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75】蔡汉龙的忧伤

【2875】蔡汉龙的忧伤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即他用手用力一撑地,刚要起身呢,蔡汉龙已经下了病床了,上去照着王赢的小腹就是一脚,他是真的用力再踩了,王赢被蔡汉龙猛的这一下,就给踹的岔气儿了,随即蔡汉龙抄起来边上刚刚王赢坐着时候的板凳,照着王赢“咣!咣!”的结结实实的就两凳子,他一言不发,整个像是疯了一样,边上还有刚刚王赢切苹果时候的苹果刀,他居然有些失去理智的拿起来了边上的苹果刀,他照着地上的王赢就要招呼,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外面的大门被推开了,凡骁也冲进了房间,但是这个时候蔡汉龙已经挥舞着水果刀,照着倒在地上岔气儿的王赢招呼过去了,凡骁下意识的就把枪掏了出来,冲着蔡汉龙要射击,随即犹豫了一下,接着他一声叫骂,把枪冲着蔡汉龙的手腕就砸了上去,枪托生生的砸中了蔡汉龙的手腕,蔡汉龙手上的匕首掉落在了边上,王赢捂着自己的小腹还在地上翻滚,蔡汉龙上去照着他的小腹又是一脚,随即伸手指着王赢,眼睛里面一瞬间布满了血丝“我草泥马!!”他整个人已经愤怒到了极致“我们俩合作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多风风雨雨,你他妈的是丧门兴吗?在你身边帮了你多久,你把他命都搞没了,狗日的,老子和你没完!”蔡汉龙叫吼完之后,二话不说,整个人就蹿了出去,他直接奔着八角墓园就过去了,他心里面清楚,王赢安葬人,一定是安葬在八角墓园的,凡骁并没有阻拦蔡汉龙,只是走到了王赢的边上,从地上一拉王赢,把王赢也拉起来了。

    他上下打量着王赢,王赢的表情挺痛苦的,但是痛苦之中,还带着笑容,这笑容,不是高兴,也不是伤心,更多的,似乎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无奈感,凡骁看着王赢的这个表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言语了,他只能从边上默默的看着,他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儿的功夫,发现王赢从边上起身了,他顺手一拉王赢“银子!”他叫吼了一声,王赢并没有和凡骁说话,一只手聋拉着,另一只手,捂着自己小腹,看起来起初走的这几步路,都很费劲,但是后面,好像也是习惯了不少,他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缓缓的离开了病房,王赢站在医院楼下,看着一张一张熟悉的面孔,和很多人也都打着招呼,整个八角胡同,没有人不认识他,他这一头白发,再阳光的照耀下,更是显眼,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八角墓园,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曾晋恺的墓碑边上,看着跪在地上,哭的伤心欲绝的蔡汉龙,没有人见过蔡汉龙如今的样子,他再也没有了任何坚强,抱着墓碑,就像是抱着自己的老朋友,老搭档一样,王赢从边上看着,都能感受到蔡汉龙的痛苦,他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这样的事情了,放眼一看,整个八角墓园,一个一个的熟悉的名字,一个一个熟悉的面孔,全都是曾经和他生死与共,并肩作战的兄弟,还有他曾经的女人,从最早的曹彬彬,再到后面的杯子,曾晋恺,这一个一个的名字,犹如一根一根的针一样,再王赢的心口处,不停的扎着,王赢的眼圈也红了,但是他控制住了,他现在已经有些习惯,他看着蔡汉龙抱着墓碑的样子,从边上摇了摇头,很快,凡骁从后面也过来了,他拎着一些纸钱,到了曾晋恺边上的时候,看着王赢,王赢摇了摇头,两个人都没有打扰蔡汉龙,因为两个人也都算是过来人,现在遇见这样的情况了,人为的去劝,去安慰,是没有一点点作用的,只能靠着他自己缓了,蔡汉龙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对于王赢和凡骁两个人,他也是根本就无暇顾及,慢慢的,他还是逐渐平静了下来,他也不再自言自语,反而开始盯着墓碑发呆,王赢也是看见蔡汉龙的情绪似乎缓和了一些,从边上自己也跪下来了,凡骁从一边打着下手,王赢自己就开始给曾晋恺烧纸,蔡汉龙知道王赢过来了,他没有说话,好长一段时间,眼神都是处于一种很呆滞的状态,烧完了纸,蔡汉龙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跪在那里。

    王赢从边上把自己的袖子撩了起来,再后面,八角墓园的两个守墓人,一人抬着一桶水也过来了,两个人到了王赢的边上,习惯性的把桶放在边上,然后递给了王赢抹布,王赢接过抹布,看着这墓园里面的一座一座的墓碑,片刻之后,凡骁从边上叹了口气“我今天来帮着你一起收拾吧。”

    “不用,这种事情,还是我自己来,我习惯了。”王赢说完,自己拿起来抹布,拎着水桶,最先就走到了曹彬彬的墓碑前面,他跪在那里,自己小心翼翼的就开始擦洗曹彬彬的墓碑,这种地方,墓碑肯定是很多灰尘,很脏的,就算是有工人定期的给清理,也是相对的,也不太可能,像王赢这样,一点一点的仔仔细细的收拾,其实最开始王赢从这里收拾的时候,凡骁,或者外面的两个守墓人,都会帮着王赢一起弄的,但是每一次,都被王赢拒绝了,用王赢自己的话说,这些人,都是因他而死,不用别人,他要自己来,所以王赢每次擦洗所有墓碑的时候,都需要很久很久。

    他只要在八角胡同的时候,基本一个星期,就要来擦洗一次这里面的所有墓碑,他经常会擦着擦着眼泪就流出来,擦着擦着自己就进入另一种状态,凡骁看着王赢又开始忙乎了了,看着蔡汉龙跪在那里也不吭声了,他叹了口气,边上的两个人守墓人,回到了墓园门口的房间内。

    这两个守墓人,和凡骁也是很熟悉的,都是八角胡同的老人了,而且憨厚老实,王赢从很多人里面挑选出来的,而且提前预付了他们一辈子的工资,用王赢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照顾好他的这群兄弟,还有以后如果哪天他自己的骨灰回来了,那也连着王赢一起照顾好了,所以王赢现在每次来擦洗墓碑的时候,凡骁一般就在房间里面,和这两个守墓人聊天,唠嗑,或者玩会牌,其实很多人,凡骁也很想念,包括鬼无才,甚至于一些他熟悉的朋友,只不过,他和王赢,还是不一样。

    太阳缓缓的落山了,再太阳完全落山之前,王赢还是擦洗完了所有的墓碑,他自己这会也是满身汗水,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他回到了跪在地上的蔡汉龙的身边“行了吧,差不多得了,你这一辈子大风大浪也没少经历,这不是头一次了吧?”王赢说到这,弯腰伸手指了指整个墓园“你好好看看,这一个整个墓园,我对这里面任何一个人的感情,都不比你对曾晋恺的感情差,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有办法挽回,差不多就得了!撕心裂肺的事情我经历的多了,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疼了,你从一个曾晋恺身边就这么久,那还有不少人呢,那边还有何辉,还有很多残骸兄弟的墓碑呢,你这样一个一个的来,这几天你就要住在这里了,我用不用让人给你准备一副床褥,残骸还有几个活口呢。残骸的现在是我狼牙的人,还有一个刚刚差点丢了性命,他们都挺想见你的,你还要见吗?”

    王赢话音刚落,蔡汉龙突然之间又愤怒了,他猛的一起身,从边上直接就抓住了王赢的脖颈,就在他抓住王赢脖颈的时候,因为跪下的时间太久了,他整个人的双腿近乎失去了知觉,他整个人就要摔倒,王赢伸手就搂住了蔡汉龙的腰,把蔡汉龙给拖住了,蔡汉龙咬牙切齿的盯着王赢。

    但是这一刻,他却不动手了,因为他从王赢的眼神当中,也感受到了痛彻心扉的哀伤,只不过他嘴角依旧是挂着笑容的,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阳光,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很多,包括残阳下面,八角墓园这一座一座的墓碑,蔡汉龙拽着王赢的脖颈,拽了很久很久,片刻之后,他还是放下了自己的手,随即他整个人也倒在了墓碑前面,王赢就从边上站着,蔡汉龙揉着自己的膝盖,眼神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现实,必须去接受,好一会儿的功夫,蔡汉龙要往起爬,但是腿也实在是太麻木了,王赢这个时候从边上顺手一扶蔡汉龙,把蔡汉龙也架到了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