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538】老农的身份

【2538】老农的身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农这个时候跟着开口“这就是密西乌塔家族最可怕的东西了,这个叫困神局,像是迷宫一样,只要被困进来了,绝对没有办法离开了,这一下我们麻烦了,真麻烦了!”老农显得十分的焦急,腾以伟从边上摇了摇头“不过是一些大雾而已,哪有那么夸张。”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老农连忙一拉他,他拉住了腾以伟,另一只手抓住了剩下的几个保镖,一行人手全都攥在一起,老农叫吼着,使劲的叮嘱着,这才让这些人没有走散,腾以伟开始的时候还是真的很不服气的,就是带着人再里面转悠。

    但是越转悠越害怕,越转悠越害怕,他们愣愣的是从晚上转悠到了第二天的清晨,看着太阳都缓缓的升起了,他们依旧处于困神局当中,这一下,腾以伟是真的害怕了,他和老农一行人坐在一起,肚子早都饿的呱呱叫了,边上的人也都没有东西可以吃,腾以伟看着边上的老农,整个人显得很是颓废,甚至于那抹自信也少了“他娘的,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老子这一次,也是真的长了眼界了。”

    “你现在知道老五为什么厉害了吧,其实他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就是能制造出来这些困神局的密西乌塔家族的族长,萨木撒哈,这个老东西是整个族群当中,现在唯一的一个没有和世俗脱离,知道外面什么情况什么世界的人,但是这些人都很骄傲,起初他们是从来不和外界接触的,后来王赢占狼图腾的时候,打了他们第一个耳光,据说那个时候差点把整个密西乌塔家族都给征服了,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些人才不在自大,才和外面沟通交流,但是据说萨木撒哈还是把王赢最后给坑了。”

    其实老农说的这些话,腾以伟都清楚,他毕竟现在的身份地位,绝对是盛会的前几个人物了,这些怎么会不知道,他只不过是装的,他再判断这个老农的来路,再判断这个老农到底是谁的人,困神局的事情他早就听过,但是他以前确实是不相信不当回事的,现在这么看来,确实也是够厉害的“你还知道王赢呢?”

    “王赢谁不知道?”老农叹了口气“这王赢再山城的名号曾经比老五还响亮呢,就是这两年好点了,但是也还是有不少知名度的,这个王赢可不简单,厉害的狠,江湖上面关于他的事情可多了,虽然我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我听我老大也总是提起他,江湖上面,各种各样的关于他的事情,关于他的版本,也太多了,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但是这小子确实太厉害了,你应该和他打过交道吧,现在都知道王赢和盛会不和睦,前一段时间李土匪还有整个兽殇都被他一窝端了,你说这小子多厉害。”

    听着老农这么说话,边上的腾以伟不吭声了,他眯着眼,前前后后的都在思索老农说的这些话,这老农到底是什么来路,他这边还在琢磨,还在思索呢,老农似乎也看出来了他的想法,直接就笑了起来“如果我要是你的话,那我现在肯定不琢磨我的身份了,因为你绝对想不到我是谁的人,你应该琢磨琢磨,咱们怎么逃出去吧……..”

    山城,整整一晚上过去了,张浩洋,公羊这些人,都是一夜未眠,他们是真正的把整个山城翻了一个底朝天,都没有翻到腾以伟他们这一伙人,搞得公羊和张浩洋他们现在自己都有点绝望了,封城的事情,也已经是不可能了,早都不敢断绝交通了,只不过留守了很多人在观察着一些外来的车辆而已,公羊和张浩洋两个人坐在公羊的办公室内,听着外面下属一个一个的汇报,脸色都是十分的难看。

    “公羊,我觉得咱们这么搜,都搜不到人的话,那八成就是彻底搜不到了,我觉得他们这么大动静都没有找到这个人,现在就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那就是他们已经逃出去了,已经不再山城了,所以咱们才找不到的,要么,他们就是进了深山了,这要是再深山的话,那咱们更没法找了,这要是再深山,他们再碰见困神局,更完蛋了。”

    @Xd%0、

    “我觉得他们再深山的可能性不大,那个叫老农的不简单,当初从饭店,他们突然之间消失,这里面可能就有那个叫老农的身影,后来从那个老农家消失,这一路咱们吧周围所有的路口都给堵死了,这山城的交通你我都是清楚的,这堵死之后圈儿内所有的住宅都搜罗一个遍儿,还是没有他们的身影,也没有任何人看见,你说说,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听村长说了,这个老农再山城不是一天两天了,再他们村都得有个十年半载了,所以对附近的交通肯定也是了如指掌,我觉得是他再带着他们逃,所以他们不会逃到深山,他知道现在山城的深山不能随便进去的,除非他有办法避开困神局,但是你说他们就这样逃走了,我觉得可能性也不大,我们封锁的这么严,他们怎么逃走呢?”公羊从边上自言自语了起来,他说完,张浩洋也不吭声了。

    好一会儿的功夫”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而且,我们现在晚一天的话,五哥那边就更危险一天,如果我们一直找不到的话,那王赢他们真的会对五哥下手,我觉得,我派出去追赶王赢他们的人呢,也是石沉大海了,地方太多,太大了,想要找起来实在也是太困难了,公羊,咱们这可怎么办啊?”

    公羊也不说话,看着边上的张浩洋,两个人也算是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了,公羊的一个得力下属进来了,他进来之后,简单明了的开口“那个老农的所有身份信息都查出来了,不好了,这一次的麻烦大了,我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啥。”

    公羊看着自己的下属如此的严肃认真,赶忙也站了起来“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老农查起来可是真的够费劲的,我们从警方那里调取了这个老农的档案资料,看老农的档案资料显示的城市,籍贯,老家这些地方,我连夜叫人开车过去打探了,结果根本没有这个人,后来经过我们严密的排查,发现这一切资料居然都是合法的,是真实的的,但是本身是假的,明白吗,是有人再帮他造假,很多年前,他换了一个身份,重新来到那个村子里面生活,这些年就在那里生活的。”

    “后来为了查清楚这个老农的真实身份,我特意花了大价钱,从他居住的房子里面提取了他的DNA,又走关系,拿到警方的指纹库去做比对,结果这一做比对不要紧,比对出来了另一个人,这个人,确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城人,虽然比对出来的那个人和现在的这个老农,样貌判若两人,但是过去了这么多年,样貌有改变也是正常的啊,更别提如果是他故意改变,故意隐藏了,但是指纹,DNA这些东西肯定是不会错的。”

    男子说到这的时候,看了眼边上的公羊“这个老农的原名叫陈木木,他从小就是从山城长大的,而且我们根据DNA数据库里面的资料,都去查证过来,是没错的,这个老农很早之前,就在山城的城主府,给最早的山城城主,阿叻做事情的,那个时候的阿叻,还是跟着盛会的,山城也是再盛会名下的,你知道的,能再阿叻城主府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人。后来阿叻离开山城以后,这个叫陈木木的就是失踪了,这么多年了,一直也没有人提过这个人,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人,但是一下子过了这么多年,他现在换了一个身份,重新活动了,而且自己的样貌和之前差别还挺大的,但是是同一个人,我现在觉得,他如果还在做事情的话,肯定还是再给阿叻做事情。”

    “他给阿叻做事情,那阿叻现在是给王赢做事情的,整个江湖的人都知道,那也就是说,这个陈木木,现在是再给王赢做事情,是吗?这么多年,他一直藏在山城,给王赢做事情,给王赢提供情报?他是给王赢做事情的?”

    公羊从边上整个人都诧异了,他这话一说完,边上的张浩洋跟着就站了起来,更是一脸的惊愕“开什么玩笑,王赢从这里玩什么呢?他先把五哥骗出去,然后绑架了五哥,让咱们去抓腾以伟,然后再安排自己的人把腾以伟救走?这不正常啊!不符合逻辑!”

    “不对,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情!他万一不是给王赢做事情的呢?”公羊也在思考这个事情,显然,公羊他们现在再山城的势力确实也是挺大的,否则的话,换成一般人,肯定不会这么快的就查清楚老农,陈木木的身份,而且查的这么清楚。

    房间里面的几个人都不吭声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所有人都在思考现在的形势,好一会儿的功夫,张浩洋自己直接躺了下来“我真的不行了,我要累死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