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56】急眼的刘牧

【2856】急眼的刘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辆奥迪车,正是宁孩他们的奥迪车,而且,宁孩他们现在再车里面,也看着对面的李康,宁孩发现李康的目光看向这里了,他从边上顺手就攥住了饕蟹的手腕,把饕蟹的手上的烟掐灭了“我觉得这小子似乎是发现咱们了。”

    饕蟹一听,也透过这窗户,盯着那边的李康,他盯着李康看了好一会儿,随即他故意往后放了放座椅“我觉得应该不会吧。这小子似乎是在瞎看呢,那边看不过来。”

    宁孩没有吭声,只是盯着那边,再车窗户外面,李航看着一辆玛莎拉蒂已经到了李康的身边“太子,上车了!”李航说完,李康点了点头,上面的大白这个时候也下来了,递给了李康一张名片,两个人先后也就上车了,上车之后,李康拿着手上的名片,直接就把电话给老板娘打了过去“门口有一辆奥迪车,从我们进来之前,就在那里停着,现在还在那里停着,车内有人,我们现在开车走了,如果他们跟着走了,那就是跟着我们的,如果没跟我码字偶,就是跟着你的,老板娘,你自己自求多福吧,还拿着我的钱呢,你自己小心为上。”说完之后,李康挂断了电话,转头又看了眼那边的奥迪车,随即李康开口道“走,我们从奥迪车的边上走。”他一边说,一边从兜里面就把手枪拿出来了,李航点了点头,发动了车子,这边的玛莎拉蒂,是开着大灯,从奥迪车的边上过去的,等着车子行驶离开之后,大白从边上也开口“那车内就是有人。”

    李康也点了点头,并没有吭声,李航随即开口“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到底啥情况。”

    “不用,不关我们的事情,少管,先去雪城那边,先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完再说……”

    古城八角胡同,现在整个八角胡同的所有出口入口处,都已经被警方封锁戒严了,数不清的警车,停在这周围,已经把整个八角胡同都给包围了,很多八家胡同的居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得到了王赢那边发来的消息,都踏踏实实的,不要做太过激的行为,所以现在所有人也都挺安分的,没有人吭声。

    再王赢别墅的院子里面,灯火通明,灰血,胡一林,李垚,三个人坐在一起,正在斗地主,军魂,还有小狼,以及剩下的不少人,也都在院子里面,三个人一群,五个一伙儿的坐在一起,大家都在说笑聊天,这也是王赢的意思,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小铁牛这个傻货再灰血胡一林,李垚他们的身边,还在指导人家斗地主,他一边指导着人家斗地主,一边还在不停的挨骂,但是这货似乎还是津津乐道的。

    再别墅的外面,占雄杰,还有夜幕的所有士兵,全都聚集在了一起,把整个别墅,都给包围上了,再他们的身后,还有一辆奥迪轿车,刘牧自己坐在轿车里面,这个时候的刘牧,和刚刚那个疯狂暴怒的刘牧,简直是判若两人,他整个人出奇的冷静。

    他低着头,带着一副耳机,嘴里面一直不知道再嘀咕着什么,似乎也是一直再和人交流的样子,先后足足过了得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刘牧长出了一口气,靠在座椅上面,他揉着自己的脑袋,这个时候,占雄杰到了车外面,随即敲了敲车窗。

    很快,车窗摇下来了,刘牧和占雄杰两个人互相看着,占雄杰从边上开口“牧哥,我们是不是就要一直这么守着了,别的地方都不管了吗?就全部精力都在八角胡同了吗?那如果这样的话,葬万一不再八角胡同了,那我们不就白忙乎了吗,他真的会跑的。”

    “葬肯定是跑到古城了,他再古城没有任何的根基,所以他想要再古城藏匿的话,一定会有人帮他,还得是很厉害很有根基的人帮他,他手上有蔡汉龙这个筹码,而且王赢的性格,大家也都很了解,他只要用蔡汉龙和王赢谈条件的话,那王赢一定会救他,会藏他,而且是不管不顾的性格,所以说,葬一定是在王赢的手上。”刘牧说完之后,看了眼边上的占雄杰“而且现在王赢应该已经不再别墅里面了,八角胡同下面的地道纵横交错的,王赢的家里面,定然是所有地道的源头,他刚刚应该从地道离开了。”

    “啊,离开了!”占雄杰这一下着急了“那他都离开的话,那我们怎么办?”看着占雄杰从边上有些着急了,刘牧伸手,打断了占雄杰“但是他一定会回来的,因为他把他所有的兄弟,都放在了明面上,放在了我们的枪口之下,这小兔崽子是在给我们谈交易,谈筹码,说白了,他就是再要时间,他应该自己去和葬处理蔡汉龙的事情了,如果他处理好了,他会把葬给我带回来的,他要自己救蔡汉龙!”

    “那他如果处理不好呢?”占雄杰从边上随即开口“他的人都在这里,他怎么救蔡汉龙”

    “人少了两个,少了两个很不显眼的,曾经残骸的张衡,还有鬼岛的那个刘金行,这两个人是没在的,这两个人应该和王赢是在一起的。”刘牧摸着自己的下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来王赢是铁定了主意,要自己去救人了,他根本不相信我会救蔡汉龙!”

    听着刘牧这么说,占雄杰突然之间从边上就开口了“其实要是这么说的话,我突然之间就很能理解王赢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因为你从头到脚就真的没有管过蔡汉龙的事情!”

    “我怎么不管,一切的前提不都得再抓到葬以后在突击审问吗?人都抓不到,我去哪儿找蔡汉龙去!”刘牧从边上明显的有些不乐意了,还在和占雄杰争辩。

    “可是葬这种人是会随便轻易的交代坦白的人吗,你觉得他这种享福享了一辈子的人呢,可能想着去坐牢或者如何吗,到时候他的情况,交代或者不交代都是一个样子了,而且他那种身份地位的人,你也不能言行逼供他吧,他如果不交代,你有办法吗?说白了,其实你压根心里面也没有太在意蔡汉龙的事情,你就是想要抓葬,把葬抓住了以后,剩下顺手的事情能帮忙能做的就做了,不能帮忙不能做的就不做了,这种事情我都能看出来,那你说王赢会看不出来吗?牧哥,有些时候你太不顾及他了。”

    刘牧听到这的时候,也是明显的有些不乐意了,他抬头盯着占雄杰“我问你,到底是和我一伙儿的,还是和他一伙儿的?你是不是也是他的人?嗯?”

    “我肯定是和您一伙儿的,但是我的性格您是知道的,我就是实话实说,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总是这么恶劣糟糕,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原因,这里面也有您的关系的,这么长时间了,其实我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我就是不说而已,但是我也理解您,毕竟您现在位高权重,同样的,身上的责任,压力,也就越来越重了,您一点都不轻松,而且,主持对付葬这个事情,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做的,您能来做,也不容易,再往前说,之前的秦,还有盛会的海,这些都是烫手山芋,哪有几个人有魄力去主持,凭心而论,就单纯这一点,我还是真的挺敬佩您的,牧哥,为国家服务,不畏强权,除暴安良,您主持这些事情,也是真的把自己的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再主持,稍有不慎,那绝对是满盘皆输,而且下场,绝对会很惨很惨,这些都是您内心的压力。”

    “其实你知道的并不是全部,我今天和王赢急眼,也不是单纯的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些,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是你们不知道的。”刘牧说到这的时候,突然之间声音压低了不少“刘鸥的事情,百分之八十就是葬安排人做掉的,他从封城枪击案查到青蛙,青蛙是刀毒的下属,从刀毒那里查到了王赢和张超的事情,然后又顺着张超查张超的虎豹穴,但是虎豹穴毕竟是在境外,所以他所有的精力就都放在了王赢的身上,其实说白了,如果不查王赢,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一查王赢,就真的陷进去了,他就是个傻子,我怎么说都没有用,他查王赢的时候,正好还赶上了葬四处灭口。”

    说到这的时候,刘牧脸上又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我这些年一直没有闲着,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调查刘鸥的案子,我只不过不再提了而已,但是我弟弟的事情,再我心里面,是抹不开的结,我这么长时间的调查,所有调查的方向,最后的矛头,都指向了葬,只不过他太狡猾了,很多证据都被他抹灭了,灵鹫他们那一大批人,都被他灭口了,所以直接的证据,几乎已经没有了,我弟弟也是因为葬灭口的事情,最后都灭到王赢身上了,开始一点一点调查葬的,其实他再调查葬之前,就已经接受到警告了,但是这小子就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的害怕,而且,他当警察这么多年,破获了这么多大案要案,他还是真的摸得越来越准了,所以没办法,葬只能对他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