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273】酒精中毒

【3273】酒精中毒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赢确实也是竭尽全力的再帮着赛亚松,也很用心的分析,并且给赛亚松出了一些主意,王赢和赛亚松的利益肯定是绑在一起了,如果这种时候赛亚松再出事的话,王赢最后的靠山底牌也没有了,君王还有狂徒的人,连带着斯塔的那些死士,肯定不会放过王赢和他手上的这些狼牙,所以对于赛亚松现在的困境,王赢一直也都是心心相关的,但是王赢却不会和任何人说,赛亚松除了王赢之外,肯定还有别的谋士,王赢的所有想法,对于他来说,只能是一个参考,但是说实话,就冲着赛亚松最后处理这个事情的先后情况来看,赛亚松至少很大一部分,还是听了王赢的建议。

    但是再处理这个事情的细节进度上面,全都是赛亚松自己一手操盘的,可以说是步步为营,细致入微,其实王赢和赛亚松接触的时间越久,王赢对于这个人,也就越充满信心,虽然说赛亚松再这一次动手之前,真正意义上只有卞宪,卫浩两支部队可以真正信任,还有王赢手上的狼牙,可以发挥强大的战斗力,除此之外,王赢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手,但是赛亚松就是敢干,不仅干了,而且还是这么多干净利落,这种事情其实十分的危险,稍有不慎,就会给人留下话柄不说,还容易让人找到理由,光明正大的讨伐赛亚松,而且敌方的势力确实很强,索萨索贡那边还没有完全掌控好,泽楷那边的人也是阴奉阳违,外面还有不少看戏的人,现在虹卡这边四伙人打算动手,显然他们挑选的时机也是是非常的好,现在整个lao挝军方都是一盘散沙,谁胆子大,有本事,谁就可能会改变历史,其实他们这么做的压力也很大,但是实在没有办法,赛亚松这个人太有魄力,手腕太强硬,不接受他们任何想要留在自己军队继续掌权的要求,决不妥协,而且和历届不一样的就是不接受保持原有的平衡默契,就是要把一切权利都拿在自己的手里面,其实从他上任的时候,赛亚松就已经开始为了这些做准备了,到索萨索贡泽楷的事情的时候,赛亚松是彻底开始放手做了。

    这么长时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lao挝军方这边一盘散沙的局面,彻底收拾,把累积了这么多年的坏毛病,坏习惯给他们改掉,把那些蛀虫,全都消灭。

    他和王赢其实也算是分工合作了,赛亚松带走王赢的狼牙,安排他们执行任务,帮助他主要集权,金圣会暗网这边的事情,就让王赢和巴蛇来做,其实这些日子,赛亚松也一直没有怎么睡好觉,因为这前前后后一环一环的,不管哪一环出问题了,那都可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但是赛亚松却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什么。

    所有行动的细节,王赢不是全清楚,但是凡是狼牙成员参与的行动细节,王赢都是知道的,王赢也知道赛亚松那边开始动手的事情,他自己也是关心狼牙成员的伤亡,所以这两天,其实王赢一直也在和灰血,和李康,和凡骁他们不停的沟通,交流,一方面随便聊天,聊聊赛亚松的所有行动,另外一方面,王赢也是担心自己的这群兄弟,现在对于王赢来说,这群兄弟的性命,绝对胜过了他自己的性命,而且这一次的行动,绝对是很危险的行动,王赢担心,还必须让他们参加,王赢为的,就是让他们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日后有一处安身立命的场所,王赢也越来越觉得,赛亚松可以相信,现在赛亚松这么难,他们和赛亚松站在一队,这么豁出去的帮着赛亚松,日后赛亚松如果能彻底站起来了,也定然不会委屈了这群给他打天下的人。

    也是通过对于一部分细节的了解,王赢发自内心的觉得,赛亚松这种人确实太厉害了,而且巴蛇和他,在很多地方,也是十分的相似,现在王赢手上拿着这堆数字,盯着数字,还在发呆呢,房间外面有人敲门,他与巴蛇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我的人。”

    大门打开,李康的身影从外面进来了,他走到了王赢的边上,手臂还缠绕着绷带,走路看起来也是一瘸一拐的,一只眼睛也被包裹上了,虽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但是身上刚刚经历过与浴血奋战的痕迹清晰可见,这是王赢的要求,每一次任务进行完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过来和他见个面,王赢要知道伤亡情况,看见李康都这个样子了,王赢从边上皱了皱眉头,心里面产生了一股子很不好的预感。

    李康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整个人看起来这时候也挺疲惫的“狼牙,还剩下八个人。”

    王赢下意识的抬头,他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就在这会儿,李康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都还在,受伤情况,几乎都和我差不多,这一次,差点就出不来了,虹卡手上的那些人,比我们预想的,至少要强悍三到四倍,我们的子弹都打完了,后面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全都是亡命逃窜的状态,一直有人再前后围追堵截,真的十分的凶险,这种时候,所有的最危险的事情,都是那些新兵蛋子做的,他们用他们的性命,给我们铺出来了一条路,让我们这些人,侥幸逃脱,差一点,哪怕在晚三五分钟,或许就出不来了。”李康说到这的时候,似乎一幕一幕,不停的再他的脑海当中回旋,仍旧心有余悸。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让你们把虹卡干掉就好,然后分头逃窜,他们能堵住你们吗?你们能有你们所有人的资料吗?真是开玩笑!听我的会有这么大伤亡?”

    “他们是不想让你难做,赛亚松明摆着要活口,命令也是要活口,然后你手上的人,不听他的,听你的把虹卡杀了,那你和他接下来怎么处,毕竟他的位置在那儿呢,而且虹卡毕竟也是lao挝的将军,你说杀了就杀了?你当他是什么了!你不是说你刚刚都想明白了吗,怎么现在又这样了?银子,你要调整一下,你相信我,如果还是这个思维逻辑方式的话,你和赛亚松之间迟早会爆发大矛盾的,到时候你就真的麻烦了。”

    巴蛇一句话说道了关键位置,王赢这一下不吭声了,他到底还是太感情用事了,李康这会儿从边上跟着说道“他说的没错,咱们不能按照咱们自己的意愿随便干掉一个lao挝的将军,赛亚松要活口儿,那就得给他留活口,你没有发现吗,虹卡是活口儿,那边的威尚也是活口儿,赛亚松这样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用意,我们出来做这个任务之前,赛亚松就强调过,任何一个细节,都能决定这次任务的总体成败,所以我们不能擅自做主的,只是可惜了那些新兵蛋子。”李康从边上摇了摇头,突然之间显得有些哀伤“我们带去了八十个人,基本上十分之一的概率活下来,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救我们,把我们护再人群当中,才被干掉的,否则他们或许还能多一些。”

    李康明显的有些不舒服了,刚刚经历的一切的一切,对于他产生了极大的触动,能让他这种久经沙场的人,产生这样的情绪,那确实是不容易的,王赢虽然不知道李康他们这一路经历了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事情一定也不简单。

    “说实话,我能为可以训练这样一批孩子,感到自豪,骄傲,他们是最棒的,这一次活下来的那八个人,可以做为狼牙的队长,重新训练新的士兵了,赛亚松说过,他还会继续招募士兵过来,让我们继续训练,继续壮大狼牙,而且他说,随着他对于军队的掌控力越来越强大,那他送过来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他还让我不要在意。”

    李康最后一句话,明显的带着一丝的讽刺了,王赢这会儿的心情也是十分的复杂,他身边这些人最起码都活下来了,想到这,王赢从边上顺势拍了拍李康的肩膀“行了,好好休息休息吧,相信赛亚松也不会亏待那些牺牲的士兵的家属的,虹卡士兵的这些行为,也已经足够定他一个叛国罪了,他们大势已去,不会有什么新鲜的了。”

    李康离开之后,王赢靠在边上,和巴蛇两个人互相对视,片刻之后,王赢笑了起来“再这个世界上,我最尊敬,最崇拜的,就是这种护国之军,哪个国家都有,尤其是我的祖国。”王赢的言语之中,还透漏着一丝的哀伤“飘了这么久,终究不是家…….”

    这两天的时间发生了两件很重要的事情,第一件事情,那就虹卡被抓走的事情,虹卡出现在了wan象的监狱,以叛国罪谋处,震惊了整个lao挝以及周边国家,同样的,虹卡所有主要的下属,一个都没有露面儿,谁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其实早都被干掉了,剩下的还有几个下属在营救虹卡失败之后,知道大势已去,也全都选择了自杀。

    除了虹卡之外,第二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关于威尚的事情,威尚,还有他的整个核心管理层面的人,全部都发生了酒精中毒的征兆,而且十分的严重,几乎一多半儿人,都是再睡梦中直接暴毙,威尚算是发现的早的,他再睡梦过程中,赛亚松的电话打到军营里面,必须让威尚接电话,要诶威尚安排任务,威尚的下属没办法,所以只能去叫威尚,去叫威尚的时候,才发现了已经昏死过去的威尚,这才连忙把威尚带走,洗胃,及时治疗,但是现在依旧所有的心肺功能都是严重衰竭,眼看着也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最起码,暂时性命是保了下来,也算是赛亚松给就救的,而且再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赛亚松还亲自任命官员,及时去医院照顾,探望威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