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寿春之战(193)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寿春之战(193)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空,史阿传来消息了。”郭嘉激动之下,直闯司空府后宅中堂,后宅皆知二人名为主仆实为知己,曹操将郭嘉引入后宅的次数,可是最多的,当然其他人更多是通家之好,几辈人的交情,所以就这一点内宅人人都清楚司空对郭嘉的重视,无人阻拦,甚至还为他引路,一路来到中堂,郭嘉连下人通报都等不及,直接抢了进去。

    “怎么了奉孝,史阿传来什么消息?”在得知荀彧居然安排了史阿为虎贲之后,曹操就让郭嘉以曹丕的剑术师父为饵去暗中与史阿取得联络,看一下他的态度,结果郭嘉成功为司空将其招揽到麾下,可是鉴于顾虑荀彧的反应,所以曹操依然选择让他留在天子身边,彻底掌控虎贲军。可让他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居然就有消息传来,而看郭嘉的反应,显然是好消息无疑,微笑着看着他,等他下文。

    “主公请看。”郭嘉把一张帛纸交到了司空手中,曹操打开一看,眉头立即拧成一团,只见其上写到: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近日操贼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国之大臣,朕之至戚,当念高帝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建安四年春三月诏。

    “这不是衣带诏的内容吗?”曹操有些不解的看着郭嘉问道。

    “不错,今日史阿暗中传来消息,天子前往太庙,在忠诚阁密会了董承!”郭嘉一脸喜色的说道:“初春时因为袁术称帝主公不得不将此事咽喉并没有任何处置,这一次何不借此次天子密会董承……”郭嘉没有说完,但留下的空白余韵已让曹操明白了他想要干什么了,他考虑了片刻,却是揉着眉心,有些头疼,道:“董承不比他人,虽然已免去其官职爵位,可毕竟乃是当今国舅,只此衣带诏怕难以定其死罪!”

    “司空切不可妇人之仁啊,这衣带诏是什么,是要害司空您啊,更何况还有传国玉玺一案,这已经足以说明天子与外戚要有所行动了!”郭嘉看司空如此犹豫,焦急万分,本来这次传国玉玺一案,按照他的想法,那就是一网打尽,可没想到却被荀彧办成了现在这个结果,这让他心中甚为不满,想到董承以后还要留在太庙,随时都能与天子合谋,他就担忧不已,如果不尽早解决他们几人,那可是后患无穷啊!”

    “现在还不是时候,曹操有自己的考虑,就目前这些证据,除掉董承容易,可是造成内部的矛盾却事关重大,毕竟外部还有袁绍和刘澜的威胁,解决一个董承非常轻松,可是如果不能把牵扯其中的人一个个都找出来,拔出萝卜带出泥的话,那么只解决一个董承毫无意义,之前他没处理董承,是因为他要找天子身边的人,现在找到了王越,可是郭嘉的消息里,分明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甚至还有好多人都隐藏在暗中,如果只动了董承,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已经明了,想要处理他,很容易,但那些人就会隐藏的更深,除非郭嘉有办法从他口中挖出这些人来,不然就必须要耐心,只要掌握了都是谁牵扯其中,那再动手不迟。”

    如果容易找,早就找出来了,虽然从察觉王越那一刻,其实另一人就已经进入了郭嘉的视野,虽然不清楚此人确切的消息,可就从其能够自由出入皇宫,就已经把这个范围极大的缩小了,可就算是缩小,也对郭嘉和他的谍探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工作,进行了数月繁重的排查,最后才把目标确定在尚书台和光禄寺,但要从这两处找出那人,同样如大海捞针一般。

    这个时候能帮助到他的,也就只要程昱了,他专门为此事前去拜访,后者看了他这几个月的调查结果,只是一眼,就说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尚书、议郎,从这里找,肯定会有结果。”这两处是尚书台和光禄寺最闲的地方了,但又都有些权利,当然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因为清闲,所以才能够与王越一道出现在天子身边,虽然虎贲中郎将也隶属于光禄寺,但毕竟有守卫皇城的责任,所以王越出现在天子身边正常,但是其他人出现在皇帝身边,那可就不容易了。”

    程昱的判断有一定的道理,甚至因为他的一番分析,郭嘉都打算直接从议郎中寻找,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更害怕打草惊蛇,所以他不得补放弃这样的想法,可要从这两处几乎是没有定员的地方找到隐藏极深的那人,又谈何容易,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曹操始终不愿意动董承,因为这两处所谓的议郎和尚书,都不过就是一些喽啰罢了,就算是把他们全都罢免了也无妨,他要的是打老虎,而不是这些小鱼!

    郭嘉知道,曹操是害怕这两处的主官掺和其中,尚书台乃是荀彧而光禄寺乃是光禄勋桓典,这二人荀彧不说,不仅是颍川的代表人物,更是整个兖州的代表人物,同样桓典不仅祖上乃是经学大师桓荣,关键他背后还代表着整个豫州士族集团,荀彧是他安排的人选,所以曹操对他还是非常信任的,也知道他不可能干出害自己这样的事情来,那不仅对他自己甚至是家族乃至包括汉室都没有任何好处,但他害怕的是以桓典为代表的豫州士族集团。

    因为张邈,受到牵连的兖州士族们对他积怨极深,如果桓典确定参与其中,那么为除后患他也不会心慈手软,可关键是如果桓典并未参与其中,那他贸然动手,必然导致其与其背后的势力离心离德,在袁绍随时都可能大举南下之际,这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动议郎甚至是虎贲等光禄勋下的朝官,曹操就不得不顾虑重重,而要动这些人,首先就必须要确定桓典没有掺和其中,那样他就好直接动手了,而如果桓典掺和其中,那他也就能够一网打尽,所以现在曹操之所以不动手,就是因为害怕负责守卫宫殿门户的光禄勋参与其中。

    这股力量,曹操还没有掌握到自己的手中,都是跟着献帝从长安逃出来的禁军和朝臣,曹操直接夺权,必须要考虑舆论。甚至他都觉得如果他是郭嘉,反而这件事情就简单了,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我管你桓典参与其中没有,直接拿下,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但他不行,除了自己三公的身为之外,还是不敢真的把氏族都给得罪光了。

    现在他的目的只是三河氏族,把这帮自光武崛起,傲视天下的士卒彻底打压下去,才是他的主要目的,这些家族已经把持了大汉朝整整两百年,他们才是真正对曹操能够形成威胁的存在,反之兖州豫州这些士卒都是可要进行拉拢的,曹操就不相信,他们不愿意见到三河氏族倒下,由他们将其取代,而这才是曹操现在最为看重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曹操有自己的考虑,就目前这些证据,除掉董承容易,可是造成内部的矛盾却事关重大,毕竟外部还有袁绍和刘澜的威胁,解决一个董承非常轻松,可是如果不能把牵扯其中的人一个个都找出来,拔出萝卜带出泥的话,那么只解决一个董承毫无意义,之前他没处理董承,是因为他要找天子身边的人,现在找到了王越,可是郭嘉的消息里,分明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甚至还有好多人都隐藏在暗中,如果只动了董承,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已经明了,想要处理他,很容易,但那些人就会隐藏的更深,除非郭嘉有办法从他口中挖出这些人来,不然就必须要耐心,只要掌握了都是谁牵扯其中,那再动手不迟。”

    如果容易找,早就找出来了,虽然从察觉王越那一刻,其实另一人就已经进入了郭嘉的视野,虽然不清楚此人确切的消息,可就从其能够自由出入皇宫,就已经把这个范围极大的缩小了,可就算是缩小,也对郭嘉和他的谍探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工作,进行了数月繁重的排查,最后才把目标确定在尚书台和光禄寺,但要从这两处找出那人,同样如大海捞针一般。

    这个时候能帮助到他的,也就只要程昱了,他专门为此事前去拜访,后者看了他这几个月的调查结果,只是一眼,就说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尚书、议郎,从这里找,肯定会有结果。”这两处是尚书台和光禄寺最闲的地方了,但又都有些权利,当然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因为清闲,所以才能够与王越一道出现在天子身边,虽然虎贲中郎将也隶属于光禄寺,但毕竟有守卫皇城的责任,所以王越出现在天子身边正常,但是其他人出现在皇帝身边,那可就不容易了。”

    程昱的判断有一定的道理,甚至因为他的一番分析,郭嘉都打算直接从议郎中寻找,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更害怕打草惊蛇,所以他不得补放弃这样的想法,可要从这两处几乎是没有定员的地方找到隐藏极深的那人,又谈何容易,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曹操始终不愿意动董承,因为这两处所谓的议郎和尚书,都不过就是一些喽啰罢了,就算是把他们全都罢免了也无妨,他要的是打老虎,而不是这些小鱼!

    郭嘉知道,曹操是害怕这两处的主官掺和其中,尚书台乃是荀彧而光禄寺乃是光禄勋桓典,这二人荀彧不说,不仅是颍川的代表人物,更是整个兖州的代表人物,同样桓典不仅祖上乃是经学大师桓荣,关键他背后还代表着整个豫州士族集团,荀彧是他安排的人选,所以曹操对他还是非常信任的,也知道他不可能干出害自己这样的事情来,那不仅对他自己甚至是家族乃至包括汉室都没有任何好处,但他害怕的是以桓典为代表的豫州士族集团。

    因为张邈,受到牵连的兖州士族们对他积怨极深,如果桓典确定参与其中,那么为除后患他也不会心慈手软,可关键是如果桓典并未参与其中,那他贸然动手,必然导致其与其背后的势力离心离德,在袁绍随时都可能大举南下之际,这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动议郎甚至是虎贲等光禄勋下的朝官,曹操就不得不顾虑重重,而要动这些人,首先就必须要确定桓典没有掺和其中,那样他就好直接动手了,而如果桓典掺和其中,那他也就能够一网打尽,所以现在曹操之所以不动手,就是因为害怕负责守卫宫殿门户的光禄勋参与其中。

    这股力量,曹操还没有掌握到自己的手中,都是跟着献帝从长安逃出来的禁军和朝臣,曹操直接夺权,必须要考虑舆论。甚至他都觉得如果他是郭嘉,反而这件事情就简单了,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我管你桓典参与其中没有,直接拿下,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但他不行,除了自己三公的身为之外,还是不敢真的把氏族都给得罪光了。

    现在他的目的只是三河氏族,把这帮自光武崛起,傲视天下的士卒彻底打压下去,才是他的主要目的,这些家族已经把持了大汉朝整整两百年,他们才是真正对曹操能够形成威胁的存在,反之兖州豫州这些士卒都是可要进行拉拢的,曹操就不相信,他们不愿意见到三河氏族倒下,由他们将其取代,而这才是曹操现在最为看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