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34】坦白楚玖

【2834】坦白楚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把你刚刚的话,再重复一句。”

    王赢的语调也是明显的变了,他低着头,脸上带着无所谓的放纵,手腕处的彼岸花,显得异常妖艳,他一边说,一边居然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刘牧的脸。

    这是一种对于刘牧的极其不尊重,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刘牧。

    刘牧脸上的表情也是当即就变了,眼看着就要急眼了,但是王赢这一刻,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刘牧,并没有一丝的退缩,另外一边的凡骁,也更是了解王赢,他转身就挡住了门口的位置,一只手已经放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他知道,王赢是真的火了,现在这情况,只要刘牧敢在开口,王赢绝对不管一切的要干刘牧了,这王赢就一只手肯定不是刘牧的对手,接下来所有的一切,就全都得看凡骁自己了,凡骁现在肯定是清楚,不能招惹刘牧,但是跟了王赢这么多年,别的不敢说,王赢说要干谁,他指定地一个上手,别的不管,干完再说,剩下的,走一步算一步。

    凡骁都从边上做准备了,那刘牧心里面自然是更加的清楚了,他皱着眉头,却没有吭声,看着刘牧不吭声了,凡骁从边上都长出了一口气,这俩人,要是真的就这么怼上,针尖对麦芒的,也是真的够麻烦的,不管是谁,有一个不吭声的就好,不过说实话,刘牧刚刚说话,也是确实有些太过分了,这王赢能忍都新鲜了。

    凡骁这边刚刚放松下来,刘牧靠在边上,也给自己点着烟了,就在大家觉得这个很尴尬的气氛,就要过去的时候,王赢从边上,突然之间就开口了“草泥马的。”

    王赢这一骂,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刘牧一下就坐直了身体,边上的凡骁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银子!”但是他叫了一声之后,直接就捂住了自己的嘴,没有再吭声,王赢抬头看了眼凡骁,随即又把目光盯着刘牧“是不是只有你会这么玩,我不会吗?你是不是没有兄弟?嗯?还是没有亲人父母,没有老婆孩子,刘牧我王赢现在已经这个逼样了。”王赢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左手也举了起来“现在我的情况就是,谁站在我前面,顺着我,帮着我,我就顺着他,感谢他,谁在我前面挡着我,想害我,我就只能草他全家,谁都一样,你记清楚了,我不是你的下属,我是你的合作伙伴,别整的高人一等的样子的,逼急了老子,咱们谁都别想好好过,你说的没错,你用我不用我的话,无所谓,我肯定不是官家的对手,但是你他妈现在也用着老子呢,想从我这占据点上风无所谓,但是注意尺度,你知道的,老子一点都不怕你。”

    王赢这个时候,伸手就抓住了刘牧手上的烟,就在王赢要接下来动作的时候,刘牧从边上用力一推王赢,直接就把王赢推到了沙发上面,王赢定然不是刘牧的对手,他坐在那里,上下打量着刘牧,随即翘起来了二郎腿“有本事你再说一次。”

    周围的气氛瞬间更加的尴尬了,而且明显的,现在王赢已经有些咄咄逼人了,刘牧也是清楚,王赢现在的心态确实是有些问题的,并没有调整好,而且这疯狗似的性格,这一头白发,加上他手腕处那妖艳的彼岸花,让谁看着心里面都能产生一些压力的,说实话,和王赢打交道,也是真的挺累的,他和王赢对视了好一会儿,片刻之后,刘牧伸手一把就把桌子上面所有的茶具,烟灰缸什么的,都给呼啦到了地上“低领桄榔”的一顿物体落地的声音,随即刘牧直接把腿翘到了桌子上面,这一刻,其实他所有的行为,都是再调整自己的心态,凡骁靠在门口,说实话,内心也是十分紧张的。

    这要是撕逼了了,那可就真的有意思了,但是刘牧毕竟是刘牧,和王赢层面不一样,王赢一直都是那种为了私人情感,可以不顾大局的人,刘牧这么有城府,也得顾全大局,做事情定然也会有度,他的语气态度,再这一刻,也缓和了不少,而且并没有继续和王赢僵硬下去了,也是不想和王赢一般见识了,差不多说几句,出气了就得了,但是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王赢是真的不怕他,也不怕他身后的背景,死亡这种事情,现在对于王赢来说,也是真的已经麻木了,一个从十几岁就开始被人追杀的人,生生死死,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然后还能活到现在,还能经历这么多的事情,显然,他已经不惧怕死亡,很多年以后,一些知道很多王赢内情,也对这个人充满兴趣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还再专门钻研王赢这个人,和他这么多年做过的事情,钻研来,钻研去,他们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玩命这种事情,也会上瘾的,就像吸大烟一样,瘾一上来了,就没有办法控制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真正的像他一样上瘾,因为说归说,想归想,真的到了生死之间,真正的经历生死之间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种状态了。

    “姚木在哪儿?”刘牧的态度缓和了不少“先知鸟那个人,说白了,对于我们来说不重要,有他没他的,对于我们来说也没啥影响,你把那群人弄到我那边,那就弄过去,我可以当做不知道,甚至于可以帮着你说谎,你需要收服先知鸟,需要威逼利诱她,需要接受她的情报组织,你真有那个本事,完全可以,毕竟先知鸟为盛会服务了这么多年,对盛会也是忠心耿耿,我觉得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就能被你控制策反的,但是你向来有很多自己的办法,这个我也知道,只要你搞得定,我刘牧就算是一个顺水人情,帮了你了,但是朋友帮助是相互的,我帮了你,你不帮我吗?嗯?先知鸟的事情老子不和你计较就算了,姚木的事情,还想骗我么?大家都有底线,你有你的,我有我的”

    刘牧从边上这么一说,也是明显的再转移话题,缓和气氛了,王赢他也知道,这种时候,也是要适可而止了,想要骗刘牧,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靠在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想着刘牧说的每一句话,自己陷入了沉默,刘牧似乎也是不着急让王赢把什么都坦白了,态度和语气也都变了“你想要的东西,能给你的,我就给你了,不能给你的,你要也没用,你得知道你再和谁打交道,别老想着抵抗了,老实点吧,行么,别太过火了,太过火的话,收不住了,谁都保不了你,王赢,说实话,也就是我,如果不是我现在管这些事情的话,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你早凉了,知道吗?而且凉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是你们这一群人,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是个聪明人,我说的什么意思你知道,我念你旧情,念王道的旧情,但是并不代表我没有底线。”

    提到王道的时候,王赢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他的目光看向了刘牧,说实话,如果刘牧不说的话,王赢都已经好久没有想起来自己曾经的老丈人了,他低着头,这一下也不吭声了,似乎又想到了程程,随即刘牧开口“你有多久没见过程程了,我知道你的本意也是为了她好,和她离得远远的,不至于让你伸不到仇人,仇恨到她的身上去,但是你也要知道,她是你的妻子啊,不是么?你关心过她吗?知道不知道,现在她想念你了,都是给我打电话,然后问问我你的情况,都不好意思直接给你打电话了你这样做事情,还算是一个老爷们吗,行了,王赢,你都自己好好想想吧。”

    房间里面这个时候的气氛,和之前已经截然不同了,那会的火药味儿,这一瞬间,几乎也烟消云散了“我有些事情可能让你做的不舒服,但是你要知道,你很多事情都让我做的不舒服,我们还能合作,还会合作,是你和你们这群人,生存下去的唯一基础,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庆幸我现在还在这个位置,我还能帮你,说实话,我刘牧对于你的容忍,已经超过了我这么多年,对于所有人的容忍了,知足吧,行么?”

    王赢这会儿也是彻底不吭声了,他揉着自己的额头,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韩彪生前,有个情人,叫楚玖,这个小女孩年龄不大,如果说,现在谁能知道姚木再哪儿的话,那这个楚玖,就是最后的线索了,如果她也不知道的话,那就真没戏了,这些日子我的人一直再盯着楚玖,我们刚刚也沟通联系过,没有任何的作用,对于这个女人还得真的小心点,她对于韩彪太忠诚了,而且嘴很严,做事情也很小心,我现在还在想办法,看看姚木到底在没在她的手上。”王赢说到这,刘牧不吭声了。

    他眯着眼,皱着眉头,片刻之后,他从边上开口“现在最主要的不是这个,最主要的,是能不能确定,这个姚木百分之一百的再这个楚玖的手上,如果能确定,那什么事情都好做,如果不能确定的话,或者不在的话,那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