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45】与葬的交谈

【2845】与葬的交谈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这一句话说的,对面的男子当即也不笑了,也不吭声了,他皱起来了眉头,这一刻,整个人显得异常的谨慎,他盯着王赢,王赢盯着他,许久之后,王赢从边上说道“现在是不是被刘牧逼的挺紧的,看起来似乎也已经是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了,否则的话,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就露面了,你把我大伯关在哪儿了?”

    林奎新并没有说话,只是靠在边上,其实王赢一开始的时候,说是葬,也是猜的,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到,葬会来到这里,而且是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他最开始想着对面的这个林奎新,肯定是一个很有身份地位的人,因为关于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言行举止,包括行为谈吐,包括平时的一些小细节,那都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最主要的是身上的那股子气势,一看就像是一个大官儿,从王赢看见他的时候,就从头到脚再的观察他,所有的一切,重重的细节,全都中和在一起的时候,王赢突然之间就产生了一个很大胆的想象,所以王赢猜测,对面的这个男子,可能是葬。

    他本来也是抱着随便说一说的心思来的,但是他从对面葬的表情当中,就觉得,自己或许是说对了,而且,王赢再转念一想,刘牧他们办理葬的这个案子,办理了这么多年,要的就是这么一个保命符,除了这个保命符之外,剩下的所有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现在保命符到手了,定然要对葬下手了,刘牧他们做事情定然是雷厉风行的,自从姚木被刘牧控制以后,刘牧就没有主动搭理过王赢,想来所有的精力也都已经放在葬这里了,刘牧他们会有什么行动的话,也是绝对不会和王赢说的,但是葬,现在自己一个人,居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刚刚自己说出来他的名字的时候,他虽然显得惊讶,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掩饰,不掩饰的原因就是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居然连掩饰的必要都没有了,王赢低着头,还在思索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着手上的电话,然后看着对面的葬,电话打来这个人的备注姓名,不是别人,正是刘牧,葬显然也看见了王赢的手机在震动,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随即,王赢把手上的电话调成了静音,然后盯着葬,伸手示意“说吧,我们长话短说,再刘牧找过来之前,我们还是可以谈判的。”

    葬“嘿嘿”的笑了起来“大概在今天凌晨三点钟左右的时候,所有人都睡的最香的时候,针对于我,还有我身边所有同党的抓捕工作,已经开始展开了,原来姚木已经成为了刘牧的证人,并且给刘牧作证,还交代给了刘牧很多很多的事情,包括当初灵鹫从我这里准备的保命符,现在也在刘牧他们的手里面了,看得出来他们准备这个事情,准备了应该很久很久了,这一动手,那就是连着我以及我身边的所有人,全都在他们的抓捕范围内,一个不多,也一个都不少的,一起动手,一起抓。”

    “这一次主导抓人工作的事情,正是刘牧最信赖的夜幕做的,但是他们还是小看了我啊,自从我知道灵鹫保命符的事情以后,我就一直再等待着这一天,说实话,很长时间了,我吃吃不好,睡睡不好的,就害怕今天凌晨的事情会发生,所以我演练了很多种应对的策略,你看,今天看来,这个策略还是成功了,那么多人,整个夜幕都出动了,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不过也是正常,别的部门的人他也不敢轻易的调动了,也是害怕走漏了风声,但是我毕竟再这个位置上呆了这么多年,能没有点准备后手吗,所以尽管他们已经很努力,而且很厉害了,但是我还是跑出来了,哈哈哈,再我这么多忠诚下属拼命的掩护下,以及周围还看着我面子,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朋友的照顾下,我还就是跑出来了,毕竟很多人都害怕我被抓住,这也正常,但是刘牧他们依旧是紧追不舍啊,说白了,我现在也是已经变成了丧家之犬了,哈哈哈哈!哎!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就差一点点,我当初都已经怀疑到了,韩彪已经抓住姚木了,就是没有上缴,自己藏起来了,但是我觉得这个畜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如果我当初多一点点心思,让人去查查韩彪,那肯定就能查到姚木的事情了,如果抓到姚木了,那就真的安心了,哎,结果最后自己没抓到不说,反而还给刘牧抓到了,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葬的脸上还挂着一脸的痛惜,许久之后,他又笑了i起来“不过说白了,都是命,这是老天爷的意思,没有人可以和老天爷对着干!”

    “你就别自己安慰自己了。”王赢从边上打断了葬,继续说道“你做人做事不讲道义,不讲底线的,如果你当初对韩彪他们真心实意,不想着拿他们当子弹,随时打出去让他们同归于尽,那估计韩彪也会把姚木给你了,谁能比谁傻多少,说白了都是自己做的”

    “再往前推,往前说,灵鹫那么拼命的帮你,这一辈子都在给你做事情,给你帮忙,甚至于帮你毁了盛会,你最后一样要把他们所有人斩草除根,你觉得你这种事情,别人会不知道吗,你看起来是斩草除根,自己安全了,但是你就不想,别人怎么看吗?谁以后还敢和你合作还敢给你做事情啊?说白了,这也不是老天爷的意思,老天爷是公平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全都是你自己做的孽,现在报应来了,你当初不灭口灵鹫,和灵鹫身边的那些人,你觉得你会有这一天吗?谁让你过河拆桥的,我觉得,你就是活该,是真的。”王赢毫不客气的开始指责葬。

    葬从边上两手一摊,也没有和王赢争执什么“你的位置太低了,你在这里。”他一边说,一边指着王赢,指着自己的脚下“你这种所谓的很讲江湖道义的人,你永远只能再这个位置,但是如果有一天,你能到了头顶这个位置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所以我现在和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你看看巴蛇现在混到什么位置了,他讲道义吗?也讲,但是要分站在道义对立面的是什么!你不一样,你不会区分,所以注定不会成事!”

    葬从边上笑呵呵的开口“自古以来,向来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而且很多事情,你看到的都是表面,内在的实际情况,你确实也是没有看到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种时候了,我更没有必要骗你什么了,知道吗,其实我当初也没想着一定要把灵鹫灭口,主要还是灵鹫再处理了蔡汉龙这个事情以后,整个人也是发生了一些改变的,尤其是很多细节上的改变,他想和我要的太多了,这些你肯定不知道吧?”

    “而且他和我说话,字里行间,甚至于都敢带着一些威胁的味道了,或者说居功自傲的样子,还和我很多下属也发生了矛盾,这让我很难管理的,那如果你是我的话,你怎么办啊?你能让他走吗?那肯定是不能真的让他走,如果让他真的走了,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你留着他,那也是吃不好睡不好的,不是么?”

    “你觉得他如果真的对我那么的忠诚,真的一点私人想法也没有的话,会提前准备那么多证据吗,那些证据可以说是他的保命符,但是也可以说是他用来威胁我的证据吧,我玩不起啊,我这么一把年龄了,我现在出事,就不是一个人出事了,就是我整个家族连带着很多关系近的人,都要一起完蛋,其实真正灭口灵鹫的人,不是我。”

    “但是我知道这个事情,没有阻止,也没有应诺,但是让我们起了灭口灵鹫心思的原因,也是在于灵鹫的所作所为,很多事情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而且很多事情,也不像是外界对于我的那些传言一样,我就是懒得解释,也无所谓,我随便外人怎么看我,虽然灭口灵鹫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但是也算是我默许的,人家也是为了我好,为了我们大家好,毕竟那会没有人知道保命符的事情,灵鹫和他手上那些人都被灭口了,大家就全都安全了,谁知道后面又跑出来保命符这个事情,但是没办法,这得认,我葬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吧,但是我的下属也不仅仅只有灵鹫一个人是不是,为什么我就灭口灵鹫,不灭口别人呢?韩彪他们根本就不算我的下属,我压根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人看过,他们就是棋子,但是没想到现在却被这些棋子摆了一道。”

    “你别以为我再推卸我的责任,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我也完全没有必要推卸自己的责任了,而且最现实的情况来说,知道今天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吗?知道我今天多少下属,多少兄弟,为了保护我,不让我被抓,付出了性命吗?你以为刘牧他们这么长时间的准备还有整个夜幕的突然之间的行动,会给我们空间,空隙,逃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