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717】准备出发

【2717】准备出发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城八角胡同,再王赢房间内,王赢,还有刘牧,两个人坐在一起,刘牧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份文件夹,他把所有的文件,都递给了王赢“我说你这也真有意思,我找你和你说了半天你兄弟的事情,本来指望你能劝动你兄弟,让他改邪归正,别再从外面打打杀杀,混来混去了,结果你这一去,和人家聊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反正现在没有让人家停下来不说,反而还变本加厉了,看见了没有,最近几天,基本上这边所有的事情,全都是他们三义堂搞出来的,这孙琪展是带头的,这兽展的大名越来越响亮了啊,我也很负责任的和你说,王赢,现在上面已经给我口风,要让我办他了,我一直留着他呢,因为现在我们要办三义堂,直接把整个三义堂摧毁不现实,但是如果办了孙琪展,只要这一锤子砸下去了,那所有人都会知道,公众事件的话,那可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我一直压着呢,我说快好了,快好了,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如果你再搞不定的话,那就别怪我了,别到时候你他妈的再把这个事情算老子头上。”

    刘牧也是说着说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如果再几把往老子头上算的话,老子他妈的就豁出去什么都不干了,也和你没完,听见了没有?”刘牧的声音也大了不少,还是有些生气“本来还他妈指望你帮忙呢,结果你这帮忙帮的,什么几把玩意!”

    “你还有完没?”王赢手上拿着资料,一直再看资料呢,边上的刘牧也是一直喋喋不休,这是给王赢整急眼了,敢这么和刘牧说话,而且还没有任何一官半职的人,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王赢了,王赢这一横,刘牧从边上还想吭声呢,犹豫了一下,也没说话,王赢本来就够火儿大的了,现在更是火儿大了,如果说别人都觉得是盛会要完蛋了,盛会四分五裂了,但是王赢和刘牧他们心里面其实都清楚,盛会这是要洗牌重建,把所有的不确定的因素都扔出去,要重新开始了,核心的层面人都还没有露面呢。

    所以说现在孙琪展他们是更加的危险,可惜的是孙琪展根本听不懂劝,他能用的方式也都用了,现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来真的了“你让我自己安静会,一个月,我把三义堂毁了,让他们四分五裂去吧。”王赢说到这,刘牧随即抬头,一脸的诧异。

    “一个月,你在这我把当火锅涮呢?”王赢没有说话,也看着刘牧,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随即刘牧点了点头“行,行,行,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那你说一个月就一个月,那王赢,一个月以后,孙琪展出任何事情,和我都没关系了,咱们可是说好了!”刘牧也是一本正经的,想来孙琪展他们这些日子的事情,也是真的越来越大,也是到了收网的时候了,王赢从边上思索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我有些地方需要你配合,只要你配合我就好了,到时候具体做什么我会告诉你的,但是总之,一个月以内,我会把所有的事情做好,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吧,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是我压力也很大,咱们说到这了,你能不能别逼我了?一个月是最多了,运气好的话,一个星期就够了。”

    刘牧撇了眼王赢,从边上起身,走了没有两步,突然之间就停下来了,随即他转头盯着王赢“降龙伏虎都要完了,那一定会有一个人来接手盛会,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这个人的本事还不小,能让降龙和伏虎两个人一起给他们清路滕道儿,而且滕道儿的力度如此的大,所有的舵主,从头到脚都给抹了,还让盛会损失了这么多人,这得是多大的信任程度啊,他们这是孤注一掷了。”刘牧从边上缓缓的开口“我觉得是谁,你心里面应该有数,我们这边似乎也想到了到底是谁做的,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话,王赢,你得负全责,这个事情不是和你开玩笑的,知道吗?别以为你不承认,就拿你没办法,当初再夜幕,那个人是怎么跑的,你应该清楚,之前关了那么久都没事,你王赢露面一次,人就跑了,别说内鬼内线这些话,因为我们已经模拟了无数次了,如果没有人从外面帮忙传话的话,他死都跑不出夜幕的,这个屁股没人给你擦。”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们谁会给我擦屁股,我自己可以把事情都做好的,放心吧,要么盛会最后不管剩下谁了,我都会把盛会连根拔起的,这是铁定的事情。”

    “真的是铁定的事情吗,现在不管是盛会的海,还是三义堂后面的葬,他们的手上都有最后拿你的底牌啊,这个你想过,到时候会怎么处理吗?”刘牧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这话看似是玩笑,是提醒,但是实际上,更多的是警告,王赢怎么会听不出来这些。

    “你完全可以找别人去做,找一个没有被他们拿捏着把柄的人去做就好了,也省的多心是不是?”王赢笑了起来,脸上愤怒的表情,更加的明显了,而且说实话,王赢现在都已经快掀桌子了,只不过他现在还掀不动桌子罢了。

    “那可不行,一般人我看不上,也不相信他有这样的本事,真正有这样本事的人,一般也不会做,所以只有你了,你就凑活着吧,我不说你不就完了,不说实话,我现在就不明白了,你和他的关系很好吗,当初为什么要帮他从夜幕逃出来?”

    “我根本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但是有一句话请你记住,你从现在开始,闭上嘴,然后离开我的家,否则的话,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和你翻脸了,牧哥,我属狗的,咬你一口的话,你还得去打狂犬疫苗,是不是?能不能别在这麻烦我了?”

    刘牧嘿嘿一笑“我最喜欢训狗了,这是我擅长的。”说完,刘牧没有等王赢翻脸,自己推开房间大门就离开了,而且前行的速度确实挺快,王赢都已经把边上的烟灰缸拿起来了,看见刘牧走了,他“咣!”的一声就把烟灰缸给摔在了桌子上面,随即他坐下来,看着面前的资料,看着看着,他就双手就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显得很暴躁,很愤怒,也很无奈,他从中午的时候,一直就呆到了晚上,甚至于连饭都没有吃,好几拨人来叫,王赢也没有离开,凌晨的时候,一个身影走到了王赢的身边,是凡骁,能不从大门,进王赢房间的人,也就只有凡骁了,他走到王赢身边的时候,发现王赢眼珠通红,边上好几个空烟盒,都抽完了“你老这样下去也不行啊,银子,总得有个法”

    “办了他。”王赢从边上简单明了“我很早之前就把一切都想好了,如果他不能劝他,我就办了他,反正给谁办都是办,无所谓他怎么看我了,是他自己不听劝的!”

    “其实也不能全怪他,如果是你,你有一群过命的兄弟,你们马上要被法办。但是现在你有一个机会,只要放弃他们,自己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你愿意麽?他也不容易。”

    显然,凡骁自己心里面也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孙琪展也不是一般的人,他和孙琪展之间的感情,也不比王赢他们差多少,王赢也听出来凡骁话里面的意思了,他抬头盯着凡骁“那我问你,我现在要做孙琪展的这个事情,我要办他,你是和他一起的,还是和我一起的,你个我信儿,省的到时候因为这个事情,我再和你撕逼,这么多年了。”

    王赢的态度很强硬,凡骁这一下脸色也沉下来了“我就是想不通,我觉得我能理解你,但是也能理解他,可是现在如果你要真的办他了,那我就理解不了了,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他们不论如何,也斗不过法,这是法治国家,法治社会,他不管放弃或者不放弃韩彪,良子,他们这两个人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别的退路。”

    王赢这一句话算是说道关键点上了,凡骁当即也不吭声了,片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如果说你真的就把他们三义堂打了,把孙琪展抓了把韩彪和良子扔出去了,相信我,孙琪展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的,你们这一辈子,也就形同陌路了。”

    “形同陌路没关系,总比最后阴阳相隔的好。”王赢笑了笑,目光还是再看着凡骁,许久之后,凡骁长出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他这一伸手,边上的王赢也伸手了,哥两个到底还是把手握在了一起,王赢随即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可以行动了。”

    凡骁没有听明白王赢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王赢做什么事情,向来也不会和他们任何人透漏的,和凡骁预料的一样,王赢这一次走,不是带着他走的,他把所有能带上的人,都带上了,包括灰血,宋剑,张帆,胡一林,这些人,他们一共十几口子人,连剩下的那几个残骸士兵还有鬼魂都带上了,而且从八角胡同离开的时候,一行人哪儿都没有去,直接就奔向了夜幕,这大晚上的,占雄杰都睡着了,愣是被王赢给敲醒了,老远的亲自下来接王赢,两个人坐在车上,占雄杰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边上开口“我说你这大晚上的干啥啊,而且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