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狼与兄弟 > 【2490】大虫丑

【2490】大虫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前前后后没有过多少时间,他们整个狼腾集团的两个大脑,都出问题了,那灰血他们这群人,也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且他们现在都跟再王赢身边这么久了,这如果王赢他们出事,他们所有的关系一断,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十分危险的。

    毕竟盛会那边那么大的势力呢,他们这边却一点点的办法都没有,一行人这一下虽然都不吭声,但是大家心里面其实都一个想法,那就是王赢千万不能出事。

    这么长时间了,这也是头一次,这么多的人,都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没有一个吭声的,不远处,占雄杰靠在边上,现在,他是夜幕的总负责人,边上还有一个他的下属,两个人离着那边挺远的,占雄杰的声音不大“这边最近送进来的三个人,情况如何。”

    “牧哥的情况是最好的,但是我觉得他的恢复期肯定需要很长很长,前提还得是先醒过来,我觉得他也应该是最容易醒过来的,但是他的腰腹处受到了重创,就是恢复过来以后,今后的行走问题,实在是不敢说,另外一边,最早送过来的那个。”

    “那个人我觉得八成就是植物人了,叫曾晋恺的那个,他想要醒过来的希望不大。”这个下属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遇见过类似于这样的情况的很多人,都是再爆炸过程中伤到头部导致昏迷的,比他这个情况轻很多的,都没有醒过来,他这个更危险了,不过他那个朋友似乎不好惹,整个人显得怨气很重的样子。”

    “至于正在做手术的王赢,这个你的老朋友,是最危险的一个,手榴弹的弹壳插进了他的心脏,你也知道,换了两个大夫了,不敢下手,这一次如果再不下手的话,估计她也就扛不住了,进去之前不是也有准备了吗,这一次他要是能有心跳出来了,那就出来了,如果出来的时候没有心跳的话,那估计也就完蛋了。”

    话音刚落,手术的灯光灭了,手术大夫从里面出来了,凡骁和小铁牛赶忙围了上去,看着对面的手术大夫,占雄杰一看这个情况,自己也转身冲了过去,一群围在了大夫的身边,大夫从边上叹了口气“我确实已经很尽力了,接下来,看他的造化吧。”

    说完,大夫自己起身就离开了,房间里面的人,互相看了一眼,这一刻,也全都进了房间,王赢浑身上下都是管子,还有很多很多的仪器,这点人没有一人发生的,王赢的心跳几乎已经不跳了,最慢的时候,甚至于十几秒,机器上面才会显示一下心跳,也就是说,现在他的所有生命体征,都已经靠着机器来维持了,这要是机器停下来了,王赢也就差不多结束了,边上的人出奇的安静,一个说话的都没有,更没有一个拿主意的,所有人这个时候也都傻眼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同一时间,再禹城,一处规模很大,金碧辉煌的歌厅内部,虫丑,还有几个下属坐在一起,一人身边搂着两个漂亮的女孩,满屋子的欢声笑语,大家时不时的亲吻,聊天,说笑,手脚也都不老实,欢声笑语不断,大概几分钟以后,包房的大门被推开了。

    一个男子从外面进来了,他进来之后,径直奔着这边的虫丑就过来了,他嘴角挂着笑容,边上的几个虫丑的下属,从边上开口“哥们,你哪儿的啊,是不是进错房间了。”

    “没有没有,就是这个房间,没错。”男子也是人高马大的,他径直走向了虫丑,坐在了虫丑的边上,微微一笑“丑爷,真是幸会幸会,您这么大的腕儿,今天晚上居然光临做客我这里了,也是我眼拙,才认出来您,这给您来敬酒来了。”

    男子一边说,一边从边上倒了一杯酒,冲着虫丑举杯,自己一饮而尽,随即他跟着开口“今天晚上这一顿我请了,大家可着劲儿的玩,所有的一切,都算我的。”

    说完之后,男子转头,看着包房里面的姑娘们“和你们说,陪好了我丑爷,如果今天晚上,我丑爷有一点点的不开心,我和你们没完,听见了没有?听见没有?”

    男子连续重复了两句,边上的所有姑娘,这个时候,也都跟着一起开口“听见了亮哥,放心吧,我们一定把丑爷照顾好了!”姑娘们说说笑笑,一个一个聊天打俏。

    虫丑盯着面前的这个男子,看了好一会儿,就是觉得眼熟,但是实在是想不起来是谁了,男子也是发现虫丑盯着自己看了,从边上连忙开口“丑爷,您肯定不记得我了,那会我才是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屁孩,我印象可深了,那个时候,您就是我心中的偶像”

    “我那会是通过您下属的下属,才到的盛会,那会您是我们城主的老大,是舵主,威震八方,江湖上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实话,那会我就想着,如果有一天,我能跟在丑爷身边做事情,那得多威风啊,谁知道后来天不遂人愿,慢慢的一切都变了,变来变去的,我现在也是再盛会小有成就了,还记得董羽凡吧,是当初你的一个城主,那会在你手下,听说你们两个的关系也挺好的,后来你走的时候,他没有跟着你走,现在凡哥厉害了,我也是凡哥一起提携出来的,唉,别的先不说了,今天就是因为看见您丑爷了,我进来和您打个招呼,这样一来,也算是了却了我心中一个愿望,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可以和您说句话了,你不明白这种童年的偶像崇拜,我当初也和您一起去抄过好多场子,那个时候你再外面意气风发,我勒个去,你不知道那种感觉,真的,哈哈哈,不行不行,说着说着我就又想起来曾经了,必须敬您一杯酒,来来。”

    男子又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整杯酒,冲着虫丑敬酒,自己一口气就干了一瓶儿,虫丑从头到脚都没有吭声,也没有喝酒,男子微微一笑的起身走到了包房门口的位置“吃好喝好玩好啊,丑爷!”说完,他上去就推开了包房大门,自己转身就出去了。

    包房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再包房两侧的走廊内,密密麻麻站着的全都是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手上拿着刀枪棍棒,拿着什么武器的都有,最外面歌厅的大门处,铁卷帘门都已经被拉上了,男子自己一边往出走,一边嘴角挂着笑容。边上的人都给他让开了,整个歌厅内部,已经一个身影都没有了,他走到了门口的位置,这个时候,两个下属也过来了,给他搬过来了一个凳子,他自己径直就坐在了凳子上面,翘着二郎腿,边上又有人抬过来一张小圆桌,圆桌上面还有茶水,他自己一边品茶,一边嘴角微微上扬,冲着那边随便伸手一示意,慢慢的,人群全都奔着虫丑的房间过去了。

    坐在房间里面的虫丑,还有他的这些下属,这一刻也已经全都感觉到不对劲儿了,房间里面的姑娘,一个一个的还都是什么都不了解呢,还在说说笑笑呢,虫丑这个时候已经推开了自己边上的姑娘,他抬头看着身边跟在自己身边的这几个兄弟。

    他顺手举起来一杯酒“敬兄弟,敬友谊!”随着虫丑这一举杯,房间里面的所有人,也都把酒杯举了起来“敬兄弟,敬友谊!”这点人一饮而尽,话音刚落,包房的大门口,被人一脚就给踹开了,外面密密麻麻的冲进来了一大群挥舞着刀枪棍棒的凶徒。

    房间里面的姑娘一瞬间也都害怕了大吼大叫的奔着房间角落的卫生间就冲了过去,生怕误伤到自己,虫丑从边上顺手一手抄起来了一个酒瓶子,第一个就冲了上去,最先进来的两个人,被虫丑一人一下招呼到了脑袋上面“咔嚓!”的就是酒瓶子碎裂的碎裂的声音,跟着一人照着虫丑就抡了一棍子,虫丑疯狂的表情,抄起来啤酒瓶子一半儿的碎屑一下扎进了一个人的脖颈,男子一声惨叫,随即虫丑另一只手上的碎屑划到了侧面一个人的脸上,他抬拳一拳招呼到了一个人,侧面一个男子手上的片儿刀照着虫丑就招呼了下来,虫丑往边上一躲,后背被人砍了一刀他都没有回头,一抓这个人的手腕,一拳打倒了这个人,抬手一片刀就砍到了面前一个人的脑袋上面,生生的吧这个人砍倒再了地上,侧面一群人已经围了上来,虫丑面无惧色,手上挥舞着片刀,和周围的人群,疯狂的的砍杀再了一起,房间里面剩下的别人,也都跟疯了一样,和冲进来的这些小混混打斗再了一起,满屋子疯狂的打斗,砍杀声音,虫丑浑身上下都是血迹,一手一把片儿刀,再整个房间里面,万夫不当,他瞪着大眼在,走到安哪儿冲着哪儿就开始招呼,一眨眼的功夫,虫丑身边倒下了六七个人,侧面一个凶徒冲到了虫丑身边,趁着虫丑不注意,上来照着虫丑的脸上就是一刀,虫丑知道躲不掉了,连躲都不躲了,脸上被人豁开了一个大口子,看的边上的人都傻眼了,虫丑自己上去一片儿刀就砍到了这个人的脑袋上面,把这个男子砍倒了地上,周围的人被不要命的虫丑都给吓着了,都开始往后面退。

    dn