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4】斗神圣斗士曹彬彬

【284】斗神圣斗士曹彬彬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柯点了点头“咱们兄弟之间,计较这点小事做什么,没关系,我就是喜欢了。”

    “哈哈哈,好啊,这么好的事情。”王赢一边说,一边假装解开自己的手表扣,直接就就把那块手表拿了出来,递给了朱柯,朱柯顺手就把自己手上的那块百达翡丽,摘下来,递给了王赢“没别的意思,这块表就算是我奖励你的。”

    “谢谢朱总!”王赢笑呵呵的,很是开心的带上了百达翡丽,随即瞅着朱柯“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还有就是你最好先把自己脸上的这些血迹去洗洗,让看见不好。”

    “不用了,我就这样挺好的。”朱柯随便擦了擦自己的脸颊,这个时候当然什么都擦不下去了,他随即把王赢的手表,也带再了自己的手上。

    “朱总,要不要把车也换一下啊。”王赢玩笑一样的口气,很是开心的看着朱柯。

    朱柯也笑了起来,冲着王赢骂了一句“给我滚!别得寸进尺!”他冲着王赢伸手示意了一下,王赢没有在说话,发动了车子,他侧头,看着自己刚刚被换下来的手表。

    在车子发动的那一霎那,王赢整个人觉得身心疲惫,浑身上下都开始冒虚汗,包括自己的额头,都有汗水往下流,他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一瞬间,甚至连方向破都拿不住了,他是真真正正的鬼门关上面走了一圈儿,他不停的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边的手机突然之间震动了起来,王赢从车里面“啊!”的一声就开始大叫。

    看见了是梅志康的电话,他这才放松了不少,他接起来电话,原来是他从下午就消失了,一直到晚上,梅志康他们找不到他人,才给他打电话的。

    应付了几句,放下电话,王赢满脑子都是刚才的一幕一幕,想着吴夏阳最后的动作,这朱柯真是一个心细的人,回来的时候一直不说话,就一直在想吴夏阳那只手一直敲地是什么意思,那明明就是用自己的表敲地面的,王赢真是命大,前后不差几秒钟,如果让朱柯早点反应过来,那他等于也就是暴漏了。

    hh最l{新》章@节b上q

    回到家里面,王赢装好了自己的表,随即转身就进了卫生间,没有和任何人说话,饱饱的冲了一个热水澡,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坐在里面,看着自己面前的表,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躺在了房间里面,现在想起来刚才的那一幕一幕,还有些吓人,让自己觉得没有办法接受,好玄,好玄,这手表怎么用,他也不知道,但是他清楚。

    刚才朱柯杀人的那一幕,所有的一切,都在这表里面了,朱柯的证据,可是这表,王赢依旧开始有些犹豫了,要不要现在就给胡雪峰,他不是不怕死,但是如果这个表这个时候给了胡雪峰,胡雪峰靠着这个东西去对付朱柯的话,那在现场的,就只有他们几个人了,他整个人都突然之间变得有些纠结,一股子心不在焉的。

    其实说实话,通过吴夏阳的事情,王赢现在对胡雪峰也有些不是很信任了,他连忙把自己脚底的鞋子也换了,现在纽扣也好,手表也好,鞋子也好,明显的也都暴漏了,如果在穿在身上,跟在朱柯的身边,那明显的是要出事情的。

    王赢也是刚才受到了一些惊吓,赶忙从边上拿出来了匕首,照着鞋子使劲的开始划,他像是用这种方式在发泄着自己内心刚才受到的惊吓一样,居然把整个鞋子都给划成了一道一道儿的,黎春留下来的匕首确实是好用。

    他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袋子,把这些东西都装在了袋子里面,王赢随即就开门下楼了,梅志康坐在沙发上,和伟哥杨浪三个人正在打牌,曹彬彬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王赢看见伟哥的那一霎那,他又想到了杨凯明,他要不要把杨凯明也在这里的事情告诉伟哥,可是如果伟哥知道的了话,那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如果不知道的话,万一和杨凯明碰见了怎么办,王赢为了这个事情纠结了好久,到了最后,他还是决定先不告诉伟哥杨凯明在这里,如果要碰见,那是躲不掉的,可是如果伟哥提前知道了,他要是私下去对杨凯明做一些什么,那也是说不准的事情,毕竟他也没有办法控制伟哥,伟哥这个人的性子,也不是谁都能控制的,只有一个刘敏可以。

    结果,现在刘敏还在养伤的恢复阶段,也正是因为这个,伟哥也没有太多心思出去干别的,只要在这里躲着,那多少还是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的。

    王赢下楼,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垃圾堆,随手就把这双鞋子给扔掉了,他现在心里面想起来刚才的那些事情,还是有些后怕呢,随即他往前走了两步,看见单元边上门口处,一个下水道的井盖不知道被谁给偷走了,现在居然空着呢,离着出来的位置这么近,谁在不小心掉下去,这尼玛得多缺德啊,王赢一边说,一边从边上捡起来了几块砖头,围在了井盖的边上,这样最起码能让来来回回路过的人注意到这里有一口井。

    王赢抬头看着这个高档的住宅楼,想上去吧,也是睡不着,索性就坐在了自己单元门口的对面,他坐在这里,抽着烟,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兜里面依旧装着那一块表,没有几分钟的时间,刘飞阳回来了,他是自己打车回来的“银子!”

    刘飞阳和王赢伸手打了个招呼,随即也过来了,两个人坐在一起,一起抽烟“怎么了”

    “没事,今天晚上的事情觉得像是做梦一样,朱柯好像对我很不信任的样子,队长。”

    “放心吧,没事的,我了解他,他还是蛮信任你的,如果真的不信任你,刚才你就完蛋了,不过一些防范的东西是必须的,好比那个扣子的事情你做的很好,给他了,他心里面那层疑虑就没有了,而且最后你还赚了一块表吗。”

    刘飞阳笑呵呵的看着王赢的手腕“你手上的这块百达翡丽,一百多万呢,他挺喜欢的,这表就是他给你的补偿,放心吧,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朱柯比我想象的可要残暴多了,我看着他刚才的行为,绝对不是新手了。”

    “你以为我们是干什么的?”刘飞阳笑呵呵的看着王赢“朱柯只不过是外表打扮的很斯文而已,你不会真的以为他是一个什么都干不了的斯文小书生吧?如果是那样一个人的话,我们几个人怎么可能服他,更不可能跟他了。”

    “朱柯这个人心狠手辣,头脑聪慧,而且十分的机敏,对兄弟也够意思,所以大家才认他的,今天晚上的事情都过去了,别想了,吴夏阳的事情不怪你,我以前手下也有过一个线人,那个人也是被发现了,后来下场比这个惨多了,被朱柯给凌迟了。”

    “那会我和你的感受是一样的,所以兄弟现在特别理解你,朱柯开始的时候对我也挺怀疑的,但是后来也就过去了,那会大凯哥就出来用自己的脑袋保我。”

    “所以我现在用我的脑袋保你,放心吧,没事的,都过去了,好好干,张超他们才是主要的,他们安静了这么久了,不是什么好事,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王赢能感受到刘飞阳的真诚,他冲着刘飞阳笑了笑,随手给他也点着了烟,刘飞阳哼唧着小曲儿,王赢顺势搂住了刘飞阳,这个时候,一辆保时捷卡宴行驶了过来。

    哥俩看着这卡宴有些熟悉,这不是曹彬彬的吗,王赢这才响起来,这货还没回家呢。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驾驶位置处窗户摇了下来,开车的人是小风子,吴夏阳的事情他们肯定是都不知道,坐在副驾驶的人,是曹彬彬,彬彬哥光着个膀子,叼着一只雪茄,脖颈处的金链子又大了一圈儿“银子,飞阳你们俩从这坐着干啥呢?”

    “没事,你们干嘛去了,怎么才回来!”王赢和小风子打了个招呼,决口不提吴夏阳。

    “晚上和彬彬哥去潇洒了一下,这保时捷开着就是舒服,太带面子了,实在过瘾!”

    “瞎叨叨什么,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问题的关键!”曹彬彬在边上牛逼的鼻孔朝天“牛逼的不是你,是你彬彬哥知道吗?这车是谁的?是你彬彬哥的知道吗?”

    “不是说抵押到我这里了么?”小风子顿了一下,看着一边的曹彬彬,王赢一行人一下就明白了过来了,为啥曹彬彬这边的金链子粗了一圈儿,闹了半天,车这么快就抵押给了小风子了,现在八角胡同的人都有钱,卖地的拆迁款都有不少。

    “什么叫抵押,是借给你开知道不?你先看着,彬彬哥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牛逼,开什么车都是牛逼的,懂吗?你开几天,等我把你那点钱赢回来,我再还给你。”

    “行,彬彬哥,别管你说什么了,反正车在我这里就行了,你慢慢去赢,别再输光了”

    “操!彬彬哥偶尔输一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闭嘴!想我点好!”曹彬彬从副驾驶猛的一拍小风子的脸,随即抬头看着外面的王赢和刘飞阳“你们两个小肥羊,胆敢和彬彬哥一战吗?不多赢你俩,一人赢几万,我凑活着花就行了!”

    “看给你牛逼的,车都抵押了,还和我们玩,你哪儿还有钱?”刘飞阳嘲笑的表情看着曹彬彬,曹彬彬胸口的绿乌龟闪闪发光,脸上依旧是牛逼的一塌糊涂。

    “不是哥哥看不起你们两个送大米的小肥羊,哥哥胸口这条金链子,就足够了,来,不服气就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斗神之神之神圣斗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