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189】泽楷的企图

【3189】泽楷的企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再赛亚松的面前,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面是赛亚松和孟巴查这两家子人坐在一起,幸福开心的笑容,他似乎想到了很多很多,很快,外面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了,泽楷从外面也进来了,他也显得有些心力交瘁,这些日子,他也是真的没有好好的睡过一晚上,看见赛亚松的时候,泽楷坐了下来,他嘴角挂着笑容“所有叛军将领都被押送过来了,至于伤亡情况,我还真的不清楚,不过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泽楷笑呵呵的开口“说实话,这些年你的进步实在是可怕,从我刚刚认识的你时候,到现在,你的成长与进步一直都在超出我的预料之外,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对于对付他们,准备的已经如此的充分,并且准备了这么多年,说实话,我开始的是还是挺悲观的,但是我自己也是真的没有想到,我们能再付出如此小的代价下,就能取得胜利,你真是厉害,让我刮目相看!”泽楷冲着赛亚松,伸出来了大拇指“接下来怎么计划的,接下来就是全面查抄索萨索贡以及金圣会的资产,并且抓捕金圣会的残党了吧?”

    “是的,剩下的事情就都好做了,老师,不过说实话,您真的是过奖了,我们这一次有多么的悬,您比谁都清楚,而且这些日子,我们两甚至于连睡觉都没有好好睡一天,您也是知道的,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运气的事情,搞不好,我们国内近些年最大的一次内乱就要开始了,而且,搞不好,我的政权,就会被人推翻了,不管如何,谢谢老师,至少要谢谢老师的,不杀之恩!”赛亚松说到这的时候,抬头看向了泽楷。

    就在这一刻,整个房间的气氛的都变了,泽楷不吭声了,皱着眉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赛亚松,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泽楷笑了笑“赛亚松,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明白,什么叫谢谢我的不杀之恩,你可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学生,我也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你可千万不要听信小人的谗言!”

    “我能有什么意思,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是打算秘密囚禁我的吧,先是囚禁我,然后再今天召开军事会议的时候,你和你的人再把倾向于索萨索贡那边的将军都给囚禁,以我的名义颁布法令,把他们都收拾掉,之后你们一步一步的掌控大权,最后肯定是要有一个人来替代我的,就是不知道您安排的是您自己替代我,还是谁替代,但是这个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期间,您肯定会长期把持老挝一切权利,因为过渡的这个事情,得慢慢来,搞不好的话,身败名裂不说,你的所有准备,也前功尽弃了。”

    赛亚松这么一说,泽楷不吭声了,他靠在边上,从兜里面拿出来了雪茄,给自己点着了,随即冲着赛亚松继续开口“那你就继续说,我听听,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其实您也早想做我这位置了吧,一直对于我这个位置,图谋不轨,但是你与索萨索贡他们的嚣张大张旗鼓不一样,你一直都是再暗中行动的,但是你和索萨索贡其实你们是不和睦的,你们暗中都是较劲儿的,这么多年都是这样,所以你不敢随便动,你要瞎动的话,那正好给了索萨索贡他们机会绊倒你,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等,等着索萨索贡出错,你先办掉他们,再对付我,最好的情况,其实就是我和他们掐起来,等着我们两败俱伤,这个时候,你再出来收拾残局,就像是现在这样,当初维奈再房间里面想要杀掉我,确实是索贡授意的,但是其实你心里面一直都很清楚,不是吗?”

    “他偷偷的离开会议室,来到二楼,你们再楼下,楼上发生打斗,声音传出去的时候,您也不是的一个听见的,您只是被通知的,所以您带着人上来救我,但是其实再最早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维奈想要除掉我,然后牺牲自己给索萨索贡铺路了,不是么?”

    泽楷这个时候没有吭声,依旧盯着对面的赛亚松,很快,赛亚松继续开口“其实你再下面,如果再多拖一会儿,不是立刻赶上来,那我估计也就没有命了,毕竟我肯定不会是维奈的对手的,是不是,结果你不仅上来了,还救了我的命,说实话,是不是其实再那最后一刻的时候,你还是很珍惜我们的师生之情的,对吗?老师!”

    泽楷“呵呵”的笑了起来,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继续盯着对面的赛亚松,很快,赛亚松从边上继续开口“这么多天,你也是真的辛苦了,一直帮着我对付索萨索贡的事情,你也是真的操碎了心,不过你必须也得这么做,你们两方其实是水火不容的,你不把他们先收拾了,那你到时候要想做什么,他们就是你最大的拦路虎,也正是因为这样,其实索萨索恭一直都没有吧我当回事,所有的防御力都在你的身上,所以你往他们那里安插个人手眼线卧底什么的,其实挺难得,但是相反的,这也是给了我机会的啊,但是其实正经来说,咱们两个配合的还是不错的,咱们师徒联手,还是把索萨索贡他们的邪恶计划扼杀再了摇篮之中,付出了很小的代价,我说的没错吧?”

    “不过再这个过程中,你确实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你做事情的方式更加的狠辣,很多很多,都是我没有想到的,而且,我真没有想到,你能搞定卞宪,去干掉索贡,你抓人性抓的很准,你知道卞宪是唯一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一来他受过索家的恩惠,他和卫浩每年都会去给索家祝寿,而来,卞宪是一个国家使命感大于一切的人,国大于家,大于他的私人感情,所以他也很适合去做这个事情,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你扎了他们一刀,而且这一刀,直接就扎进了他们的中枢神经,让他们再也没有办法活动了,这才是这个事情能这么快结束的最关键的原因,其实说白了,我都已经能做好了打仗的准备了,用武力,和他们打持久战,最后的打败他们。”

    “其实我也是被逼的,孟巴查这个笨蛋,他很多事情都看不到,就催着我乱动手,能行吗,和你们这样的人打交道,一点点的不注意,那就会丢掉性命,他知道什么,就只有一腔热血,就想要帮我排忧解难,结果搞来搞去,搞了这么多麻烦出来,还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值吗?”赛亚松脸上漏出来了哀伤之色,摇了摇头“老师,您要留我一条命,除了挟持我慢慢过渡权利以外,最后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不是挺喜欢花儿的吗,让你找个地方当个花农啥的,过一过普通老百姓的无忧无虑的生活,不是挺好的么,省的成天再这里尔虞我诈的了,活的也是心惊胆战的。”

    “那你应该早点让我去,然后让我带着孟巴查,还有我的老婆,我们兄弟两家子一起去,当初就不应该让我走这条路,结果现在这个时候了,你又想让我去种花了,那能去吗?我种花能换回来孟巴查的性命,能换回来我妻子的性命吗?”

    “我当初指引你走这条路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你的天赋这么大,能走到现在,是不是,那会就想着你能走到个差不多的位置,然后以后能给我点方便就好了,谁知道你这一往上走,这就停不下来了,哈哈哈,这也是天意,哈哈哈!”

    赛亚松这个时候从边上摇了摇头“你过来的时候,带了多少好手过来封锁这里的?”

    “那你在这里偷偷藏了多少人,防着的。”两个人现在也是简单明了,泽楷叼着雪茄“我们的速度还是得快点,完事了以后,还是要准备召开军事会议的,时间不能耽误,还得把打扫清理的战场的时间,腾出来,你说呢?”泽楷从边上问了一句。

    “嗯,你说的没错,那差不多,就开始吧。”赛亚松说到这,叹了口气“都是我们老挝的将士,能不能留一条活路?不管如何,内讧总是最伤元气的。”

    “他们既然选择了跟着我来,就算是这个时候给他们一条活路,你最后能给他们活路吗?如果说当初你是我的学生的时候,我觉得你肯定会给他们活路,但是现在,你绝对不会给他们活路的,所以,不如就这样吧,这种时候了,也都输不起,我也不会搞出来大动静的,动静大了,祸国殃民,也不是我想看到的,你说呢,别闹大动静就好”

    “难道你对权利的渴望就那么大吗?”赛亚松这个时候了,依旧是还不放弃“放手吧”

    “放手?放手你也不会放过我啊,你妻子的事情,再你心里面那个坎儿过不去的,凡是有责任的,都过不去的,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把你手上所有能用你的人,都调查过了,他们都是该干嘛就干嘛呢,包括卞宪在内,现在还在宾馆呼呼大睡呢,所以说,现在就看你手上还有哪些我不知道的势力的存在吧,看看能不能熬过去这个坎儿,连孟巴查暗中都养了那么多的死士,你赛亚松,也不会少的,都拉出来,试试吧。”说到这的时候泽楷从边上也笑了起来“而且赛亚松,你不要把自己标榜成为一个受害者好不好,我还是很了解你的,你暗中没有调查我吗,包括我这次带来的所有人,你也都有调查,心里面也都有准备吧,你调查我是为什么呢,因为你对于权力的渴望,比我还要大,索萨索贡事情之后,我就是唯一一个权力通天的人了,我的部队而且最能致命,守在万象,你心里面不害怕吗?你早想找理由把我的官位拿掉了,只不过一直没有理由而已,所以现在,我也刚好给了你一个理由,这样也算公平吧?”

    赛亚松没有正面回答泽楷的这句话,他从边上也拿出来了一支雪茄,师生二人,这时候,就这么互相坐着,片刻之后,泽楷从边上拿出来了电话“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