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3084】没得谈咯

【3084】没得谈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房间外面的大门打开了,王赢从外面进来了,手上拎着一些吃的,还有一些喝的,他是带着早点上来了,外面的人已经检查了他浑身上下好几次了,他进来之后,简单的扫了一圈儿房间里面的人,最后就把目光看向了火蟹。

    火蟹微微一笑,也看着王赢,这个一头白发,白白净净的男子,带着一丝的帅气,一丝的冷酷,王赢进来之后,好像房间里面没有别人一样,他坐到了静馨的边上,静馨这一下愣住了,脸上透漏着喜悦,但是片刻之后,又变成了担忧“你疯了吗?”

    “从飞机上跑下来,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吃过呢吧,现在吃点东西。”王赢一边说,一边把吃的递给了静馨,静馨还想说话呢,王赢伸手一指他“我让你吃东西。”

    静馨这一下不吭声了,说实话,她也知道自己犯错误了,如果不是她再傻乎乎的跑回来的话,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子,而且,她确实也是饿了,她难得的老实,从边上拿起来东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看着静馨吃东西,王赢这才转头,盯着火蟹。

    两个人四目相对,火蟹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笑呵呵的走到了王赢的面前,冲着王赢伸手“你好,王赢是吗,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我是金圣会的火蟹,也是金圣会目前阶段,再万象的负责人。”王赢从边上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从来不和我的仇人握手。尤其是你们这种,绝对不可能化解仇恨。那更不可能了,我们之间,永远就只有一个主旋律,那就是你死我亡。”王赢十分的霸气。

    火蟹听到这“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很快,他的耳机里面传来了自己下属的汇报“他就是一个人来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武器,周围也没有任何可疑人士。”火蟹听着外面的汇报,心里面也是更加的有底气“你是靠什么力量支撑你,敢让你这个时候,这种情况,和我们这么说话呢?”火蟹从边上显得很无所谓。

    “仇恨啊,仇恨的力量无穷大,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的,你们藏的是真的够好的,而且如果不是你们的人去偷袭我和石磊,我还想不到你们这里来呢,那密西乌塔的事情,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发现,因为我和老挝这个国家都不会有任何的交集的,但是这就是命,欠下来的,那是一定要偿还的,让我找到你们,也是你们该着的。”

    王赢说道后面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充满了愤怒,似乎又想到了当初再密西乌塔家族的一切的一切的,火蟹这么高的职位,自然也是清楚这一切,他从边上无所谓的笑了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只要你人来了就行了,而且说实话,你是金圣会近十多年来,或者说,二十,三十年来,唯一一个敢公开挑战金圣会的外人,当然了,我们自己的内斗不算,你也是唯一一个,敢再金圣大厦门口,再金圣会的眼皮子底下对我们金圣会的人动手的人,我也不知道我是应该夸你勇敢呢,还是骂你傻逼呢。也确实是,内斗太伤元气,而且这一段时间我们也是太过松懈,我们也没想过有人敢再我们眼皮子低下动手,其实这也是好事,你也算是给我们提了一个醒,我们也可以更好的完善制度,保护大家的安全,毕竟现在我们和之前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和黑火也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而且势力也发展到境外了,我们的人,也在金三角,再缅甸那边落脚了,谁知道还会不会在结仇别人,引来别的仇人呢,所以说,谢谢提醒,小蜜獾,有本事你就按照这方式,再整一组,看看你还能不能有命走。”

    火蟹说到这的时候,双手抱拳,还和王赢微微一笑,王赢也无所谓的两手一滩,其实王赢很努力的调查血蟹的行踪了,但是一直就没有调查到,隐藏的很深,火蟹经常抛头露面,他也调查了火蟹了的行踪,火蟹是查到了,可是火蟹身边的安防力量太强大,平时上厕所都得带十多个保镖,而他,只有一个人,实在没有机会,无奈之下,他只能先对那些人下手,对于他来说,这些人,都是仇人,死敌。

    到了这个时候,王赢也不想和火蟹争执,只是伸手一指静馨“你先让她先离开,估计你们也很不愿意得罪她和她的家族吧,虽然不在一个国家,但是你们今后要在金三角立足,躲不开泰国警方的,您应该比我还了解这些吧?”王赢显得十分的平静。

    “这些不用你说,只要你回来了,我们自然不会难为她的。”火蟹说完,看了眼静馨“静馨小姐,您现在可以离开了,刚刚多有得罪,实在抱歉。”

    静馨这一下没有动身,转头看着王赢,一脸的犹豫,下意识的就在摇头,火蟹看出来了静馨的意思,从边上笑了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是肯定不能走的,也走不了”

    静馨还要说话呢,王赢这个时候把嘴贴到了静馨的耳朵边上“出门马上给你爸打电话,让你爸马上找他的朋友,再老挝认识的人来接你,并且第一时间送你出境,我还能帮你拖延一段时间,具体能拖延多久,不好说,速度要快点,知道吗?整个老挝基本上都是金圣会的地盘,再这里很危险。”王赢说到这,坐直了身体。

    静馨从边上连忙摇头“不行,我走了你怎么办,我走了。”就在静馨还要说话呢,王赢从边上抬手就抓住了静馨的下颚,眼神带着一丝暴戾“老子和你说的,你听见了没”

    此时此刻的静馨,即刻温顺的像一只小绵羊,也是看出来王赢急眼了,她咽了一口吐沫,连忙点了点头,跟着王赢一推她的后背“安全了以后,给我来个电话,车再楼下”王赢顺手就把自己的车钥匙,也递给了静馨。

    “再老挝境内,只有我们说安全,才是安全。”火蟹从边上嘲讽的笑了起来,显得信心十足“可能会有疏忽的时候,但是只要我们盯上了,我们就可以做到一切,走吧。”

    静馨这个时候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再次的看了眼王赢,随即她转身就往出跑,王赢手上拿着电话,自己也开始鼓捣着电话了,房间里面再次陷入了安静,片刻之后,王赢到了楼下,看着楼下来回忙碌的警察,还有静馨的身影,周边不少穿着黑色西装的金圣会的人,守在道路两侧,静馨上了车子之后,连忙发动了汽车。

    再王赢身后的火蟹,摸着自己的耳机,也在不停的吩咐着,看得出来,他们也是真的不想与静馨身后的势力为敌,看着周围的人群都让开了,静馨驾车行驶离开了。

    王赢这才转身坐到了沙发上面,他拿起来了边上的红酒瓶子,也是有些口渴,把红酒就当水了,大口大口的开喝,边上人群的目光也都聚集在王赢的身上,火蟹这会儿也坐下来了,两个人坐在一起,这都是一夜未眠,火蟹这个时候摇晃了摇晃了自己的脖颈,冲着王赢微微一笑“我看过你遗留下来的调查文件了,不算你带走的,撕掉烧掉的,就是留下来的,我还能看到踪迹影子的,就已经让我很震惊了,然后我让我的人仔细的调查了近期的酒店的监控还有金圣大厦附近的监控,我发现只有静馨一个女人,再帮你拍了很多照片,你几乎没有出去过,但是你为什么了解我们的消息了解的这么多,这么的透彻,你别说你是猜的,我不相信,你难道再老挝也有消息渠道吗?”

    “我从网上查的,只要你肯给钱,从网上查,就有人专门的人拿钱,然后给你消息。”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火蟹上下打量着王赢“你再老挝定然还有属于你的消息来源,只不过你把这个消息渠道藏的很隐秘,不让任何人发现而已。”

    “知道你还说,我能告诉你吗?”王赢从边上“嘿嘿”一笑,又开始上下打量着火蟹,火蟹听到这,从边上也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开口“要么我们做个交易,你看这样,你让你的消息源离开老挝就可以了,我保他的性命,然后,我也能保证,不让你受什么痛苦,让你痛痛快快的,你看我的提议怎么样?要么你知道的,我们的人也在调查,如果让我们调查出来是谁给你暗中输送情报的话,那他会被大卸八块的。”

    火蟹说到这,胸有成竹的盯着王赢,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片刻之后,王赢摇了摇头“你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我王赢活到现在,都经历过什么。”他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左手举了起来,手腕处那肉眼可见的伤痕,他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衬衫,顺势把衬衫脱了下来,浑身上下,数不清的枪伤,刀伤,密密麻麻的,几乎遍布了他的浑身上下,甚至于连他前胸后背的霸气的纹身,都已经遮盖不住这些伤疤了,他把衬衫甩了甩,然后自己再慢慢的穿上,一边穿,一边开口“我要么就不会回来,我既然回来了,那我也就什么都不怕,所以说,你用不着吓唬我,老子吓大的,我什么都做的出来,信吗?”王赢的眼神再这一刻,显得有些疯狂,整个人,更是气场十足。

    说实话,关于王赢的事情,火蟹真的听过很多,但是当他真正的看到王赢身上这数不清的伤痕的时候,他内心对于王赢确实还是产生了一丝敬佩的,这丝敬佩,这么多的伤,全都是故事,这么多的伤,居然还能活下来,要是说身上有上有疤,这个很正常,但是如果说这么多伤,火蟹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了,他也是头一次遇见,哪怕是血蟹,身上的伤痕和王赢比起来,也是有些差距,他不经意间,有些高看眼前的这个一头白发,看起来带着一丝阳光帅气的男子,很快,他从边上摇了摇头,内心也是更加的坚定了一个信念,这种人,绝对不能留着,否则,后患无穷“那就没得谈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