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826】杯子的骨灰盒

【2826】杯子的骨灰盒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近的一批武装好的武警,离着张帆和宋剑两个人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十米,再离着夏雨那几个人的距离,不超过一百米这么近的距离,刚刚他们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吗,曾晋恺越想越不对劲儿,越想约不对劲儿,片刻之后,曾晋恺长出了一口气,这一瞬间,他也反应过来了,或许自己这些人的所有行为,从一开始,就在对付的监视之下了,如果自己这边不动手,不开枪的话,那对面的人显然也不会如何他们,但是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敢动手开枪的话,那他们肯定一个都跑不掉,这个刑场,事先本来就是一个坑,一个他们准备好要埋了自己的坑,也是幸亏自己没有动手啊。

    曾晋恺额头的汗水还在往下流,但是为什么对面的人要放自己一马呢,那这里面八成也就有着谁在暗中发号施令了,那应该就是刘牧了,原来杯子压根就没有再这辆警车上面,这从头到脚,就是障眼法,王赢的消息也是已经出了问题,这一下就是真的大海捞针了,王赢也联系不上了,曾晋恺也没有消息,这想要救杯子,天方夜谭了……

    古城八角胡同,再曾晋恺的家中,刘牧,还有占雄杰,两个人坐在一起,占雄杰从边上冲着刘牧伸出来了大拇指“牧哥,有些时候,不佩服你是真的不行,也是幸亏你反应快,想到了曾晋恺这边可能带着人再外面,否则的话,那估计刚刚曾晋恺就得手了”

    “他得手什么得手,他们根本没有找到杯子的真正位置,那个刑场,就是一个诱饵。”

    “那现在是不是真的就要放他们走了,康贺宁那边等着你最后的指令呢,曾晋恺他们那几个人已经都在撤了,如果再不管的话,那到时候想要追,也追不了了。”

    “撤了就撤了吧,他们没动手,算是他们自己给自己捡了条命,他们要是刚刚动手的话,那谁也帮不了他们,曾晋恺还算是一个聪明人,行了,那这边交给你处理了,控制好王赢,他肯定还会激动很长时间的,现在算是给王赢这伙人都端了。没人了。”说完之后,杯子起身,长出了一口气,说实话,也是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放松了不少,但是他的内心依旧是十分的压抑的,王赢这个事情,也没那么简单。

    刘牧离开了戒备森严的八角胡同,外面那么多的八角胡同的老百姓,也都在那盯着看着,先后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刘牧出现在了一个密闭的房间内,房间里面满满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再房间里面,只有三个人,一个是穿着一身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大夫,另一个,就是靠在边上,不知道再思索着什么的朱华,最后一个,就是坐在凳子上面,还在抽烟,大口大口吃饭的杯子,估计所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杯子绕了一圈,居然绕回到了古城,他一边吃,一边喝,穿着打扮光鲜亮丽,看见刘牧的时候,杯子笑了起来,双手抱拳“谢谢牧哥!”说实话,这一句话,是杯子发自内心的感谢。

    刘牧顺势走到了杯子的面前,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酒杯,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冲着杯子举杯“一路走好。”说完之后,刘牧一饮而尽,杯子笑了笑,一脸的无所谓,他端起酒杯,也一饮而尽,随即刘牧没有再说别的,转身就离开了,房间里面就剩下了朱华杯子,还有那个要执行死刑注射的医生,杯子这个时候饭也吃饱了,他一手端着一个水杯,走到了朱华的身边,他递给了朱华一杯酒,自己端起来了一杯酒“华哥,要走了,敬你一杯,这是咱俩第二次喝酒啊,第一次是我给你们捐楼的时候,这也是咱们两个最后一次喝酒了。”杯子笑呵呵的拍了拍朱华的肩膀,自己一口就给干了。

    朱华这一刻,突然之间掉了一滴眼泪,他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你再古城的这段时间,虽然和你接触的不多,但是说实话,和你相处的还是挺愉快的,听过不少你的事情,你是个爷们,纯爷们,就是走错了路“这辈子见过的死刑犯多了,你是最让我佩服的一个。”朱华一边说,一边冲着杯子伸出来了大拇指。

    杯子张开双臂,与朱华拥抱再了一起“放心吧,有些事情,我会烂死再心里的,我就这么几个兄弟,如果若是有机会,帮忙照顾照顾,尤其是银子,他挺不容易的的。”

    朱华摇了摇头,没有吭声,随即杯子平静的躺在了床上,看着头顶这刺眼的灯光,随即他看向了边上的医生“疼吗?”这个时候,他问了一句,大夫摇了摇头,杯子跟着再次笑了起来,他双手放在了自己小腹的位置,整个人眼神平静“兄弟们,我走了。”说到这之后,杯子随即继续开口“兄弟们,我来了。”杯子笑了起来,此时此刻,他的笑容,甚至于可以用笑靥如花来形容“我走错了路,但是我不后悔。”

    这是杯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执行死刑的一声,手上拿着注射器,注射进了杯子的身体,不一会儿的功夫,杯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了,嘴角依旧挂着那招牌式的笑容,一代枭雄,最终落幕,等着杯子彻底没有呼吸的那一刻,朱华蹲了下来,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整个人显得莫名的伤感,边上执行死刑的医生,也把口罩摘了下来,他看着杯子,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刻,整个房间内,都显得那么那么的平静,很快,房间外面大门被打开了,法警,法医,全都进来了,这些人围在了杯子的床边上……

    次日凌晨,再王赢的别墅内,王赢坐在房间里面,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异常的平静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什么都晚了,占雄杰和几个夜幕的士兵,也全都站在房间的角落,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王赢,王赢天亮的时候恢复的知觉,然后,他就坐在这里了,没有动过一下,很快,房间外面的大门打开了,刘牧进来了。

    他进来的时候,手上抱着一个骨灰盒,他走到了王赢的面前,把骨灰盒递给了王赢“他走的挺安详的,没有受什么痛苦,吃饱了,喝足了,穿的也都是新的,一身的奢侈品,手表,戒指,都有带,干干净净的,澡也洗过了,老婆孩子也都见过了,他想见的人,都见了,包括你,只不过那个时候你在昏迷当中,这是他让我留给你的。”

    刘牧从边上拿出来了一个信封,王赢颤抖的双手,先是缓缓的接过了刘牧递过来的骨灰盒,结果因为左手没有力气,骨灰盒差点掉到地上,也是幸亏他坐在那里,骨灰盒落在了他的腿上,他另一只手扶住了骨灰盒,他整个人的身体都跟着颤抖了,泪水瞬间浸湿了眼眶,他不停的深呼吸着,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去想这些,可是看着眼前这一切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了,抱着骨灰盒,好半天没有缓过劲儿来,泪水不停的往下流,许久之后,王赢这才伸手抓住了刘牧手上的信封,他另一只手想抬手撕信封,但是没有撕开,毕竟左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刘牧伸手要帮王赢,但是也被王赢制止了,王赢摇了摇头,张开嘴,轻轻的把信封给扯开了。

    他从里面把信拿了出来,没想到杯子写字,还是挺漂亮的,看见信纸上面的第一个称呼,王赢就再次的泪崩了,他哭泣的像个孩子,抱着自己的脑袋,伤心欲绝。

    “小家伙,还记着我刚刚再古城认识你的时候,稚嫩的面容,古灵精怪的,那个时候,我做梦都没有想过,接下来会和你之间发生这么多的故事,以致于到现在这么深厚的感情,你小子做人做事,真没得挑,尤其是对兄弟,可以说,我杯子这一辈子,没有真正的佩服过谁,但是你小子,真的算是一个,这么多年,一转眼也过来了,你从当初那个小毛孩子,现在再江湖上面,也算是声名显赫了,所有人都看到你光辉的一面了,但是知道你为此受过多少罪的人,寥寥无几吧,我算是其中的一个吧。”

    “其实你也真的挺不容易的,这一步一步的,机关算尽,说实话,如果我是你的话,就这脑细胞,累也得把自己累死了,呵呵,说实话,你身边这一圈人,都是跟着你起来,现在全都衣食无忧的,然后你说你小子,把自己仍在旋涡里面,然后把别人都拉出来,你觉得你把所有人都安排好了,其实你这个方向是错的,知道吗?”

    “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说,但是我害怕现在再不说,就更没机会了,你不要在想着把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都拉出来,然后你自己再里面控制一切了,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我也好,阿叻也好,梅志康也好,甚至于包括大点这些人,都是一样的,这些人其实都是你不管如何,都拉不出来的人,你觉得你把大家拉出来了,其实大家都是暂时的而已,你以为只有你有感情,别人都没有感情吗,我之所以说是暂时的,那是因为如果你没事,那你拉出来的这些人,就都没事,如果你有事了,那你拉出来的这群人,都得跟着出事,所以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别整那些没用的了,要好,就一起好,要不好,那就一起完蛋,大家生死之交这么多年,共事这么久,兄弟们也不可能看着你一个人再里面遭罪,剩下的人都在外面逍遥快活,其实你的出发点是有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