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264】搪塞的借口

【3264】搪塞的借口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们听她说这个事情了,貌似这一段时间这个男的对她追求挺激烈的,她似乎对于这个男的也有点感觉,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我的闺蜜了,哥,你是真的闲的没事了吗”

    “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结婚呢,关心一个女人也没有毛病吧?”巴蛇这一说,巴莎也笑了起来,很快,巴蛇从边上继续说道“那王赢和他日久生情的事情,你知道吗?”

    巴莎听到这的时候,并没有吭声,她只是低着头,片刻之后,她笑了起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还是很有这个可能的,我知道静馨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很早以前就知道,恰好,王赢都符合,阳光帅气,为了自己女人什么都能豁得出去,讲义气,善良,有原则,成熟稳重,你说说这些,他是不是都有,包括那痞痞的气息。”

    “看来你还是真的挺想得开啊,这么一看,你也是支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呢呗?”

    “不是支持不支持的,是我总没有拒绝的理由吧,我和王赢肯定是不可能了,不管我如何改变,他都不会再给我机会,更何况我现在对于他也是真的心如止水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就好了,我现在有孩子陪着我,我这一辈子不嫁人也没事的,哥,你别再操心我们两个的事情了,都这么多年了,我都放开了,他更放开了,不管如何,说到底,他当初是用性命在帮咱们兄妹,咱们兄妹那样对他,而且还不仅仅是一次,其实没啥责怪人家的对不?”巴莎笑呵呵的“我自己一个人,真的挺好的。”

    巴蛇听到这之后,看了眼巴莎,随即开口道“你也不用强调当初咱们都是怎么对他的,其实你知道的,我巴蛇不是那种不重感情的人,但是关键时刻,必须有取舍的时候,我肯定要作出决定的,否则的话,就没有咱们两个的今天了不是吗?王赢原则性太强,很多时候你没有办法和他坐下来好好谈,所以只能逼迫他这样做,但是这不代表我就不看重我们的感情,他毕竟是用性命帮过我。”

    “可是你差点杀了他。”巴莎看了眼巴蛇“大恩入大仇,我们就是现实版的吗?”

    巴蛇低着头,不吭声了,许久之后,他缓缓的开口“我已经知道错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和你来说静馨的事情,也不是安慰你的,我是希望你去开导开导她,根据我的观察,这个叫静馨的,心里面肯定还是喜欢王赢的,王赢这个人我也了解,他心里面定然也放不下静馨,他和静馨之间到底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两个人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清楚,但是王赢肯定是爱她的,最近静馨身边的一个闺蜜,被一个追求静馨的人买通了,这个闺蜜也一直再帮着那个男子追求静馨,静馨已经同意了,并且两个人似乎进入了闪婚的流程,王赢那个性子,自己再喜欢,肯定也没脸回去找静馨了,静馨如果再闪婚了,两个人就彻底完蛋了,你得去帮帮王赢。”

    巴莎听到这,皱了皱眉头,随即巴蛇继续开口“王赢这个人,这一辈子,颠沛流离,最后身边的女人没剩下谁,前一段时间澳洲的程程也改嫁了,她是自然改嫁,彻底放下王赢了,喜欢上了别的人,两人分开这么多年,王赢带给她那么多苦难,分开也是好事,你们两个也彻底结束了,你自己也放开了,但是银子总不能这么一直飘着。”

    “王赢爬上了赛亚松的大船,现在再lao挝有赛亚松这座大山,他其实是非常安全的,tai国qing莱府这边,静昂英格马上就会接手qing莱府古斯的位置,古斯也很配合的再把自己所有的权利都交给静昂英格,静昂英格现在再疯狂的打压班猜,班猜自己都坐牢了,他这辈子肯定是没有啥别的希望了,可以说,qing莱府以后一定是静昂英格的。”

    “背靠lao挝,如果他再和静馨能成为一对儿的话,那王赢以后的日子会更加平坦的。”

    “哥,你又这样,能不能不要把人家的感情,夹在进去这么多的外界元素啊?真是的,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做什么事情都有目的性,能把人家祖宗十八代的关系都扯进来”

    “首先第一点,这是事实,王赢仇人太多,他想生存下去,必须要有大靠山,就现在老太君驰目这些人来说,搞不好都得是王赢一辈子的坎儿,只有一个赛亚松给他当靠山是肯定不够的,lao挝那地方经济技术也确实落后,他能一辈子都在lao挝吗?这也说不准吧?所以多一个靠山,对王赢来说也是好事,而且能让赛亚松和王赢之间的关系也更加的紧密,王赢这个人,对于权谋这方面来说,他是一点点的脑子都没有的,这对于他以后来说,全都是保障,所以这是好机会,我们不能就这么看着。”

    “并且王赢和静馨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查查,现在静馨想要闪婚,只不过是想更快的忘记王赢而已,得帮他们啊。”

    巴蛇说到这,巴莎又把目光看向了巴蛇“他不是一点点权谋这方面的脑子都没有,他是从来不往这边想,他和你不一样的,哥,你们终究是两种人,你毕生的精力也都放在权谋这边了,你肯定是要比他擅长的,可是,你是真的为了他好吗?”

    “我都给你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说我不是为了他好,那是为了什么?你也不信我了吗”

    “哥,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愿意说,如果当初我不听你的,我和王赢现在还在一起,你很多年前,也是这么说的,让我帮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王赢好,但是越往后做,我越发现,其实根本不是都为了王赢,到了最后,为的都是你,为的你权,为的你的利,所以我现在也不是不信你,我只是觉得,他毕竟是你的妹夫啊,哥,而且我太了解你了,你现在这么疯狂的帮着王赢找靠山,帮着他稳固自己,你肯定是有你自己的诉求的,尽管我想不到你的诉求再哪儿,但是肯定是有的,我太了解你,你比王赢复杂的多的多,而且你看到的东西更远,我看不到你那方面,但是我了解你这个人”

    巴莎说到这的时候,巴蛇也不吭声了,他冲着巴莎笑了起来“你看,我连再自己疼爱了这么多年的亲妹妹心目中都是这样子,你说我还指望别人怎么看我呢,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王赢这个人吧,优点很明显,缺点也很致命,这种时候,你不帮他一把,他真的会错过这个好机会的,我该说的说完了,你做呢,就是帮他,不做呢,也无所谓,你也未必能改变静馨的想法,这些就全都看你自己了,银子现在再lao挝呢,貌似也是刚受了伤,我过去看看他,陪着他呆一段时间,他现在日子不会太好过,赛亚松给他那么大的帮助,也肯定会给他同样大的压力,王赢得抗住这些压力,再赛亚松现在最难的时候,展现自己的价值,帮助赛亚松,这样才能让他们两个今后的友谊长存,如果王赢什么都做不了的话,赛亚松或许也不会一直帮着他的,对于金圣会的事情,我了解的还是挺多的,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我去帮帮他出出主意。”

    巴莎这会儿也不说话了,很快,巴蛇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巴蛇从边上开口“巴莎,说实话,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对于我以前的行为很后悔,所以不管他会不会原谅我,我真心真意的也要给他道歉,也要帮他,越站越稳…….”

    老太君的中央营帐,老太君和自己的副官两个人坐在一起“蟾蜍他们的行动又失败了,蟾蜍他的所有人,全都扔到那里了,我们的队伍进行了大清查,抓到了两个可疑内鬼,但是他们都自杀了,可以肯定,是他们泄露了行动部署,然后才导致有人去救王赢的,这两个人的底子都查过了,干干净净,牵扯不上任何人,但是从直觉上,我觉得像是巴蛇的人,这两个人可不简单,在他们各自藏匿的部队都五年了,同一年入伍,而且其中一个还是这一次的带队的负责人,王赢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安插这钉子进去的。”

    “如果一点点的线索都搜查不到的话,那肯定就是巴蛇的人无疑了,别人也做不了这么干净。”老太君靠在边上“你说说,这人性还是真的复杂,当初那会儿吧,这巴蛇是真的不管不顾的往起爬,现在这会儿吧,巴蛇也是真的疯了一样的再保王赢,你说他手上总共能有几个钉子能安的这么深,为保王赢就都用了,他真的豁得出去啊。”

    老太君的副官也叹了口气“那谁知道,当初一个劲儿的坑王赢,现在是良心发现了,是在弥补王赢吗?但是他确实有点太大胆了,都跟我们签署了协议了,现在还敢这样做,他就真的这么自信,不会产生一点点差错吗,这个孙子!无法无天!”

    “他巴蛇一直都是这样的,不过他确实也是有些本事的,但是我们也不用着急,只要我们还在追杀王赢,他还在帮王赢,那就总会有机会的,我看看他还有多少钉子能用,而且换个角度说,如果能在追杀王赢的过程中,把我们自己内部的钉子都拔了,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也是好事,不是吗?你想想,到现在为止我们发现了多少钉子了,这里面不光是巴蛇的,还有别人的,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好事!”

    “可是现在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蟾蜍和他的人被灭掉之后,我们接下来不能再不动用君王了,君王的人得上了,否则的话,等于就我们自己没有动用我们的嫡系部队了,剩下的人都用了,也没有可以搪塞众人的借口了,会引起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