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997.悠悠岁月(14)三合一

997.悠悠岁月(14)三合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悠悠岁月(14)

    腊月二十一过, 就算是要放假了。

    临要放假的这天, 乔站长的调令下来了。很意外的,不是县城,而是地区临河市畜牧局技术科科长。

    这绝对是大大的升迁了!

    乔站长整个人,走路都发飘。这可比预想的好了太多了。

    陈站长握着乔站长的手,“哎呀呀!以后得叫乔科长了。将来求到老兄门上,可千万不要不认人啊。”

    乔站长拍着陈站长的肩膀,“胡说!咱们是什么关系, 咱们畜牧站如今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最艰苦时候的同事,更是战友嘛。”

    十分亲热的样子。

    对林雨桐那是更好, “小林啊, 以后到市里, 千万来家里。你嫂子的手艺不错。”

    “一定去!一定去。”林雨桐更他客气, “以后有用的到的地方您也打电话, 您对我可是有知遇之恩的。”

    真是会说话!

    乔站长哈哈就笑,在场面上这么摆布的开的女同志, 可不多见。

    高升了,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今年的福利特别好。

    各个单位都是有小金库的,小金库是干嘛的?负担像是人情往来这些东西之外,就是上上下下的福利。

    公家单位嘛, 最叫人羡慕的就是这个。

    如今不是要紧单位, 还没有值班这一说, 放假那是真的就放假,而且像是基层,一放假就是过了正月十六,完完整整的过完年之后才上班的。

    因着年前杀了那剩下的一头猪,乔站长除了留给畜牧站三分之一之外,剩下的都给镇上的其他单位。跟其他单位往来的密切了,人家能弄到的紧俏年货,也都愿意捎带上畜牧站了。乔站长如今是拿着那点小金库自己做人情呢,花吧!花完了又不关自己的事,谁做这个位子谁想办法去。从自己手里拿了东西,这些人都念着自己的好,这就行了。

    于是,棉花、布料、粮食、酒水、就连油盐酱醋都有,不过是给了票了,拿着票,去供销社领了就行。什么毛巾香皂牙刷牙膏床单背面瓜子糖花生,最有意思的是连葱姜蒜萝卜白菜都有。

    就这周寡妇还问,“有辣椒面胡椒面没有?”

    卸车的小伙子咣当仍下来一个大麻袋来,“……有!看着分吧。”

    一人能分十几斤,够吃一年的了。

    乔站长对林雨桐那又是给的偏碗饭,分的就更多一些,除了明面上的,更有私底下塞了不少票票。当然了,他自己趁机捞的更多些。

    东西领出来了,林雨桐正说看谁往东边走,顺道喊一声四爷,过来把东西弄回去吧。

    结果周寡妇给拦住了,“可别这么往回拉!叫你婆家知道了,再给你奶就不方便了。”

    林雨桐一脑门的黑线,不过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如今想给小老太,给多少那都看自己,谁都别废话。要真是一股脑拿回金家,再想多给小老太点,看着吧,自家拿婆婆心里都未必舒服。

    人心都是如此。

    于是林雨桐托人叫了苏小琴,叫她晚点过来,然后东西给她,叫她偷摸的给小老太送去。再给她一点免费的盐票做答谢,叫她避着点人去领。苏小琴嘻嘻笑着应着,利索的就给林雨桐办妥当了。

    剩下的等到四爷来,才一股脑的拿回金家。

    只要进了金家的大门,金大婶才不管怎么分,哪怕是啥也不分,都留在四房自己用,她都未必有多气。但拿出家门,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饶是给小老太那边留了一小半,自己这边带回来的也不少。

    四爷拉着架子车,满满当当的一车。

    只有两口子过年的话,这东西肯定是富足的用不完。这还不算四爷过几天要发的福利。

    各样拿出来一点给婆婆那边送去,然后各挑拣了一些给其他几房。给老大家的就是瓜子花生,别的一概没有。给老二家的是挑拣出来的细棉布跟棉花,要添孩子了,这东西比别的都得用。给老三家的,就是一点免费票,家常过日子的,没有了就去领。何小婉要给娘家呢,往出拿不好拿。

    李仙儿心里不乐意,这瓜子花生的除了拿出来待客,吃了就落一地皮以外,啥都没了。而且人家一来吃了东西还得说老四家好,你看,发了东西也没忘了兄弟。

    但林雨桐人家说了,“给你啥你也不稀罕……”

    谁叫她整天一副李家的日子那是隔三差五吃肉的,你说日子富足成这样,还稀罕啥?

    瓜子花生这玩意可不好买,稀罕,就给你们吧。

    然后就这样了。

    “奸!”李仙儿跟金满城是这么骂林雨桐的。

    结果隔天两口子回了一趟娘家,是带着林雨桐给的东西去的。金大婶瞧见了,在院子里就开骂了,人家是一边喂鸡一边骂的:“吃!吃!吃!就知道吃!整天吃我的喝我的,还养不家!败家的玩意,把蛋往外下……”

    林雨桐心说,得亏我没叫她瞧见给小老太的东西,要不然,呵呵!嘴上不会骂的这么难听,但心里铁定是不舒服。

    晚上擦黑的时候,老大两口子回来了,一进门就跟刚下了蛋的母鸡似的,“妈,赶紧的,拿油壶来……”

    林雨桐扭头从窗户口看出去,见李仙儿提着一个罐子,看那小心的样子,油还不少。

    就听李仙儿的声音传了进来,“……我说不拿,我妈非给!说是吃不了这么些……”

    金满城也跟着道:“你是没见,人家那油都是在瓮里放着的。”

    金大婶耷拉着眼皮子,给了她还接着,一抽,确实有四五斤的样子。

    李仙儿这边倒了半斤的量出去,那边又把挂在自信车头上的一个罐子拿下来,打开香味就传了出来,扑鼻的香,是香油。又给金大婶倒了一两的量。

    “你们大队分了这么多?”金大婶免不了要问一声。

    李仙儿的声音高亢的很,就怕别人都听不见似的,“我妹子说上人家啦,我妹夫人家那边的日子好,是打油卖油的,昨儿就送了一瓮的油过去,实诚的很!”

    一瓮油?

    得成百斤吧。

    这根从自家要自行车要三百块钱是一样的,要不然人家疯了给亲家那么多的油。

    没言语,直接拿着油就进了西屋了。

    李仙儿没得到对方热烈的响应,脸就掉了下来,回来掐了金满城一把,低声嘀咕,“你看你妈那样,早知道这样我倒了喂猪都不给她。等着吧,看以后我还拿热脸蹭冷屁股不?”

    林雨桐真觉得这瞧着可比看戏热闹。

    过了小年,生产队把猪都给杀了,十几头猪,平均下来,整个生产队每人能分半斤的肉。林雨桐如今是正式工了,粮油户口都调走了,转成商品粮户口了。但四爷的还在,还有小老太的呢。于是林雨桐就跟着去了,总要领回来的。

    分了半斤的猪肉,三两的油,粮食棉花这些还都没分呢。领回来她把油给了金大婶,金大婶主动说,“肉就给你奶送去吧。”

    林雨桐这才应了,拿着找小老太去了。

    小老太今年一个人过年,吃的用的,英子这两天得空都过来给做成现成的,在外面的瓮里面冻着,吃饭的时候再锅里一热就行。

    拿了肉过去,林雨桐给小老太剁馅包饺子。

    小老太一把拦了,“这过日子不能高调,你啥时候见我把吃的摆的到处都是了?”她点了点孙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关键是林雨桐真过不了那扣扣索索的日子,不能因为怕被人闻见咱吃好的,就舍不得给菜里放油吧。

    那不得把人给憋屈死。

    但不憋屈的后果马上出来了,一到晚上,家里的人就络绎不绝,干嘛的?

    借钱的!

    上了年纪的找金老头,年轻的能跟金家哥几个有关系的,也都上门了。

    意思就一个:借点,要不然这年过不去了。

    过了腊月二十三,大部分人家连年货都没准备呢。也没什么要准备的。但这真一点都不准备,来了亲戚走个亲戚,都没能拿的出手的东西,那你说着过年怎么办。

    金家今年是把债都还完了,外人不知道老太太的丧事金家到底收了多少礼金,有的说一两千的,有的说三四千的,好家伙,越传越觉得金家富有。

    你想啊,李仙儿整天出门说什么,吃油辣子谁还吃里面的辣子,只吃辣子油。拿着白面馍馍往里一蘸,嘴角这油两天都擦不干净。

    林雨桐还因此笑过老大家两口子吃了饭不擦嘴,后来英子说了她才知道人家那是炫富的意思。

    你说你家都过的富的流油了,借一点不行吗?

    能来的人,谁没借东西给金家过?都曾经或多或少的接济过金家,能来张这个口,就是差不多肯定他的话能搁住。

    金家要是不借,等着吧。明儿名声能臭了大街了。

    这个来说,老哥哥,拿两块钱就够了。

    肉这些东西肯定过年不用买,但粮食呢?好些人家生产队分了粮食,都还了这一整年欠的债了。一还,家里肯定是没粮食了。不从金家借粮食,是知道,金家的粮食今年也就刚刚够吃,钱肯定是有富裕的。这些人还都自以为没难为人,借钱不借粮。其实粮食好还,但活钱对于农民来说,不易赚。

    两毛多钱的粮食,两块钱买不到十斤。

    人家说了,哪里吃的起粮食,就是买麦麸去的。

    金老头赶紧说,“先拉五十斤玉米去吧,先过年,过年再说!”

    他们老两口手里有钱,一月五块,是老四给的。少吗?不少了!两三块钱就够他们带着老爷子跟老五过的宽松了。剩下的真不敢霍霍,人情往来多的去了。自己这边三个妹子,孩子也都到了成家的年纪了,老婆子娘家那边的亲戚更多,侄儿外甥也都大了。再加上老爷子的年纪在那里放着呢,不定哪天,说睁不开眼睛就睁不开眼睛了。这丧事不能再推给儿子们了,他总得有能力把自家的爹给安葬了吧。吸取老太太的教训,过了年开春农忙之前,他还想着提前给老爷子把衣裳寿材这些给准备起来。这可都是要钱的。

    明年不是分地把,夏粮一收也就接住茬了,利索的把粮食往出借。

    这口子一开,可了不得了,三五十斤的,愣是把六七成都借了出去。

    还有那正月里准备嫁女儿娶儿媳妇的,张嘴借的还就是钱。好些都借到小老太那里去了。

    反正年前就这几天功夫,一两块,三五块的,四爷都借出去一百多块钱了。

    别说没钱的觉得过年是过难,这在别人眼里的有钱人又何尝不觉得过年是过难。

    各有各的难。

    平安镇上的赶集日是缝四和缝十,但腊月的二十八,算是多出来的一个集会。这个集会从古传到今,有个别称叫‘穷人会’。

    为什么叫穷人会呢?

    那有钱的早早的都将年货准备齐了,可这过不起年的,只有在年根的时候,才能想办法倒腾点钱来,去集会上置办。

    苏小琴过来就叫林雨桐,“一起去集上?”

    没啥事嘛,四爷给别人家帮忙去了,巷子口那谁家正月初四给儿子娶媳妇,粉刷房子呢。人家给他们帮过忙,所以人家有事,四爷就得过去,哪怕是人家不让干活,那也得过去转转打打下手。

    林雨桐干脆就跟着去了,集会就在巷子口这条街上,家门口方便的很。

    出门又喊英子,“去不去?”

    英子也想去,她最近害口的厉害,那天在街上看上人家卖卤制好的野兔腿的,馋的不行花了五毛钱买了一个。还不敢在街上吃,怕人家说这媳妇嘴馋,家里的公婆都没吃呢,就她自己偷吃。结果拿了油纸包了,偷着回来吃。叫林雨桐撞了当面,她是收拾也不是,不收拾也不是,“不是不给你吃,这是兔肉……”

    兔肉孕妇不是不让吃吗?说生的孩子肯定是三瓣嘴。她实在是忍不住,吃了一半放在炉子边上用碗扣着,就是有了犯罪感了,这要真是孩子有问题可咋整?

    林雨桐说没事,就这英子也不敢给她吃,“吃了我赶紧用筷子掏喉咙,大部分都吐出来了,你说着要是万一……”

    跟林雨桐说完话了,还觉得不行,这事不能叫男人知道,本来是给男人留的,现在也不给了,偷偷的给老爷子送去,叫老爷子吃了,“可别说是我买的,爷爷。”

    老爷子才不管那些呢,眼睛又看不见,给了咱就吃呗。

    答应英子答应的可痛快了。

    英子不放心的还来叮嘱林雨桐,“可别说出去,叫你二哥知道了,将来这孩子真有问题了,我咋给人家交代。”

    于是姐俩就守着这个秘密。不管林雨桐怎么说,她心里都跟吃了苍蝇似的,想起来就犯膈应。

    叫英子去集会,林雨桐说:“看谁家有存着的啥果子没有,买几个。”

    英子一听,翻了两块钱出来就往外走。

    老五听见动静从里面出来,管英子叫‘二姐’,然后伸手:“二姐给我五毛钱,我有用。”

    林雨桐不常在家,跟老五接触的不是太多,再加上人看起来厉害,他不从她要,管英子要。这么大的小叔子要钱,不能撅了脸子,再说英子对老五是真好,要了就给了,只当是给两老人省下了。

    从家里出来英子还没说啥呢,苏小琴就说,“二嫂子你这脾气也太好了,谁家小叔子问嫂子要钱的。”

    英子就笑:“哪能分的那么清楚?”

    林雨桐知道英子为啥给,老五舍得下力气。英子在家里洗漱,老五就给挑水倒水,一点重活也不叫他二姐干。英子就觉得老五这小子知道好歹,哪怕是吃点亏,这个亏吃的晚上也能睡的着。

    用四爷的话说,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公道的事?

    老二两口子呢,跟人相处,都是秉持着宁肯吃点亏的态度。所以出去问问,谁都说这两口子好。老二有个啥事,一声吆喝,能来成百人。

    这不是没道理的。

    人都是自私的,爱占便宜的多,真能吃亏的少。小事上不计较,那大事上自然就有人朝你伸手。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无所谓好坏。

    因此,林雨桐从不多嘴。

    三人朝外走,碰上不知道从谁家串门子回来的李仙儿,苏小琴就先道:“大嫂子,赶集去!”

    “我不去!”李仙儿姿态放的高高的,“都是给穷汉准备的东西,有啥好的?你们跑出干啥?!”

    这话谁听都觉得不舒服。

    如今谁敢说自己是有钱人?!

    苏小琴连着就怼了一句,“我们都是穷人,不到这穷汉会上去买,其他会我们也买不起。”

    说真的!苏家的日子过的正经不错。上面两哥哥,都结婚了,家里就她一个姑娘,爹妈宝贝的跟啥似的。一天一个鸡蛋,从小吃到大。这事都当成是奇葩事在十里八村的流传。

    李仙儿对怼的没法答话,头又那么一梗,微微低着往前走,眼睛朝上翻着看人。

    这气氛就叫英子跟林雨桐很尴尬。

    结果从对门出来了桃花娘已经出嫁的闺女袁改弟。这人特别会说话,“……管他穷人会富人会的,今的东西肯定便宜。过了今儿那有些东西它还能放到明年去?走吧仙儿,一块去,拾便宜么!”

    李仙儿顺势脚下一转,就跟上来了,“那看看有啥便宜的没有。”

    袁改弟就跟林雨桐说话,“桐现在一上班,就不常见了。”

    她嫁到本村,不过不是一个组的,一组的。住的也不远,城墙外面划了几条巷子,那是早年建起来的新城巷。何小婉的娘家就住那。走着十来分钟都到了。

    桃花娘家的闺女嘛,如今也就二十多岁,只比林雨桐打几岁,自小也带着原身玩的大姐姐。

    林雨桐就笑:“你是不常回来,你问问我桃花娘,每天见我见得烦的不行。”

    袁改弟也跟着笑:“行!那我没事了就来也烦烦你。”

    几人在一块,出了巷子就是人山人海的集市,也就说不成话了。

    在街上转悠,有啥卖的?东西少的很,都是自家的鸡蛋,自家的鸡。有的急着用钱的,把家里分到的粮食也拉出来了。有那院子里有个果树的,这会子也都拿出来了。水果基本不见,都是枣、核桃这样的东西。有的是一篮子,有些事半筐子。

    想着明年要做月子,别的还罢了,这枣却是该买点。

    她捡了半筐子枣,花了一块二买下来了。

    这在苏小琴看来都是败家的事。

    其实林雨桐还想买点鸡蛋和土鸡了,主要是给小老太买,不管是炖汤还是怎么吃,都好。现在跟着这么些人,却又不怎么好买。最后还是找个机会,假装是被人挤散了,拐回去去人家摊位上买好,一篮子鸡蛋三只土鸡先付了钱,然后叫人家给小老太送去。

    她就不远不近的跟着那摊贩,直到敲了小老太的门,林雨桐才放心下来。

    小老太心里暖的不得了,又暗地里骂孙女蠢,这么进来谁看不见?看见了人家能想不到是谁给她买的。

    这不刚送了这送货的人,对门就问了,“桐买的?”

    “桐她姥叫人送来的。”小老太只得这么说,“孩子他姨夫厂里发的福利,给送来了。今年这不是新女婿得上门嘛……”

    新女婿头一回去老丈人家,得丰盛。

    这人才一副了然的样子,又感叹,还是干公的好啊。

    干公的,给公家干活的。这个简称其实听着有些别扭的。

    林雨桐拿着枣进门,还是免不了被婆婆念叨:“……那东西能当饭吃?”

    婆婆说的时候千万倍顶嘴,因此林雨桐只笑:“还有给同事捎的。”

    金大婶当然不信,但却闭嘴了。

    洗手正准备做饭呢,李仙儿来了,碗里是半碗的南瓜子,街上有卖的,她买了,给林雨桐送了一点。林雨桐给她装了大半碗的枣过去,反正是有来有往,你给我点我给你点,谁也别想占谁多大的便宜去。

    磕着瓜子两人说话,李仙儿悄悄朝外看了一眼,见没人听才又低声道:“桐,跟那改弟你还是少来往……”

    林雨桐:“……”送瓜子是假的,不知道又从哪里听来的是非,一分钟都耽搁不得,不说出来她大概是憋的慌。

    她这边连话都没说呢,就听李仙儿一笑,“你还说人家不常来,人家以前常来,只最近才不常来了。你还不知道,改弟跟李成金在一块钻着呢,被她男人给逮住揍了一顿,这一冬都没出来见人。”

    林雨桐就纳闷了,她这一个外村嫁进来的,如今比自己这土生土长在这一片的人都清楚这个村的人和事。

    连改弟跟李成金在一起的事,她都知道。

    其实这在这一片都不算是啥秘密。太平镇其实是由三个生产大队组成的,如今叫生产大队,其实就是村。只这三个村聚集的地方,就是太平镇。东街这一片,属于第三生产大队,也就是以前的太平三村。这李成金呢,就是这三村的村长,如今是大队的队长。如今面临生产大队解散,要分地,这以后只怕又得被叫村长了。

    这人是WG时期起来的,靠着造|反|派那一套起的家。那时候那种氛围,这大队队长,在队上的话语权那是相当重的,说是村霸也不为过。为人也却是是霸道的很。那时候他才三十多岁,好家伙觉得是一朝权在手,能耐了,也膨胀了,吆五喝六的,跟队上好些个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有些暧昧不清。也不全是男方一方错,乡下这么点地方,女人的世界就那么大,见到的最有权势的人也就那一号了。女人觉得有权利的男人有本事,男人呢心思又不纯,就这么的,发生了不少大家都知道,但都不说摆在明面上说的花花事。

    这改弟也是,长得高挑丰|满,十六七岁就发育的很好,没人知道怎么就跟当时三十七八的李成金好上了。肯定是被人看出来了,私底下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桃花娘嫌弃丢人嘛,赶紧就给嫁出去了,那边除了家里穷点,其他的还都好。两口子如今都俩孩子了,还都是儿子。不过这么些年过去了,两人肯定也没断了。改弟又是入D,又是村上的妇联主任的,这要是没有李成金点头,她也坐不上去。

    不过改弟是自家村里的姑娘,要是没那事,其实人是挺好的。谁家有点难处,她都拉拔。大多数人是觉得应该是李成金那王八蛋欺负了人家闺女。因此只背后议论议论,时间长了,连议论的兴趣也没有了。

    没想到李仙儿倒是好能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能挖出来。

    林雨桐不爱跟李仙儿说这些,她的嘴快的很,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是非跟自己说,那自己说点什么她肯定就说出去了,还得跟人家说是那谁谁谁说的。

    因此她表现的很惊讶,“这话可不敢乱说,咋我从来没听过呢。”

    李仙儿一副你太大惊小怪的表情,压低了声音,“听说李成金一到改弟他们家去,她男人自己就出来了,不知道为啥那回却打了她……”

    “说村上的事呢。”林雨桐摆出一副你们都在胡说八道的表情来,“照你这么说,人家男女同事还不能一块工作了?两口子打架也正常嘛,有啥?可不敢说,叫桃花娘听见了了不得!”

    不搭茬叫李仙儿觉得没趣的很,又闲扯了几句,才端着枣一扭一扭的回房间去了。

    四爷回来的时候都天都黑了,缩着脖子进来后直搓耳朵,起风了,冷的很。

    林雨桐拿热毛巾给他递过去,“捂捂!”

    四爷一手接毛巾,另一只手从兜里摸出个东西来,“给你!”

    啥啊?

    放在手心里一瞧,是个银戒指。做工手艺都粗糙的很,就是光面的银戒指。

    啥意思啊?

    林雨桐不解,抬头看他。

    “今儿情人节。”四爷点了点林雨桐,“找了个银元,找以前的银匠给做的。戴着吧,以后给你买好的。”

    如今都过农历,谁还记得阳历是几号?

    没想到七九年农历的腊月二十八会是情人节,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

    第二天腊月二十九,是新年的最后一天。

    都说年三十,可今年没有三十,只有二十九,因而从这一天起,其实就算是过年了。

    早上起来,从前院扫到后院,扫的干干净净。四爷过去帮小老太把家里扫干净,水挑满。到了下午再过去给把对联贴上就行了。

    金家今年有丧事,不贴对子。其实可以贴黄对子的,可着对子不喜庆,还不如不花那份钱。

    早饭是各自吃各自的,但从中午,一大家子就合在一处了,一起过这个团圆年嘛。

    这一天家里的女人是忙碌的,一家子的饺子都包出来吧。大部分人家都是晚上守夜的时候包,包了等第二天早上吃。

    今年老三不停的喊呢,“又不是吃不起饭,就晚上吃。明儿一人三五个,是个意思就行。留上点出来就成了。”

    这也行啊!早晚而已。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可等包饺子开始了,才发现好像不是那么一码事。

    婆婆只拿出一斤左右的肉来,可却拿了六个不大不小的白菜,两个大白萝卜。还特别强调了,“大肉白菜的,萝卜的。做两样馅的,一荤一素。先紧着肉的包,谁要是吃不饱,再吃点素的。”

    猛地一听,这没问题呀。

    虽然一斤肉配上六个白菜有点过分,但如今就这日子嘛,有点荤腥都算数。

    那就包吧。

    有四个儿媳妇呢,不能叫公公婆婆下厨吧。李仙儿特别会做好人,“爸妈去歇着,有我呢。半天时间还包不出来?”

    还别说,真就包不出来。好容易吃一顿饺子,何小婉说金怪放开吃能吃六碗。

    那这可是五个小伙子嘞!怪不得要拿六个白菜出来做馅还怕不够,又搭了俩萝卜呢。

    活好面拌好馅都已经到半晌午了。妯娌四个擀皮的擀皮,包的包,速度也都快的很。不说林雨桐是熟手中的熟手,就是英子和李仙儿那都是在厨房特别能干的主儿。何小婉别的不行,那擀皮能一手擀一个,两手同时进行。

    就是这样的速度,到了吃晌午饭的时候,愣是把准备好的白菜馅都没包完。

    金怪喊着饿了,金大婶你就说:“那就煮吧,煮着吃着。”

    于是又腾出一个人生火煮饺子,好家伙,一锅下来,除了干活的媳妇,其他人一人一碗,这边下第二锅,人家那边吃完第一碗了,拿着又来要第二碗,如此再三,这边包完了,那边煮完了,人家也吃完了。

    等都打着饱嗝了,满意的说今年的饺子最香的时候,何小婉呵呵笑:“香不香的咱也不知道啊。”

    四个儿媳妇一个都没尝呢,这就完了。

    人家姓吃完了碗筷一撂转身走了,媳妇们个个都饿着呢,婆婆好像连看见都没看见。

    凭啥啊?

    几个人看向一边的两个犹自带着泥的白萝卜,不约而同的觉得这婆婆心眼大概有点不好吧。肉不多,全搭给白菜了,还叫先包那个。当然了,要是包完了都留在明天吃,那肯定是一起煮一起吃的,不会出现如今这现象。可这一先吃,就完蛋鸟,先吃的吃饱了,后吃的还饿着呢。更尴尬的事,好吃的全都吃完了。

    “童养媳的日子过的也比咱们好!”李仙儿冷冷的笑。

    何小婉大腿一拍,“别急,等一下。”她说着就出去了,转眼就回了厨房,围裙里包着一块大半斤重的猪油,“把猪油炼出来,咱用油渣搭萝卜,包饺子吃。”

    林雨桐朝厨房外面的房檐下一看,果然,何小婉是偷拿了婆婆挂在房檐下的。

    拿都拿了,那就吃吧。

    “等一下。”林雨桐摆摆手,“我去拿点好的。”

    本来准备给四爷做点心的,剥了不少瓜子仁花生仁核桃仁出来,都是炒熟的,林雨桐每样抓了不少拿去厨房,“……捣碎了拌在馅里……”

    英子赶紧道:“我拿还有炒好的芝麻,我去拿……”

    李仙儿也回去拿了点香油来,这下这馅料可就味儿足的很了。

    四个人包了就煮了吃,给第二天留了几十个,一人能分到五个就行了。剩下的全都吃了。

    第二天大年初一一大早,饺子端上桌,分了两桌团团坐了,一人几个饺子,算有吃饺子那么一码事。

    萝卜饺子的味道大家熟悉,但这么好吃的罗比饺子大家还有点不太熟悉。

    大家吃的都挺香的,金大婶连吃了三个,才意识到不对,放下碗麻利的起身蹭一下就窜出去了,四个儿媳妇把脸都快埋到碗里了。

    四爷看看不抬头的林雨桐,又看看咬了一口露出里面馅儿的饺子,耳边传来自家亲妈的一声吼:“我的猪油!”

    四爷看着头埋的更深的桐桐:“……”

    你如今出息的都会偷猪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