,叫把详细情况说了一遍。

    邓家怎么借车的,金家是怎么说的,邓家又是怎么办的。都细细的学了一遍,四爷说:“如果有必要,我们能找来人证,也愿意提供人证的名单和身份信息。”

    很有诚意,表示不怕查证,确实是没有撒谎。

    都是懂得人情世故的人,细细想想,也就知道金家真没必要说话。人家自己都不开,宁可家里人走着也怕出事,怎么会主动将车借给别人?

    况且,这个看似滑头的金老三也说的对,“……借车烧的谁的油?无亲无故还有点过节的,我干嘛把车借给他们……”

    是这么个道理!

    如今这柴油可不好买呢。

    最后四爷又道:“咱们队这方面的责任和赔偿都不懂,因此来说明一下情况。伤者很多,这肯定是牵扯到后续的治疗问题。金家该承担什么责任,这应该由司法机构来认定,咱们绝不逃避。”

    很通情达理。

    人家先是表扬啊,说是遇到问题能主动来说明,这态度是好的,是值得肯定的。然后才说,金家在此次的事件中并没有过错,没有赔偿的必要。但同事,考虑到那边一片伤员,损毁的拖拉机想要赔偿也是不可能的。

    这个金家都知道。那拖拉机也没法叫人赔,毕竟那车在农机局挂着档案呢,属于‘报废’的车辆。一辆报废车,你叫人咋赔?

    这个结局算是最好的了。

    哥三个出来在路边的一家羊肉店一人喝了两碗汤吃了俩热烧饼,赶在天黑前又回来了。

    林雨桐下来给他倒洗脚水,放药包驱寒,心里却免不了有些幸灾乐祸:“只怕林家辉才能有麻烦了。”

    可不是有麻烦了吗?

    金家能把自己摘出来,但是林家能吗?

    人家邓家那边没参加喜宴去的人就说了:“我家的人为啥会出事的?要不是去给你林家的闺女送嫁,会出事吗?这是谁的责任?没安排好客人,这就是你林家的责任。”

    这话有道理吗?

    好像也说得通。

    不光林家被闹了,林玉玲嫁去的顾家,也一样被闹了个人仰马翻。

    邓家的人很会看风向的,金家那边动了公家了,不好惹了。林家这边,自家怎么也是他们家孩子的舅家,走不了公家那一道。就算是走了,他们家就没责任了?有的!

    所以,林家成没有惊动公家的意思。

    这么多人伤了,这医院里的花费,对于普通的农家来说,就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谁也承担不起。

    林家是有些家底,林家还有个好侄儿在外面能弄来钱。所以,林家必须贴紧了,想跑也得你们跑的了。

    除了林家,还有顾家。顾家的条件不错啊。家里四个子女,三个都在外面吃着商品粮呢。吃商品粮,在他们看来,就是有钱的标志。

    给钱看病是必须的,再是要能给点营养费误工费啥的,那最好不过了。

    可这钱顾家能认吗?

    我家安排骡车牛车了对吧?是你们不坐的,又不是我们不让你们坐,凭啥我家得认呢。

    反正结婚出了这闹心事,洞房还没入呢,要不成,就叫新娘子回家去吧。我们就是有钱,但我们家的钱也不是打水漂来的。

    别的是小伤的也就罢了。关键是这里面有个重伤号啊。

    邓春花的姐姐叫邓春叶的,那只手果然是保不住了。要做截肢手术,可糟心的是,县医院根本就做不了这个手术。得往县城去吧,如今这大雪天的,咋去?

    人家说了,赶紧拿钱吧,有个省城医院的外科大夫,恰好回老家给老娘过寿,遇上大雪给滞留下来了,暂时走不不了。去请他来,许是做的及时,这性命还没有大碍。

    这截肢手术,在当时可算是个了不得的大手术。

    数千块钱呢?

    饶是顾家境况好,这也拿不出这么些钱来。

    顾家不肯拿,林家要是非要往出拿,肯定也是拿的出来的。关键是林家成根本就没给往出拿的意思。

    邓春花哭说:“怎么也是我姐姐,你就跟大侄儿打个电话,他有办法。”

    林家成偏不,说的话也冷酷挤了:“残了比死了麻烦……”

    死了,一个人命官司私了也就三五百的事,遇上难缠的八百顶天了。可要是残了,这就是个无底洞。先不说手术费用住院费用等等没有三两千的,估计是不成。然后这妻姐才多大年纪?年轻着呢?最小的孩子才七八岁的样子。你说这少了一只手,是不是就得被讹上了?长年累月的,还得帮着养那么一大家子。

    我疯了我叫我侄儿管这事。

    反正是要钱可以,不说不给,只说别着急,正在筹钱呢。这么大笔钱,总得容我们点时间吧。

    好吧,三等两等的,等到了雪化了,路开了,能上省城去了,结果——人没了。

    八五年的正月十五,消息传到了林雨桐的耳中。

    林家成的手段并不高明,谁看不明白?那自然是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林家成心狠,也有人说邓家是活该。

    反正是说什么的都有吧。

    但这跟金家无关,除了说闲话的爱找金家的人问一问当时的情况,了解一下八卦的第一手资料以外,真没啥关系的。

    趁着没收年假,四爷叫老三:“有辆二手的大货,要吗?要的话去看看……”

    结果金老三是高兴的想去的,何小婉却给拦了,“……不开车了……干嘛非得跟车干上了,你看那开车多吓人啊……这回是咱们幸运,没出事……要是半路上遇上那雪天,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说你是走还是不走。不走得冻死在那,走呢?说不定就摔死在哪儿了?拖拉机行,在这附近干干农活,整整放心钱我同意。要是弄个大货车,一走就走远了,我不同意。宁肯没钱在家种地着,也不冒那样的风险去。”

    媳妇不同意,这事能怎么着?

    好说歹说也说不通,金大婶觉得老三家的媳妇终于是长心了。别管这决定对不对,但从当妈的角度来看,没啥比安全更要紧。

    这事就这么着,在老娘和媳妇的强力干涉下,不了了之了。

    可是该干点啥呢?

    过了年,老三拿着媳妇收拾出来的行李,拿着一百来块钱的路费,另外还有公社开的介绍信,挂着饲料厂销售员的牌子,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这活不是四爷给的,老三这样的人,他是不放心撒出去的。这活是何小婉找了林雨桐,特意要来的。

    话虽然是何小婉对林雨桐说的,但看得出来,事先人家两口子是商量好的。

    过去跑销售的,回来都发了。一个个的夹克都穿到身上了,说是大城市都那么穿。回来给老的少的大的小的,都买了时髦的新衣裳。从这花钱的姿势上来看,赚的恐怕都不是三五百的事。

    听听人家说的,出门就是小车,回来就是酒店。还有服务员小|姐高一声低一声的叫着先生。听着就叫人觉得向往的很。

    何小婉听了几耳朵,心里都跟猫爪子挠似的,叫金老三跟老四说去:“……谁去都是去,咱也是靠本事挣钱。你出去卖的多了,厂里的订单多了,受益的还不是老四……人家帮了咱们,咱们干好了也是对人家的回报。”

    这话很有些道理。

    但金老三死活不肯去求,“别叫老四为难。咱们跟着占的便宜不少了。”

    男人说不出口,女人来说。

    找了林雨桐,说了他们的意思,“……在家里种地,一年也收不了多少,加上我喂猪挣的……说实在话,都不如我在二姐的小饭馆帮忙挣的多……”

    小饭馆到底有多挣钱,作为没事就过去帮忙的何小婉,是大概能算出来的。

    但外面却丝毫没有半点传言,是关于小饭馆的。

    可见她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

    林雨桐也好心的提醒她:“……三哥那人出去你可口兜不住了……我跟你说,南边可不比咱们这里,风气开放的多,要真是出了啥事……后悔可就晚了……他离着爸妈管着,离了二哥时不时的提醒着,你更是啥也看不见的,要真是行差踏错那么一丁半点的,三嫂啊,你可想过要咋办?”

    “错不了的。”何小婉坚定的摇头,还无所谓的笑,“要说花花心思,他金老三未必就没有。但是吧……要真有了花花心思,在哪里有啥区别?守在跟前就不出事了。咱村上那花花事情少了?”她耸肩的一笑,“只要男人把钱拿回来,还知道家里有老婆孩子,在外面,我看不见,就只当是傻也没有……”

    林雨桐被惊得目瞪口呆。

    何小婉又哈哈大笑:“逗你呢?!真是!你可真是能寻思。他就那一百来块钱的,哪个女人脑子有毛病看上他?”笑着又正色起来,“桐啊——我是真穷怕了……”

    林雨桐能说啥?

    晚上跟四爷说了:“想去就叫去吧。再拦着就成仇了。”

    其实两人担心的完全不是金老三会不会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乱来,而是担心他踩着底线行事迟早会湿了鞋。那么跟何小婉说,不过是看准了女人的软肋。家里的女人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就是男人在外面搞破鞋,然后她就成了糟糠之妻。

    可这何小婉偏偏跟一般人想的不一样。话虽然是玩笑着说的,但林雨桐知道,真要出了这事,她真会这么选择。装聋作哑的就当啥也不知道。只要把赚回来的钱交回来就行。

    至于林雨桐担心的事,她不知道是听出来还是没听出来。

    走之前,四爷叫了老二和老三,林雨桐给准备了酒菜,三个人喝了半晚上的酒。对老三是各种的叮嘱,把利害关系说的明明白白的,这才撒手,把人给放了出去。

    出了正月,天就慢慢的暖和了。远远望去,田里已经有了一片片的绿意。

    金大婶偶尔会下地,丢不下孩子,也就把清平捎带上。

    于是清宁也吵着要去。

    小老太的一双小脚,家里的活能做的很利索,但是田里的活儿是真不行。

    林雨桐吃了饭要去上班了,四爷那边忙着下黄河滩了,看那边今年的春种怎么办。肯定是不能陪着孩子去的。

    “就叫跟着她奶奶呗……”小孩子下地怎么了?农家的孩子谁没下过地啊。

    小老太就抱怨,那小学校也太死板了,怎么就不能收孩子去学前班呢?非得用年龄卡着,不够年龄,坚决不要。这么大的孩子了,在家里就圈不住了。千方百计的就是想出去,哪里都行,只要能再外面野就行。

    孩子奶奶带着俩孙女能干啥?

    麦子地里想拔草吧,俩孙子搁在麦地里打滚。清宁还说,这像是省城的草坪。

    麦子地里这会子没啥虫蚁,躺在上面也确实是软绵绵的。但到底是地上,两人滚的跟泥猴似的。

    没法子,带着孩子在地里认草,认野菜。

    然后林雨桐回来的时候就见还没换衣服的死猴子把小篮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地上,扒拉着地上的不知道是菜还是草的玩意,跟小老太说呢,“……这是面条菜……奶奶说是面条菜……跟面条一点都不一样……这个是马蹄菜……我没见过马蹄……在哪能见到马蹄……是再动物园吗?”

    好奇心正重的时候,是不能这么散养着。

    后半年如果顺利到了省城,是得先考虑孩子入学前班的事了。

    还有就是上学的问题怎么办?

    自己在城里上学,带着的孩子怎么就学?这都得问问了。

    能问谁呢?

    林雨桐叹了一声,原先还不怎么乐意认林家,但不得不说,认了的好处还是明显的。林玉健对给他们帮忙的事,从来都不遗余力。

    第二天去了邮电局,想提前给林玉健打的电话,一是问那边买的房子粉刷的怎么样了?二是顺道问问省城学校的招生情况,像是清宁这样的借读,有没有什么难处。

    林雨桐办公室如今也有电话,但是打一打短途还行,主要的通话对象就是周围这些单位,这花的钱不多,说起来也算是有明目。要不然年底一算通话费,好家伙,这么多?跟谁打的呀?是公事还是私事?

    没查不要紧,一查都是事。

    邮电所离的又不远,去畜牧站的时候顺便就去了。

    可到了地方却意外的碰到了林玉珑。

    “二姐?”他从柜台后站起来,朝林雨桐笑。

    这个时候的邮电局,柜台高的很。林雨桐个子高,办业务并不显得麻烦,但是像是个子矮一些的,或是一些替父母跑腿寄信的孩子来说,就高的太多了。得垫着脚尖才行。

    中间隔着木制的栅栏,跟里面说话的感觉真跟过去那种探监的感觉有些类似。

    此时林玉珑就是如此,隔着栅栏对林雨桐笑。

    “咦?”林雨桐愣了一下,“调到前面了?”

    在前面办理业务属于比较轻松又体面的差事,如今就爬上来干这个,小伙子干的不错啊。

    林玉珑不好意思的笑,“就是先跟着师傅学,今儿是替师傅顶班。”

    那也不错了。

    肯干就好。哪一天离了你师傅能行了,那别人就想不起你师傅了。

    这话当着别人的面是不好说的,她笑了一下,“你上你的班,我打个电话……”说完想了想也没啥好隐瞒的,就补充道:“给大哥……”

    林玉珑就朝抬手看了一眼手表:“那还得登上十几分钟二十分钟的样子……听我哥回来说,大哥的作息特别规律。开完会又午休的习惯,到办公室得到两点四十……”

    林雨桐也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两点二十多一点点。

    是不到时间。

    姐弟俩一个站着一个坐着,那边林玉珑的同事隐晦的打量两人,这不说话是挺奇怪的。

    林雨桐就主动问了:“你哥回来了?”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得回来了。

    林玉珑点了点头:“……这两天我正想着在街上给我哥找个门面,他那手艺养活他自己,想来行……”

    可镇上有几个有手表,收音机这东西的。

    她就随口道:“在县城其实更好……”

    何尝又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在这里开店,自己好歹能照应,或者说是看住。这要单独在县城,还不知道会怎么着呢。

    林家的日子如今不好过,那些老本都被邓家给折腾光了。家里还有个病号,邓春花那样,一直得需要药养着。可别小看这花费,家里要是有个药罐子,看着吧,多少钱都不够往里面造的。

    也幸亏是有退休金再加上林玉珑的工资撑着,要不然,更难熬。

    那这事就无解了。

    得!这个话题是不能继续聊了,那说说别的?

    “……你姐如今还好?”林雨桐不知道还能说啥。

    “姐夫人不错……”林玉珑自己也像是松了一口气,脸上带了笑了,“邓家实在闹的不行,姐夫前些日子已经去了市里……”

    顾显的大哥在市里,是去那里避难去的。

    看来不管是多难,顾显没放弃刚进门的媳妇,算是难得的。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那种感觉就跟回家过年走亲戚似的。都知道是亲戚,是我家那谁谁谁,但坐在一起说话的话,真的!比跟陌生人说话还别扭。几年见不了一面,见了面相互找话题,彼此都不怎么感兴趣,但不得不这么聊下去。

    好容易熬到时间了,林玉珑先动了,看了看表,一看时间到了,赶紧就站起来替林雨桐拨通了电话才递过去的。

    林雨桐跟林玉健两人直接来往的其实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四爷跟林玉健接触的。因此林玉健的声音很惊讶:“桐啊?”

    两人在电话里都挺客套。

    林玉健问说:“今年过年没回去,爹娘的身体都好吗?”

    林雨桐就道:“挺好的,爹瞧着比之前还胖了一些……”

    人家听着,不知道关系有多亲近,一个爹娘的孩子,该是特别亲近别亲近的关系才是。

    可等一会子,那些支着耳朵听热闹的人就愣住了。

    因为两人的对话叫人听着糊涂。

    电话里的人问:“爸那边你去了吗?到底咋样了?有难处叫给我打电话,可爸这人……倔的很……”

    爸说的是林家成。

    电话外的人就道:“不打电话就证明没事,不用太焦心,反正娘住的不远,真要有过不去的坎,娘也不会看着不言语的。”

    这话也是。

    林玉健在电话里就道:“爸那身体,也该注意了。别看瞧着挺好,其实……唉!年轻的时候,也是受过苦的,老了少不了一身的病痛。如今他不上班了,跟他打电话也不容易。你要是见了他,就说一声,有什么不舒服的不要忍着……叫人告诉我我带他来省城……”又说起林家成年轻时候的事,“……架电线……那活可是累活,没点拼命三郎的劲,一般人都熬不下来……”

    这事林雨桐听说过。架线工不光要架线,首先得要把电线杆子给竖起来。那电线杆子,一根得多重。那种活也都是两人一组完成的。两人扶着一根电线杆,先挣扎着扶起来,然后得一个人的肩膀死命的扛着,另一个人才能赶紧挖土埋坑。

    天天如此的干,一干就是七八年,电杆电线一整片一整片,都是他们给竖起来的。

    这比下地干活如何?

    更辛苦!

    也别说羡慕谁怎么怎么?如今看着他拿着退休工资呢,可实际上他们这样的其实是再提前透支健康跟生命。

    不过邮电局的待遇也好的很,像是退休的这些,一旦遇到大病,单位是给报销百分之八十的。所以,别看林玉健说的客气,其实真到了掏钱的时候,不用他掏多少的。

    几句聊下来,面上就熟悉多了。

    林雨桐这才说起了房子的事。

    林玉健特别上道,直接道:“当时买这房子的时候我都考虑到了……当时建房子主要针对的人群,面对的人群就是干部、华侨,后来还多了过来北边支援教育的一些学者,虽然人不多,人气不旺,但配备是完善的。小区里就有托儿所,清宁过来了就能直接入学……至于上小学,看叫孩子跟着你还是妹夫。你们的情况特殊嘛,两所大学都带着附小附中,找你们的导师提一句,这就安排了。这是为了你们和孩子都方便的。实在觉得那边不好安排,就叫到机关小学去……我来安排……”

    听起来没啥问题。

    林雨桐真觉得不感谢一下林玉健都有点过意不去了。这是个新认回来的堂兄,就是亲哥哥,也就这样了。

    觉得聊的差不多了,真想着怎么结束这通话才不突兀,谁知道林玉健突然来了一句:“跟妹夫说一声,上次的事谢谢他了……这边很顺利,杨班长人不错……”

    上次的事是什么事?

    杨班长又说的是谁?

    她这边含混的跟林玉健打哈哈的,说着别客气之类的话,回去之后就赶紧问四爷:“啥事是我不知道的,你倒是跟我提一句吧。真像是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我啥也不知道……”

    四爷愣了好长时间才恍然:“哦!我当是什么事呢?”他摇头,“上次不是跟着明光去了一趟省城吗?疗养院里住着一位领导,领导的身边有一位警卫员,姓杨。老家不在省城,跟着领导其实出去办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方便,我就托付给林玉健帮着办了。大概是这样,两人一来一去的倒是处的挺好的。这还真不用谢谢我,我就是牵线搭桥而已,是他机灵。懂得不是所有的高枝都能攀的道理。有时候这高枝下面的小树苗拉扯的紧密了,可能更好使……”

    就说林玉健这大哥当的,真的是替自己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原来是四爷先行下春风了。

    四爷也说她:“你安心养胎,这些事我都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

    过惯了操心的日子,这猛地不用操心这不是不习惯吗?

    不习惯也要习惯的。天不冷了,四爷每天晚上吃完饭,都陪着林雨桐出来转转,当是遛食了。

    常动一动,生的时候也好生一些。

    就在附近转一转,走一走。夜里出来的人少,才七八点钟,都没什么人了。除了拉饲料的卡车来来回回的,就只剩下狗叫声了。

    林雨桐晚上不愿意出来的原因就是这个。这跟在城里的公园遛弯是不一样的。从巷子里过,每一走动,就会惊动夜间的卫士——狗狗!

    大狼狗,土狗,用水活着麦麸就能喂养的那种咬人的狗。

    有些在院子里关着,有些干脆就用铁链子在家里拴着呢。但狗的耳朵灵敏啊,从它家门口过,蹭一下就站起来,竖着耳朵朝门外叫。

    然后从巷子里过了一遍,狗叫声从东边响到西边,响亮的不得了。

    四爷说这是生活变好的一个标志。

    啥意思呢?就是说以前人连自己的肚皮都混不饱,哪里还有多余的能力去养狗。那时候从巷子里过,也有零星的狗叫声,那是极个别的。还有些流浪的野狗,跟狼似的满世界的溜达,自己找吃的去了。谁有能力喂它,它能不成为人的盘中餐都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反正在一片狗叫声中,两人是没办法手牵着手散步了。

    粗疏的人听见狗叫声叫了一会子就停下来了也不去理会,那细致的人睡下了都得出来查看,看看家里是不是进贼了。

    林雨桐还听见有人烦躁的骂道:“神经病,谁大半夜的不睡觉的,乱跑啥呢?”

    哪里大半夜了?

    八点刚过而已。

    浪漫都当成神经,这浪漫好像也浪漫不下去了。

    手挽着手,低声笑着往家里慢慢的溜达着,结果刚走到市场边上,要朝自家巷子里拐过去的小路上,就见一人抱着个东西,跟做贼的似的,朝饲料厂那边而去。

    看那背影,还有点熟悉,像是巷子口住着的刘成。

    这家伙想干什么?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我先送你回去……”

    “没事!”林雨桐觉得真没必要那么金贵,当年怀着常胜的时候,大着肚子手术一场一场的做,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能咋地?

    她也不放心四爷一个人啊。

    四爷就低声笑:“你也是……”刘成那人,借他俩胆子他也不敢干大逆不道的事。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行了,想去就跟着……小心脚底下……”

    两人偷摸的跟上去,就见刘成走到饲养场对面,市场边的一片灌木丛边上就停下来了,将怀里的啥东西往地上一放,然后人就窜到林子里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肯定是没走,躲在林子里呢。

    想干啥呢?

    林雨桐没看懂。

    路上黑漆漆的,只有等卡车拉货的时候,才亮起来那么一小会子。

    不大功夫,车声传来了。

    林雨桐正探头看呢,结果边上小饭馆的门打开了,金老二从里面出来,将门从外面锁了。这么晚在店里,只怕是准备明儿的东西呢。英子应该从后门回去了,金老二只怕是要出门去会朋友还是办事。

    刚要打招呼呢,就见小树林里一闪一闪的照了好几下,是手电筒的光。

    别说林雨桐被吸引过去了,就是金老二也瞅了过去。

    可那边的光一闪一闪的,却不是对着这边,而是对着车来的方向。

    那车看见闪光灯,果然就听下来了。不大功夫,从车上下来一人,车灯打着,林雨桐和四爷都能看见,是常来往北边拉饲料的老吴。就见老吴朝路边走,越走腰弯的越低,像是看什么看不清,正在努力看的样子。

    这边两人还怕是不好的东西,打算出声叫老吴,提醒一声。

    谁知道两人还没说话呢,金老二就吆喝了你嗓子:“老吴,你那是干嘛呢?捡到金元宝了?”

    金元宝?

    可比金元宝金贵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