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174】人在哪里

【3174】人在哪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冷“嗯”了一声“我知道了,我现在已经再万象了,一会儿我和索萨要见面的。”

    “嗯,索萨将军,索贡将军,是我们最最可以信任的伙伴儿,多和他们沟通沟通,他们那边貌似也发生了一些情况,赛亚松那边又有点不老实了,咱们这种情况,必须联起手来,另外,王赢他们那边的情况,是不是已经稳了?”

    “我觉得应该是稳了,那一整座山,有一半儿多,将近三分之二,已经完全被夷为平地了,师秦他们先后搜索了好几遍山区了,也发现了一些尸体,残肢,但是连山都快被夷为平地了,几乎是寸草不生了,王赢肯定不能再活下来的吧?”

    “你要是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那现在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配合好索萨将军,有些他们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你要把他做好,这一次莫西德山区的事情,牵扯出来不少事,我们现在主要的精力,要放在赛亚松那里,别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一个一个的来,我这边的所有的一切情况都进展的挺好的,我还有不到一半儿的人,只要都达成协议,我们金圣会的春天很快就会来了,坚持一下,我们兄弟要抗过这个坎儿。”

    苏冷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眼圈儿当即就红了,他低着头,一言不发,想当初,火蟹再的时候,哥几个也说过同样的话,要抗过这坎儿,这一眨眼,火蟹已经不再了,电话那边的血蟹,这一刻,也是显得有点压抑,片刻之后,他跟着开口“兄弟,事已至此,就剩下咱们哥俩了,把悲痛先存起来,等着我们闲下手来的时候,把枪塞到他们的嘴里面,再尽情的发泄,我的任何一个兄弟都不会白死的,我血蟹定会给所有人讨回公道。”说完之后,电话那边直接就挂断了,苏冷看着自己的手机,很快,他也起身了,他的眼神恢复了平静“马上带我去见索萨将军!”苏冷说完,转身就走。

    依旧是再老挝的首都万象,就在城区街边,一处很不起眼的民房内,索萨坐在房间里面,正在喝茶,再民房的院子门口,站着五六个下属,与此同时,再民房内,也站着五六个人,这些都是索萨的贴身警卫,索萨今天的穿着也挺普通的,就像是个老百姓。

    他连续喝了两杯茶,片刻之后,他看了眼边上的一个下属“高翌凯他们的消息有了吗”

    “没有,就跟失踪了一样,不光他的消息没有,我们跟着他一起回来的人的消息也都没有了,现在我害怕的事情,会不会是高翌凯跑掉了,这样一来的话,可就麻烦了。”

    “如果是真的跑掉了还好,但是如果他没有跑的话,那才是真的麻烦了。”索萨说到这,抬头看了眼自己的这个心腹下属“他知道我们太多的事情了,而且他这个人是一个很顾家,很恋家的人,这一次的事情,我害怕赛亚松从中间作梗。”

    “我觉得高翌凯不是那样的人,根据我对于他的了解,他应该不会投靠赛亚松那边”

    “那也得分什么事,这一次的事情,是让他扛罪,别忘记,他刚当了父亲,现在的情况和之前的情况也不一样了,搞不好这小子会做出来什么事情,所以说现在很麻烦,我们的人去打探情况打探的怎么样了?”索萨问完,这个下属连忙开口“没有什么进展,就像是你说的,我们也不能直接去警察局动用警方的力量,那我们自己再这边的眼线确实也是不够多,但是我已经让人去活动了,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

    “办事效率太差了,这种时候了,时间就是金钱,我必须要马上确定高翌凯他们的动向,我现在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赛亚松可能要和我们真刀真枪的干一场!”

    “我觉得应该不会吧,他现在还没有坐稳那个位置呢,刚上任就拿您开刀,我觉得他未必有那个胆魄,将军,您还是不要太过于敏感的好。而且还有索贡将军呢。”

    “你懂个屁!之前我们一直再保持着一种平衡,为什么我会突然之间对孟巴查动手?”说到这,索萨直接开口“那是因为孟巴查太越界了,这个疯子,我敢打赌,他是背着赛亚松故意越界的,他害死了恩诺,还有恩诺的那一整支特战队,这个疯子不会不知道他这样打破平衡的后果的,所以说,这孙子就是故意的再用自己的性命刺激赛亚松,恩诺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就这样算了,所以我们只能干掉孟巴查,否则的话,孟巴查还会越界做更多的事情吗,被逼到那个份儿上了,都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只要我们干掉了孟巴查,那对于赛亚松来说,就等于是打破了他心中的双方的平衡,明白了吗?所以他做出来什么事情,都是没准的,这个事情归结到底,是这个孟巴查再坏事,这小子真是他妈的疯了,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再刺激赛亚松,要么你以为我会担心?我虽然不是怕赛亚松,现在小心一点,终究是没错的。”

    说到这,索萨继续喝了一杯茶“而且赛亚松和孟巴查不一样,孟巴查是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能让人看透,赛亚松相反,他是一直不声不响的,也从来不会表现出来什么,但是其实他是再无时无刻的再准备着,一直也都是再偷偷的暗中酝酿着,等着他动手的时候,你就晚了,他这个人,做一件事,哪怕九成的把握了,他都不会轻易的动手,他非要等到十成的把我,才会出手,你仔细研究研究他的发家史,看看他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来的这个位置上,你就清楚了,而且,你觉得赛亚松是真的可能一点支持都没有吗,如果他没有手段没有支持者能到今天?”

    边上的下属,这个时候也不吭声了,片刻之后,索萨继续说道“总之,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找不到高翌凯的下落的话,那我们马上就要进入戒备状态,苏冷过来了没有”

    “我再打个电话催一下,应该马上就要到了!”这个下属说完,转身连忙开始拨打电话,那边拨打电话呢,这边索萨跟着自言自语道“这要是找人啊,还得是靠着金圣会啊,你们这找人的水平是真的不行!”说完之后,他摇了摇头,又在自言自语“真是怀念当初的那个时代,你说你也是真的太狂了,没事干跑到中国境内犯什么毒,把自己毁了不说,还把整个金圣会弄的风雨飘摇,连带着我们现在自己的情况都越來越复杂了。”说到这的时候,索萨皱了皱眉头,王赢这个名字,又在他脑海当中浮现。

    有一点是不得不承认的,那就是现在金圣会的发展,和这个叫王赢的,也是脱不开关系,随即索萨也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边上的男子“这王赢和金圣会怎么刚上的?这明明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怎么就不死不活了呢,这个王赢就是导火索!”

    索萨还想说话呢,这个时候,房间外面突然之间有人敲门,边上的下属也正要打电话呢,这一下也看向了门口,片刻之后,两个下属走到了门口的位置,大门被打开的时候,外面出现了一个有些微胖的男子,然后再这个男子的身后,还站着不少人,带头的男子这个时候就要往院子里面进,但是门口的两个士兵,直接就把大门给堵上了,寸步不让,外面还有几个穿着警服的人,所有人都是神情严肃,显然,这次过来的人,也都知道,他们要面对的人物是谁,双方这个时候已经僵持上了,一个要往里走,一个寸步不让,很快,带头的男子笑了笑“索萨,我们都是奉命办事的麻烦行个方便。”

    索萨边上的几个警卫员,这会都已经把手上的武器拿了出来,索萨这个时候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也是思索了片刻,随即摇了摇头,这些警卫员这才都把武器收了起来,接着索萨从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门口的几个警卫员,也把位置给让开了,外面的人开始鱼贯而入,真是进来了不少,带头的那个男子,看起来得有五六十岁的样子的,这个人已经一头白发了,很有气势,再他们进来之后,再他们的身后,还有不少人没有进来,但是却一直再外面布防,显然已经把这整幢房子都给封锁了。

    索萨依旧在原地坐着,一动不动的,整个院子里面的气氛都已经变了,索萨所有的警卫员,手都放在了自己的腰间,外面进来的人,也都很谨慎的看着周围的人,带头的男子是自己进的房间,本来他身后还有人想进呢,被他也给制止了“老朋友叙旧,不要搞得这么的紧张,你们从外面等着就好了,别进来了。”

    中年男子显然与索萨也是老相识了,他进入房间之后,索萨笑呵呵的给他倒了一杯茶“纳信,好久不见啊,今天怎么这么好的心情,跑过来探望我来了。”

    “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想来,但是现在不是没办法吗,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必须得来了,你说你也是,你好好的不在你的军营呆着,跑到这里干嘛来了,你要是不来的话,得省多大的功夫,你要是不来的话,或许我也不用接这烫手山芋。”纳信从边上也是简单明了,也没有和索萨绕弯子,但是他这话一说完,房间气氛更紧张了。

    “我每年的这时候都要来这边祭奠我的亡妻的,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变过,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么你们有机会堵到我吗,只不过这一次我是祭奠完了没有走,顺便想留在这里处理点事情,结果该等到的人没有等到,却等到了你。”

    “等高翌凯呢吧?还是等金圣会的人呢?”纳信说话实实在在,对面的索萨显然对待纳信的态度也很好“两个人都在等啊,等金圣会的人,不就是为了确定高翌凯再哪儿吗,毕竟他们的眼线多,怎么着,按照你这个说法,高翌凯已经再赛亚松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