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655】不甘心

【2655】不甘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估计不用三十分钟,曈昽的监控室,一切就会恢复正常运转,那个时候,屏幕上面的这些人,可就都没有地方躲了,听我的,让所有人在二十分钟以内,找一个可靠稳定的地方躲起来,自己躲着,越偏僻越好,不要再大街上面移动,城区外面现在已经被封城了,警方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们自己内部沟通的再好,协商的再好,也是一定会有一个时间点的,过了那个时间点,警方就会去疏散交通,会把门口那些妨碍人的水泥都收拾掉的,时间不会太长,据我估算,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了,那个时候,不仅是门口的交通,还有这些集合在一起的老百姓,都得散,坚持住,通知所有人,坚持住,实在不行,找哪个网吧,进去玩一会,也可以的,另外,我从这边找找机会,看看能不能顺道把曈昽收拾了……”

    山城的火车站,今天人群也是格外的多,由于山城几条出城路都被水泥封锁的原因,搞得山城的交通十分拥堵不说,很多着急出城的人,也就来到了山城唯一还可以正常运行的交通工具上面,那就是山城的火车站,火车站内人来人往,十分的拥堵。

    人群当中,一个中年老者,带着一副墨镜,穿的破破烂烂的,佝偻着身躯,满头的白发,背着一个破麻袋,手上拿着自己的身份证还有火车票。正在排队过安检,他整个人都是埋埋汰汰的,手上也是布满了茧子,皮肤黝黑,脸上还有痦子,还有山羊胡子,笑起来的时候,牙齿泛黄,火车站的安检人员,手上拿着票,看着对面的老人,对视了好一会儿,随即点了点头“老人家,把背包放到边上过一下安检!”

    老人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把背包放在了安检机器上面,他弯着腰,缓缓的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摸着自己破旧的衬衫,过安检的时候,他转头看了眼自己的斜后方,发现不远处,几个明显的盛会红镖打扮模样的男子,身后带着不少山城的村名,从火车站后面已经绕过来了,老人知道这是刘子枫手上的红镖,因为不管怎么变,盛会红镖的这些传统不会变,而且老人这一路,至少已经看见了六到七组这样急急忙忙的人群队伍,老人背起来了边上的破麻袋,转身就进了火车站,火车站内部的候车厅不大,老人刚一进门的时候,就看见看了不远处,出现了,站着几个袖口处有特殊标识的红镖,这些红镖这个时候抬头也在盯着四周围,观察着所有人群都在看。

    老人的眼光很毒,看着这些人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儿,因为显然,这些人当中缺少一个领队的人,这里面怎么会没有人领队呢,他们看着就是下属模样打扮的样子,老人正在思索呢,觉得有一束目光看向了他这边,他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侧面是有人盯着他看的,他很有经验,转头看了眼拐角处的卫生间,随即他自己转身就奔着卫生间过去了,走路的步伐,这一刻,也是迅速了不少,在不远处,一直靠在角落,纵观全局的夏雨出现了,她身材窈窕,这个时候还穿着一双高跟鞋,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那边背着破麻袋的那个老人,并且她已经加速了,往前走了几步,一路小跑,奔着老人也过去了,老人直接就进了最里面的卫生间,夏雨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卫生间里面还有不少人进进出出,夏雨站在洗手间的门口,犹豫了一下,自己转身就蹿了进去,随着夏雨往里面走,不远处的那些红镖,似乎也都察觉到了不寻常,转身也全都奔着这边过来了,男卫生间里面还有不少人呢,不少正在上厕所的,夏雨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大姑娘,还穿着高跟鞋进来了,这是让厕所里面的所有人都给愣住了了,还有人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大弟,冲着夏雨就开口“大姐,这里面是男厕所!”

    “废话什么,你以为谁稀罕看你?”夏雨骂了他一句,转身往前冲了两步,抬腿一脚就踹倒了一扇大门上面,第一扇大门被踹开了,一个男子“哎呦!”的一声惨叫,几乎是同一时间,夏雨“咣,咣,咣!”的接连踹开了三四扇大门,甚至于还有两个正在拉屎的男子急眼了,也就是夏雨身后的这些红镖都冲过来了,跟在了夏雨的身后,怒气冲冲的,让正在拉屎的这些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否则的话,估计也都急眼了。

    这所有门都踹开了,从里面居然没有发现降龙的身影,夏雨这一下从边上更加的费解了,她摸着自己的下巴,开始思索,很快,他走到了窗户边上,看着这小窗户,从这里爬出去也不可能了,跟着她转身走到了边上一个提着裤子的男子的边上“刚刚看没看见一个老人,很可疑的老人,背着一个破麻袋进来的?有没有?”

    男子听完之后使劲的摇了摇头,脸上还带着一丝的疑惑,夏雨摸着自己的下巴,外面又有不少人进来了,这一下她是自己也觉得迷糊了,她明明刚刚亲眼看见了这个老头进了卫生间了啊,但是一直从这里站着也不行,毕竟影响不好。

    想到这,夏雨从男厕所里面出来了,他这边刚一出来,再另外一边,女卫生间的门口,两个人正在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夏雨看着那边的女卫生间,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直接就冲到了女卫生间,进了卫生间“咣,咣!”的连续两脚,踹开第二扇大门的时候,就在这里,出现了刚刚那个老人背着的那个破麻袋,而且,再麻袋里面,还仍着一些破旧的衣服“坏了!”她大吼了一声,转身就从卫生间里面冲出来了,他站在外面,不停的看着周围的人“女人,一个女人!他伪装成了一个女人!”

    夏雨大吼了起来,连带着周围所有的红镖,这个时候也全都动了,他们围着所有候车的人都开始转,不停的看着每一个女人,这所有女人都是要化妆的,他们这样一来,也是整的边上不少人都挺愤怒的,哀声怨道的,这边候车室忙忙碌碌。

    再另外一边,一辆刚刚开始行驶的火车上面,火车售票员,正在挨个乘客的检查核对身份证件,列车员走到了一个中年女子的面前“不好意思,小姐,请您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还有车票!”这个时候,这个“中年女子”把自己带着的帽子摘了下来,墨镜也摘下来了,跟着一起摘下来的,还有自己的假发,列车员从边上都看傻了,盯着面前的这个老头,居然还穿着打底裤和高跟鞋,实在是太扎眼了。

    老人把证件拿出来的时候,列车员当时都愣住了,还是老人从边上开口“怎么,没见过?”这一句话才让列车员觉得有些失礼了,随即她这才连忙摇头,一边摇头,一边核对车票,这不是她一个人觉得怪了,是周围所有人都觉得怪了,目光都看着他。

    降龙倒是没有丝毫的不习惯,只是从兜里面拿出来了电话“接我一下,我告诉你车站”

    山城,曈昽所在的总监控室内,这时候山城的监控已经完完全全的复位了,曈昽坐在这里,正在不停的指挥着他手上的红镖,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已经抓住了六七个盛会的主要骨干,但是这些主要骨干没有什么大头儿。

    曈昽的手机恰好这个时候也震动了起来,他从边上拿起来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话。

    片刻之后,他坐在边上,长出了一口气,一脸的无奈,他掐揉着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估计这么看的话,降龙应该跑掉了,应该就是从火车站跑调了吧。”他挂着一脸的不甘心“这么好的机会,早知道山城的老百姓可以调动这么多的话,完完全全都可以把他们留下啊。”曈昽无奈的笑了起来,看着边上的刘子枫“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那肯定是对的,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那肯定是命中注定的事情,行了,这也好几十个小时没休息了,走吧,回去休息一下吧,通知大家都散了吧,在不散的话,陈文松那边也不好交代了。”刘子枫拍了拍曈昽的肩膀,他倒是也想得开。

    曈昽看着自己的老搭档,随即也笑了,他起身,看着房间里面的人“辛苦大家了,休息吧,今天就这样了。”他这一句话,让周围所有的人都放松了不少,曈昽和刘子枫,两个人也都起身了,曈昽走到了窗户边上,站在窗户处,看了看自己的楼下,随即和刘子枫两人转身也就下楼了,他们直接到了他们的地下车库,车里面不少车子,曈昽走到了自己的车子边上,和刘子枫两个人上车,随即从边上就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