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196】说不通

【3196】说不通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归结到底,赛亚松这个人的城府确实是太深了,手段,确实也是太厉害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卞宪卫浩一行人对于赛亚松更加的忠诚,赛亚松再整个老挝所有人民心中,地位更加稳固…

    万象郊区,在一处大山的山脚下,这里现在有一幢木屋,王赢一行人这个时候已经都出现在了木屋外面,凡骁他们手上拿着汽油桶,正在往木屋的外面的倒油,王赢走到木屋门口,拉开乌木的大门,灰血手上也拿着油桶,冲着木屋里面的人也都开始浇倒汽油,这里面的人都被五花大绑,嘴也都被堵上了,他们努力的在挣扎,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满屋子汽油的味道,很快,王赢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

    他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这一屋子的人“现在都怕了,当初在密西乌塔的时候,血洗我和我整只残骸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个表情呢?我知道,你们不是唯一的参与者,参与者还有别人,那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谁告诉我,还有别的参与者,那他就自由了,如果你们都不知道的话,那我就点火儿了,当然了,如果谁要是知道苏冷现在可能的藏身地的话,那也是可以自由的,我说道做到,绝不骗人!”这一下,整个房间里面的人都着急了,他们都在不停地挣扎着,很快,小狼他们过来了,挨个扯开这些人嘴上的胶带,听着这些人都在力所能及的,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这些人这个时候,看着王赢的眼神,都充满了恐惧,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一点点展现出来想要抵抗的意思,王赢看着他们的状态,知道他们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他自己转身就出去了,随便找了一处大树下面,就坐下来了,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小狼从木屋里面也出来了,他看着王赢,从边上开口“他们这些人,都不知道什么太有用的消息,估计再这么问下去,也没有用了,有人都被吓尿了。”

    “我王赢这个人,睚眦必报,凡是参与过当初那个行动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王赢说完转身就走,小狼一行人看了眼身后的木屋,拿出来了打火机,打着火焰就把打火机扔了上去,片刻之后,整个木屋,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惨叫声音此起彼伏…

    再泰国的清莱府,有一处与老挝交界的边境小镇,叫清孔,这个地方最大的特点就是和老外隔河相望,是游客们去老挝的中转之地。从清孔去老挝,会晒可以落地签,费用差不多二十美元,办理过程非常的方便,现在就在清孔这个小镇上,突然之间出现了三个身影,这三个身影鬼鬼祟祟的,一边不停的抬头看着四周围,一边很快的就消失再了街道上面,这几个身影东躲西,藏的,进入了清孔小镇的一幢房间门口。

    他们敲了敲门,很快,房间的大门打开,一个中年妇女抬头看了看周围,赶忙把位置让开,这几个身影先后进入了房间里面,到了房间里面之后,三个人把口罩和帽子都给摘下来了,几个人显得格外的小心谨慎,房屋的男主人,从边上端来了一些饭菜“先吃点东西吧,缓缓,休息一下。”房屋的男主人这几个人,还挺客气。

    这三个人,正是苏冷与苏冷的两个下属,苏冷现在脸色煞白,整个人的精神气色都很不好,这一段日子,他们一直也是在亡命逃窜的,索贡当时再大营里面出事之后,苏冷被爆炸波及到了,也晕厥了过去,但是他很快就醒过来了,再他醒过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趁着混乱,赶忙带着自己的兄弟们,离开索贡大营,当时他们再大营的人数不少,而且都是分开的,因为着急,苏冷是第一个逃窜的,只带了几个贴身护卫,也是幸亏他反应快,就是他前脚刚跑出去,后面他还有一部分兄弟没有跑出去的时候,就被索萨的父亲,让人给拦住了,就没有跑出来,而且,还专门派遣了部队,追来追杀苏冷这伙人,与此同时,整个老挝关于苏冷,血蟹,以及金圣会的通缉令,悬赏令,都发布出来了,苏冷的脑袋价值一千万美金,再老挝这个地方,直接悬赏一千万美金,这足以让所有人都疯狂了,赛亚松也是真的尽力了,而且苏冷最后出现的地方,也直接被曝光了,这一笔巨额财富让所有的人都疯狂了,再加上金圣会再老挝已经彻底凉凉了,这落井下石的人就更多了,甚至于,还有一些从莫西德山区出来的小军阀,他们还没有离开老挝境内呢,就得到了这消息,反而也开始追捕苏冷了。

    苏冷这一路能活着逃出来,逃到这里,完完全全的都是他们金圣会强大的信息情报网,让苏冷至少五次到六次绝处逢生,最险得一次,追捕他的警察和苏冷就隔着一堵墙的距离,先后就是几秒钟的误差,让苏冷也给逃走了,这也是真的绝对够惊险刺激的,尽管如此,苏冷身边的人,也是越来越少,然后,赛亚松颁发了另外一条,更加致命的全国通告,那就是只要能擒获苏冷,不管死活,凡是把他苏冷带回来的人,可以免除其一切刑责,既往不咎,一样可以获得这一笔数额巨大的奖励金。

    金圣会已经完蛋了,现在这样一个通告,直接就导致了苏冷他们内部的内乱,苏冷本来也是一个多疑的人,有人已经蠢蠢欲动了,有人还没有想着动手,还要和苏冷同生共死,但是苏冷对于他们的信任并不够,误打误撞的,苏冷他们内部也发生了动乱,他逃亡时候的带着的所有人,一半儿在被追捕的过程中被打死了,一半儿再内战过程中被干掉了,最后,再血蟹的帮助下,逃到泰国的时候,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苏冷他们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来还是声名显赫的金圣会,怎么会在朝夕之间,就被一窝端了,而且他们还是如此的狼狈,本来是在追杀王赢的,结果先王赢没有追杀到不说,自己的命也如此的值钱了,也是幸亏他们金圣会的情报网足够强大,但是现在的情况,苏冷他们也不敢轻易的相信更多人,现在苏冷也只能往金三角逃窜,血蟹那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金圣会再老挝被连窝端的事情,血蟹再外面已经谈好的很多分公司,都变卦了,血蟹一时之间也是忙的焦头烂额,而且,这一次,他变得更加的没有退路了,他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再回去了,再老挝境内,血蟹的悬赏额度,比苏冷还要贵,他更不敢回家了,赛亚松对于金圣会的态度,那是十分的坚决的,连根拔起,一个不留的,而且,赛亚松再稳定住局面之后,对于金圣会的情报机构,也是进行了非常疯狂的打击,就算是藏得再好,多多少少也会漏出来一些马脚,所以金圣会现在再老挝唯一幸存的情报机构,也是危机四伏。

    而且很多部门,很多分部,都已经停止运转了,生怕被赛亚松给一窝端了,赛亚松的手腕确实也是足够强势的,而且,赛亚松调出来了近些年金圣会所有的资金流向,凡是与金圣会牵连的,系统化到国内每一个人的银行账户,每一个人的资产,全部严查,这样一来,导致了金圣会的情报机构的运转,暂时也出了问题,也使得大批大批的金圣会暗中的情报机构的成员,集体出逃,赛亚松前所未有的强势态度,也是是金圣会的所有人都坐立不安,并且除此之外,赛亚松把已经掌控的金圣会的脱逃名单,再整个老挝周边所有的国家,都专门安排了一支抓捕小组的,负责把这些人引渡回国,哪怕是没有雨老挝签署引渡协议的国家,赛亚松也都安排人正式进行国事交涉了,希望达成协议,实在连国事交涉也不行的,那赛亚松就直接发布了悬赏通缉令,一些部队的特种部队成员,也化妆成普通老百姓的样子,偷偷的潜伏进入了周边的国家,金圣会归结到底,这么多年的根儿,还是再老挝的,这真的上面下了死命令,往死里面查了,那纸永远是保不住火儿的,所以这一段时间,金圣会的整个情报机构压力也是极大的,而且,金圣会的情报机构,已经是金圣会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他的情报机构再完蛋了的话,那整个金圣会,也就彻底接近凉凉了。

    苏冷身上伤势还未痊愈,与两个下属就在这个房间内休息,吃饭,他现在是连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随便吃了两口,就把筷子放下来了,当下的局势,也是真的够让人发愁的,苏冷他们也没有办法,这一路被追到这里,也是一路胆战心惊。

    就在这个时候,苏冷边上的一个下属,接了一个电话,他简单的说了几句话,随即他把电话关掉,转身瞅着苏冷“刚得到的消息,我们再老挝的兄弟,里里外外,被抓,被拘留了大几百人,好几个城市的警察局都塞满了人,但是你让找的人,都没有下落,现在可以清楚的事情就是这些人全都曾经被抓进去了,但是都被转移走了,现在去向不明,还有,就是何塞那边我们也沟通好了,我们现在唯一的去处就是金三角了,老大,你说他们几个到底被弄到哪儿去了?会不会出卖我们?”

    苏冷听到这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他抬头盯着边上的几个人“你们确定就是他们吗”

    “是啊,你指名道姓的这几个人,我们也都认识,不会整错的啊,我现在纳闷的就是我们被抓了这么多人,为什么就他们几个被单独带走了,要是说他们层次高,也不高啊,还有很多比他们重要的,也是和大家一起关押的啊,这事情有点说不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