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110】我勒个大香蕉

【110】我勒个大香蕉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多小时以后,老五和公羊他们的车子行驶到了城外,一处不起眼的民房外面,大门打开,老五一行人转身就进了院子b>

    :首a发

    在院子里面的一处房间内部,一个铁笼子,就在那里,在笼子里面的人,正是无情。

    无情身上还有一些简单的伤口,精神气色也不是很差,房间里面还有不少守着的老五的手下,在另外一半,有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妇女,就坐在那里,眼神空洞无光。

    老五走到了笼子里面的无情边上,冲着他笑了笑“无情啊,还是不打算把盘给我吗”

    “行了,老五,别装了,你已经清楚盘不在我的手上了,也不会在我的同伙手上,否则的话,人家就不会单纯地拿盘和你要钱了,早就把我赎走了,你还装什么装?”

    老五一看也是瞒不过无情了,自己转手冲着身后的人打了一个响指,很快,有人在房梁上面挂上了一条绳子,上吊用的那种,边上还有一个凳子,摆好了之后,老五走到了在床边坐着的那个中年妇女身边,他伸出来双手笑了笑“大姐,来,麻烦您动动身”

    他扶着中年妇女到了凳子边上,一用力,就把中年妇女抱到了凳子上面,边上一个人顺手就把这个上吊的绳子,套在了中年妇女的脖颈处。

    另外一边的无情一下就急眼了,站起来,伸手一指“老五,你想做什么?”

    老五笑呵呵的,表情平静“无情啊,你和匪虎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匪虎和你说过我老五的以前吗?是不是觉得我老五真的是好欺负了?拿着一个盘,就想玩我老五一辈子了?好啊,他们喜欢这样玩,我就陪着他们玩,无非都是一个脑袋的问题,命一条嘛,也不是头一次了,既然大家都喜欢玩,那我让所有人一起玩。”

    老五一边说,一边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还有,你现在和我说话客气点,知道吧?如果你再跟我说话带一个脏字,我可就踹凳子了,不知道看着自己的母亲吊死在自己的面前,是一种什么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五的笑声有些疯狂,边上的公羊更是害怕,他知道,老五也是真的急眼了。

    果然,老五往前走了两步,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把匕首,还有一把手枪,直接扔到了笼子里面,无情是真的慌了,毕竟是自己母亲,而且现在还就在自己的面前。

    老五一边抽烟,一边盯着对面的无情“听说你这辈子大风大浪没少经历,是吧?……”

    市思明区,在孙琪展的家里面,王赢一行人多坐在饭桌上面,大家喝酒聊天,说说笑笑的,姚雅依旧在王赢的边上,其实王赢如果骂她,打她,她都不会不舒服,可是王赢现在对她像是没事人一样,这对于她来说,才是最最难过的。

    尽管哥几个依旧聊天说笑,可是房间里面的刘越,还是在说了几句话之后,离开了,她还是很思念自己的小伙伴的,大嘴的凳子还给他留着,电话里面,大嘴也没少喝,佟叶的事情之后,冯倩倩倒是有些好转了。

    也就酒过中旬,王赢看着大家喝的开心,也不想扫大家的兴,其实他走到哪儿,都有佟叶的影子,王赢趴在阳台边上,抽着烟,想着佟叶,其实说实话,他现在慢慢的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可是他却对自己的前途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他正胡思乱想呢,孙琪展的父亲站在了他的边上,顺手一搂他,孙琪展的父亲,和王赢这一群孩子,全都叫儿子,他也是打心里面喜欢这群孩子“儿子,还伤心呢?”

    王赢笑了笑,点了点头,孙琪展的父亲跟着开口“我能理解你这样的感受,因为我也曾经遇见过,可是你不能一直就这样下去了,你看看,如果一直下去,就成我这样了,以后就废了,你还有人生呢,你说不是吗?我就是你的父亲啊。”

    “道理我都懂。”这些天王赢已经听过了太多的大道理了“可是做起来是另一码事。”

    “要么去试试做一做义工吧,见识见识这个世界上,什么才叫真正的可怜,去偏远山区,看看那里面生活的,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帮帮他们。”

    王赢眯着眼,抬头看了眼边上的孙琪展的父亲,他两手一摊“我之前那段时间,就是我媳妇刚走的那段日子,我就是去做义工了,帮助了很多很多的人,不过我那个时候是为了洗清自己手上的邪恶,也是为自己赎罪,你不一样,你很干净,善有善报,你胸口的血狼,要是让你把自己的整张皮都撕了,估计你也不会干的,不如去那里试试,净化净化心灵,放飞自己的思想,总不能摔倒了,就一辈子都不爬起来了。”

    孙琪展的父亲搂着王赢“你也别问我血狼的事情了,反正我不想说了,你可以去试试,多做一些好事,也别把所有事情都归结到一个纹身上面,或者说自己的命运不公,其实因果循环,去试试吧,我那会儿,就是从做义工那里,缓解的自己悲伤的情绪,才看到了这么多比我还悲惨很多的人。”

    王赢听着孙琪展父亲的话,皱着眉头,很多想问的,可是却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问,思索了好一会儿,王赢点了点头,说实话,也是最近觉得确实压抑“估计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吧,所以这辈子是要来偿还了,做做义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王赢从边上笑了笑,孙琪展的父亲一搂王赢伸手一指“你看看那边的月亮,多美。”

    王赢看着窗外的月色是这样的柔和,思念却是如此的沉重,淡淡的,静静的,佟叶那温柔的面庞在他脑海里像洪水般席卷而来,仿佛她的气息还在身边,不曾离去。

    常常幻想着佟叶还在自己身边,假装那美好的时光不曾挥手告别,但终就逃不过命运的齿轮,爱被埋葬在现实中。

    第二天一早,哥几个还在睡觉的时候,王赢自己就坐上了一辆中层巴士,巴士里面都是义工,是孙琪展的父亲帮忙联系的,每个人一顶黄帽子,小红马甲,他的年龄是最小的,剩下的最少,都要二十七岁了,一辆中层巴士,二十多个人,连着司机都是义工,义工的组织者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都叫他李婶,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与王赢他们讲解着各种各样的需要注意的事项,他们的队伍,就叫传递温暖。

    车子行驶离开了市,渐渐的进入了山区,越来越多的原生态,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青山绿水,路上人烟稀少,看着这些高山绿树,突然之间给王赢了一种很心旷神怡的感觉,压抑的太久了,确实需要出来走走了,他翻开了自己的手机壳,看着自己手机壳上面的佟叶,又看了看天空,好像看见了佟叶的面容。

    “这小姑娘是谁,女朋友啊?”边上一个男子,手上拿着一跟香蕉,浓眉大眼的,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体型中等匀称,一头短发“蛮漂亮的啊,怎么没带着一起来。”

    王赢是坐在最后面一排的,他转头看了眼这个人,尤其是看着他吃香蕉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好怪,在低头一看,他边上一个塑料袋里面,至少放了十多个香蕉皮了,王赢这才想起来,这哥们从上车以后就开始吃香蕉,一把香蕉都被他吃完了。

    在他边上,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子,和他年龄相仿,一脸嫌弃的表情,要不是没有别的座位了,估计都不愿意挨着他,王赢这才想起来,刚才好像听过这个男子喊这个女子媳妇了,这两个人,应该也是一家子,也是来做义工的。

    这两个人和李婶很熟悉,好像他们两个经常出来做义工,所有的钱物,都是这两个人资助的,王赢也是觉得这里都是善良的人,也没有必要生气,都过去那么久了。

    “她来不了了。”王赢随口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很感伤的。

    “为啥来不了了,没事,带来吧,让姑娘也做做善事,洗涤一下自己的内心,其实很享受的,没关系,钱的问题不用考虑,让她打车来,我报销。”

    男子显然非常的热心,把最后一个香蕉皮也扔到了边上的塑料袋子上,估计也是闲的无聊了,一脸的无所谓“快快,给她打电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王赢听着这个男子的言行举止,怎么看怎么不觉得他像是一个来做义工的,倒像是一个精神病院刚刚康复出来的,边上的女子短头发,大眼睛,身材很赞,有些不乐意了“你要是不想来,没人逼你来,用不着这样,你现在可以下车走。”

    “我勒个大香蕉!媳妇,你说的是真的假的?”这个哥们一脸的兴奋,听不出好坏话。

    “当然是真的,每次都强迫着你做事情真没意思,你走吧,走了以后咱们俩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做我的独木桥。”

    男子本来一脸的兴奋,听见女子这一句话之后,像是被一把冷水浇灭的火焰,一下就没了劲儿,他叹了口气,撇了撇嘴,转身冲着王赢伸手“姓伟名哥,叫我伟哥就好。”

    他也真是自来熟,完全忘记了王赢从来没有问过他叫什么,王赢也是不好意思,伟哥,这名字怎么听怎么怪,为了礼貌“叫我银子就行了,伟哥,你好,我是头一次来。”

    “你看起来好哀伤的样子啦,不用这样么,这么年轻,弄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是媳妇死了,干嘛这样啊,年轻人,来,开心一点,笑一个。”

    “你是不是一直盼着你媳妇死呢?”边上的女子明显的不乐意,伸手就耗住了伟哥的耳朵“你闭上嘴能不能死啊?”

    “香蕉吃完了,你让我闭上嘴干啥啊,我和人家唠嗑呢,你看你,小伙子多忧伤?”<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