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700】与刘牧的交谈

【2700】与刘牧的交谈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彪哥,你怂了啊,我们当初只有三个人的时候,都不怕盛会,现在这么多人了,有什么好怕的呢。”孙琪展靠在边上“要么这样,我先去解决掉他们一个舵主,然后你们两个后面等着,剩下的舵主,我孙琪展一个一个的处理了就是了,哈哈哈!”

    “我们还是要稳一稳。”韩彪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听我的吧,咱们前一段时间太放肆了,这段时间就别太肆无忌惮了,让他们也喘息喘息吧,这么长赶时间,和他们积攒了这么多年的恩怨,咱们这么多的兄弟的仇,一定是要报的,但是不能操之过急,否则的话,我们很可能会中了他们的陷阱的,而且,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降龙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怎么好,他身体好些出现了一些问题,或许我们会有意外的惊喜。”

    “我现在就是不想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我想赶紧吧他们都解决掉,至于惊喜,我觉得不重要。”孙琪展说完,韩彪从边上就笑了,最后两个人的目光看向了良子,这是他们解决争端的一概方式,良子沉默了片刻,边上拿着酒杯,冲着韩彪举杯,那意思是和韩彪一个想法,暂时要稳一稳,孙琪展从边上“靠!”的一声,叫骂了一句“干了!”

    哥三一饮而尽,接着孙琪展从边上拍了拍手,十几个穿着三点式的美女都出现了,韩彪和良子两个人起身“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奔着这些漂亮的姑娘就过去了,随着孙琪展他们离开之后,剩下外面的人,一个一个的也都进来了,看着地上的那些现金,这些心腹都开始过去拿钱了,每个人都拿五叠,也就是五万块,这是统一的规矩……

    古城,八角胡同,王赢坐在了曾晋恺的身边,曾晋恺这么长时间了,也还在昏迷当中,夏雨还再照顾着曾晋恺,八角胡同当初被炸平的别墅,这个时候也全都重新建造起来了,对于这个地方,王赢还是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再曾晋恺的身边呆了很久很久,叹了口气,转身就进了八角墓园,再八角墓园内,他走到鬼无才的坟墓前面。

    “我也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我似乎给你报仇了,但是似乎也毁了你媳妇的家园,我曾经那么坚定不移的想要干掉萨木撒哈,想要毁了那些族长,让他们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是说实话,现在真的到了这一步,我反而变得十分的彷徨,也很季节,我不知道我做的到底对不对,但是,我不后悔。”王赢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小瓶白酒,自己喝了一口,把剩下的酒,全都倒在了鬼无才的墓碑上面“我王赢是睚眦必报的人,谁动我兄弟,我就要他命,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

    “我想找萨晴儿,把萨晴儿带走的,但是没有找到她,她们不知道藏到哪儿去了,或许,她也已经遭遇到不测了吧,对不起,兄弟,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只是想要在怨神他们冲进去玩命的时候,趁乱干掉萨木撒哈,我觉得怨神最多能给他们造成麻烦,不会影响整体的结果的,但是我没想到老农背叛了我,也没有想到怨神他们准备的后手,已经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更没有想到,伏虎居然也参与进来了,也没有想到,再最后的时刻,还有那么多的黑衣人冲出来收尾,想要倾吐密西乌塔家族的财富,我的残骸都毁了,马小七他们到现在还联系不上,狼图腾变成了废墟,这一次我损失太大了,所有的一切,都超过了我的预期,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并不是神,并不能预料一切,我不为我的行为后悔,我就是觉得我王赢对不起的人太多了,但是我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不会停下来,因为他们触犯了我的底线。”

    “希望你能听的懂,也希望你能明白。”王赢一边说,一边往前跨了一步,拥抱了墓碑,眼神平静的有些吓人,整个人似乎都充满着哀伤的情绪,再八角墓园的侧面,一个一个的残骸士兵的墓碑都在那里的,一个一个刻着名字的空墓,十分的扎眼……

    王赢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别墅,坐在沙发上面,看着这里面的一切的一切,他又想到了何辉,想到了那些残骸的士兵,想到了马小七,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人,很快,边上一个声音传出“是不是觉得有些后悔了?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你走这条江湖路,那仇怨是报不完的,你要给你所有的兄弟报仇,然后你自己一个人又不能毫发无损的解决所有的事情,所以只能是给这个人报仇了,搭上另一个人,给下一个人报仇了,再搭上另外的兄弟,你这样永远也没有尽头的,最后只能是仇人越来越多,仇越来越多。”

    王赢从边上低着头,片刻之后,他冲着对面的刘牧笑了,跳转话题“那你什么时候要我命?毕竟我也是你的仇人,不是么?”王赢其实现在和刘牧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是复杂,两个人谁也离不开谁,谁也需要谁,然后刘牧还恨王赢,但是如果事情已经这样进行下去的话,最后王赢肯定会越来越弱势,刘牧也肯定会越来越强悍的。

    “我还不知道,但是短时间以内,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毕竟我们需要合作的地方还有很多,而且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所以我再收拾你之前,还是要衡量好利弊,但是有些场子,总是要找回来的。”刘牧也没有瞒着王赢,一切都是心里话。

    王赢“呵呵”的笑了起来,低着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我告诉你的那个地方,你去了吗”

    “我让占雄杰去看过了,密西乌塔家族内部肯定是发生过大规模的打斗,但是战场基本上都已经被人为的清理过了,你嘴里面所谓的他们家族守护的圣地,其实是一座矿山,这座矿山很奇特,根据我们的地质勘查,这座大山,是一座标准的而且储量庞大到惊人地步的金矿矿山,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再矿山的最下方,也就是金矿的下面,还有钻石矿,而且钻石的储备,也是十分的惊人的,这座矿山,再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少有的,这些远古民族,守护的圣地,就是这些,但是我们再现场还发现了不少很远古的机器,经过分析,我们的专家认为这是他们提炼黄金用的机器,虽然我们看不明白,但是应该很先进了,整个密西乌塔家族,除了这搬不走的矿山之外,剩下的所有财富,被洗劫一空,他们这么多年,家族内部应该是有大批大批的,甚至于可以说是富可敌国黄金储备的,结果我们从头到脚,一点点都没有发现,这金矿那些人是带不走,所以留下来了,而且我们觉得我们的人进去的时候,他们的应该也发现了我们了,刻意不想和我们发生争执矛盾,所以他们的人就撤了,但是我相信他们想要把这么巨大的一座矿藏开采起来,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刘牧说到这,长出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托你的洪福,因为这一条消息,带来的巨大利益价值,我官复原职了。”

    王赢冲着刘牧笑了起来“你看,你是不是这个时候又欠我一个人情了呢?我就知道。”

    刘牧低着头,片刻之后,变得严肃了不少“其实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给刘鸥报仇,官做的多大,其实我也是真的不在乎的。”刘牧的坐在了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或许是又想到了自己那个倔强的弟弟,这一瞬间,房间里面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尴尬,前后没几分钟的时间,王赢跟着开口问了一句“那密西乌塔家族那么多的族人,难道都失踪了吗,全都被杀掉了么?应该还有不少幸存的族人呢吧?”

    “是的,还有不少幸存的密西乌塔家族的族人,我们去的时候这些人都被关押起来了,现在这一部分人我们也已经妥善的安置好了,不过看起来他们不太适应。”

    “哦,那我和你说的那个叫萨晴儿的,你应该知道吧,照片我给过你的,那是我兄弟的媳妇,还有她的孩子。”王赢还想继续说呢,边上的刘牧随即打断了王赢,叹了口气。

    “我特意的从幸存者当中问了这个叫萨晴儿的,这个姑娘据说被那个叫苏冷的给的糟蹋的不轻,后来精神失常,跳崖身亡了,至于她的孩子,没有人清楚,现在整个密西乌塔家族,也没有剩下多少人了,也就是百十口子人了,年轻力壮的劳动力几乎没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幼孺妇,我们安排了专业的人员来帮助他们过渡以及适应外面的生活,但是我觉得,一时半会,也别想适应了。”刘牧说到这的时候,才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儿,目光这才看向了王赢,发现王赢的眼神一直再盯着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