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34】情绪失控的老五

【134】情绪失控的老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依旧是在小天堂的对面,还是那幢高耸的写字楼内,伟哥坐在边上,一边哼唧着小曲儿,面前摆放着一把锁头,他开始不停的鼓捣着这把锁头b>

    刘敏在边上,盯着他们最新绘制的一张地图,那个盘,就在伟哥的边上摆着。

    不一会儿的功夫,伟哥打了一个哈欠“我了个大香蕉的,这是哪个国家生产的锁头,这么难搞啊,不行,搞这个锁头我达不到那么快的速度,危险性太大了,现在老五家里面和他的办公室附近,用的都是这样的锁头。”

    刘敏转头,看了眼伟哥“要么这次就别敲老五了,反正也这么危险,咱们俩逃吧,杨凯明的人追的那么紧,我害怕他们已经追到市了。”

    “走?现在是说走就能走的事情吗?敲是一定要敲的,想别的办法敲就是了,你也别嘴上说的好,就算真的让你走,你能走吗?怎么也得干完这次。”

    刘敏低下头,沉默了许久,突然之间抬头,眼神好像换发了神采“我有办法了……”

    入夜了,王赢和黎春哥俩坐在一个烧烤摊边上,喝着小啤酒,吃着一些烤串。

    “黎队,怎么这么好的心情,还主动请我吃饭啊?”

    “这不是你回到这里头一天吗,当哥哥的请请你是正常的啊。”

    “你看你,又哥哥的。”

    “来,叫声哥,听听。”

    王赢撇了撇嘴,冲着黎春摇了摇头,瞪大了眼睛“我不!”

    “小兔崽子!”黎春照着王赢就挥手,做出来一副要打王赢的样子,王赢赶忙往边上一躲。

    王赢也笑了,递给黎春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了“黎队,啥时候给我找个嫂子。”

    黎春跟王赢在一起,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好装的,也是喝了点酒,他一抬头“想听实话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要么听啥。”

    首发v

    “先说说正经事吧,别一会儿喝多了,在忘记了,你最近小心点,社会上面传着很多对你不利的话,你自己平时没啥事别瞎跑,知道不?”

    “我真是纳了闷了,这群狗日的,是不是得着一个好欺负的,往死里欺负啊?怎么着?真他妈当我好欺负啊?”

    王赢瞪大了眼睛,和黎春面对面的看着,好一会儿,黎春点了点头“还真是这样。”

    王赢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无奈了,黎春从边上笑了起来,拍了拍王赢的肩膀“总之你要小心点,现在你不在学校了,还好,平时注意点,有事记着给我打电话,估计在大马路上这些人还不敢如何,反正天一黑,自己就少出门,平时多注意观察观察自己的身后,别被人跟踪了,自己还啥都不知道呢。”

    “这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黎队。”

    王赢想想就心塞“我都已经这样了,这群人还想怎么着我,是真不想我活了啊。”

    “这就是命,你命里该着的定数,我也有直接责任,银子,抱歉了。”

    “你看你,又说这些,得了,扯开这个话题吧,说实话,黎队,最开始碰见匪虎之后,那些人威胁我的时候,我还是真的蛮害怕的,可是后来渐渐的就形成习惯了,真是锻炼了我的心理素质,现在你一说这些,我也不害怕了,就是有点闹腾,都练出来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群人,绳之以法的。”

    “是啊,我知道啊,没事,黎队,到时候你自己,啥时候把自己的事情安排了。”

    黎春眯着眼,思索了片刻,冲着王赢笑了起来“我不是不找,是不敢,我害怕连累到我的家人,我的老婆孩子,所以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有机会,我也都错过了。”

    “你这都是借口,怎么着,按照你这个说法,以后所有警察都不能结婚了呗?”

    “不是,每个人不一样,你看我现在应付的这些人,老五最擅长啥?宁孩一点都不比老五差,一个是凶残的光明正大,另一个是笑里藏刀的笑面虎,你以为他们谁好对付,而且,我的眼光还没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如果只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的话,那案子早结下来了,全都是装的。”

    王赢这一下不明白了,又看着黎春,想开口,却没有开口,他知道,这涉及的事情太多,黎春能和他说这些,已经实属不易了,他的嘴,估计也不会对第二个人说这些。

    黎春的表情突然之间有些哀伤“我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得有七年了吧,那是我还在警校读书的时候呢,后来我们两个在毕业之后还一起工作,生活,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再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她为了我救我,走了。”

    黎春眼圈红了,好像是许多年前的回忆,又浮现在了自己的脸上“我俩那个时候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非常爱她,我这一辈子,也只爱过她一个女人,她哥哥也是我的拜把子兄弟,我这一辈子最好的几个兄弟之一,我们这几个兄弟,这么多年,都没有红过脸,但是所有人心里面都有这一个事,我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哥几个永远在一起,至于她。”

    王赢甚至能感受到黎春言语之中兄弟几个的情义,他没有打断他,继续听着黎春说道“说走就走了,知道我为什么理解你吗,其实咱俩的遭遇很多时候都是一样的,我根本就没有父母,也是被父母直接抛弃的。”

    黎春好像突然之间郁闷了不少,从边上拿起来酒瓶“我本来以为打死我女朋友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罪犯,可是通过那个罪犯,我非常非常意外,也是很运气的,摸到一个大到无法无天的组织边缘,叫盛会。”

    “我不想抓一个凶手,让背后的操控者依旧逍遥法外,所以我就要对付盛会。”

    “把盛会捣毁,成了我以及我那几个兄弟,之后这么多年,乃至于毕生的目标,可是越查越害怕,越查越惊心,盛会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组织了,你看宁孩混的大,对吧?你看老五混的大,对吧?其实他们在盛会里面,都算是下层的人,盛会应该是一个很高的金字塔的形状,而且势力遍布很多个地方。”

    “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得我不敢随便动,我原本以为的高层,上面居然还有高层,我操,越查下去,越觉得自己离着目标越远,更可怕的,是我能确定很多真相,也查到了很多真相,可是到了最后,却发现自己没有丝毫的证据啊。”

    “搞不好,自己就要被搞死了,其实我现在每天都做好了被人一枪爆头的准备。”

    “盛会强大的关系网,甚至已经有人在提醒我了,不要让我在继续查下去。”

    “可是我不怕,我黎春这一辈子,永远相信一句话,邪不胜正,邪恶的力量,在强大,那也只是一时的,永远不会是一世的,这是我毕生的心愿。”

    黎春一身浩然正气“我不惧怕死亡,也永远不会向罪恶低头,因为我是人民警察,我们宣誓过的,包括我那几个傻兄弟,虽然大家现在不在一个地方,但都是一个目标。”

    说实话,王赢是真的被黎春的一身正气给感染到了,黎春说完,拍了拍王赢的肩膀“银子,这就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你年龄不大,也是一身正气,也有一群自己的兄弟,义气的一塌糊涂,记着,邪不胜正,所有的苦难都是暂时的,咱们都会好的。”

    王赢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冲黎春端起来了酒杯“黎队,支持你,你说的没错,所有的苦难都是暂时的,绝不像罪恶势力低头,我现在已经对这群人很反感了,真的。”

    黎春端起来酒瓶,和王赢两个人一饮而尽……

    夜里十二点多了,小天堂,老五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西装,一边在周围公羊一行人的保护下,上了自己的奔驰轿车,周围十来个随身护卫的保镖,先后上了边上的两辆v,老五和公羊两个人坐在车的后座“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还在查,现在就是资金可能遇到了一些问题,毕竟是在国外,咱们很多事情不好办”

    “那就等等,放慢进度,不着急,咱们现在的资金状况,确实也不好。”

    “五爷,工地上的工人们又在闹事了,去年的工资到现在还没有给他们结呢,这事。”

    老五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更郁闷了,这段时间,他已经为了资金的事情愁坏了,他思索了片刻“银行的贷款是怎么说的?李行长他们是什么意思啊?”

    “打的都是官腔,反正就是说不给贷款,不敢给咱们贷,应该是有人在施压。”

    “咣!”的就是一拳,老五直接砸到了前面的后座上面“施压,宁孩他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给一个行长施压,黎春,成就是黎春!这个狗日的逼急了老子,老子他妈和他同归于尽,操!”老五难得的情绪失控,以前的老五是很少把喜怒哀乐表现在别人面前的,除了他很相信的公羊,现在在司机和下属的面前,居然都会暴怒,也能看出来老五现在是有多么的郁闷,情绪都难以控制了。<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