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2】吴夏阳的坦白

【282】吴夏阳的坦白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有王赢他们几个人,从中午,这一下到了下午,大家也都有些饿了,朱柯在路上的时候,又沉默了,一路也没有说话,估计也是又想到了那个吴夏阳的事情b>

    说实话,王赢到现在都觉得,朱柯还不是那么认真的相信他,也是进入了一座新的城市,朱柯跟着大家开口“我们去吃点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儿。”

    王赢也不知道朱柯要做什么,但是一行人还是到了边上的一个饭店,朱柯点了一些饭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递给了王赢他们一杯,自己也开始吃“大家吃饭,没事。”

    谁都不知道朱柯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王赢总是觉得有些危机感,也不知道这危机感是哪儿来的,吃着吃着饭,朱柯突然之间开口,并没有看周围的任何人,“我朱柯这一辈子,对兄弟,绝对是肝胆相照,没有人能说出来我什么,是不是?”

    “没错,朱总,你这话没错,兄弟们跟你这么多年了,你不用说这些,没的说。”

    “但是我朱柯这辈子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背叛,最不能接受的,也是背叛,谁都一样,只要他敢背叛我,不管他在天涯海角,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朱柯说到这的时候,抬头,看着王赢,眼神当中充满着恐吓,他伸手一指王赢“这次我信你,偶尔巧合一次可以,但是不会每次都这么巧的,对不对?”

    “你可以选择不信我,你要了我的命好了。”王赢也是一下来了脾气,他知道,对于朱柯这种性格,不能一味的示弱,如果越是示弱,越会让他怀疑。

    果然,王赢这话一说完,朱柯“哈哈哈哈。”的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伸手指着王赢“知道吗,我朱柯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无法无天还有脑子的性格,老子喜欢。”

    “来,干一个,刘飞阳,记着啊,你的脑袋可押在他身上了。”朱柯玩笑的口气,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这声音当中有任何的玩笑成分。

    刘飞阳举着杯子“朱总,我的脑袋就押在他身上了,说到做道的,银子的为人处事我喜欢,他和别人不一样,我挺他!”刘飞阳把自己的酒杯也举起来了。

    “干了!”朱柯大吼了一声,所有人一起举杯,大家喝酒,聊天,直到这会,大家看起来才放松了不少,气氛也有些缓和,但是没有人问朱柯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大家喝酒聊天,朱柯时不时的动动手机,时不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一顿饭吃完。

    朱柯站了起来,冲着边上的人伸手示意了一下,一行人重新上车,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太阳缓缓的落山,余晖撒照大地,朱柯再次伸手一指前方,车子再次行驶。

    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车子行驶到了一处很僻静的公路边上,来回都是单车道,两侧都是小树林,这里很安静,太阳这个时候已经快完全落山了,这里还真的没有什么车辆来回行驶,朱柯突然之间伸手一指“车子就停在这里。”

    这僻静的丛林小路,王赢的车子停在这的时候,转头看了眼后面大凯他们的车子,大凯开的是一辆猛禽,估计小车他这个体型也做不下去,他的车上,也有两个人。

    王赢依旧什么都没有问,他从边上把烟拿出来,递给了朱柯,又递给了身后的刘飞阳,自己也点着,三个人从车上,前后就抽了两支烟的功夫,这段时间,这条小路,一辆车子都没有经过,朱柯从边上突然之间伸手“王赢,把车子横在路中间。”

    王赢点了点头,直接就把车子横在了马路中间,车子就这样横着,大凯他们的车子却停在身后两百米左右的位置,王赢也不知道朱柯要干嘛,前后大概也就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突然之间,一辆本田雅阁轿车冲着他们这边行驶了过来,太阳近乎落山,视线不太好,车子行驶的速度挺快的,王赢看着后面有车过来了“朱总,来车了。”

    “下车!”朱柯伸手示意了一下,王赢从边上点了点头,和朱柯,刘飞阳,三个人就下车了,雅阁轿车本来速度挺快的的,但是很快,就发现了前面横在马路中间的保时捷卡宴,雅阁车慢慢的放慢了速度,在离着卡宴不到十几米的距离,就停了下来。

    王赢看了眼开车的人,心里面顿时之间就是一惊,居然是吴夏阳!天啊,居然是吴夏阳,朱柯是怎么知道吴夏阳的行踪的,而且居然还在这里堵着他。

    王赢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边上的朱柯,朱柯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出现了一把手枪,而且看着他端枪的姿势,也很正规。

    “王赢,一会儿给你一个表达忠诚的机会,吴夏阳的命,给你亲手结束他,听见没?”

    “放心,朱总。”王赢答应的非常的痛快,但是一瞬间,心里面已经尴尬到了极致,到底应该怎么办,王赢的心里面很乱,一直在思考着到底如何解决。

    雅阁车里面只有吴夏阳一个人,他坐在车里面,看着外面的朱柯一行人,眼神当中透漏着绝望,他现在也不敢随意的发动车辆,生怕朱柯这边一枪打爆他的脑袋,这里车辆稀少,根本没有人经过,而且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换了车,换了衣服,一路上还有人保护,而且前后绕走的都是小路,为什么朱柯会堵在自己的前方,实在是迷茫。

    但是这个时候也轮不到他迷茫了,朱柯拿着枪,伸手示意了一下,那意思是让他下车,吴夏阳坐在车里面,也面临着抉择,到底是下车,还是不下车,如果不下车的话,朱柯会开枪,如果下车的话,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这个时候,朱柯却突然之间笑了。

    这个笑容里面夹在的含义实在是太多了,吴夏阳楞住了,短暂的失神,就在他短暂失神的这一霎那,后面大凯哥的猛禽,却突然之间冲了出来,油门踩到底的声音,漫空中飘舞着猛轰油门的声音,他这一瞬间已经什么都晚了,就听见“咣!”的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雅阁车的车身直接就变形了,然后飞向了空中,在空中旋转了两个圈儿之后,砸倒了边上的一排树木,随即“咣!”的一声,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b|唯v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周围是一米高左右的斜坡,王赢和朱柯他们的车子肯定是下不去的,但是下面的田地是荒芜的,雅阁车摔倒的时候要是翻摔的,就彻底没戏了,可是雅阁车却是正面落地的,尽管后门的位置都已经变形了,吴夏阳从车里面缓了一下神,居然有发动车子。

    连续两下打动车子的声响之后,车子居然“嗡”的一声,被发动了起来,前面一片土地,虽然很不好行驶,而且雅阁车一个轮子已经陷进了土地里面,这也是绝对的求生的**,车子“嗡嗡”的响着,后轮使劲转动,居然一下从土地里面冲了出来。

    雅阁车一个加速,奔着前面的土地又开始行使,一眼看不到头,近乎已经没有路了,可是吴夏阳坐在车上,还在疯狂的踩动油门,这一瞬间,雅阁车飞速行驶,就在雅阁车行驶的一瞬间,大凯哥从边上猛冲了两步,整个人瞬间跳到了田地里面。

    雅阁车从他的边上行驶,毕竟是土地,还是很影响了车子的提速,就看见大凯哥站在边上,一脸的愤怒,抬拳,照着雅阁车驾驶位置处,一拳就抡了上去。

    这一拳势大力沉,一拳抡碎了玻璃,随即抡倒了吴夏阳的脸上,吴夏阳被打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即大凯哥却有着与他身形截然不同的敏捷,一耗吴夏阳的脖颈,用力往出一拽,雅阁车当即失控了,斜着又冲了出去,吴夏阳却被大凯哥从车玻璃处,生生的给拉了出来,大凯哥满手的血迹,一只手给吴夏阳拉出来之后,拽住了他的脖颈,照着地上用力的一摔,吴夏阳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整个人都开始有些翻白眼了。

    大凯哥“嘿嘿”的笑了笑,又把吴夏阳举了起来,这就像是举着一个小鸡子一样,他照着地上又要摔,朱柯这个时候却从边上开口了“大凯,住手!”

    朱柯这一声真算及时,否则的话,大凯这一下,估计就可以送吴夏阳归西了,大凯转头看了眼身后的朱柯,他自己手上因为刚才打碎了车玻璃,也是满手的鲜血“朱总,还留着他干啥啊,我今天把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的拆下来。”

    “我让你住手!”朱柯重复了一句,大凯这才悻悻的松开了手里面的吴夏阳,吴夏阳的身体瘫软的倒在了地上,嘴角还有鲜血往出流。

    王赢思索了一下,这个时候,必须主动点,否则的话,自己是一定要露馅了,都这个时候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也知道朱柯啥意思,随即他转身冲着朱柯就伸手。

    那意思就是再和朱柯要手枪,朱柯冲着王赢摇了摇头,自己跳了下去,慢慢的走到了吴夏阳的边上,他蹲下来,看着地上还在爬行的吴夏阳,随即朱柯笑了起来,从兜里面拿出来烟,自己点着了一支,然后拿着一支塞到了吴夏阳的嘴里面。

    “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机会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不把握,好好的守着角胡同那边,每天收钱,多好啊,你不听,非要在我身边当卧底,你说我能让你好了吗?你觉得胡雪峰就能保证你的安全了?你知道胡雪峰他已经失去了多少线人和卧底了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那么现在这样好了,我朱柯说话向来一言九鼎,我现在可以要了你的命,因为你再我身边卧底,我也可以绕你一条命。”

    朱柯笑呵呵的,一耗吴夏阳的头发,随即把自己的枪口就塞到了他的嘴里面“那么,我再给你人生的最后一次机会,你还有没有,你知道的同伙,如果有的话,你告诉我,我饶你一条命,你看如何啊?不光饶你这条命,我还会再给你一笔钱。”

    “你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的,三,二。”就在朱柯要数到一的时候,吴夏阳突然之间用着他仅有的力气,转身就指向了身后的王赢。<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