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24】最后的底牌

【324】最后的底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浪这群人的性格王赢是太清楚的,从边境混了这么多年的雇佣军,啥事干不出来,听着外面都已经要吵吵起来了,王赢连忙一个大翻身,从沙发底下钻出来b>

    看着几个警察脸色都极其难看了,那架势都要开口叫人了“杨浪!你干嘛呢!”

    王赢这一说,杨浪一行人这才不开口了,看着对面的王赢,王赢连忙冲着他示意了一下,杨浪这才有些不情愿的,带着自己身后的手下,都出了这个房间,就在走廊里面站着,那边几个警察也没有太过追究,带头的一个依旧喊着“曹彬彬,赶紧给我出来,别装死了,我知道你能听见,是不是非要我进去抓你?出来!”这个警察看起来一副和曹彬彬很熟悉的样子,这个警察叫嘉辰,以前基本上每次胡雪峰收拾曹彬彬的时候,他都在现场,这胡雪峰自然这么快不能回到局里面,所以这次他就带人来找曹彬彬了。

    “催,催,催,的催什么啊!”彬彬哥一脸的不愤儿,从厨房里面出来了,一只手拿着猪蹄,另一只手抓着一大把肘子肉,吃的满手满嘴都是油。

    “哎呦,吃的还挺香啊,我说彬彬哥现在是越来越长出息了啊,没有看出来啊?”

    “你别给我提那个婊子!”曹彬彬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显然也知道警察为什么找她来,吐沫星子满天飞,满手的油腻,一脸的愤怒“他妈隔壁的,我被那婊子骗了两个月,操,我每天媳妇长媳妇短的叫了那么久,我现在想想都恶心,她他妈毁了我对于未来美好爱情的一切憧憬,妈个鸡的,老子这一辈子也不相信网恋了!果然,童话里面都是骗人的!”彬彬哥从边上还拽起来了歌词儿,还叫吼了起来。

    嘉辰从边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着,你的意思是人家没有和你说清是不?”

    “说清了啊,一七零,九十,但是他他妈没有告诉我后面是公斤啊,那照片得用了十遍美图秀秀,才能p出来的结果,真的,你说这样的女的把照片当成自己的头像,没完没了的还从朋友圈不停的分享自己的照片干嘛?假不假啊?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真诚与信任都没有了,妈个鸡的,想想我就来气,那照片是他吗,连脸都削了,我他妈也就是不是知道这美图软件是谁发明的,不然老子非得烧了他家!我他妈攒了两个月想约一个炮,没想到碰见这么一个玩意,你还不知道呢,那见面的时候,那女的脸上,我操,跟他妈刮了大白一样,演鬼都不用化妆!”

    曹彬彬说的热血激昂的,一脸的不愤儿,显然和嘉辰也是老相识了,他也是公安局的常客了,说道后面的时候,差点眼泪都掉出来了“我特么再也不相信网络了,嘉辰,你知道吗?她几乎毁了我对于爱情的所有执着!对于未来婚姻的所有憧憬与向往!”

    曹彬彬说到这的时候,那一脸的深情,还真的流下来了两滴眼泪“你能理解吗?你知道我去的时候,西装革履的,手捧玫瑰花,我们相约在广场,那么多人看着,你知道我再广场上面是多么的扎眼吗,你知道她在广场上面也是多么的扎眼吗?”

    “遛弯的,哄孩子的,抽陀螺的,跳广场舞的,小商贩,你能理解到那么多人的目光聚集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的感受吗?你能理解到我的绝望吗?绝望!绝望!所以一瞬间,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不管做出来什么事情,那都是有情可原的,嘉辰,同样都是老爷们,你能理解吗?理解吗?理解吗?”

    曹彬彬说的绘声绘色的,整个人的言语表情,肢体动作,那已经到达了一种程度,整个房间里面,曹彬彬已经变成焦点,他热泪盈眶“我的爱情!我的青春!我的憧憬!”

    嘉辰估计也是听够了,上去照着曹彬彬脑袋就是一巴掌“这就是你从大街上打人的原因?这就是你从大广场把一个姑娘按在地上暴揍的原因?”

    “放屁!”曹彬彬这一下更是急眼了“谁他妈说我揍她了,我他妈没打过她行吗?她他妈的还恶人先告状!我操!”曹彬彬从边上直接就急眼了“我他妈非得打死她!”

    他叫骂着往前走了两步,之后转头看着梅志康“阿梅,银子,走,抄家伙!”

    他是真的急眼了,嘉辰可不惯着他,冲上去一个扫荡腿就把曹彬彬给扫倒到了地上,随即上去就把他给按住了,手铐子就给拷上了“少废话,是你先动手的!”

    “我他妈真没打过他!整个广场的所有老大爷老大妈都可以给我作证!嘉辰,我操你祖宗!你特么就是针对老子来的!你和那个婊子一样!!”曹彬彬愤怒的叫骂着。

    杨浪一行人都在门口,大家都觉得好笑,但是毕竟是彬彬哥,杨浪他们还是堵在门口。

    王赢是肯定不会和嘉辰他们警方作对的,只要不是抓他的就好了,把彬彬抓走了也是好事,最起码暂时的安全的,杨浪他们看着王赢都不说话了,都把位置让开。

    嘉辰一行人押着曹彬彬就出了房间,梅志康从边上撇了撇嘴,或许也是适应曹彬彬被警方带走了“真特么的给我丢人,动手打女人,麻痹的,还没有打过!”

    “哈哈哈哈!”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笑了起来,随即边上的所有人都笑了,气氛缓和了不少,王赢坐在沙发上面,刘飞阳这个时候却从边上开口。

    “银子,刚才警察来了,你这么激动干啥,你干了啥了,也相亲嫌弃人家丑打人了?”

    “滚犊子!”王赢冲着刘飞阳骂了一句,房间里面的人“哈哈哈”的又笑了。

    姚雅从边上也挺无奈的,一个多小时以后,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摆放在了一行人的面前。

    王赢也是饿了,看着这一桌子的饭菜,刚要开口呢,房间的大门被人打开了,周围一行人转头,伟哥居然回来了,他手上拎着一个麻袋,走路都一颠一颠的。

    “真香,饿死我了!”伟哥笑呵呵的从边上抽出来一个凳子,坐下来就开吃,也不客气,边上的人说说笑笑的,没有人感觉到异常,王赢却一直觉得不对劲儿。

    但是最起码还没有到那种不能说话的地步,他抬头看了眼伟哥“你拿个麻袋干嘛?”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伟哥居然冲着王赢抛媚眼,王赢突然之间觉得有些发冷。

    刚才他给刘敏的电话,也没有别人听见,大家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王赢还是大意了,等着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一桌子的人,吃着吃着饭,一个接着一个的,全都趴在了桌子上面,晕厥了过去,伟哥看着大家都晕过去了。

    王赢还迷迷糊糊的闭着眼,伟哥冲着他的脑袋拍了一下“快睡觉。”这一下,王赢也趴在了桌子上面,失去了知觉,没有人知道伟哥是什么时候往饭菜下的蒙汗药。

    “欧耶!”看所有人都倒下了,伟哥一下就站了起来,在原地自己跳了一个舞蹈,一脸的兴奋,随即从边上拿着麻袋上去就把王赢套在了麻袋里面。

    a正?;版kb首:发

    随即伟哥从边上一背麻袋,走到了客厅里面,看着客厅里面的两个监控“就这些子个小儿科还想和哥哥我作对!哈哈哈哈!”伟哥笑了起来,他看起来瘦弱,这力气还是真的不小,从边上背起来麻袋,并且把麻袋缠绕在了自己的身上,走到了卫生间的窗户边上,打开窗户,这里面已经是楼层的侧面了,就在这个位置,刚好放着一根缆绳,伟哥背着麻袋,抓着缆绳,从侧面,直接就滑到了楼底下。

    这边刚好停着一辆保时捷帕纳梅拉,后备箱打开,把王赢往里面一扔,他拍了拍手,刚好这个时候刘飞阳的几个下属巡逻过来了,毕竟也在这里这么久了,他们和伟哥也都认识,他们互相打了一个招呼,伟哥笑呵呵的伸手一指。

    “都赶紧上去看看,监控出问题了,一直定格在一个时间,定格了好久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连忙点了点头,和伟哥开着帕纳梅拉大摇大摆的就离开了。

    在古城老城区最最核心的地段,这里面有一幢当地极其出名的四合院建筑,这个四合院建筑建立的气势浑雄,正门口的位置,还摆放着两个石狮子,气派的大门。

    这里正是张超的家,这个四合院分内院外院,占地几亩,全是复古风格的建筑理念,这个时候了,院子里面不少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正在周围巡逻。

    张超的办公室里面,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古董,他盘腿坐在那里,正在慢慢的品茶,在他的对面,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就站在那,对他很是尊敬,男子光着脑袋,没有眉毛,整个人白的吓人,却穿着一身黑衣,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尤其是他笑起来时候的样子,他那眼神,看着实在是恐怖,张超如果一直盯着他看,都会有些不舒服,所以,他也不怎么看他“这次把你找回来的原因,你也知道了。”

    “超哥,这么点事情,还用得着我亲自回来么,我随便给你安排几个人,就好了。”

    “不一样,这次的事情比较严重,对面也不是善茬子,咱们已经没有退路走了,所以必须孤注一掷了,血鬼,你可是我张超最后的底牌了,上面的人我会交涉,我张超这段日子,节节败退,一直在吃亏,如果在这样下去,我的地盘都会被他们吞了。”

    血鬼,原名张辉,是张超手下五大金刚之一,也是极其神秘的,很少露面的一个金刚,他是专门负责帮张超培养死士的,而且自己对于张超也是极其的忠诚。<h /><!--x*shuo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