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43】欺人太甚(to檀伟,刘敏)

【143】欺人太甚(to檀伟,刘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琼静家里面常备着药箱,她给李沙漠收拾完了,开始帮着孙琪展包扎,好一会儿,这哥俩也才都包扎好,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有个地方能坐着,已经太庆幸了b>

    李沙漠心情郁闷的一塌糊涂,越想越委屈,他也是吃准了吴琼静了,对于吴琼静,也没有丝毫的保留,把他和孙琪展的一切都说给吴琼静了。

    包括现在警察在满世界的找他们,吴琼静这种死心眼的丫头,也没有那么多想法,听着李沙漠说完自己的处境,自己站了起来,她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我去给你们弄点吃,吃完了,好好休息会吧,放心吧,我这里没事的,我出去打探打探情况……”

    这一夜的市,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夜晚,也注定将是载入史册的一个夜晚,再郊区,一处荒无人烟的玉米地,在玉米地中间的位置,王赢和黎春两个人都被胶带缠绕的像个木乃伊,嘴也都被堵上了,两个人都是近乎断气儿的状态,尤其是王赢。

    他几乎都睁不开眼了,在边上,一个男子站在那里,正在指挥着边上的三个人正在挖坑,一个将近三米的坑都挖好了,给边上的三个人都给累坏了。指挥的那个人却还闲不够深,在边上一直不停的说“挖,快点挖!”

    这坑足足挖了得有三四米深,如果不是有人站在上面拿绳子往下顺人的话,下面的人连爬都爬不上来,也是看着坑差不多了,王赢和黎春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对于黎春,王赢这个时候也充满了愧疚,他看到了黎春为了救自己所做的一切,两个人都没有办法说话,这个时候,那个带头的男子走到了王赢和黎春的边上。

    “黎队长,王赢,你们俩下去以后,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就是下面办事的,你们两位想找的话,找老五,我们不办了你们,他就得办了我们。”

    这个哥们倒也实在,笑了笑,这时候,边上又有一个过来了,手上拿着一只活鸡,男子顺手拿起来匕首,就直接给活鸡的喉咙给割破了,鸡血就往出流,他把鸡血就王赢和黎春的脑袋上面浇,身上浇,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讲究。

    一套整完了,几个人先是把黎春抬了起来,扔到了坑里,随即把王赢也扔进去了,他从上面抽着烟,看着下面的两个人,一支烟抽完,扔到坑里“给我埋!”

    边上的人就开始往下填土,泥土一点一点的覆盖了王赢和黎春的身上,王赢已经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流逝的差不多了。

    恍惚间,他又看见了一席白色婚纱的佟叶,依旧是那么的美丽,就算挂着脸上的伤痕,依旧是犹如仙女下凡,王赢抓住了佟叶的手腕,单膝跪地,手上拿着那枚戒指。

    他亲吻了佟叶,拥抱着佟叶,他突然之间非常非常的开心,他笑着,感觉没有什么是比这样更幸福的了,他看见了他和佟叶,走在婚姻殿堂中间的红地毯上,幸福的手牵手,面前不远处,坐在他的爸爸妈妈,还有佟叶的父母。

    两对儿父母都看着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王赢看着自己的父母,喊着“爸,妈。”

    他的父母就那么看着他,他的父母也很开心,冲着王赢张开了双臂,想要拥抱王赢。

    他父亲那慈祥的面容,开口就说了一句“我勒个大香蕉!”

    这一句话,让王赢瞬间清醒了不少,就在泥土要完全埋没他的脸颊的时候,却停下来了,在坑上面,两个黑衣身影出现了,一人手上拿着一把匕首。

    这两个人下手快,准,狠,刀刀冲着要害,刀刀致命,边上的四个男子一瞬间就被打倒了两个,伟哥连头套都没有带,再次耗住了一个人的脖颈,眼睛当中透漏着凶残,这个时候的伟哥,已经不是那个逗比搞笑的伟哥了,整个人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子杀气,边带头的男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这样两个人。

    他一着急,从兜里面就把枪拿出来,对准了伟哥,刚要开枪的时候,刘敏从边上拿着自己的匕首,用力一甩,直接就扎进了他的手腕当中,男子“啊”的惨叫了一声,刘敏冲上去跳起来一个飞踹,男子被踹飞了,刘敏几个碎步又冲上去。

    另外一个男子的手下,看见男子手上的枪也掉落在了边上,冲着地上的枪支一个大跨。

    他从地上刚把枪捡起来,对准了那边背对着他的刘敏,伟哥从侧面箭步向前,一拧他的手腕,照着他小腹一拳,男子一张嘴,伟哥顺势按着他的手就把枪塞到了他的嘴里,同时扣动了扳机“嘣!”的就是一声,鲜血溅了伟哥一脸。

    前后没有两分钟,四个身影全部倒地,没有了呼吸,边上的刘敏手腕上也有一些血迹,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趴到了坑边上,伟哥纵身一跃,跳到了坑里,他先是用力挖,把王赢从坑里面抱出来“银子,银子!”他连续摇晃了王赢两下。

    王赢本来还能看见伟哥呢,但是这一摇,整的他差点吐了,伟哥还在摇,而且越摇越激动“银子!银子!亲弟弟!你别吓唬你哥哥!!”

    眼前都已经空白一片了,他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了伟哥焦急的声音,嘶吼的都有些沙哑了“亲弟弟,你别吓唬我,快点,说句话啊,你看着我啊,说句话啊!”

    王赢心里面都要骂街了,别他妈摇了,摇的脑袋都快摇炸了,说话,你他妈嘴上让胶布缠绕这么多圈你说一个给我看看,可是伟哥还在不停的摇晃着王赢让王赢说话。

    王赢是真的感觉着要被摇死了,看都看不见东西了,这给他摇的,这要是被人活活摇死,这得多丢人啊,最主要的,是伟哥脚下还踩着黎春的脸呢,他都没知觉。

    “咣!”的就是一下,一块石头砸到了味儿的后脑勺,这个痛“我勒个大香蕉!”他转头,看见了是身后的刘敏砸的,也就没敢吭声。

    “别他妈摇了,一会儿人让你摇死了,看你脚下,踩着黎春的脸呢!”幸亏刘敏从上面叫骂的及时,否则的话,这王赢和黎春,一个得让伟哥摇死,另一个,得让他踩死,伟哥赶忙松开了王赢,往地上一推的这一瞬间,王赢倒在地上,心中暗道了一声草泥马,然后整个人就没有了知觉,黎春的情况比王赢是要好一些的,伟哥很是吃力的把黎春也从土里面拉出来了,黎春看着伟哥,整个人也是非常的虚弱。

    “快点!先救人!!”上面的刘敏一边吼,一边就把绳子给扔下来了……

    茗和茶庄,已经到了深夜,往日这个时候,早已大门紧闭了,可是今天这里,却是灯火辉煌,大门的外面写着暂停营业,在茗和茶庄的顶楼大厅,整个大厅里面所有的桌子都被收拾掉了,腾出来了一处很宽敞的空地。

    正靠墙的位置,供奉着一尊关公像,这关公像栩栩如生,如果仔细一看,会发现,和老五那里供奉的关公像,都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出自一个雕刻大师的手中。

    面如重枣丹凤眼,五绺长须飘前胸,身披绿色英雄氅,内套箭衣绣团龙,一顶风帽头上戴,牛皮战靴二足蹬,宁孩站在最前面,侯成,花旦,两个人一左一右,在后面,高浪,林涛,程鹏等一系列的公司骨干,连着狐狸,三炮,龙王一行人,并排而战,前前后后站了也是将近二十口子人,所有人都光着膀子。

    就连决战前的仪式,老五和宁孩两个人都是相似的,毕竟,两个人都是出自同一门,这所有人都捧着三炷香,房间内的气氛格外的肃穆,宁孩双手持香,举过头顶“求关二爷庇护!”接着直接跪在了地上“咣,咣,咣”的三个响头。

    身后的所有人的一起跪拜,满屋子整整齐齐的都是磕头的声音“求关二爷庇护!”

    宁孩表情平静,起身,转头看着身后过来的人,边上有人端过来了一坛子酒儿,宁孩先是把自己的手指划破了,挤进去一滴血,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照做了,宁孩看着自己的这些下属,深呼吸了一口气“兄弟们,抱歉了。”

    “我本来答应带着大家改邪归正,好好做人的,以后不吃那口提心吊胆的饭了,但是现在,做不到了,抱歉,兄弟们,我要食言了。”宁孩冲着所有人一鞠躬。

    新建官方qq书友群4。

    “你们当中也有不少人见过我的老婆孩子,尤其是跟着我时间久的,我刚才已经确认了这一个消息了,我老婆孩子,在国外被莫名的人挟持了,已经不知道去撸到哪儿了,老五这个人我了解,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本来老五这个动作之后,我就不打算和他纠缠,想要避开这个风头的,但是他也是早料到这一点了,所以他不允许我跑,劫持了我的老婆孩子做人质。”

    “我宁孩不是怕老五,我和他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在一起共事,他做过的我都做过,我做过的,他不一定都做过,只不过后来我们两个理念不同,仇怨也是越积越深。”

    “但是我从来没有怕过他,我不在乎一朝一夕的得失,我看的是长久,看的是未来,他那种思维模式,是一定发展不起来的,你们看,现在他狗急跳墙了吧?”

    首l发

    “我只是不想和他同归于尽,我和他不一样,我的路越走越宽敞,我了解他,他也了解我,如果现在是我宁孩没有路走了,一定要殊死一搏的时候,我绝对也会二话不说的拉着老五垫背的,我们国家的祖师爷都说过,祸不及家人,道上也有规矩,祸不及妻儿!”宁孩的声音突然之间高了几好几个分贝“可是他妈的老五,他妈的就不算是一个男人,老子活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么混蛋的!”

    宁孩是真的怒了“兔子急了也咬人,泥人还有三分气呢,他老五,欺人太甚!”<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