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772】掠夺

【2772】掠夺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灰血说到这,转身就离开了,把李垚自己留在了原地,这一下,李垚是真的惊愕了,因为灰血说道的这些方面,他根本一个都没有想到,而且他更没有想到的,是灰血居然把这一切都看的这么明白,这么透彻,他已经完完全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再他的思维里面,灰血其实就是那种每天闲的没事当大爷,谁也惹不起他,只有自己能和他斗斗嘴的类型,今天他这一番话,也是颠覆了他对于灰血的认识。

    “其实灰血比谁都聪明。”胡一林这个时候从外面也进来了,显然,刚刚那些话,他也都听见了“只不过他的性格就是那样的,平时不爱参与这些事情,但是如果真的让他做什么事情的话,他也都做的很明白,毕竟曾经的红镖老大,还是盛会最鼎盛时期的红镖老大,刘子枫和他比起来,都差着一个档次呢其实,别小看你这老对头……”

    三义堂垮台的速度,堪比多米诺骨牌,指挥收割三义堂行动的总指挥官,就是刘牧,这一战刘牧打的确实也漂亮,就在韩彪被王赢射杀之后,整个三义堂,在全国这么多分公司,这么多骨干成员,再收网当天,基本上已经全部擒获,再完全收网三天之后,连带着所有潜逃的骨干成员,也全都一并被抓获了,甚至于所有涉事的三义堂马仔,也都一个不漏的全都被抓了,从上到下,一并问责,唯一一个潜逃的人员,就是孙琪展,其实也是真的王赢够聪明,而且,王赢从来没有相信过刘牧,孙琪展从头到脚,一直都在他自己的手上控制着,甚至于刘牧都不知道王赢把孙琪展弄到哪儿去了,这要是单独的抓孙琪展好抓,这要是王赢从中间插一腿,就算是想要抓,也不好抓,但是这真的不影响刘牧卓越的指挥才能,三天的时间,整个三义堂就都被收拾了。

    然后一个月的时间,整个三义堂所有相关人员,全部被问责了,韩彪还是顶了主要的责任,良子以及大怪,还有身边三义堂近十于口子人,都被判处了死刑,还有被判处死刑缓刑执行的,十几年的,几年的,还有拘留,口头警告的,三义堂所有核心骨干成员,以及参与成员,全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查抄三义堂所有的违法所得资产的时候,也是废了劲儿了,但是查抄出来的数额,十分巨大,甚至于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全部也上缴国库了,一瞬间,刘牧成为了打黑英雄,到处都再歌颂赞美刘牧。

    也是同样的,通过这个事情,刘牧再一次的升职了,他的官位,也是越做越大,现在的刘牧,已经几乎可以与葬,海,这些人平起平坐了,差一点儿,也是有限,社会治安越来越好,国家也是越来越强盛,盛会被缩到了那么一个小节骨眼儿上了,也没有反弹,相反的,他们做事情,反而更加的小心谨慎了,之前那种喊打喊杀的年代已经过了,其实说实话,刘牧他们处理三义堂的时候,真的也是震撼住了很多人,这三义堂做到了这么大,这国家一出马,似乎就是翻翻手心的事情,就给完完全全的处理了。

    这更别提别的一些小帮会了,而且再三义堂之后,全国也进入到了一个严打阶段,当然了,也不乏一些社会哥,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崛起,但是现在确实是对所有人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刘牧这个人的人名字,再国内的知名度,几乎也已经到了,家喻户晓。

    缅甸,金三角地带,在一座大山之中,这个时候,已经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周围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武器,不少人还在来回的走走停停的,看得出来,这是刚刚进行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现在胜利方,再打扫战场,看起来胜利方的人数不是很多,他们清理战场的时候,几乎是伸手去掏每一具尸体,摸每个人的身上,只要有值钱的的东西,全都装在自己的身上,这一伙人,全都带着鬼头面具,看起来很吓人,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这些尸体上面掏完了,又跑到燃烧着大火的一个一个的房间里面掏,再最外围,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子,一身迷彩服,穿一身大军靴,显得十分的霸气,他也是带着一扇鬼面面具的,可能也是觉得有些热了,而且现在这里,也没有别人了,他顺手就把自己脸上的鬼面面具给摘下来了,他这一摘,周围的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摘了,这一摘不要紧,周边大概二三十口子人,所有人的脸上,居然都是那种被烧伤的痕迹,轻重缓急,各有不同,看起来都有些吓人,就是这些人,如果不带着面具,走在马路上面,一定会吓唬一些孩子的,所有人都带着一身戾气,看起来十分的慎人,也不知道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但是他们彼此之间,似乎也都看习惯了一样,他们还在一具尸体,一具尸体的搜查,很快,他们发现了一具没有死透的尸体,边上的几个人,面无表情,过去开枪就把人彻底打死,看着他们杀人的样子,似乎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显得那么的平常,中间的那个男子,看起来就是首领,他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摸着自己的耳机“兄弟们动作快点,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掠夺,我们后面来了一大群人,人数很多,应该是过来支援的,我们差不多该撤了”

    掠夺站在原地,随即他笑了笑,转手就把自己脸上的面具带上了“为什么要撤。”说完,他从边上打了几个响指,随即,他身边的所有下属,全都把面具重新带上了,随即再四面八方全都散开了,他们很分散的躲在周围大树上面,甚至于再一些还在燃烧着大火的房间内,甚至于还有一些,躺在地上,假装成了尸体,几分钟不到的时间,至少三十多口子人手上拿着武器,已经冲过来了,看着已经近乎被烧成灰烬的家园,这些人都急眼了,叫吼着,大骂着,他们分散的冲进了自己的家园当中,一个带头的男子,直接冲到了嘴里面的一处房间内,他冲进房间,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还有燃烧着的烈火,他感觉有些呛,但是一瞬间,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转头的时候,看见了一张微笑的鬼脸,掠夺的匕首直接划开了他的脖颈,这一刻,鲜血飞溅,紧跟着,就在周围的位置,到处都是枪响的声音,掠夺嘴角挂着笑容,看着都在地上的男子,自己弯腰,就从男子的身上摸了起来,摸出来了男子手上手表,还有手机,自己从边上拿着一个袋子,他顺势就把这些东西往袋子里面装,他装完了东西,出了房间的时候,身后的房间,再大火的燃烧之中,已经完完全全的倒塌了,再他的面前,到处都是带着鬼脸的下属,这些人,已经又开始扫荡周围的尸体了,大家看起来都挺开心,而且一个一个的,情绪激昂,有些人,甚至于趴在地上,开始舔吸尸体身上的血液了,这场景看起来,实在是太慎人了,掠夺瞅着周围,再次的笑了起来。

    他自己也从边上开始转,搜刮尸体,他小心翼翼的,甚至于连一双漂亮的鞋子,都不放过,都会从尸体上扒下来,自己穿,周围这一幕,实在是让人有些背脊发凉。

    太阳快落山了,掠夺从山上面下来了,下来的时候,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了,他的面具也没有了,反而换上了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他背着一个麻袋,坐在车上,直接行使离开,先后半个多小时的样子,他进了一座小城镇,他自己有一幢小房子,他背着麻袋进了小房子,把麻袋里面的手机,手表,或者崭新的钱包等等各种各样的物品,全都给拿了出来,房间里面灯光昏暗,配着他烧毁的皮肤,看起格外的慎人,他从边上拿起来了提前准备好的刷子,开始清理这些物品,清理的差不多了,自己起身,煮了一碗面条,吃过之后,他把这些二手物品,装在了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上,他骑着三轮车就到了小镇上面的一家夜市处,此时此刻的掠夺,和之前的那个杀人如麻的恶魔,完完全全的的就是两个概念,他看起来那么的老实,笑呵呵的很有礼貌的和周围所有的人打着招呼,一看就知道是熟人了,而且,他似乎再这里还挺有声誉的,他刚一来摆摊,周围不少同样卖东西的小商贩就都过来了“老花,又收了多少旧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