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929】粪桶

【2929】粪桶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直升飞机上面的人也再和警方联络,先后大概也就是半个多小时不到的时间,一辆接着一辆的警车,从四面八方行驶而来,至少来了几十辆警车,把整个村子都包围了,周围所有的交通要道,还有路口,也都封锁了,占雄杰离的比较远,他带着人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他来的时候这边所有的封锁部署工作也都已经安排好了,村大队的警报已经拉响了,而且村委会的一些领导带着很多村民已经开始在挨家挨户的搜查,挨家挨户的提醒了,村子里面,一辆吊车也开出来了,副局长亲自指挥人,正在从臭水沟里面打捞夏利车,周围不少人都在忙忙碌碌的,脑袋顶上好几架直升飞机也是飞来飞去的,占雄杰站在副局长的边上,一脸谨慎的看着周围,脸色铁青。

    这臭水沟比他们想象的要深不少,打捞难度确实也是挺大的,最主要的是周围臭气熏天你的实在是难受,这边还在打捞呢,一个下属从边上捂着自己的鼻子开口“如果真的掉进这种地方了,那不被淹死也得被熏死啊,八成是没命了吧。”

    “别小看了这群亡命徒求生的决心,根据汇报,夏利车上面不会超过三个人,但是他们这群亡命徒,绝对不仅仅是只有三个人,他们有多少人,具体我们也不好确定,但是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主犯再这个车上,我们现在先要抓住主犯再说!”边上的副局长伸手示意“通知下去,所有的警戒封锁不允许放松,所有的搜查不要停止,继续搜索,打捞工作也不要停下,所有人都和我从这里守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边上的人随即又忙碌了起来,占雄杰就在边上盯着打捞工作,这臭气熏天,实在是太让人作呕了,最主要的是他们按照沉车地点进行打捞的时候,最先打捞上来的,居然不是那一辆夏利,是另外一辆北京现代,村子里面的人都不知道这辆北京现代是什么时候掉进去的,但是看的出来,也是年代久远了,这一下给占雄杰他们也是气的够呛,大家继续打捞,愣是到了天亮的时候,才把那辆布满弹痕的夏利车给打捞了上来,但是夏利车打捞上来的时候,车内已经空无一人,而且这一段时间,整个村子,已经被村委会的人,带着警察,先先后后的查了四五遍了,村子也不大,确实也没有什么别的藏身的地方,而且说实话,虽然周围的搜查依旧再进行,但是主要的注意力,确实还是都在这里,鼠城的副局长叫戈毅康,他这个时候脸色已经拉下来了,周围还有不少办事的人,方方面面的汇报情况都不太好,几乎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士,占雄杰从边上也不吭声了,正在所有人都发愁的时候,占雄杰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占雄杰拿起来电话,就听见了刘牧的声音“往边上退一步。”占雄杰听到这,抬头看了眼对面的这一群人,随即他往后退了一步,耳机里面刘牧的声音继续传出“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你不要被你面前的这个人给骗了,戈毅康和柳无欢是生死之交,关系不是一般的近,救宁孩的人,是柳无欢最后保命的底牌,他为了弥补自己的良心亏欠,让他手上的那批人,去救了宁孩,他既然这么能救宁孩,那再给宁孩暗中帮忙,让宁孩逃脱,也是正常的,戈毅康现在的一切都是演出来的,他并没有表面上面那么着急的想要把宁孩抓住,关于现在警察这边,谁是戈毅康的人,谁不是,我们也不好直接做决断,毕竟也没有证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把你们,把所有人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是为了帮宁孩,以及救了宁孩的那一批武装分子逃跑,我已经和上面立下来军令状了,若是不抓住宁孩这一伙人,我不仅引咎辞职,而且自裁谢罪!”

    占雄杰知道刘牧这种时候不会说谎的,刘牧本来就是军人,这军令状,可不是闹着玩的,占雄杰这一下有些蒙了“牧哥!”占雄杰刚要打断刘牧呢,刘牧跟着开口“这一次的事情,是我这边出的问题,我没想到柳无欢这个崽子,手上还有这么一群人,还敢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害的这么多的夜幕兄弟死伤,我是这次行动的领导者,也是这一次事件的直接责任人,我要对此负责,你知道我的,我刘牧看待夜幕,看待的比我自己性命都要重要,所以,不论如何,这点人,凡是参与者,一个都不能跑,跑一个,就算是我输!”刘牧的言语之中透漏着说不出来的坚定。

    占雄杰从边上思索了片刻,跟着说道“我现在是夜幕的指挥官,我定当竭尽全力,抓捕这群嫌疑人,我也给您立下一个军令状,若是让这群凶手跑掉一个,我占雄杰,自裁谢罪!”占雄杰说话的声音,也是充满了愤怒,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

    “原本抓捕宁孩,就算是抓到他了,其实也没有太大的证据指责他什么,他只要和那群人撇清关系就好了,可是宁孩这一下持枪袭击,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冲卡,袭警,持枪,谋杀,依照我对于他的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是他现在的行为和之前的行为差别这么大,一定是有原因的,根据我们团队细致的分析,现在一致认定,他应该是于坚了什么十分崩溃的事情,这绝对不会是小事情,我们现在也在分析可能是哪些事情,能让他这么做事情,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既然已经这么做事情了,那他现在就是最后殊死一搏了,他这种人,一旦放开了,要不管不顾的玩命的时候,那还是很危险的,拉到谁和谁同归于尽,那就是谁的命了,你和你的人也都小心点,根据我这一晚上的了解,救走宁孩的那一伙人,战斗力是很强悍的,但是他们很分散,但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先把宁孩逼出鼠城,逼开柳无欢的势力范围再进行抓捕,我这一次陪着他们好好玩玩,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把宁孩给抓住!……”

    就在鼠城城郊的一条国道上面,此时此刻,这里面已经设立了阻车器,检查岗,周围都是荷枪实弹武装好的特警,对来往的所有车辆,挨个进行检查,一直不让出城也不实际,所以现在只能放开,仔细检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三轮拖拉机出现了,他身后拉着七八个大塑料桶,塑料桶里面臭气熏天,这是一辆拉粪车,司机是一位老农,车子停下来以后,几个警察也到了拖拉机的边上,询问了老农一些话,随即全都走到了这些塑料粪桶的边上,有一个警察还直接翻了上去,他从边上带上了手套,带着口罩,一个一个的掀开了这些粪桶,都往里面看了一眼,这看的呛得他眼睛都开始痛了,他这才把粪桶都盖上,他一脸的嫌弃,赶忙跳下了粪车,从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老农一边冲着边上的人点头,一边发动着拖拉机,就行驶离开了鼠城,再行驶离开鼠城大概也就是几公里的位置,老农转身就把拖拉机开向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山路,左绕右绕的,绕进了群山当中的一户小农村,村子里面也就是几十户人家的样子,老农把拖拉机停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关好大门,转头看了看周围,随即他跳上了粪桶,从边上顺势就盖子掀开了,他伸手从边上拍了拍粪桶,这个时候,从粪桶下面,一个身影一下就站了起来,是宁孩,他起身的时候,带着一副游泳镜,再他的后背,还有一个很小的氧气瓶,他气喘吁吁的,整个人的脸色煞白,再另外一个垃圾桶处,杨攀也站起来了,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十分的难看,随即老农赶忙伸手示意了一下。

    宁孩和杨攀两个人从粪桶里面爬了出来,直接就冲到了院子里面的菜园子边上,从边上拿起来水管子,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就开始冲洗自己的身体,一边冲,一边宁孩和杨攀两个人,就全都干呕了起来,表情十分的痛苦,后面已经没有什么可吐的了,甚至于吧胆汁都吐出来了,两个人还在吐,这俩人从院子里面洗澡洗了几个小时,中午连饭都没有吃一口,洗完了去睡觉,睡醒了起来接着洗,先后一天的时间,洗澡就得洗了十几次,直到第二天早晨的时候,两个人这才开始吃东西,这期间还碰见了村委会的人带着警察来巡逻的,但是这拉粪的老农家里面味道也不好闻,警察搜完了也就都走了,宁孩他们也都躲开了,老农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的,孤家寡人一个。

    吃过早餐,宁孩和杨攀两个人看起来状态好一点了,老农从边上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开口“早年柳无欢曾经被人追杀,也在这粪桶里面躲过,他的情况就差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