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3】朱柯换表

【283】朱柯换表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赢站在边上,整个人心里面一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吴夏阳为了生存下去,却把手指指向了自己,他为了自己的求生,这是要把王赢往死里整啊,可是王赢自己心里面却非常的清楚,他也是猜的,绝对不会是知道的,胡雪峰肯定不会把自己的线人,告诉自己的卧底,或许,吴夏阳也是一个线人而已,但是这一指,却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王赢的身上,王赢站在边上,坦然自若,一瞬间心情平静了不少b>

    他嘴角挂着笑容,随即冲着朱柯开口“朱总,这样,你先别要他的命,我先和他聊聊,我问问他,他是怎么知道我是他的同伙的,我什么时候成为他的同伙的。”

    “就是啊,这个不能说他指是谁就是谁啊,他要是指我,那还能是我啊,你这逼是他妈想死了把?临死之前还想拉着一个垫背的,是吗?”

    刘飞阳从边上急眼了,王赢随即看着那边的朱柯,两手一摊“来,我们两个对峙一下吴夏阳,我自认为我王赢对你不错,仁至义尽了把,你现在这样对我,你合适吗?”

    吴夏阳这个时候根本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嘴角的鲜血还在往出流,他只是指着王赢,眼神当中充满着求生的**,朱柯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手上拿着手枪“刘飞阳,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一边靠着去,来,吴夏阳,你接着说,你有证据吗?”

    吴夏阳依旧盯着王赢,一瞬间,王赢好像成为了他眼神当中的仇人一样,吴夏阳一脸的愤怒,他为了证明自己,也是真的够拼的,随即,他抬手,使劲的砸了砸自己的手腕,他的手腕上面也有一块表,王赢突然之间就想到了,胡雪峰给自己的那块表,或许,吴夏阳的手上,也有这块表,他内心当即就是一惊,如果换成别人的话,成早都要露馅了,而且朱柯的眼神一直在盯着王赢,可是王赢心理素质这些年已经被锻炼的不是一般的好,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要命的事情了,吴夏阳说不出来话了,所有人都看见他在砸地,而且是手腕砸地,却没有人看出来他手上手表的文章。

    如果让吴夏阳把朱柯他们提醒了,王赢这个手表,直接就露馅了,想到这,王赢心里面更害怕了,有些时候,老天爷都在帮王赢,吴夏阳另一只手根本动不了,也说不了话,让大凯哥这一下摔的他,近乎摔掉了半条人命。

    朱柯貌似也看出来了吴夏阳好像在说什么,他看着王赢的眼神当即就变了,随即冲着吴夏阳开口“你别着急,慢慢说,只要你把证据说出来,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保你这一条命,我朱柯说到做道,你别着急,你要说什么,别砸地,能不能活,就看你了。”

    吴夏阳估计也是砸的自己累了,他整个人也是太虚弱了,眼看着边上的人不能明白他的意思,随即他伸出来了一个手指,他指了指自己胸口的衣服。

    他趴着的那个位置,指着自己的胸口,刚好就指向了自己的扣子,他的眼神就这么看着王赢,嘴角的鲜血,满满的求生**,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什么原则都没有了,不是谁面对死亡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坦然自若的,嘴里说的,和真的发生了的时候,绝对是不一样的,王赢这个时候心里面却长出了一口气,纽扣是胡雪峰才给自己的,自己还没有镶嵌到自己的衣服上面,但是这个时候,他依旧要装作看不懂吴夏阳的意思。

    他一脸的疑惑,笑呵呵的“什么玩意啊,吴夏阳,我王赢对你问心无愧了,那么既然你现在想要拉着我垫背,你别把大家都当傻子,你说清楚了,老指着自己干蛋啊?”

    吴夏阳依旧指着自己的胸口,这个还是比较明显的,朱柯盯着他的动作,他这次的反应到很快,他蹲下去,上去就抓住了吴夏阳胸口的扣子。

    吴夏阳看见朱柯抓住自己纽扣的时候,自己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嘴角那满足的笑容。

    朱柯用力一拽,把吴夏阳胸口的这颗扣子拽下来,他把扣子拿在手上,仔细的盯着扣子看了半天,光看外观的话,也什么都看不出来,现在的科技是多么的发达,随即他用力一咬,一下就把扣子给咬成了两半儿,看着扣子里面的集成电路,这个是骗不了任何人的,吴夏阳依旧伸手指着王赢,嘴角的鲜血还在往出流,其实他这个时候都已经没有救了,可是他现在还是看着王赢,王赢心里面到最后也不清楚,这个吴夏阳,他最后的行为,到底是为了求生,还是为了报复,他是不是真的知道。

    王赢也不吭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朱柯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王赢的面前,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周围一片漆黑,月光照射在了田地里面。

    朱柯脸上的表情,显得恐怖狰狞,他站在原地,看着那边的王赢,随即他并没有冲着王赢这边走过来,他蹲下去,一只手耗住了吴夏阳的头发,另一只手,把枪口塞到了吴夏阳的嘴里面“你想离间老子,你得有那个本事。”

    朱柯“呵呵”的笑了起来,吴夏阳的眼睛瞪的老大老大,随即朱柯直接就扣动了扳机“嘣,嘣,嘣,嘣”的连续打完了一梭子的子弹,鲜血溅到了朱柯的脸上。

    朱柯手上也竟是血迹,他突然之间抬头,冲着王赢笑了起来“你要是胡雪峰的人,我朱柯就认了,我倒不是看重你,我不想我兄弟的脑袋,和你一起搬家。”

    说到这的时候,朱柯又看了眼边上的刘飞阳“大凯,处理一下尸体,我们走。”

    大凯哥从边上“嘿嘿”的笑了笑,一只手把地上吴夏阳的尸体拿了起来,抓起来往下摔的同时,一抬膝盖,就听见了吴夏阳骨骼碎裂的声音,大凯带着残忍的笑容,就像是要把吴夏阳身上所有的骨头的捏碎,把他整个人捏成球一样。

    刘飞阳这个时候却盯着王赢,盯着王赢胸口穿着的这件带扣子的衣服,朱柯脸上手上都有不少血迹,这个时候的朱柯,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他从王赢的身边经过。

    王赢随即一把就抓住了朱柯的肩膀,朱柯站在原地,随即王赢从边上开口“吴夏阳是故意的,他知道只要你杀了我,曹彬彬和梅志康两个人必乱,如果他们两个一乱,那刚刚和谐稳定下来的角胡同,一定会出问题,到时候加上外部的张超,更不好做。”

    “我不用你提醒我这些,你说的这些,我全都是很清楚的。”朱柯冷冰冰的回答。

    “你清楚归你清楚,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一定要做的。”王赢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整件外套都脱了下来,递给了边上的朱柯“我不想拿我兄弟的脑袋开玩笑,人家这么信我,我总要有点表示,省的我也是不清不白的,如果之后大家之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还怎么在一起,总共就这么几粒扣子嘛,很简单的。”

    王赢递给朱柯的时候,朱柯没有接,只是盯着王赢再看,王赢思索了一下,索性自己一用力把自己衣服上面的几个扣子都扯了下来,当着朱柯的面,全都咬成了两半儿,朱柯就这么盯着王赢,直到他把所有的扣子都咬成了两半儿,这才“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王赢的肩膀,自己转身离开。

    看着朱柯离开,王赢抬头又看了眼边上的刘飞阳,刘飞阳“哈哈”的笑着,冲着王赢伸出来了大拇指,刘飞阳这个人就是这样,想进他的圈子,得到他的认可很难,但是一旦进入了他的圈子,那就是他刘飞阳真正的兄弟。

    首!发‘+

    回程的路很累,王赢和刘飞阳换着开车,朱柯一直坐在后面,一言不发,王赢看见的朱柯一直是思索的表情,王赢和刘飞阳聊着天,说说笑笑的,尽管他很担心朱柯在思考着的事情,但是他阻止不了,可是他一定不能漏出来什么自己的破绽。

    朱柯就连脸上的血迹都没有洗,手上,脸上也都是干涸的血迹,车子重新开回到了那个地下车库,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夜里面十二点多了。

    王赢伸了一个懒腰,和朱柯打了个招呼,朱柯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没有说话,一边的刘飞阳笑呵呵的,他要先送朱柯回家,然后刘飞阳的下属也都在这里等着了,他们要和王赢一起回家,王赢看朱柯不说话,随即连忙上了自己的车子。

    上车之后,王赢满后背就湿透了,他第一时间就把自己手上的表给摘了下来,从边上手扣里面拿出来了另一块表,这两块表是一样的,只不过其中一块,被胡雪峰他们动用高科技给做了手脚了,带有设想录像的功能了。

    他刚把这块表摘下来,放进了手扣,随即外面突然之间“咣,咣,咣”的开始敲窗户。

    王赢抬头,看见了朱柯满脸干涸血迹的脸庞,嘴角那笑容依旧是那么的恐怖,朱柯把自己的整张脸都贴在了玻璃上面,王赢心里面咯噔就是一声,左手抓住了另一块表,套在了自己手腕上,随即就把车窗给摇开。

    “朱总,怎么了?”王赢表现的依旧是那么的淡定,朱柯笑呵呵的瞅着王赢,这是他整整回来的一路,直到到了这里,王赢上了自己的车子,他和王赢说的第一句话。

    “我突然之间喜欢上你的手表了,要么这样,咱们两个人把手表换一下,我带你的,你带我的,你看怎么样?”朱柯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就这么盯着王赢。

    王赢一听,笑了起来“朱总,你不是逗我吧,你那块表上百万,我这块表才十来万,十倍的价格,你确定了要和我换了吗?先说好啊,换了就是我的,不许耍赖,这东西到我手上,我可不会还给你的。”<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