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682】大祭司的殇

【2682】大祭司的殇

作者:纯银耳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加入书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着,他一咬牙,一只手,一下就把黄金镰刀给举了起来,只不过,他显得很吃力。

    尽管这样,周围所有的密西乌塔家族的巡逻将,也全都叫吼了起来,古雨另一只手抓住了另一把黄金镰刀,他攥住镰刀的这一刻,自己差点没有把镰刀举起来,但是他知道,这么族人看着自己呢,现在古雨已经就是整个密西乌塔家族,最强悍的战士了,他一咬牙,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把另一把镰刀,也举了起来,这一刻,两把黄金镰刀全都举过了他的头顶,太阳光照射在黄金镰刀上面,古雨兴奋的眼圈都红了。

    “密西乌塔!密西乌塔!”古雨疯狂的大吼着,他举着镰刀,但是他心里面清楚,他已经很吃力了,想要把镰刀挥舞起来,以他的能力,他是做不到的,但是尽管如此,也已经十分的振奋人心了,不少密西乌塔家族的族人,都呼喊着古雨的名字。

    古雨转身,把镰刀放下,看向了面前的怨神,怨神这个时候往后退了两步,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的卡虎吉犸家族的神将都动了,他们中间几个人站成了圆圈,再圆圈里面,有一个人坐在那里,再外面,几个人一组,几个人一组的,摆放成了不同的方向,如果从高一点的角度看,其实能看清楚,他们现在所有的人,已经聚集成了一个部落图腾的样子,是他们卡虎吉犸家族的部落图腾,这个时候,他们所有人把手上的武器也都扔到了地上,他们却从手上拿出来了匕首,这些人面无惧色,最外面的人群,手上一边拿着匕首,一边从自己的手腕处,划到了自己的肩膀处,这是生生的一道大口子,鲜血瞬间从他们的手臂上面就流了出来,也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每个人的兜里,都出现了一个小瓶子,他们打开小瓶子,把小瓶子里面的液体,撒在了的地上,他们上臂处的鲜血,落在地上小瓶子的液体上面的时候,居然产生了浓烟,飘扬而去,这些人很快又拿着自己的匕首,开始从自己的身上,一刀一刀的划开,鲜血顺着他们的身上开始往下流,流的血迹越来越多,烟雾越来越大,产生的浓烟,再碰见血液之后,还会变得更加的浓密,除了怨神以外,所有的人都在用刀划着自己的手上,鲜血越流越多,慢慢的周围血腥的味道,也是越来越浓密,古雨他们这些人,就从边上看着。

    就在包围圈的外面,再萨木撒哈的房间内部,萨木撒哈坐在这里,再他的身边,是大祭司,这个大祭司,就是出现在老五老巢的那个大祭司,曾经追赶王赢时候的那个大祭司,如果说整个萨木撒哈他们这里表面上都显得很阳光的话,那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无疑就是十分的阴暗了,房间里面人数不多,还有一个电视,电视里面是有外面广场的实时情况的,两个人看着面前的一切。

    萨木撒哈从边上皱了起来了眉头“他们卡虎吉犸的自我救赎仪式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大祭司从边上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是这样的,这是卡虎与吉犸他们当初设定的自我救赎,赎罪认错的方式,要用匕首再自己的身上划开三十六道口子,所有的鲜血流干而亡,这是最高级别的认错以及自我救赎了。”大祭司从边上重复了一句。

    萨木撒哈皱着眉头“但是这不是我们太阳神的规矩,就算是我们密西乌塔家族,自我救赎的方式,虽然看起来挺相似,但是也不是这样的,他们身上带着的那个小瓶子是啥”

    “就是自我救赎,收集自己灵魂的瓶子,叫黄泉瓶,那一阵浓烟,就是他们的灵魂。”

    “那为什么怨神不自我救赎?难道他还没有死心?还想在和我们你死我亡吗?”

    “怨神是九怨当中的最后一个人,也是最后一个怨主,是卡虎吉犸的直系真传弟子,所以他是需要最后一个来自我救赎的,而且周围那么多人都自杀了,一个怨神也带不来什么实质性的危害的,根本不用把他当回事的,一切都挺正常的,他都已经把黄金镰刀交出来了,还怕他还能再做出来什么事情不行?大局已定!恭喜萨木撒哈族长,完成密西乌塔家族一统大业,完成祖辈遗愿,扫平卡虎吉犸所有残党余孽,密西乌塔将在太阳神的眷顾下,蓬勃发展,萨木撒哈族长,千秋万世,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大祭司从边上说话的声音,大了几个分贝,随着他这些话一说完,周围所有的人都跟着他一起叫喊了起来,声音极大,房间内一瞬间的气氛十分的积极,所有人都再歌颂萨木撒哈,都在赞美萨木撒哈,只有萨木撒哈坐在中间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表情。

    “黄泉瓶,黄泉瓶,黄泉路上的黄泉瓶,连带着他们这些人自杀时候的血液,完成自我救赎,这自我救赎的所有过程都是没错的,但是怨神不动是行不通的,他不动,是不是在等待机会,至于黄泉瓶这个东西,我从来没有听过,卡虎吉犸那里也没有这些说法,估计就算是把外面那些卡虎吉犸人叫出来,都没准不知道这个叫黄泉瓶,大祭司的才识原来如此的渊博,这种我这样过了将近一百岁的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居然知道,我们密西乌塔家族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居然知道,你真厉害啊。”

    大祭司听到这的还是,微微一笑,双手抱拳“只是略懂一二而已,恭喜族长,恭喜。”

    “他们刚刚从生死林里面冲出来的时候,除了那些毒蛇以外,还有那么铺天盖地的血蝠,血蝠这种东西,你我都清楚的,这玩意不是那种可以离着很远控制的,它的控制范围是有限的,所以再怨神他们的队伍当中,是有一个隐藏着的,能操纵血蝠的人,这个人现在还在他们当中藏着,他们现在的队形,看起来是一个卡虎吉犸的部落图腾的图形,是他们人为围城的,但是中间有圆圈儿啊,再圆圈中间,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也是没有的举行救赎仪式的,这个人我看不清楚,边上的人都站着,她是蹲着的,但是我很想知道,这个人坐在里面在做什么,他们现在这是再救赎么?”

    “百分之一百的是在救赎,相信我,萨木撒哈族长,我愿意以我的性命起誓。”大祭司捂着自己的胸口,十分的严肃认真“那些血蝠的数量不会很多的,而且我们之前也就有预防血蝠的方式,不是么,那么多的血蝠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都被烧毁了,他们不会再有别的本事了,他们卡虎吉犸,已经完蛋了!”大祭司这个时候从边上再一次的开口,情绪显得有些激动,片刻之后,他觉得自己也有些失态了,转头的时候,他看着萨木撒哈,萨木撒哈看着他,片刻之后,萨木撒哈点了点头,从边上开口“那好,那就这样,我有些不舒服,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萨木撒哈说完,自己从边上起身,转身就要往出走,再他快走到门口位置的时候,大祭司突然之间从边上开口了。

    “其实你已经发现了,是么?”萨木撒哈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站再原地,皱着眉头,他还没有说话呢,房间里面的剩下的几个巡逻将,突然之间就动手了,一瞬间,房间里面刀光剑影,萨木撒哈再原地站着,没有动,再正前方的位置,一个人守在门口的位置,挡住了萨木撒哈的出路,两侧打斗的声音不大,片刻之后,三个巡逻将被割开了喉咙,缓缓的倒在了地上,有一个巡逻将倒地的时候,匕首插进了一个男子的脖颈处,这一下,除了萨木撒哈以外,房间里面就只有三个人了,一个守着门口,另一个小腹处的鲜血还在往下流,而且半跪在地上,看起来已经起不来了,剩下的,就是大祭司的,再萨木撒哈身边的另外几个心腹下属,都已经被干掉了。

    萨木撒哈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转头看了眼大祭司“你再我这里卧底了这么多年,隐忍了这么多年,一直就是为了再等待这个机会,是吗?外面的人不是在救赎是吧”

    大祭司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萨木撒哈,反而是绕到了萨木撒哈的面前,他上下打量着萨木撒哈“至于是不是救赎,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过来过来,我们一起观看一下。”大祭司一边说,一边拉着萨木撒哈,回到了座位处,还在盯着外面的屏幕“你看你刚刚都已经同意了,他们进行自我救赎了,那你再人家救赎了一半儿的时候,出去打断,不让人家救赎了,是不是不合适,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么!”

    大祭司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示意了一下,房间里面的所有监控线路,连着广播的那些线路,这一刻,全都被门口的那个男子,顺势给切断了,这一下,监控里面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而且想要再广播通知,通知外面,也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