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634】什么都晚了

【634】什么都晚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我有人性,我知道有人再我弟妹十几岁的时候,就把我弟妹糟蹋了,而且他毁的,不光是我弟妹的人生,还有我弟弟的人生,所以这么多年,别管我再监狱里面,或者监狱外面,这个事情我就一直放在心上,再监狱里面的时候我就琢磨,琢磨当时的人,当时的事情,后来从监狱出来了,这么多年,你们都不在W市了,是我自己一个人再W市,然后这么多年,这个事情我心里面也就一直没有放下去。”

    “而且我现在走的就是这条路,接触的也都是这些不三不四的人,什么人都有圈子,上流社会有上流社会的圈子,中产阶级有中产阶级的圈子,老百姓有老百姓的圈子,走私军火的有走私军火的圈子,卖粉儿的有卖粉儿的圈子,就连拐卖妇女小孩的,都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圈子,各行各业都是这样的,所以我就多了个心眼,然后也叮嘱龙王,狐狸,三炮,就不管和谁接触,聊天的时候,有事没事就提提这个事情,打问打问,尤其是再JL大学附近经常趴窝的这些小混混啊,大混混啊,什么的,当然不能直接问了,往出套话,毕竟这么多年了,这个案子一直没破,当时的当事人,做过这些事情的,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八成也是疏于防范了,我们就这么问,还真有点收获。”

    “第一次的时候我是最兴奋的,有一个小子说直接和我们说他干过,大晚上的,再学校外面,整个大学生,后来我就暗中调查他,结果这个人不是。”

    “后来第二次,是龙王得到的一个消息,是他一个很信任的心腹小弟,和人聊天的时候,听人家说了,说晚上没事就去附近蹲点,看看有没有夜行的单独女子,要抢的抢一下,如果姿色好的话,还要搞一下,反正类似就是这样的,我们通过渠道,找到了这个人,这个人已经进监狱了,但是我再监狱里面朋友不少,打听来打听去,也不是这个人,我就又放弃了,这个事情其实也没有特别上心,因为上心也没用,得慢慢碰”

    “第三次是三炮,三炮一个小弟说的,也是无意间说的,说他一个哥们,动不动就去JL大学附近晃悠,晃悠附近的学生妹,然后敲诈一些学生什么的,后来三炮就多了个心思,说让他把这个人招到我们这里来,其实并不是真的要用他,可是这个人一听能来我们这里和我们一起,他老高兴了,毕竟我们现在再W市还是有些名声的,这些流氓混混肯定愿意和我们在一起,三炮就把他招过来了,然后开始的时候我们害怕他多心思,也什么都没有想,后来三炮就和他沟通,交流,有事没事就喝酒,聊天,就故意从他的嘴里面套话,然后这个人也是为了讨好三炮,就说自己很多事都是吹的,不过搞小姑娘那个事情,这个人说道了一个事情,他说现在已经不行了,学校管得严,不让学生晚上随便出入,而且附近的警察什么的也多,说前几年行,但是后来因为那边发生了一件事情,从那以后,就越管越严了,他还自豪的说,做那个事情的人,是他们村一个哥们,说那个人那段时间心神不宁,毕竟是做了亏心事,而且那一段时间,警察也一直去他们那边调查,他肯定也是害怕了,有一次喝酒喝多了和他说自己压力大什么的,然后不小心把这个消息给透漏了,他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那个事情之后,这个人就去外面打工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回来过村里面,然后,他还透漏了一个消息,他说那个人说他和他的一个哥们,也就是两个人,晚上回他们村里面附近的时候,听见有人喊救命,说是自己送上门的,说小女孩可漂亮了,两个人一起整的,还说和自己一起做这个事的那个哥们,差点被毁容呢。”

    “后来三炮就多了一个心思,他没有仔细问,然后私下就打听这个人嘴里面所说的他的那个伙伴的消息,还真的就给打听出来了,三炮亲自过去询问的。”

    “为了打问这个人可费了不少力气,这个人以前就是村子里面一个小瘪三,从村子里面不务正业,只和一个老年相依为命,后来把老人丢下自己就跑了,就连老人过世,都没有回来一趟,他家里面都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破的不能再破的老房子,很久没有住过人了,这些年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个人名字叫何夕,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挺瘦挺黑的,长的也挺猥琐,然后剩下关于他的所有情况,我都不清楚了,身份证也不知道,但是你是警方系统的,你肯定可以查这个事情,最近我们也是一直忙,没有时间去弄这个事情。”

    “接下来怎么查是你的事情了,不一定就是当初对倩倩下手的这个人,但是我听着各种描述,和咱们上学那会挺吻合的,你自己看吧,只要抓住了一个,另一个肯定也能抓到,这个事情从头到脚,都是三炮做的,他那个人性格就是那样,嘴坏心好,你和三炮的事情,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三炮不应该那么骂人,但是你记着,我孙琪展一个字的谎话都没有,就算三炮说了那样不可饶恕的话,是他的错,但是如果这个何夕,真的是当初对倩倩下手的人,那你要记得,全都是三炮的功劳。”

    “我孙琪展,一个龙王,一个三炮,一个狐狸,三个人打小就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我们三个人家里面条件都不好,从小别人家孩子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可以玩变形金刚,去游乐场,玩电脑游戏,没事坐着自己家的小轿车,一家人就出去旅游了。

    我们哥四个从小就羡慕人家,三炮和狐狸两个人家里面还不如我的,我家至少还有我爹,龙王也不怎么滴,我记着我们那会,哥四个在一起,想吃一个肯德基的汉堡。

    孙琪展眼圈红了,使劲点头“那会哥四个没钱,只能去工地偷铁卖钱,那会都小,也不敢偷太多,卖了十几块钱,买一个汉堡,我们四个人老开心了,拿着匕首把一个汉堡切成四份儿,然后我们吃这个汉堡,你们小的时候,接触的是什么人,想要什么,想吃什么,伸手开口,妈,爸,我们小的时候,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就得哥几个坐在一起,商量怎么弄钱,我们不学习,小偷小摸,只要能给钱,我们什么都干,这是我们从小就养成的习惯,你可能是好心,理解不了为什么,我们就非要走这条路。”

    “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我孙琪展我们这一行人的命,就是这个命。”

    “从五六岁,七八岁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小偷小摸,十来岁的时候,就跟在一些小混混的身后跑来跑去,十几岁的时候,人家给我们一人五十块钱,我们哥四个就拿着家伙去跟人家拼命,我印象特深刻,有一次去了折了,四个人医药费好几千,老大出事还跑了,把我们几个仍在那里,为了那个医药费,龙王把自己家老房子都卖了,那是他父母走了之后,留给他唯一的东西,村里面,那破房子,几万块钱,卖了以后,钱拿给我们,大家一人换了一身衣服,换了行头,我们活了二十多年,我们哥几个,走的一直就是这条路,从十来岁的时候就在赌场给人看场子,和人打架了,你现在告诉我错了,那晚了,我早就知道错了,但是我们都没有机会了,我们都加入盛会了,你明白盛会是什么吗?夏宏盛就是盛会再W市的老大,我们所有人为了进盛会,全都是立了投名状的,现在不是说,我想自己做正经事,那就可以做正经事的,夏宏盛再我们身上投入了这么多,你觉得他会轻易的放手我们吗?”

    “其实银子也是想让我们正经干,但是你理解我们的感受吗?我给你打个比方。”孙琪展笑了笑,抬头看着史子明“那就是,我今天和你们一起做了好多好事,正事,或者说,娶妻生子,十年了,不做一件见不得光的事情,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已经清白的时候,夏宏盛过来说,孙琪展,你要去给我杀个人,我告诉你,我就得去。”

    永久*$免U;费看"S小$说

    孙琪展嘴角挂着笑容“如果我不去,他手上掌控的我们的投名状,那足以让我们吃枪子,所以说,不是我们不想好,是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我们这也不叫破罐子破摔,我们这就是过属于我们的人生,过道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这就完了,大嘴,你也是再我孙琪展最难的时候帮助我们的人,咱们是磕头拜把子的兄弟,我孙琪展这一辈子最想踏踏实实老实本分做人的时候,就是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会被银子洗脑洗的是真的想好好做人了,可是我说过了,我没有这个命,我最后换来的是什么,你比谁都清楚,我为什么不能原谅李沙漠,因为李沙漠不是紧紧的害了我三年,他害了我一辈子,整整一辈子,知道吗?如果当初不是李沙漠的话,我就已经回头了,我就不会再瞎混下去了,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