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236】决不饶他(恶魔果实加更)

【3236】决不饶他(恶魔果实加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赢也笑了,顺手给泽楷倒了一杯茶,他看着泽楷,眼神显得很怪异,笑声也有些古怪,泽楷这个时候却不笑了,他皱了皱眉头,随即坐直了身体“你来找我做什么?”

    王赢没有吭声,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照片,这正是赛亚松当初给王赢的照片,王赢原封不动的就倒手给了泽楷了,泽楷拿起来照片,盯着照片上面的人,一瞬间,他的眉宇之间,闪过了一丝忧虑,王赢从边上继续说道“想必你们一定很熟悉的,而且,再他的眼里面,应该你的地位超过所有人,甚至于超过赛亚松,他没有什么脑子的,是一个单纯的武夫。”王赢这么一说,泽楷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王赢这会儿也没有说别的,只是笑呵呵的继续说道“而且我觉得他年龄也不小了,现在是时候换个岗位,养老了,您看着呢?否则的话,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啊,尤其是这个哥们还是一根筋儿,做事情不考虑后果,让人很难办。”

    王赢这话说完,周围显得十分的安静,许久之后,泽楷抬头“我已经离开那个位置很久了,也很久没有和这些人产生过任何的交集了,不信的话,你可以随便调查。”

    “我知道你们没有啥交集,但是他们还是很尊敬你的嘛,这些人太难管了,所以麻烦你帮帮忙,行不行,老大哥,也别让我们这么难做了,既然放手,就放干脆点。”

    “好啊,需要我帮什么忙,尽管说就好,你要我和他们说什么,告诉我,我现在当着你的面儿,打电话和他们说,我绝对配合你。”泽楷饶有深意的冲着王赢笑了,笑容当中充满了蔑视,王赢是什么人,这点眉眼高低还是能看见的,他双手扶住了边上的春秋椅“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啊?从这和我整这些有的没的?好日子过够了吧?”

    王赢此时此刻,挂着一脸的凶狠狰狞,身上那股子暴戾煞气,全都展现出来,泽楷毕竟也不是普通人,他上下打量着王赢,一脸的无所谓“小伙子,你是在威胁我吗?”泽楷显得十分的霸气,甚至于还带着一丝的怒气,其实他和王赢肯定不是朋友的,当初也正是因为王赢他们这伙人再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横插一腿,导致泽楷最后再金宫的叛变未能成功,否则的话,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面的,就不是泽楷,就是赛亚松了。

    “我从来不威胁人,因为我觉的威胁人没有作用。”王赢这一下笑了起来“我这是再我能力范围内,展现出来的,对于您的,最高的尊重。”这两个人全都是话里有话。

    泽楷再次把目光看向了王赢,盯着王赢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摇了摇头“我走的时候,已经把我手上的所有权利都交出来了,我现在只想安度晚年,不想过问别的事情了,所以不好意思,我也不明白你给我看这张照片,顺便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总之,需要我做什么,我现在当着你的面儿就做,完事了你想吃饭,我欢迎,不想吃饭,送客”

    *bI0mG

    “嗯,这几个照片不知道,那你看看这几个照片,你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顺手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摆放在泽楷的面前,他自己鼓捣着鼓捣着,电话里面就出现了一些照片,照片上面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有的再国内,有的再国外,王赢一边鼓捣着照片给泽楷看,一边从边上开口“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很多事情,也不是说你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你要是真的想要安度晚年,那你就应该拿出来一个想要安度晚年的态度,是不是?心有不甘和安度晚年可不一样。”就在王赢还要说话的时候,泽楷挥舞着手上的茶杯,照着王赢就甩了过来。

    他整个人一瞬间当即就愤怒了“你个小崽子,敢威胁老子,再太岁头上动土,你活够了吗?”王赢似乎知道泽楷会爆发一样,泽楷甩杯子的这一瞬间,王赢一歪头,就给躲过去了,随即泽楷整个人往起一站,他这边刚站起来,王赢抬手已经挥舞起来了侧面的一把椅子,照着泽楷的脑袋上面就给招呼了下去“咣!”的就是一声,泽楷这一下没有想到,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直接就给绊倒到了地上,接着王赢抬手挥舞着椅子照着他身上又是一下,连着两下把泽楷整个人都抡的有点蒙了。

    边上的奥娜都有些傻眼了,泽楷再他们这些人心中,那可是绝对有着重要分量的人。

    她下意识的从边上一拉王赢“你疯了吗,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王赢一转身,用力一挣扎,就甩开了奥娜“闭嘴,老子不用你教我怎么做,老子也是刀口上舔血,死人堆里面滚爬出来的,什么阵仗没见过,能让他吓唬了,我王赢白活了。”

    说完之后,王赢又是一凳子招呼下去了,这一下力气更大了,奥南也是被王赢刚刚凶狠的表情一瞬间给震慑住了,她没有和王赢打过交道,但是看着王赢平时斯斯文文的,阳光帅气,为人和善,但是这会儿一凶起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确实够恐怖,让她这一瞬间,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再伸手拦着王赢。

    泽楷的年龄当王赢的父亲都富裕了,王赢的爷爷都快够辈分儿了,行动确实也没有那么的敏捷了,这连着三下,泽楷倒在地上,当即就失去了抵抗力,王赢从边上又再一次的把手上的凳子举了起来,这一次他举起来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没有往下招呼。

    片刻,他把手上的凳子扔到了边上“那些照片你都看见了,我给你五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今天晚上太阳落山之前,收不到他的辞职信,或者调岗请求,记着,这些照片就马上都会变成黑白照片,别在这给我摆架子,谁都不是傻子,索贡老子都敢动,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王赢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豁得出去,我就比你更能豁出去,他是需要我来找你解决的,因为我如果直接和那个棒槌谈的话,我害怕那个棒槌直接把我干掉,这事他也做的出来,所以还是你去谈了,另外但还有一些人,我是不需要来找你解决的,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如果让我找到他们,那后果都自己承担就是了。你也不用提醒我,让我小心,别后悔之类的事情,我和你这么说,我王赢的仇人,排队都能排到老wo境外了,想要我命的人,位高权重的有的是,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都是血雨腥风中活下来的,谁也吓唬不着谁。”王赢这个时候弯腰,整理了整理泽楷的衣领,泽楷躺在地上,好半天还是没有缓过劲儿来了。

    很快,王赢从兜里面又掏出来了一摞洗好的照片,只不过这些照片,都是黑白的,他直接就把照片扔到了泽楷了的脸上“就是这些人,你看好了就行。”他顺势给自己点着了烟,一边抽烟,一边双手插兜,转身要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来了,转头,又看了眼地上的泽楷“哦,忘记告诉你了,我现在再卞宪的大营呢,想要干掉我的话,得去那里干掉我,最好准备的充分一些,别给自己留下祸患,让我顺着根儿摸过来。”

    奥娜就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显得有些茫然,还在不停的摇头,觉得确实是不可思议…

    万象金宫,赛亚松办公的府邸,赛亚松坐在办公桌上,他的面前坐着一个男子,显得十分的愤怒“这个王赢简直是疯了,你知道不知道他对泽楷做了什么?泽楷可是位高权重啊!这个王赢居然这样做事情,他是真的疯了,会引起来公愤的,这个疯子!”

    男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赛亚松却在边上不以为然,等着他从边上所有的牢骚都发完了,他这才平静的抬头“位高权重?他现在就是一介布衣,你告诉我他位高权重再哪儿?”赛亚松一句话就噎的对面的男子不吭声了,片刻之后,对面的男子连忙改口。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至少也曾经是位高权重,现在就算是退休闲赋在家,也应该得到最起码的尊重,你说对吗?赛亚松先生,王赢这么搞,太过分了。”

    “那怎么搞不过分啊?这个事情让你们办了这么久,你们都办不好,一直拖拖踏踏的,现在王赢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办完了,反而你骂他是疯子?说他过分,那不过分能把这个事情办好吗?现在这个玩意,能摆到你的面前吗?”

    赛亚松从边上拿起来一封辞呈“尊重是相互的,你觉得这些泽楷原本的老下属,如果没有泽楷的暗中授意,会处处暗中与我作对吗?泽楷还是不甘心,还是不想看着我把所有的权利都拿稳了,拿好了,这个你我都心知肚明的,没准他还想我请他重新出山来帮着我把这些都做好呢,这点事情,你这么大一个人,看不明白吗?他泽楷是安安分分的从那儿种地养老呢吗?如果真的是,王赢敢去这么对他,我绝不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